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写作常用——>词品(卷一)  
 
 
 
 
 
 
 
 
 
 
 
词 品(卷一)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明·杨慎
--------------------------------------------------------------------------------
  
   【序】
  
   声音之道,愚未之有考也。近得升庵翁所著词品,三月读未尝释手。微求其端。大较词人之体,多属揣摩不置,思致神遇。然率于人情之所必不免者以敷言,又必有妙才巧思以将之,然后足以尽属辞之蕴。故夫词成而读之,使人恍若身遇其事,怵然兴感者,神品也。意思流通无所乖逆者,妙品也。能品不与焉。宛丽成章,非辞也。是故山林之词清以激,感遇之词凄以哀,闺阁之词悦以解,登览之词悲以壮,讽谕之词宛以切。之数者,人之情也。属辞者,皆当有以体之。夫然后足以得人之性情,而起人之咏叹。不然则补织牵合,以求伦其辞,成其数,风斯乎下矣。然何以知之。诗之有风,犹今之有词也。语曰,动物谓之风。由是以知不动物非风也,不感人非词也。翁为当代词宗,平日游艺之作,若长短句,若填词选格,若词林万选,若百琲明珠,与今词品,可谓妙绝古今矣。愚虽未能悉读诸集,山林之词,大率清以激也,不然则舒以适也。闺阁之词,大率悦以解也,不然则和以节也。他可类见矣。然犹未承面命。姑记于此,以俟取正于他日。
  
   嘉靖甲寅仲秋朔日,成都后学周逊序。
  
   【序】
  
   诗词同工而异曲,共源而分派。在六朝,若陶弘景之寒夜怨,梁武帝之江南弄,陆琼之饮酒乐,隋炀帝之望江南,填词之体已具矣。若唐人之七言律,即填词之瑞鹧鸪也。七言律之仄韵,即填词之玉楼春也。若韦应物之三台曲、调笑令,刘禹锡之竹枝词、浪淘沙,新声迭出。孟蜀之花间,南唐之兰畹,则其体大备矣。岂非共源同工乎。然诗圣如杜子美,而填词若太白之忆秦娥、菩萨蛮者,集中绝无。宋人如秦少游、辛稼轩,词极工矣,而诗殊不强人意。疑若独爇然者,岂非异曲分派之说乎。昔宋人选填词曰草堂诗馀。其曰草堂者,太白诗名草堂集,见郑樵书目。太白本蜀人,而草堂在蜀,怀故国之意也。曰诗馀者,忆秦娥、菩萨蛮二首为诗之馀,而百代词曲之祖也。今士林多传其书,而昧其名。故于余所著词品首著之云。
  
   嘉靖辛亥仲春,花朝洞天真逸杨慎序。
  
   【卷一】
  
   陶弘景寒夜怨
  
   陶弘景寒夜怨云:“夜云生。夜鸿惊。凄切嘹唳伤夜情。”后世填词,梅花引格韵似之,后换头微异。
  
   陆琼饮酒乐
  
   陈陆琼饮酒乐云:“蒲桃四时芳醇。琉璃千钟旧宾。夜饮舞迟销烛,朝醒弦促催人。春风秋月长好,欢醉日月言新。”唐人之破阵乐,何满子皆祖之。
  
   梁武帝江南弄
  
   梁武帝江南弄云:“众花杂色满上林。舒芳耀彩垂轻阴。连手躞蹀舞春心。舞春心。临岁腴。中人望,独踟蹰。”此词绝妙。填词起于唐人,而六朝已滥觞矣。其馀若美人联锦、江南稚女诸篇皆是。乐府具载,不尽录也。
  
   徐勉迎客送客曲
  
   古者宴客有迎客送客曲,亦犹祭祀有迎神送神也。梁徐勉迎客曲云:“丝管列,舞曲陈。含声未奏待嘉宾。罗丝管,陈舞席。敛袖嘿唇迎上客。”送客曲云:“袖缤纷,声委咽。馀曲未终高驾别。爵无算,景已流。空纡长袖客不留。”徐勉在梁为贤臣。其为吏部日,宴客。酒酣,有求詹事者。勉曰:“今宵且可谈风月。”其严正而又蕴藉如此。江左风流宰相,岂独谢安、王俭邪。
  
   僧法云三洲歌
  
   梁僧法云三洲歌云:“三洲。断江口。水从窈窕河傍流。啼将别共来,长相思。”又云:“三洲。断江口。水从窈窕河傍流。欢将乐共来,长相思。”江左词人多风致,而僧亦如此,不独惠休之碧云也。
  
