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写作常用——>莲子居词话(卷一)  
 
 
 
 
 
 
 
 
 
 
 
莲子居词话(卷一)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清·吴衡照
--------------------------------------------------------------------------------
  
   【序】
  
   诗莫盛于唐,唐人不作诗话。词莫盛于宋,宋人不作词话。其有论词者,类皆附见诗话中,不别自为书,惟周草窗浩然斋雅谈末有词话一卷。国朝毛西河、徐虹亭外,传者亦复寥寥。自李唐迄今,以词名世,不下数百家,而词话独少,非艺林之缺事欤。吾友吴君子律深於词,撰词话四卷,其中有校正词律伪缺之处,有考订词韵分并之处,有评定词家优劣之处,有折衷古今论词异同之处。至於博徵明辨,搜罗散佚,信足为词苑有功之书。间有遗闻轶事,偶记一二,不必尽有关乎词,要其所列皆词人也。此亦温公诗话载梅尧臣一条之例。读既竟,知子律於此事用力勤矣。吾浙之妙解音律者,向推君家西林先生。闻其手制数十埙吹之,皆不得声,末取吴山顶上土为之,乃始合律。其专且精如是。今子律分刌节度,咀嚼宫商,知其渊源不为无所自也。嘉庆二十三年戊寅秋钱唐屠倬序。
  
   文章体制,惟词溯至李唐而止,似为不古。然自周乐亡,一易而为汉之乐章,再易而为魏晋之歌行,三易而为唐之长短句。要皆随音律递变,而作者本旨,无不滥觞楚骚,导源风雅,其趣一也。故览一篇之词,而品之纯驳,学之浅深,如或贡之。命意幽远,用情温厚,上也。辞旨儇薄,冶荡而忘反,酿其性命之理,则大雅君子弗为也。王少寇述庵先生尝言:北宋多北风雨雪之感,南宋多黍离麦秀之悲,所以为高。亡友阳湖张编修皐文为词选,亦深明此意。海昌吴君子律以名进士里居著述,辑莲子居词话四卷,于前哲及近人论次略备,持论尤雅。间有考订古韵,辨证轶事,无不精审详当。学者之津梁,谭者之园囿也。少寇昔撰续词综,於海内词家,收采靡遗。吾郡陈君銮本事词,道古宏富。子律此书,则兼而有之矣。嘉庆二十三年春正月德清许宗彦序。
  
   词学萌芽於唐,根柢於宋。逮国朝而家家香径,处处红楼。靡不翦叶争妍,裁花竞巧,浅斟低唱,上揜古贤,猗欤盛矣。虽然,拂弦偶差,匪周郎弗知其误。吹律不竞,微晋旷莫审厥音。吾浙吴子律进士,名高艺苑,才擅花间。爰续草窗之雅谈,特编莲子之词话。狐腋集众,鸡蹠食千,春风夜月,妙其品题,檀板金樽,如相晤语。且也溯源竟委,沿波讨澜,淄渑之味能分,妃豨之伪必辨,尤足资夫镜考,匪独善於琹言。余粗解倚声,无与正谱,辄手此卷,藉作导师。嗣因兰友之转钞,乃命梓人而重锲,用诒同好,庶广流传云尔。
  
   同治十年春二月,永康胡凤丹月樵氏序于鄂江之退补斋。
  
   【卷一】
  
   西林先生论填词
  
   家西林先生颖芳言:词之兴也,先有文字,从而宛转其声,以腔就辞者也。洎乎传播通久,音律确然,继起诸词人,不得不以辞就腔。於是必遵前词字脚之多寡,字面之平仄,号曰填词。或变易前词仄字而平,或变易前词平字而仄,要於音律无碍。或前词字少而今多之,则融洽其多字於腔中。或前词字多而今少之,则引伸其少字於腔外,亦仍与音律无碍。盖当时作者述者皆善歌,故制辞度腔,而字之多寡平仄参焉。今则歌法已失其传,音律之故不明,变易融洽,引伸之技,何由而施。操觚家按腔运辞,兢兢尺寸,不易之道也。此论极韪。所谓融洽引伸之旨,实发宜兴万氏树所未发。先生博极群书,音律之学,尤具神解。著有吹豳录五十卷,大致仿陈氏乐书,而详於宋以後文章制度,为讲乐家有物之言。
  
   为姜夔立传
  
   余姚邵二云晋涵拟作南宋朝事略,以续东都事略,本黄梨洲宗羲重修宋史志也。书未成而卒。窃意南宋朝如姜尧章,尤不可不立傅。仪徵阮云台中丞元所录诂经精舍文集中多拟作,可补旧史氏之缺,不特为东仙、白石小传搜遗而已。尧章葬杭之西马塍,在钱唐门外,今莫识其处。清明挈榼,欲仿花山吊柳会,不可得也。
  
