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中国诗人档案——>郑敏(1)  
 
 
 
 
 
 
 
 
 
 
 
□中国诗人档案:
  郑敏(1920.9.18—)福建闽侯人。读小学十随母亲到北京,后考入南京女子中学。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到重庆,就读于南渝中学。1939年考入西南联合大学哲学系。1942年开始诗歌创作,写出了《金黄的稻束》等优秀诗篇,诗风凝重而又含蓄。1943年大学毕业。1948年去美国留学,就读于布朗大学。1950年转入伊利诺州立大学研究院。1952年获布朗大学英国文学硕士学位,著有研究英国诗歌的论文。1956年回国,到现属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文学研究所外国文学部工作,研究英国文学。1960年调到北京师范大学任教至今。现为该校外语系教授,讲授英国文学和当代美国诗歌、当代西方文论。回国后发表了许多有关英美诗歌及莎士比亚的研究论文。近年仍有诗歌、散文发表,诗集《寻觅》获《诗刊》、作协主持的1988年十佳诗集奖。


   □出版的诗集:《诗集1942-1947》(1949)、《寻觅集》(1986)、《心象》(1991)、《早晨,我在雨里采花》(1991)和《郑敏诗选1979-1999》。翻译有《美国当代诗选》
  
   □代表作:
   卷一:金黄的稻束(1942-1947):怅怅、金黄的稻束、秘密、寂寞、树、舞蹈、小漆匠、村落的早春、池塘、荷花(观张大千氏画)Renoir少女的画像、白苍兰、永久的爱
  
   卷二:心中的声音(未刊稿):心中的声音、当你看到和想到、每当我走过这条小径、你是幸运儿,荷花、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流血的令箭荷花、愤怒的马匹、童年、狭长的西窗
  
   卷三:诗呵,我又找到了你(1979-1989):如有你在我身边、晓荷、假象、送别冬日、渴望:一只雄狮、成长、穿过波士顿雪郊、深秋的林地、成熟的寂寞、鸟影、根、对春阴的愤怒、破壳、和海的幽会、贝多芬的寻找
  
   卷四:幽香的话(1989-1991):冬眠的树、莅临遗忘海底的石像、有什么能隔开、黎明、幽香的话、片刻、雨后的马鞍山、对自己的悼词、魔术师掌上的鸽子、早晨,我在雨里采花、发生在四月昏暗的黄昏
  
   卷五:诗人与死:诗人与死(组诗十九首)
  
   其它诗作:
   1940-1949:人力车夫、来到、兽(一幅画)、雕刻者之歌、垂死的高卢人、一瞥
   1980-2000:思与无(组诗)、十四行诗
--------------------------------------------------------------------------------
  
   卷一:金黄的稻束(1942-1947)
  
   【怅怅】
  
   我们俩同在一个阴影里,
   抚着船栏儿说话,
   这秋天的早风真冷!
   一回我低头的当儿
   仿佛觉得太阳摸我的脸,
   呵,我的颊像溶了的雪,
   我的心像热了的酒,
   我抬头向你喊道:
   不,我们俩同在一片阳光里了?
   抚着船栏儿说话,
   这秋天的太阳真暖!
   为什么你只招着手儿微笑呢?
   原来一个岸上,一个船里,
   那船慢慢朝着
   那边有阳光的水上开去了。
--------------------------------------------------------------------------------
  
   【金黄的稻束】
  
   金黄的稻束站在
   割过的秋天的田里,
   我想起无数个疲倦的母亲
   黄昏的路上我看见那皱了的美丽的脸
   收获日的满月在
   高耸的树巅上
   暮色里,远山是
   围着我们的心边
   没有一个雕像能比这更静默。
   肩荷着那伟大的疲倦,你们
   在这伸向远远的一片
   秋天的田里低首沉思
   静默。静默。历史也不过是
   脚下一条流去的小河
   而你们,站在那儿
   将成了人类的一个思想。
--------------------------------------------------------------------------------
  
