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中国诗人档案——>凸凹  
 
 
 
 
 
 
 
 
 
 
 
□中国诗人档案:
  凸凹(1962-)本名魏平,先锋诗人、实力作家。祖籍湖北孝感,生于四川都江堰,5岁随家迁往大巴山,31岁返回成都。当过工厂设计员、规划员、编辑记者、机关助理员、公司经理、文化馆文学辅导干部、政府职员等。1986年与人创建端午文学社。1992年出版处女诗集《大师出没的地方》。199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9年出版新口语短诗集《镜》、新民谣实验诗集《包谷酒嗝打起来》并参加诗刊社第15届青春诗会。2000年《大师出没的地方》获成都廿年(1980—2000)诗歌奖。2004年出版诗集《桃花的隐约部分》,诗《房子

是这样建成的》获成都市人民政府第六届“金芙蓉”文学奖。2005年出版诗集《大河》。随笔集《天下客家》(合)获成都市第六届(2003—2006)“五个一工程奖”一等奖。2006年开始“凸凹体”写作并在诗界形成新的影响。2008年出版诗集《手艺坊》。诗歌代表作为《大河》《玻璃瓶中的鸟》《针尖广场》《国家脸,或大碗之书》等。除诗歌外,出版有《纹道》《天下客家》(合)、《花蕊中的古驿》等多部人文地理随笔集,著有评论札记集《字篓里的词屑》,写有小说、剧本、歌词等,系电视连续剧《滚滚血脉》编剧。与人合编有《花事缤纷》《稀世佳人》《桃花诗300首》《中国乡村诗选》等。系《中国诗歌双年选》《芙蓉锦江》主编(合)、《掌篇》常务副主编、成都市作协副秘书长、成都市诗歌委员会执行主任、中国桃花诗村村长。2008年12月,收入有著名批评家蓝棣之、张清华、陈仲义、燎原、杨远宏、朱子庆、马相武等专论、由新锐诗评家谭五昌主编的《凸凹体白皮书:〈手艺坊〉诗歌美学六十家评》出版。现居成都龙泉驿。
  
   □代表作:大河、针尖广场
--------------------------------------------------------------------------------
  
   大河
  
   一条大河,横亘在面前,大得不流动。
   整个世界,除了天空、夕阳,就是大河。
   尤利西斯漂泊十年也没见过它的样子。
   没有岸,水草,鱼歌,年月,蚂蝗,和蝶尘。
   我甚至也是这条河的一部分。
   对于这条大河,我不能增加,删节,制止,划割。
   或者推波助澜,掀起一小截尾部的鱼摆。
   夕阳倾泻下来,没有限度地进入我的体内。
   无数条血管象无数条江流涨破中年的骨肉。
   仿佛恐龙灭绝时代的那场火灾、那场大血。
   布满整条大河,地球,这个黄昏的呼吸。
   又仿佛混沌初开,分不清
   天在哪里,地在哪里,水在哪里,血在哪里。
   我见过河南的黄河,重庆的长江,青岛的海。
   还见过川东地区山洪暴发的样子。
   它们都没有那么大,那么红。
   并且,早已先后离开我的生活,远去了。
   我所在的龙泉驿没有河,因此缺少直接的联想。
   现在,除了在阅读中碰见,我已很难再记起它们。
   这条大河,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
   还到不到哪里去。而那个黄昏的场景。
   不仅在夜晚,甚至白天,都会不时出现。
   仿佛一个梦魇,一种幻象,大得不流动。
   只有那水的声音,日夜轰鸣、咆哮、让我惊怵。
--------------------------------------------------------------------------------
  