   论姜夔旁谱
  
   白石自制曲,其旁注半字谱,共十七调。谱与朱子全集字样微不同,由涉笔时就各便也。半字之谱,昉自唐以来,陈氏乐书可证。黄泰泉佐因楚辞大招四上竞气之语,谓即大吕四字、仲吕上字。寻摭穿凿,不若王叔师旧注为长。
  
   姜夔毕曲不苟
  
   歌家十六字外,别有疾徐重轻赴节合拍之字,见梦溪笔谈,亦半字也。白石此谱,有折有掣,折高半格,掣低半格,於毕曲处尤兢兢不苟,足见当时词律之细。
  
   太白词气体俱高
  
   汉人之诗,浑浑穆穆。魏人之诗,浩浩落落。汉诗高在体,魏诗高在气。太白词气体俱高,词中之汉魏也。
  
   太白认不类温方城
  
   唐词菩萨蛮、忆秦娥二阕,花庵以後,咸以为出自太白。然太白集本不载。至杨齐贤、萧士贇注,始附益之。胡应麟笔丛疑其伪托,未为无见。谓详其意调,绝类温方城,殊不然。如“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西风残照,汉家陵阕”等语,神理高绝,却非金荃手笔所能。
  
   宋板金荃集
  
   飞卿菩萨蛮二十首,以全唐诗校之,逸其四之一,未审金荃词所载何如也。长洲顾氏嗣立言所见宋板金荃集八卷,末金荃词一卷。而其刻飞卿诗,则不及诗余,益集外诗以傅合宋本卷数,致使零篇剩句,几与乾饌子同不传,亦可惜已。
  
   温词着色
  
   飞卿菩萨蛮云:“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更漏子云:“银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酒泉子云:“月孤明,风又起,杏花稀。”作小令不似此着色取致,便觉寡味。
  
   韦词清空
  
   韦相清空善转,殆与温尉异曲同工。所赋荷叶杯,真能摅摽擗之忧,发踟蹰之爱。
  
   榕园词韵最确
  
   毛奇龄言:词本无韵,今创为韵,转失古意。西河初不知宋词韵也,故为是言。钱塘沈谦取刘渊、阴时夫,而参之周德清韵,并其所分,分其所并,甚至割裂数字,并失广韵二百六部所属,诚多可议。莱阳赵钥、宜兴曹亮武次第刊行,均失之也。全椒吴烺学宋斋本小变其面目,终亦沿沈氏误处。近日海盐吴应和榕园韵,遵广韵部目,斟酌分并,平声从沈氏,上、去以平为准,入以平、上、去为准,最确。其中有增益删汰而无割裂,亦属至是。敢以俟论定者。
  
   菉斐轩词韵似北曲
  
   菉斐轩词韵,不著撰者姓氏。平声立十九韵,次以上、去声,其入声即配隶三声,不另立韵。厉樊榭诗,所谓“欲呼南渡诸公起,韵本重雕菉斐轩”也。顾其书无入声韵,究似北曲。且既为南宋时所刊,尤不应有一百六部目也。
  
   学宋斋词韵
  
   宋朱希真尝拟词韵,元陶南村讥其侵寻盐成廉纤闭口三韵混入,欲重为改定。今其书不传。此亦宋词韵之可考者。学宋斋本分入声作四,与希真合,而平、上、去仅止十一,希真则十六也。似仍非有所据而为之。
  
   诗余句中韵
  
   戴东原集,诗有瀰济盈,有鷕雉鸣。释文,鷕,以水反,鷕从唯得声,与瀰为句中韵。下复举济盈雉呜,亦句中韵。後因水伪小,遂有以小反之音。广韵入三十小,改小作沼,并其所由致伪,几莫可考。按句中韵,毛诗有此例,东原之言是也。今诗余如点绛唇次句,东坡云:“今年身健还高宴。”吴琚云:“故人相遇情如故。”舒亶云:“翠华风转花随辇。”本七字句,而中间健字、遇字、转字用韵,亦句中韵。元应次蘧、萧允之作皆然。此例仿毛诗。
  
   词有借叶
  
   词有借叶,借叶有二。否读府,北读卜,从方言也。唐及两宋多有之。若辛幼安歌麻合用,筱有合用,则用古韵。大抵前人韵有不合处,以二者通之,靡不合也。
  
   借叶韵繁
  
   借叶之说兴而韵益紊。任取雨宋人所借之韵,因而旁通递转,纵逸无归,古响方音,错杂并奏,词又何贵乎韵。所以为是言者,盖以著两宋词,亦有此例,不独古经骚赋诗也。家数既殊,体裁斯判,且又止此数字庶几近之。而有才者,本韵自足,何必然也。
  