   【秘密】
  
   天空好像一条解冻的冰河
   当灰云崩裂奔飞;
   灰云好像暴风的海上的帆,
   风里鸟群自滚着云堆的天上跌没;
   在这扇窗前猛地却献出一角蓝天,
   仿佛从凿破的冰穴第一次窥见
   那长久已静静等在那儿的流水;
   镜子似的天空上有春天的影子
   一棵不落叶的高树,在它的尖顶上
   冗长的冬天的忧郁如一只正举起翅膀的鸟;
   一切,从混沌的合声里终于伸长出一句乐句。
  
   有一个青年人推开窗门,
   像是在梦里看见发光的白塔
   他举起他的整个灵魂
   但是他不和我们在一块儿
   他在听:远远的海上,山上,和土地的深处。
--------------------------------------------------------------------------------
  
   【寂寞】
  
   这一棵矮小的棕榈树,
   他是成年的都站在
   这儿,我的门前吗?
   我仿佛自一场闹宴上回来
   当黄昏的天光
   照着他独个站在
   泥地和青苔的绿光里。
   我突然跌回世界,
   他的心的顶深处,
   在这儿,我觉得
   他静静的围在我的四周
   像一个下沉着的池塘
   我的眼睛,
   好像在淡夜里睁开,
   看见一切在他们
   最秘密的情形里
   我的耳朵,
   好像突然醒来,
   听见黄昏时一切
   东西在申说着
   我是单独的对着世界。
   我是寂寞的。
   当白日将没于黑暗,
   我坐在屋门口,
   在屋外的半天上
   这时飞翔着那
   在消灭着的笑声,
   在远处有
   河边的散步
   和看见了:
   那啄着水的胸膛的燕子,
   刚刚覆着河水的
   早春的大树。
  
   我想起海里有两块岩石,
   有人说它们是不寂寞的;
   同晒着太阳,
   同激起白沫
   同守着海上的寂静,
   但是对于我它们
   只不过是种在庭院里
   不能行走的两棵大树,
   纵使手臂搭着手臂,
   头发缠着头发;
   只不过是一扇玻璃窗
   上的两个格子,
   永远的站在自己的位子上。
   呵,人们是何等的
   渴望着一个混合的生命,
   假设这个肉体内有那个肉体,
   这个灵魂内有那个灵魂。
  
   世界上有哪一个梦
   是有人伴着我们做的呢?
   我们同爬上带雪的高山,
   我们同行在缓缓的河上,
   但是能把别人
   他的朋友,甚至爱人,
   那用誓言和他锁在一起的人
   装在他的身躯里,
   伴着他同
   听那生命吩咐给他一人的话,
   看那生命显示给他一人的颜容,
   感着他的心所感觉的
   恐怖、痛苦、憧憬和快乐吗?
   在我的心里有许多
   星光和影子,
   这是任何人都看不见的,
   当我和我的爱人散步的时候,
   我看见许多魔鬼和神使,
   我嗅见了最早的春天的气息,
   我看见一块飞来的雨云;
   这一刻我听见黄莺的喜悦,
   这一刻我听见报雨的斑鸠;
   但是因为人们各自
   生活着自己的生命,
   他们永远使我想起
   一块块的岩石,
   一棵棵的大树,
   一个不能参与的梦。
  
   为什么我常常希望
   贴在一棵大树上如一枝软藤?
   为什么我常常觉得
   被推入一群陌生的人里?
   我常常祈求道:
   来吧,我们联合在一起
   不是去游玩
   不是去工作
   我是说你也看见吗
   在我心里那将要来到的一场大雨!
   当寂寞挨近我,
   世界无情而鲁莽的
   直走入我的胸里,
   我只有默望着那丰满的柏树,
   想他会开开他那浑圆的身体,
   完满的世界,
   让我走进去躲躲吗?
   但是,有一天当我正感觉
   "寂寞"它啮我的心像一条蛇
   忽然,我悟道:
   我是和一个
   最忠实的伴侣在一起,
   整个世界都转过他们的脸去,
   整个人类都听不见我的招呼,
   它却永远紧贴在我的心边,
   它让我自一个安静的光线里
   看见世界的每一部分,
   它让我有一双在空中的眼睛,
   看见这个坐在屋里的我:
   他的情感,和他的思想。
   当我是一个玩玩具的孩童,
   当我是一个恋爱着的青年,
   我永远是寂寞的;
   我们同走了许多路
   直到最后看见
   "死"在黄昏的微光里
   穿着他的长衣裳
   将你那可笑的盼望的眼光
   自树木和岩石上取回来罢,
   它们都是聋哑而不通信息的,
   我想起有人自火的痛苦里
   求得"虔诚"的最后的安息,
   我也将在"寂寞"的咬啮里
   寻得"生命"最严肃的意义,
   因为它人们才无论
   在冬季风雪的狂暴里,
   在发怒的波浪上,
   都不息的挣扎着
   来吧,我的眼泪,
   和我的痛苦的心,
   我欢喜知道他在那儿
   撕裂,压挤我的心,
   我把人类一切渺小,可笑,猥琐
   的情绪都抛入他的无边里,
   然后看见:
   生命原来是一条滚滚的河流。
--------------------------------------------------------------------------------
  