   针尖广场
  
   一个人,在针尖上构建广场
   一万个人,在广场上朝圣锋芒
   远望去∶神树海上升
   鸟儿在中部嘶鸣、盘桓、无限长大
  
   一枝树梢撑开一片天空、一个世界
   有根的广场
   大地的精气、营养在蕊芯处相交
   一圈一圈广场的涟漪,没有围墙和梁瓦的房子
  
   雷声在死亡的枪口上散步、开花
   万物复苏,鸢飞草长
   两针交叉,十字架的广场,耶稣大写的广场
   教徒头颅上日渐稀落的黑白柔针
  
   针尖上的事业是血的事业
   脂肪铺衍,毛发打结
   光阴提取骨头的钙
   又把古老的人民一百年一百年地收回
  
   象打鱼人一把一把收回大网
   成本牺牲,鳞片闪烁
   一排又一排的鱼刺抵背张望
   藏而不露——象那些习惯暗招的斗牛异士
  
   革命的蛋白质在远离祖国的孤鸟
   接近祖国。躯壳的揉和
   上升或者坠落
   无不呈现与地平线等距的弧度、瑰丽
  
   和辽阔。祭祀者刻下的墓碑
   让祭祀者本身成为新的墓碑
   但墓志铭不出现——汉字呵
   它们在鲜花耸涌的乳沟间艰难喘息
  
   针尖上空无一人。只有那
   随物赋形的梦魇轮转不休
   建设者的鼻息温暖、湿润、清澈
   与此对称的是镜中∶一座城池的倏忽消失
  
   只有占星术士,暮霭上的古代诗人
   看见了意志的伤口和血
   和一双双缝补的手
   手!从闪电的炼狱中脱胎换骨的手
  
   瘦骨嶙峋,比闪电更为迅捷、锋利
   反托山河,并旋转大地
   支点上坚爪伸出、张开的一刻
   一介布衣的高贵气质布满天空的广场
  
   灵魂的白马从血管中挣出,驰骋
   广场的春天∶一部宗教经书中压轴的插图
   哦我的宗教
   哦我的不落的宇宙旗幡
  
   在无限小的地方创造无限大
   在无限大的地方实现无限小
   一只海螺吐出一个大海
   正如一个大海流进一只海螺
  
   是什么赋予广场以锐角、刀口
   和广场的深度
   是什么造就了针尖的草原、河流
   和针尖的广度
  
   这一刻。露天的广场曲径通幽
   历史的空白地带夯进艺术的美学
   过往的智慧、非洲狮、中世纪绞绳
   羞处一羞再羞,防不胜防
  
   这一刻。赤膊的针尖家园广袤、开放
   季候的川剧变脸。那么多阳光的孩子
   那么多手足、精血和尖厉
   一下子跑出、打开,松弛下来
  
   思想从针尖的广场隆隆驶过
   赤脚的父亲从针尖的广场赤脚跑过
   大火从针尖的广场烧过
   冰雪从针尖的广场滚过
  
   一根线针缝制多少嫁衣
   一根药针滋养多少肌肤
   一根钢钎打出多少天地
   一根炮管轰出多少朝代
  
   比宇宙的脸更大的这个广场
   比时间的井更深的这个广场
   一个汉字在临世、象形、飞翔
   呵笔尖下的汉字,呵笔尖上的汉字
  
   一颗,两颗,三颗……个儿一般高
   无数颗针尖战友般并肩站立,紧紧拥抱在一起
   亚当、夏娃出场
   人类自此有了芭蕾的旋转和高度
  
   象牙科医生拔除一颗痛牙
   一颗病针拔出。一颗劲针插进
   是一个什么词
   跌落针林,迷失处女的幽香和方向
  
   痛苦。憔悴。银须髯髯。诗人的心力
   是在针尖上修建广场,又是
   在广场上安装针尖
   来了,广场呲开利牙,挺着刺刀
  
   来了,针尖上飞机着陆
   人民激情朗诵。前进与后退等速
   当陨石砸来,飓风碾过
   广场不动∶看所有的城市正降至为自己的兄弟
  
   宇宙的心、大海的心、历史的心
   脑髓的心、血的心、呼吸的心
   心的心
   我说的是心的纵向叠累!我说的是心的横向铺衍!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