   词忌
  
   词忌堆积,堆积近缛,缛则伤意。词忌雕琢,雕琢近涩,涩则伤气。
  
   万树词宗护法
  
   万红友当轇轕榛楛之时,为词宗护法,可谓功臣。旧谱编类排体,以及调同名异,调异名同,乖舛蒙混,无庸讥矣。其於段落句读,韵脚平仄间,尤多模糊。红友词律,一一订正,辩驳极当。所论上、去、入三声,上、入可替平,去则独异。而其声激厉劲远,名家转摺趺荡,全在乎比,本之伯时。煞尾字必用何音方为入格,本之挺斋。均造微之论。
  
   迦陵填词图
  
   迦陵填词图为释大汕传神,掀髯露顶,真有国士风。旁坐丽人拈洞箫而吹,恍唱“杨柳岸晓风残月”也。洪昉思、蒋心余两先生题曲绝佳。随笔於此。洪曰:“集贤宾谁将翠管亲画描。这一片生绡。活现陈郎风度好。捻吟髭,慢展霜毫。评花课鸟。待写就新词绝妙。君未老。旁坐著那人儿年少。琥珀猫儿坠湘裙低覆,一叶翠芭蕉。素指纤纤弄玉箫。朱唇浅浅破樱桃。多娇。睹转横波,待吹还笑。啄木鹂他声将启,你魂便销。半幅花笺题未了。细烹来阳羡茶清,再添些迷迭香烧。数年坐对如花貌。丽词谱出三千调。鬓萧萧。须髯似戟,输尔太风骚。玉交枝词场名噪。赴徵车竟留圣朝。柳七郎已受填词诏。暂分携绣阁鸾交。梦魂里、怎将神女邀。画图中、翻把真真叫。想杀他、花边翠翘。盼杀他、风前细腰。忆多娇夜正遥。月渐高。谁唱新声隔柳桥。纸帐梅花人寂寥。休得心焦。休得心焦。明夜飞来画桡。月上海棠真凑巧。画图人面能相照。觑香温玉秀,一样丰标。按红牙、且底欢娱,斟绿醑、花前倾倒。把双蛾扫。向镜台灯下,不待来朝。尾声乌丝总是秦楼调。宝轴奚囊索护牢。怕只怕竝跨青鸾飞去了。”蒋云:“中吕粉蝶儿黯淡冰绡。卷中人一双遗照。尽流传把玩魂销。後视今,今视昔,不胜凭吊。莽风流大抵无聊。写生时已曾知道。叫声当日个低徊处,尽人描。细瞧细礁。看风鬟云鬓袅。待填成绮丽数篇词,便留下风情一幅稿。醉春风乌阑纸、慢铺开,锦地衣、平展着。玉人此处教吹箫。到如今可也老老。莽添来白发萧萧。厮赶上红颜憔悴,都并入丹青枯槁。迎仙客千金字、五色毫。细认诗人陈检讨。比东坡、对琴操。月夜花朝。消受风光饱。红绣鞋把笔处、掀髯微笑。构思时、吟鬓斜搔。移宫换羽自推敲。歌来仙史校。傅去解人抄。付卿卿、共评度。普天乐想当初复壁赵岐藏,别舍程婴保。亡命在、书城笔阵,锦雉如皐。廿年家埋头伴蠹鱼,一旦的曳履游蓬岛。中间吴市学吹箫。携著个小云郎,天涯流落。不多时、燕子归巢。又引新诗做美,多谢梅梢。石榴花玉堂偎傍可儿娇。不但郑樱桃。把酸寒风味变清豪。婵娟同坐了。双颊红潮。一声声低和迦陵鸟。酒醒来、何处今宵。助风魔、狂煞诸诗老。冈髯翁、艳福怎能消。剔银灯片时石火光摇。多时粉黛容凋。转瞬间、听诗翁题品诗翁吊。捧琅函、仗後人守护坚牢。一任把香篆烧。酒诗浇。可还有低拍红牙按绿么。苏武持节一样古人才调。甚富贵难相较。浑不是画麟台容貌,写凌烟脸脑。烛三条。冰一条。谁家史席红妆绕。甚处经帷女乐飘。愁鬓刁骚。半生来、送穷文、十易稿。红衫儿生逐莺花老。死凭风月吊。魂枉劳。梦枉劳。幻泡从何找。愁也抛。恨也抛。一代才华过了。煞尾画图魂、难将前辈招。史书堆、且睡书呆觉。可怜他冷风烟,埋灭尽诗人照。叮嘱你个太守收藏,莫令这幻影见都亡了。”大汕,字石濂,江南人。又曾为先生作天女散花小像。
  