   【树】
  
   我从来没有真正听见声音
   像我听见树的声音,
   当它悲伤,当它忧郁
   当它鼓舞,当它多情
   时的一切声音
   即使在黑暗的冬夜里,
   你走过它也应当像
   走过一个失去民族自由的人民
   你听不见那封锁在血里的声音吗7
   当春天来到时
   它的每一只强壮的手臂里
   埋藏着千百个啼扰的婴儿。
  
   我从来没有真正感觉过宁静
   像我从树的姿态里
   所感受到的那样深
   无论自哪一个思想里醒来
   我的眼睛遇见它
   屹立在那同一的姿态里。
   在它的手臂间星斗转移
   在它的注视下溪水慢慢流去,
   在它的胸怀里小鸟来去
   而它永远那么祈祷,沉思
   仿佛生长在永恒宁静的土地上。
--------------------------------------------------------------------------------
  
   【舞蹈】
  
   你愿意经过一个沉寂的空间
   接受一个来自辽远的启示吗?
   当黑暗和温柔的静默包围着你,
   在那光亮的一角
   好像在暮晚的天边
   变异着神的亮翼,
   好像秋日下午的果园
   一个熟透的苹果无声的降落,
   陷入转黄的软草里。
   你愿意透过心的眼睛
   看见神的肢体吗?
   那圆润的手臂,
   徐徐弯转的腰身
   她的脚可以践在水上
   而不被埋没,
   她的眼光是不因
   距离而淡弱的星光。
   每一个缓和与敏捷的行动
   都是沉默的一笔,
   记下那不朽的言语
   人们倾听着,倾听着,用他们的心
   终于在一切身体之外
   寻到一个完美的身体,
   一切灵魂之外,
   寻到一个至高的灵魂。
--------------------------------------------------------------------------------
  
   【小漆匠】
  
   他从围绕的灰暗里浮现
   好像灰色天空的一片亮光
   头微微向手倾斜,手
   那宁静而勤谨的涂下;辉煌
   的色彩,为了幸福的人们。
  
   他的注意深深流向内心,
   像静寂的海,当没有潮汐。
   他不抛给自己的以外一瞥
   阳光也不曾温暖过他的世界。
  
   这使我记起一只永恒的手
   它没有遗落,没有间歇
   的绘着人物,原野
   森林,阳光和风雪
  
   我怀疑它有没有让欢喜
   也在这个画幅上微微染下一笔?
   一天他回答我的问题
   将那天真的眼睛睁起。
   那里没有欢喜,也没有忧虑
   只像一片无知的淡漠的绿
   野,点缀了稀疏的几颗希望的露珠
   它的纯洁的光更增加了我的痛楚
--------------------------------------------------------------------------------
  
