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中国诗人档案——>俞平伯  
 
 
 
 
 
 
 
 
 
 
 
□中国诗人档案:
  俞平伯(1900-1990),古典文学研究家,红学家,诗人,作家。原名俞铭衡,以字行,字平伯,德清东郊南埭村(今城关镇金星村)人。清代朴学大师俞樾曾孙。早年参加五四新文化运动,为新潮社、文学研究会、语丝社成员。191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曾赴日本考察教育。曾在杭州第一师范学校执教。后历任上海大学、燕京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教授。1947年加入九三学社。建国后,历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顾问,中国文联第一至四届委员,中国作协第一、二届理事。是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1990年10月15日逝世,终年91岁。


   俞平伯最初以创作新诗为主。1918年,以白话诗《春水》崭露头角。次年,与朱自清等人创办我国最早的新诗月刊《诗》。至抗战前夕,先后结集的有《冬夜》、《西还》、《忆》等。亦擅词学,曾有《读词偶得》、《古槐书屋词》等。在散文方面,先后结集出版有《杂拌儿》、《燕知草》、《杂拌儿之二》、《古槐梦遇》、《燕郊集》等。其中《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等名篇曾传诵一时。
  
   1921年,俞平伯开始研究《红楼梦》。两年后,亚东图书馆出版专著《红楼梦辨》。1952年,又由棠棣出版社出版《红楼梦研究》。1954年3月,复于《新建设》杂志发表《红楼梦简论》。同年9月,遭受非学术的政治批判,长期受到不公正待遇,然仍不放弃对《红楼梦》的研究。1987年,应邀赴香港,发表了《红楼梦》研究中的新成果。198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论著合集。还著有《论诗词曲杂著》、《红楼梦八十回校本》,有《俞平伯散文选集》等。
  
   □代表作:忆(选三)、冬夜之公园、晚风、暮、春水船、小劫
--------------------------------------------------------------------------------
  
   【忆(选三)】
  
   一、
  
   有了两个橘子,
   一个是我底,
   一个是我姊姊底。
  
   把有麻子的给了我,
   把光脸的她自己有了。
  
   “弟弟,你底好,
   绣花的呢。”
  
   真不错!
   好橘子,我吃了你罢。
   真正是个好橘子啊!
  
   十一、
  
   爸爸有个顶大的斗蓬。
   天冷了,它张着大口欢迎我们进去。
  
   谁都不知道我们在那里,
   他们永找不着这样一个好地方。
  
   斗蓬裹得漆黑的,
   又在爸爸底腋窝下,
   我们格格的好笑:
   “爸爸真个好,
   怎么会有这个又暖又大的斗蓬呢?”
  
   十七、
  
   离家的燕子,
   在初夏一个薄晚上,
   随轻寒的风色,
   懒懒的飞向北方海滨来了。
  
   双双尾底蹁跹,
   渐渐退去了江南绿,
   老向风尘间,
   这样的,剪啊,剪啊。
  
   重来江南日,
   可怜只有脚上的尘土和它同来了,
   还是这样的,剪啊,剪啊。
--------------------------------------------------------------------------------
  
   【冬夜之公园】
  
   “哑!哑!哑!”
   队队的归鸦,相和相答。
   淡茫茫的冷月,
   衬着那翠迭迭的浓林,
   越显得枝柯老态如画。
  
   两行柏树,夹着蜿蜒石路,
   竟不见半个人影。
   抬头看月色,
   似烟似雾朦胧的罩着。
   远近几星灯火,
   忽黄忽白不定的闪烁:——
   格外觉得清冷。
  
   鸦都睡了;满园悄悄无声。
   惟有一个突地里惊醒,
   这枝飞到那枝,
   不止为甚的叫得这般凄紧?
   听它仿佛说道,
   “归呀!归呀!”
--------------------------------------------------------------------------------
  
   【晚风】
  
   晚风在湖上,
   无端吹动灰絮的云团,
   又送来一缕笛声,几声弦索。
   一个宛转地话到清愁,
   一个掩抑地诉来幽怨。
   这一段的凄凉对话,
   暮云听了,
   便沉沉的去嵯峨着。
   即有倚在阑干角的,
   也只呆呆的倚啊!
--------------------------------------------------------------------------------
  
   【暮】
  
   敲罢了三声晚钟,
   把银的波底容,
   黛的山底色,
   都销融得黯淡了,
   在这冷冷的清梵音中。
  
   暗云层叠,
   明霞剩有一缕;
   但湖光已染上金色了。
   一缕的霞,可爱哪!
   更可爱的,只这一缕哪!
  
   太阳倦了,
   自有暮云遮着;
   山倦了,
   自有暮烟凝着;
   人倦了呢?
   我倦了呢?
--------------------------------------------------------------------------------
  
   【春水船】
  
   太阳当顶,向午的时分,
   春光寻遍了海滨。
   微风吹来,
   聒碎零乱,又清又脆的一阵,
   呀!原来是鸟──小鸟底歌声。
  
   我独自闲步沿着河边,
   看丝丝缕缕层层叠叠浪纹如织。
   反荡着阳光闪烁,
   辨不出高低和远近,
   只觉得一片黄金般的颜色。
  
   对岸的店铺人家,来往的帆樯,
   和那看不尽的树林房舍,──
   摆列着一线──
   都浸在暖洋洋的空气里面。
  
   我只管朝前走,
   想在心头,看在眼里,
   细尝那春天底好滋味。
   对面来个纤人,
   拉着个单桅的船徐徐移去。
   双橹插在舷唇,
   皴面开纹,活活水流不住。
  
   船头晒着破网,
   渔人坐在板上,
   把刀劈竹拍拍的响。
   船口立个小孩,又憨又蠢,
   不知为甚么,
   笑迷迷痴看那黄波浪。
  
   破旧的船,
   褴褛的他俩,
   但这种「浮家泛宅」的生涯,
   偏是新鲜、干净、自由,
   和可爱的春光一样。
  
   归途望──
   远近的高楼,
   密重重的帘幕,
   尽低着头呆呆的想!
--------------------------------------------------------------------------------
  
   【小劫】
  
   云皎洁,我底衣,
   云烂熳,我底裙裾,
   终古去敖翔,
   随着苍苍的大气;
   为甚么要低头呢?
   哀哀我们底无俦侣。
   去低头!低头看──看下方;
   看下方啊,吾心震荡;
   看下方啊,
   撕碎吾身荷芰底芳香。
   罡风落我帽,
   冷雹打散我衣裳,
   似花花的蝴蝶,一片儿飘扬
   歌哑了东君,惹恼了天狼,
   天狼咬断了她们底翅膀!
   独置此身于夜漫漫的,人间之上,
   天荒地老,到了地老天荒!
   赤条条的我,何苍茫?何苍茫?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