   李之仪和陈贺黄词
  
   谢集附王融、沈约、虞炎、柳恽诗。杜集附李邕、贾至、严武、高适、郭受、韦迢诗。李之仪姑溪词,和陈瓘、贺铸、黄庭坚等作,并录原词,盖用此例。
  
   曹杓注清真词
  
   曹杓,字季中,号一壶居士,注清真词二卷,见书录解题,今不傅。
  
   和清真词
  
   和清真词,有方千里、杨泽民二家,又有陈允平继周集。余在知不足斋见写本。
  
   知不足斋写本词
  
   知不足斋写本词,竹垞词综未采者,宋曹冠燕喜词一卷,袁去华宣卿词一卷,李好古碎锦词一卷,赵磻老拙庵词一卷,元韩弈韩山人词一卷。
  
   陈经国龟峰词
  
   宋陈经国龟峰词皆沁园春调。竹垞词综谓嘉熙淳祐间人,未著履历。知不足斋云:按宝祐四年登科录,第四甲第一百四十八人。陈经国,字伯夫,小字定夫,本贯潮州海阳县人。词後有陈所斋跋,称刚父兄,则又字刚父也。
  
   平韵钗头凤
  
   吾乡许蒿庐先生昂霄尝疑放翁室唐氏改适赵某事为出於傅会,说见带经堂诗话校勘类附识。拜经楼诗话亦以齐东野语所叙岁月先後参错不足信,与蒿庐说合。则当时仲卿新妇之厄,翁子故妻之情,殆好事者从而为之辞与。唐氏答词,语极俚浅,然因知钗头凤有换平韵者,红友词律又疎已。
  
   补山中白云警句
  
   陆辅之词旨,摘乐笑翁警句十余条。阅山中白云,警句殆不止此,因为之补。能几番游,看花又是明年。高阳台。西湖春感。梨花落尽,一点新愁,曾到西泠。庆春宫。都下寒食。十年前事翻疑梦,重逢可怜俱老。台城路。遇汪菊坡回忆旧游。折芦花赠远,零落一身秋。甘州。别沈尧道,并寄赵学舟。却笑归来,石老云荒,身世飘然一叶。疎影。北归与诸友夜酌。怕依然、旧时归燕,定应未识江南冷。最怜他、树底蔫红不语,背人吹尽。琐窗寒。旅窗孤寂,雨意垂垂,买舟西渡未能也。未了清游兴,又飘然独去,何处山川。忆旧游。寄沈尧道诸公。记小舟夜悄,波明香远,浑不见、花开处。水龙吟。白莲。回潮似咽。送一点愁心,故人天末。台城路。寄陈文卿。依稀倩女离魂处,缓步出、前村时节。疎影。梅影。江风紧。一行柳阴吹暝。梅子黄时雨。病後别罗江诸友。杨花点点是春心,替风前、万花吹泪。西子妆慢。野游江上。雅淡不成娇,拥玲珑春意。真珠帘。梨花。恨西风不庇寒蝉,便扫尽、一林残叶。长亭怨。旧居有感。水痕吹杏雨,正人在、隔江船。木兰花慢。舟行。
  
   延露词时逼秦柳
  
   董东亭潮东皐杂抄,彭羡门晚年自悔其少作,厚价购其所为延露词,随得随毁。与北梦琐言载晋和凝事适相类。文人自爱,率复尔尔。然陈王八斗,江郎五色,少宰天才俊艳,弗可及也。词中如问病云云,闺恨云云,讯使云云,扶病云云,离别云云,旅梦云云,春尽日,有寄云云,萤火云云,莲花云云,南窗睡觉云云,姿致幽眇,神味绵远,良由取境高,故时逼秦柳。今人学延露词,适得其纤佻亵狎之习,非所谓知音。
  
   延露词时带辛气
  
   廷露词亦有两副笔墨。如华逊来生日云云,长歌云云,酌酒与孙默云云,又时带辛气。
  
   辛弃疾别开天地
  
   辛稼轩别开天地,横绝古今。论、孟、诗小序、左氏春秋、南华、离骚、史、汉、世说、选学、李杜诗,拉杂运用,弥见其笔力之峭。稼轩长短句十二卷,元大德己亥,孙粹然、张公俊刊於广信书院,余在知不足斋见写本。
  
   词品笃论
  
   杨升庵词品云:词人语意所到,问有参差,或两句作一句,或一句作两句。惟妙於歌者,上下纵横取协。此是笃论,如曲子家之有活板眼也。东坡“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等处,皆当以此说通之。若契舟胶柱,徐虹亭所谓髯翁命宫磨蝎,身後又硬受此差排矣。
  