   【村落的早春】
  
   我谛视着它:
   蜷伏在城市的脚边,
   用千百张暗褐的庐顶,
   无数片飞舞的碎布
   向宇宙描绘着自己
   正如住在那里的人们
   说着,画着,呼喊着生命
   却用他们粗糙的肌肤。
   知恩的舌尖从成熟的果实里
   体味出:树木在经过
   寒冬的坚忍,春天的迷惘
   夏季的风雨后
   所留下的一口生命的甘美;
   同情的心透过
   这阳光里微笑着的村落
   重看见每一个久雨阴湿的黑夜
   当茅顶颤抖着,墙摇晃着
   保护着一群人们
   贫穷在他们的后面
   化成树丛里的恶犬。
   但是,现在,瞧它如何骄傲的打开胸怀
   像炎夏里的一口井,把同情的水掏给路人
   它将柔和的景色展开为了
   有些无端被认为愚笨的人,
   他们的泥泞的赤足,疲倦的肩
   憔悴的面容和被漠视的寂寞的心;
   现在,女人在洗衣裳,孩童游戏,
   犬在跑,轻烟跳上天空,
   更像解冻的河流的是那久久闭锁着的欢欣,
   开始缓缓的流了,当他们看见
   树梢上,每一个夜晚添多几面
   绿色的希望的旗帜。
--------------------------------------------------------------------------------
  
   【池塘】
  
   吹散了又围集过来:
   推开了又飘浮过来:
   流散了又围集过来:
   这些浮萍,这些忧愁
   这些疑难,在人类的心头。
   女孩子蹲在杵石上要想
   洗去旧衣上的垢污
   理想的人们在会议的桌上
   要洗净人性里的垢污
   落粉的白墙围绕着没落的人家
   没落的人家环绕着旧日的池塘
   一块儿在朦胧里感觉着
   破晓的就要来临;
   一两个人来汲取清凉的水
   就引起一纹一纹的破碎
   (旧日的破碎!)
   它愿意不断地给与,给与
   伴同着轻微的同情和抚慰
   当白昼里,
   火车长鸣一声驰过
   从旧日里多少畏怯的眼光
   一齐向着远方迷惘地瞩望。
--------------------------------------------------------------------------------
  
   【荷花】
   (观张大千氏画)
  
   这一朵,用它仿佛永不会凋零
   的杯,盛满了开花的快乐才立
   在那里像耸直的山峰
   载着人们忘言的永恒
  
   那一卷,不急于舒展的稚叶
   在纯净的心里保藏了期望
   才穿过水上的朦胧,望着世界
   拒绝也穿上陈旧而褪色的衣裳
   但,什么才是那真正的主题
   在这一场痛苦的演奏里?这弯着的
   一枝荷梗,把花朵深深垂向
  
   你们的根里,不是说风的催打
   雨的痕迹,却因为它从创造者的
   手里承受了更多的生,这严肃的负担。
--------------------------------------------------------------------------------
  
   【Renoir少女的画像】
  
   追寻你的人,都从那半垂的眼睛走入你的深处,
   它们虽然睁开却没有把光投射给外面的世界,
   却像是灵魂的海洋的入口,从那里你的一切
   思维又流返冷静的形体,像被地心吸回的海潮
  
   现在我看见你的嘴唇,这样冷酷的紧闭,
   使我想起岩岸封闭了一个深沉的自己
   虽然丰稔的青春已经从你发光的长发泛出
   但是你这样苍白,仍像一个暗澹的早春。
  
   呵,你不是吐出光芒的星辰,也不是
   散着芬芳的玫瑰,或是泛溢着成熟的果实
   却是吐放前的紧闭,成熟前的苦涩
  
   瞧,一个灵魂怎样紧紧把自己闭锁
   而后才向世界展开,她苦苦地默思和聚炼自己
   为了就将向一片充满了取予的爱的天地走去。
--------------------------------------------------------------------------------
 
   【白苍兰】
  
   在你的幽香里闭锁着像蜂鸣的
   我对于初春的记忆
   那是造物的赐予,但哪里会有一种沉醉
   被允许在这有朽的肉体里不朽长存?
  
   在你的苍白里储存着更苍白的
   是我的年青的颤栗,
   那是造物的赐予,但哪里会有一首
   歌被允许永远颤动在这终于要死于哑静的弦上?
  