   丹铅录误载东坡词
  
   升庵丹铅录载东坡词:“允文事业从容了。要岷峨人物,後先相照。见说君王曾有问,似此人才多少。”引小说高宗问蜀中人才如虞允文者有几云云。按允文采石之功,在南渡以後。东坡之殁久矣,安得先有此词。曹石仓蜀中十志因之,略不驳正。说见王阮亭古夫于亭杂录。(按此首姚勉雪坡词,升庵误作东坡。)
  
   词家三声互叶所祖
  
   诗野有蔓草,首章溥婉愿叶。民劳末章,安残绻反谏叶。江汉末章,首休寿叶。比词家三声互叶所祖。
  
   诃梨子
  
   和凝采桑子:“蝤蛴领上诃梨子。”朱竹垞云:诃梨,妇女云肩也。考云肩见元史,五代时未得有。此本草诃梨勒子,似橄榄六棱,殆当时妇女领上有此饰,如姚翻日照茱萸领云云也。
  
   奴即侬之转声
  
   古男子称奴,见世说。唐昭宗“何处是英雄。迎侬归故宫。”钱竹汀先生大昕养新录引唐诗纪事侬作奴云,奴即侬之转声。
  
   黄大舆编梅苑
  
   梅苑十卷,宋黄大舆所编咏梅之词。後周辉乃集晋宋以後咏梅之诗,作梅史三十卷,未及刊行。大舆,字载万,碧鸡漫志称其歌词号乐府广变风。毕高才赡,意深思远,直与唐名贤相角逐。今不甚传。漫志有载万更漏子云:“怜宋玉、许王昌。东西邻短墙。”数语殊工。宋玉赋称东邻之子,即宋玉为西邻也。上官仪诗:“东家复是忆王昌。”李商隐诗:“王昌且在墙东住。”韩偓诗:“王昌只在此墙东。”则王昌为东邻。用笔之细,似曾经界两家过来。辉字昭礼,即撰清波杂志者。
  
   翁元龙词称陶郎
  
   有以子卿为苏郎、道林为支郎者,今不记其处。适阅翁元龙绛都春词“恨他情淡陶郎,旧缘较浅”,为之捧腹。诗文中如阮籍称阮公、谢朓称谢公,尚不得借用阮郎谢郎。况陶公素望巍巍,忽被江淹、沈约之呼,其何以称。
  
   蜜烛即蜡烛
  
   西京杂记,南越王献高帝蜜烛二百枚,即蜡烛也。翁元龙词“花娇半面,记蜜烛夜阑,同醉深院”用此。
  
   查继佐耽音律
  
   查东山先生继佐以名孝廉负盛誉於时。性耽音律,声伎登场,旦色皆以些为名。有柔些者尤妙绝。汪蛟门楫制春风袅娜以赠云:“看先生老矣,兀自风流。围翠袖,昵红楼。羡香山、携得小蛮樊素,玉箫金管,到处遨游。舞爱前溪,歌怜子夜,记曲娘还数阿柔。戏罢更教弹绝调,氍毹端坐拨箜篌。新制南唐院本,衣冠巾帼,抵多少、优孟春秋。拖六幅,掩双钩。英雄意态,儿女娇羞。灯下红儿,真堪销恨,花前碧玉,耐可忘忧。是乡足老,任悠悠世事,烂羊作尉,屠狗封侯。”下半指先生新制呜鸿度等乐府也。先生遇吴顺恪事,观共自著敬修堂同学出处偶记,似有出於传闻之过者。然当时已有”不羡林宗知孟敏,还同李白识汾阳“之语,传闻亦非尽无因也。蒋心余士铨雪中人传奇,叙事颇核,惟误其名作培继。培继,字玉望,先生族弟也。绉云石,今归吾乡扶风氏。
  
   王昭仪题驿壁词
  
   王昭仪题驿壁词,结语为文山所讽。後抵北,乞为女道士,号冲华,卒不得与陈朱二夫人比烈。观文山之惜昭仪,即以见文山审择自处,盖已有素,安得重有黄冠之请,与昭仪同符耶。赵翼陔余丛考,谓当以心史为据,宋史诬为文山云云,记载失实。然心史记文山事,他亦未可尽信。徐乾学通鉴後编考异,谓姚士粦所伪托也。昭仪词,陈霆渚山堂词话云,宫人张璚英作。
  
   诗女史记少游女诗不可信
  
   诗女史载靖康间题驿壁诗:“眼前虽有还乡路,马上曾无放我情。”为秦少游女。考少游女适范祖禹子仲温,所谓“山抹微云女壻”也。与其妾红鸾,俱不闻有流离事。而少游又不闻有第二女。诗女史之说,与宋诗纪事所引梅涧诗话,概不可信。祖禹谥正献,见困学纪闻,宋史失载。
  
   滹南论坡词
  
   王从之若虚,自号慵夫,稾城人。金承安二年进士。博学好持论,多为名流所推服。生平论诗,大抵本其舅周德卿昂之说。不喜涪翁而尊坡公,尝言:”坡公,孟子之流,涪翁则杨子法言而已。“著有滹南诗话,间及诗余,亦往往中肯。云陈後山谓坡公以诗为词,大是妄论。盖词与诗只一理,自世之末作,习为纤艳柔脆,以投流俗人之好。高人胜士,或亦以是相矜,日趋於委靡,遂谓其体当然,而不知其弊至於此也。顾或谓先生虑其不幸而溺焉,故援而止之,特寓以诗之法。斯又不然。公以文章余事作诗,又溢而作词,其挥霍游戏所及,何矜心作意於其间哉。要其天资高,落笔自超凡耳。此条论坡公词极透彻。髯翁乐府之妙,得滹南而论定也。
  
   七绝歌法
  
   唐七言绝歌法,若竹枝、柳枝、清平调、雨淋铃、阳关、小秦王、八拍蛮、浪淘沙等阕,但异其名,即变其腔。至宋而谱之,存者独小秦王耳。故东坡阳关曲借小秦王之声歌之。渔隐丛话云:小秦王必杂以虚声乃可歌。此即乐府指迷所谓教师唱家之有衬字。其中二十八字为正格,余皆格外字,以取便於歌,如古乐府妃呼豨云云。凡七言绝皆然,不独小秦王也。元人歌阳关衍至一百余字,想亦借小秦王之声,非当时裂笛之旧已。
  
   填词不别用衬字
  
   唐七言绝歌法,必有衬字以取便於歌。五言六言皆然,不独七言也。後并格外字入正格,凡虚声处,悉填成辞,不别用衬字,此词所繇兴已。沈存中云:托始於王涯。又云:前贞元、元和间,为之者已多。陆务观云:倚声制辞,起於唐之季世。
  
   竹垞咏辽后洗妆楼词
  
   王鼎焚椒录,甚秽亵,不足道。然其载萧后被寃诬始末,与史志异同,详略互见,堪资考订。自古宫闱之狱,未有甚於后者。所惜耶律乙辛,张孝杰剖棺戮尸,时鼎尚在,不为之补叙,以快读者,亦纪事家未了案也。朱竹垞咏辽后洗妆楼词:”回心院子,问殿脚香泥,可留萧字。怀古情深,焚椒寻蠹纸。“直以洗妆楼属道宗萧后也。
  
   周邦彦得罪之由
  
   小说,周美成以少年游得罪外谪。考浩然斋雅谈,周时为太学生,因此词遂与解褐,未有外谪之事。既而上问六丑之义,教坊使袁祹进曰:“起居舍人新知潞州周邦彦所作也。”召而讯之,对曰:“此犯六调,皆声之美者,然绝难歌。昔高阳氏有子六人,才而丑,故以比之。”上喜,意将留行。会起居郎张果与之不咸,廉知周尝於亲王席上赋词赠歌鬟,为蔡京道其事。上知之,自此得罪。是周之得罪,由於张果。蔡京之谮,非为少年游词,因亲王席上妓,非师师也。弁阳翁之言,较小说家差核实可据。六丑,杨用修易为个侬,殆未喻清真之义耶。
  
   贺铸为宋之武臣
  
   刘後村跋总管徐汝乙诗,以贺铸为宋之武臣。而老学庵笔记称其喜校书,丹黄不去手,诗文皆高,不独词也。古之武臣工诗文者有矣,若丹黄好典籍,惟方回耳。系年要录,绍兴二年正月甲子,诏平江府守臣市贺铸家所鬻书,以实三馆。二月戊午,将仕郎贺廪献书五千卷,诏吏部添差,廪监平江府粮料院。廪,铸子也。铸二子,曰房、日廪,隐方回二字於中。房不可考。
  
   西麓竹山品谊高
  
   陈西麓尝为制置司参议官。宋亡,有告庆元遗老通於海上,西麓为魁,幸而得脱。蒋竹山,元大德间宪使臧梦解、陆垕交章荐其才,卒不起。生平著述,多以义理为主,有小学详断。观二公轶事,足见品谊之高,不止为填词家也。
  
   词袭前人语
  
   词有袭前人语而得名者,虽大家不免。如方回“梅子黄时雨”,耆卿“杨柳岸晓风残月”,少游“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幼安“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带将愁去”等句,惟善於调度,正不以有蓝本为嫌。
  