   当地上幽怨的绿草和我的揉合了
   蓝天和苍鹰的遐想都没入冬天的寂寥
   呵,突然,不知是你,还是神的意旨
   让我宁静的心再一次为它燃烧,哭泣。
--------------------------------------------------------------------------------
  
   【永久的爱】
  
   黑暗的暮晚的湖里,
   微凉的光滑的鱼身
   你感觉到它无声的逃脱
   最后只轻轻将尾巴
   击一下你的手指,带走了
   整个世界,缄默的
  
   在渐渐沉入夜雾的花园里。
   凝视着园中的石像,
   那清晰的头和美丽的肩
   坚固开始溶解,退入
   泛滥着的朦胧--
  
   呵,只有神灵可以了解
   那在一切苦痛中
   滑过的片刻,它却孕有
   那永远的默契。
--------------------------------------------------------------------------------
  
   卷二:心中的声音(未刊稿)
  
   【心中的声音】
  
   在这仲夏夜晚
   心中的声音
   好像那忽然飘来的白鹤
   用它的翅膀从沉睡中
   扇来浓郁的白玉簪芳香
   呼唤着记忆中的名字
   划出神秘的符号
   它在我的天空翻飞,盘旋
   留连,迟迟不肯离去
  
   浓郁又洁白,从远古时代
   转化成白鹤,占领了我的天空
   我无法理解它的符号,无法理解
   它为什么活得这么长,这么美
   这么洁白,它藐视死亡
   有一天会变成夜空的星星
   也还是充满人们听不到的音乐
   疯狂地旋转,向我飞来
   你,我心中的声音在呼唤
   永恒的宇宙,无际的黑暗深处
   储藏着你的、我的、我们的声音
--------------------------------------------------------------------------------
  
   【当你看到和想到】
  
   (一)
   当你看到月亮时
   你在想地球
  
   当你看到地球时
   你在想太阳
  
   当你看到太阳时
   你在想别的太阳
  
   当你看到婴儿时
   你在想老人
  
   当你看到老人时
   你看不见婴儿
  
   就像看不见别的太阳
   那距离得太远太远了。
  
   无限是无法看到的,然而
   你意识到它的存在
  
   它的光和引力是一张
   看不见的网
  
   一切都在其中。
  
   (二)
   走在冬天下午的荷池边
   桔红的冬日
   开始隐入雾霭
   寒光从冰面射出
   看到了那遗忘繁花的荷池
   想到的是夏日的荷叶
  
   走在冬天下午的林园里
   枯枝用有力的黑色线条
   将蓝空划碎
   看到那遗忘了夏季鸟声的树林
   想到的却是婆娑的林影。
  
   在看到和想到之间
   人类延续着生的欲望
--------------------------------------------------------------------------------
  
   【每当我走过这条小径】
  
   每当我走过这条小径
   幽灵就缠住我的脚步
   我全身战栗,不是因为寒冷
   而是看到那灼热的目光
   年轻的星辰不应如此迅速的冷却
   你们那茂盛的黑发
   难道已化成灰烬
   那鲜红的嘴唇
   难道已滴尽了血液
   你们的肢体充满弹性
   如今却已经随风飘散
   没有骨灰,没有灵位
   啊!上天赐给的生命
   竟成一场狞笑的误会
   即使有人的良心抽搐
   谁又能将风雨摧落的苹果
   重接上枝头,还给我们
   那青春的嫩须,还给母亲们
   那曾在腹中蠕动的胎儿?
   今年这里的绿叶又已成荫
   蔷薇疯狂地爬满篱墙
   玫瑰的红,茉莉的白,
   野花的娇黄和深紫
   都照常来到
   惟有你们的脚步声
   只出现在黑黑的深夜
   在想念你们的梦中
  
   我怕走上这条小径
   却又抵挡不住你们的召唤
   从这里我曾走向疯狂了的你们
   我的胸腔因此胀痛
   现在血已流尽,只剩下
   尸体上苍白的等待
   只剩下等待,等待
   将像黑暗中的蘑菇
   悄悄的生长。
--------------------------------------------------------------------------------
  
   【你是幸运儿,荷花】
  
   你是幸运儿,将
   纯洁展示给世界
   又被泱泱池水保护
   即使被顽童践碎
   你那肤色的粉白
   你也是死于天真的摧毁
   像地壳发怒埋葬了庞贝。
  