   黄升考证疏
  
   东坡守钱塘,毛滂为法曹掾。既辞去,以赠妓惜分飞词,激赏於东坡,遂折柬追回,留连数月。说见黄升绝妙词选。按东坡集施元之注,元祐初,公在翰苑,滂自浙入京师,以诗文谒见。公出守钱塘,滂适为掾云云。是公与滂在翰苑日已知之,不自守钱塘始也。公尺牍中答滂者七,其一、其二皆翰苑时作,尤为可据。至滂在元祐初为知名士,同时如孙使君、贾耘老、沈文伯咸与交。以公之礼贤爱才,顾俟既去,始见其词而激赏追回,应无是理。升南宋人,考证若是之疏,不可解也。
  
   刘辉诬欧公
  
   欧阳公知贡举,为下第举子刘辉等所忌,作醉蓬莱、望江南诬之。按辉,原名几,字之道,铅山人,嘉祐四年进士。公素恶其文,及是以尧舜性仁赋为公所赏,见文献通考。是辉後仍出欧阳公之门矣。
  
   范公渔家傲得东山诗意
  
   范公渔家傲,自得束山诗意。小序:“君子之於人,序其情而闵其劳,所以悦也。”必以六月、采芑绳之,无乃非姬公之志与。瞿佑归田诗话,袭穷塞主之说,言公以总帅而出此语,宜乎士气不振,而无成功。书生之见,真足喷饭。
  
   韩侂胄索陆游词
  
   四朝闻见录,放翁致仕後,韩侂胄固欲其出,公勉应之。侂胄喜附己,至出所爱四夫人擘阮起舞,索公为词,有“飞上锦裀红绉”之语。今放翁集无此词。四夫人,侂胄新进之妾,亦见四朝闻见录。词林纪事引续资洽通鉴张、谭、王、陈四知郡夫人者,误也。
  
   辛弃疾不附和韩侂胄
  
   宋史,辛弃疾附和韩侂胄开兵端,见侂胄传,而弃疾本传不载,盖传闻之诬,谢叠山已曾辩之。夫稼轩当宋末造,以文章气节自命,交游如朱晦翁、陈同甫、党怀英辈,皆一时儒硕俊雄,而死後又若与叠山有冥契焉,伟矣。曾生前不及华岳、叶洪之徒,而附和侂胄以希荣乎。至刘改之西江月、清平乐等阕,真与刘後村启,并腾笑千古矣。
  
   史弥远专权
  
   史弥远专权三十余年,威焰声势,尤甚於侂胄,而宋史不入奸臣传。岂以弛伪学之禁,而为之讳哉。乃伪学禁弛,旋禁其士大夫作诗,益可笑已。江湖集诗余凡二家,殆即瀛奎律髓所谓孙花翁之徒,改业而为词与。陈宗之书肆名芸居楼,在今杭城之弼教坊。吴梦窗丹凤鸣词,感芸居楼而作。
  
   梅村闺词
  
   梅村闺词:“烟锁画桥人病。燕子玉关归信。”咏助词:“廉织细雨绿杨舟。画阁玉人垂手。”寻常吐属,自不作三家村语。
  
   南宋诸老擅长咏物词
  
   咏物虽小题,然极难作,贵有不着粘不脱之妙,此体南宋诸老尤擅长。姜白石蟋蟀云:“候馆迎秋,离宫吊月,别有伤心无数。”高竹屋梅云:“云隔溪桥人不度,的皪春心未纵。又开遍西湖春意烂,算群花正做江山梦。”史梅溪春燕云:“还相雕梁藻井,又软语商量不定。飘然快拂花梢,翠尾分开红影。”王碧山春水云:“别君南浦,翠眉曾照波痕浅。再来涨绿迷旧处,添却残红几片。”蝉云:“病翼惊秋,枯形阅世,消得斜阳几度。”樱桃云:“荐笋同时,叹故园春事,已无多了。贮满筠笼,偏暗触、天涯怀抱。谩想青儿初见,花阴梦好。”张玉田春水云:“和云流出空山,甚年年净洗,花香不了。”孤雁云:“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数语刻画精巧,运用生动,所谓空前绝後矣。
  
   词贵雅正
  
   张玉田云:词贵雅正,如周美成“最苦今宵,梦魂不到伊行。天便教人,霎时厮见何妨”,“许多烦恼,只为当时一晌留情”,所谓变淳泊为浇漓矣。韪哉是言。雅俗正变之殊,学者诚不可不辨。销魂当此际,东坡所以致诮於少游也。
  
   边廷实诗词
  
   边廷实诗:“自闻秋雨声,不种芭蕉树。”为王元美所诮,以芭蕉无树名。朱竹垞云:芭蕉树,出维摩诘经,固不止王阮亭所举花间词,笑指芭蕉林里住,可通融也。廷实又有词云:“亭上两来人欲去。为怕离声,不近芭蕉树。”
  
   杨孟载词纤巧
  
   王元美摘杨孟载“尚短柳如新折後,已残梅似半开时”,谓类浣溪沙词。朱竹垞又举“细柳已黄千万缕,小桃初白两三花”,“雨颉风颃枝外蝶,柳遮花映树头莺”,“花里小楼双燕入,柳边深巷一莺啼”,“眉晕浅颦横晓绿,脸消残缬腻春红”,“小雨送花青见萼,轻雷催笋碧抽尖”等句,执是以例,其不为浣溪沙者几何,岂独孟载哉。大抵孟载未洗元人之习,诗多工秀轻俊。工秀之极,形为纤巧,轻俊之过,流於卑弱,势所必至。至如“白鹭下田千点雪,黄莺上树一枝花”,益乖大雅矣。
  
   诗余名义缘起
  
   诗余名义缘起,始见宋王灼碧鸡漫志。至明杨慎丹铅录,都穆南濠诗话,毛先舒填词名解,因而附益之。今知不足斋丛书所刻碧鸡漫志,颇有舛误,疑非善本。
  
   苏辛以琴曲入词
  
   醉翁操本琴曲,今入词,传词亦止苏辛两首。
  
   梁贡父词洒脱有致
  
   山谷云:“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通叟云:“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碧山云:“怕此际春归,也过吴中路。君行到处,便快折河边千条翠柳,为我系春住。”三词同一意,山谷失之笨,通叟失之俗,碧山差胜。终不若元梁贡父云:“拚一醉留春,留春不住,醉里春归。”为洒脱有致。
  
   吴彦高用韵谨饬有法
  
   吴彦高为中州乐府之冠,不特词高,其用韵亦谨饬有法。如人月圆专用麻韵,春从天上来专用青韵,满庭芳专用盐韵,皆用广韵。即风流子阳、唐并用,只就近通融,不搁入江也。
  
   古词不全
  
   古来词不全者,後蜀主孟昶洞仙歌令,花蕊夫人采桑子,宋司马棫女鬼黄金缕,戴复古妻祝英台近,无名子唐多令,明张红桥蝶恋花,小青南乡子。
  
   词不全而并亡调名
  
   词不全而并亡调名者,唐杜牧“正销魂梧桐又移翠阴”,吴越王钱俶“金凤欲飞遭掣搦。情脉脉。行即玉楼云雨隔”。南唐潘佑“楼上春寒花四面。桃李不须夸烂漫。已失了东风一半”。宋陆游“飞上锦裀红绉”,王安石妻吴国夫人“待得明年重把酒。携手。那知无雨又无风”。
  
   调名师师令非因李师师
  
   张子野师师令,相传为赠李师师作。按子野天圣八年进士,见齐东野语。至熙宁六年,年八十五,见东坡集。熙宁十年,年八十九卒,见吴兴志。自子野之卒,距政和、重和、宣和年间,又三十余年,是子野已不及见师师,何由而为是言乎。调名师师令,非因李师师也。好事者率意附会,并忘子野年几何矣,岂不疎与。
  
   周必大赠小琼词
  
   歌者小琼,石湖居士所谓三杰之一也。周益公赠以点绛唇词。按益公夫人极妬,韦居听舆载其事,颇足发哂。南宋相眼,益公有侍妾曰芸香,姓孙氏,钱唐人,能为新声,岂即夫人所妬之媵与。厉樊榭云:益公,宋史绍兴二十年进士,据咸淳临安志,绍兴二十一年赵逵榜,宋史误也。
  
   史邦卿为词中俊品
  
   史邦卿奇秀清逸,为词中俊品,张功甫序其集而行之,乃甘作权相堂吏,身败名裂,卒与耿檉、董如璧辈,并送大理,何其悖也。新安程有徽以进士第,久滞选调,侂胄招而馆之南园。程经年不与朝士大夫接,朝士大夫亦无知之者。初未尝从侂胄求官,侂胄欲授以掌故,程不愿也。侂胄既败,拂袖归,人方知之而怜之,不谓侂胄党也。邦卿顾不出此,而为苏师旦之续,至使雕华妙手,姓氏不见录于文苑中。其才虽佳,其人无足称已。楼敬思俨科目困人之语,非持平之论。
  
   周黄咏梨花词
  
   周美成咏梨花云:“传火楼台,妬花风雨,长门深闭。亚帘栊半湿,一枝在手,偏勾引黄昏泪。”用深闭门及一枝春带雨意,圆转工切。黄德夫则云:“一春花下,幽恨重重。又愁晴,又愁雨,又愁风。”却绝不使梨花事,然何尝不是梨花耶。

(资料来自互联网,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整理)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