   有人必须每天把自己涂上
   乌鸦的玄色,又像蝙蝠,只在
   昏黄的天幕下飞旋
   白天躲在阴湿的岩洞
   倒悬着自己的良知。
  
   弓箭、子弹不会曲飞
   因此并非致命的杀手
   言语无孔不入
   反弹在愚昧野蛮的意识之壁
   从那扇荒芜的墙上飞溅向各方
   直到死伤成片,成君,成山
   而僵硬了的面孔
   还挂着歌颂的笑容
   感激的泪水已冻成冰
   那没有来得及闭上的眼睛
   映着水晶球内的梦想之国
  
   垂幕放下,剧场已空
   只余下混乱的回声
   是怨魂们的嚎叫
   和角色们的台词
   疯狂了的乐队
   在万古的宇宙间进行
   不会消逝的演奏,迫使
   我们一遍遍地聆听
   不知如何才能将剧情扭转
   打断角色的演说
  
   噪音要滤去,寻求和谐
   也许是人类的本能
   然而只能是无数不和谐的和谐
   希望没有熄灭
   这也许是生存的另一个本能。
--------------------------------------------------------------------------------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因此你神秘无边
   你的美无穷
   只像一缕幽香
   渗透我的肺腑
  
   当我散步在无人的花园里
   你的无声的振波
   像湖水转给我消息
   我静静聆听那说给我的话
   仍然,我没有看见你
   也许在蔷薇篱外的影子。
  
   不要求你留下
   但你要一次次地显灵
   让我感到你的存在
   人们能从我沐着夕阳的脸上
   知道我又遇到了你
   听见你的呼吸
  
   虽然我们从未相见
   我知道有一刹那
   一种奇异的存在在我身边
   我们的聚会是无声的缄默
   然而山也不够巍峨
   海也不够盈溢。
--------------------------------------------------------------------------------
  
   【流血的令箭荷花】
  
   只有花还在开
   那被刀割过的令箭
   在六月的黑夜里
   喷出暗红的血,花朵
   带来沙漠的愤怒
   而这里的心
   是汉白玉,是大理石的龙柱
   不吸收血迹
   在玉石的洁白下
   多少呼嚎,多少呻吟
   多少苍白的青春面颇
   多少疑问,多少绝望
  
   只有花还在开
   吐血的令箭荷花
   开在六月无声的
   沉沉的,闷热的
   看不透的夜的黑暗里
--------------------------------------------------------------------------------
  
   【愤怒的马匹】
  
   每一匹愤怒的马
   举起前蹄,长吟着
   要奔驰向前
   在灵魂的深处有它们的跑道
   它们的广袤的草原
  
   当你刚一抬头
   看见对面的冷酷面孔
   搜寻的目光
   拿起的铅笔
   捕捉的耳朵
   你将缰绳摔出去
   成了驯马的牛仔
  
   你紧紧扣住那愤怒的马头
   绊住那渴望的马蹄
   直到它倒卧在地,和你的
   影子一起
   失去了纯真的愿望
  
   可悲的是
   你并没有牛仔的骄傲
   你知道你用绳索绊倒了自己
   现在只剩下被俘的悲哀和耻辱
  
   愤怒的马匹冲出了你的身体
   驰回辽远,它们诞生的地方。
--------------------------------------------------------------------------------
  
   【童年】
  
   只有浓雾
   从深渊升起
   有熟悉的面孔
   笑的、哭的、愁苦的、欢乐的
   记忆伸出它的长臂
   捕捉
   雾在改变形态
   面孔在凹凸镜中变形
   一个声音在深谷中说道:
   捉住它,它能使你恍然大悟
   但还是朦胧的好
   童年是一只无言的黑天鹅
   在秋天的湖里浮飘
   然后起飞,忽扇着翅膀
   永远不会回来
   你又失去一次机会
   认识自己。
--------------------------------------------------------------------------------
  
   【狭长的西窗】
  
   当我偶然回头
   狭长的西窗令我惊讶
   修长的少女
   带来今天的黄昏
   蓝、紫、青、粉、红、黄
   再一回头
   都去了,只剩下土橙色
   拖着黑绒的裙边
   山的腰这样柔软
   少女已经入睡
   只剩下微光,橙黄色
   从她侧卧的身后射出
   梦已开始--以后
   只有山和她知道,
   对窗内人
   一个秘密。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