   隋炀帝词
  
   隋炀帝夜饮朝眠曲云:“忆睡时,待来刚不来。御妆仍索伴,解佩更相催。博山思结梦,沉水未成灰。”其二云:“忆起时,投签初报晓。被惹香黛残,枕隐金钗袅。笑动林中乌,除却司晨鸟。”二词风致婉丽。其馀如春江花月夜、江都乐、纪辽东,并载乐府。其金钗两股垂、龙舟五更转,名存而辞亡。铁围山丛谈云:“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乃炀帝辞,而全篇不传。又传奇有炀帝望江南数首,不类六朝人语,传疑可也。
  
   王褒高句丽曲
  
   王褒高句丽曲云:“萧萧易水生波。燕赵佳人自多。倾杯覆碗漼漼,垂手奋袖娑娑。不惜黄金散尽,惟畏白日蹉跎”。与陈陆琼饮酒乐同调。盖疆场限隔,而声调元通也。王褒,宇文周时人,字子深,非汉王褒也。是时亦有苏子卿,有梅花落一首。方回遂以为汉之苏武,何不考之过乎。
  
   穆护砂
  
   乐府有穆护砂,隋朝曲也。与水调、河传同时,皆隋开汴河时,词人所制劳歌也。其声犯角。其后至今讹砂为煞云。予尝有诗云:“桃根桃叶最夭斜。水调河传穆护砂。无限江南新乐府,陈朝独赏后庭花。”
  
   回纥
  
   回纥,商调曲也。其辞云:“阴山瀚海信难通。幽闺少妇罢裁缝。缅想边庭征战苦,谁能对镜冶愁容。久戍人将老,须臾变作白头翁。”其辞缠绵含蓄,有长歌之哀过于痛哭之意。惜不见作者名氏,必陈隋初唐之作也。又有石州辞云:“自从君去远巡边。终日罗帷独自眠。看花情转切,揽涕泪如泉。一自离君后,啼多双眼穿。何时狂虏灭,免得更留连”并附于此。
  
   沈约六忆辞
  
   沈约六忆辞,其一云:“忆来时,灼灼上阶墀。勤勤叙离别,慊慊道相思。相看常不足,相见乃忘饥。”其二云:“忆坐时,黯黯罗帐前。或歌四五曲,或弄两三弦。笑时应莫比,嗔时更可怜。”其三云:“忆眠时,人眠强未眠。解罗不待劝,就枕更须牵。复恐傍人见,娇羞在烛前。”逸其三首。
  
   梁简文春情曲
  
   梁简文帝春情曲云:“蝶黄花紫燕相追。杨低柳合路尘飞。已见垂钩挂绿树,诚知淇水沾罗衣。两童夹车问不已,五马城头犹未归。莺啼春欲驶,无为空掩扉。”此诗似七言律,而末句又用五言。五无功亦有此体,又唐律之祖。而唐词瑞鹧鸪格韵似之。
  
   长相思
  
   徐陵长相思云:“长相思,好春节。梦里恒啼悲不泄。帐中起,窗前咽。柳絮飞还聚,游丝断复结。欲见洛阳花,如君陇头雪。”萧淳和之云:“长相思,久离别。新燕参差条可结。狐关远,雁书绝。对云恒忆阵,看花复愁雪。犹有望归心,流黄未剪截。”二辞可谓劲敌。
  
   王筠楚妃吟
  
   王筠楚妃吟,句法极异。其词云:“窗中署,花早飞。林中明,鸟早归。庭中日,暖春闺。香气亦霏霏。香气飘。当轩清唱调。独顾慕,含怨复含娇。蝶飞兰复熏。袅袅轻风入翠裙。春可游。歌声梁上浮。春游方有乐。沉沉下罗幕。”大率六朝人诗,风华情致,若作长短句,即是词也。宋人长短句虽盛,而其下者,有曲诗、曲论之弊,终非词之本色。予论填词必溯六朝,亦昔人穷探黄河源之意也。
  
   宋武帝丁都护歌
  
   宋武帝丁都护歌云:“都护北征时,侬亦恶闻许。愿作石尤风,四面断行旅。”又云:“都护北征去,相送落星墟。帆樯如芒柽,都护今何渠。”唐人用丁都护及石尤风事,皆本此。二辞绝妙。宋武帝征伐武略,一代英雄,而复风致如此。其殆全才乎。
  
   白团扇歌
  
   晋中书令王珉,与嫂婢谢芳姿有情爱,捉白团扇与之。乐府遂有白团扇歌云:“白团扇,憔悴无复理,羞与郎相见。”其本辞云:“犊车薄不乘,步行耀玉颜。逢侬都共语,起欲著夜半。”其二云:“团扇薄不摇,窈窕摇蒲葵。相怜中道罢,定是阿谁非。”其三云:“御路薄不行,窈窕穿回塘。团扇障白日,面作芙蓉光。”其四云:“白锦薄不著,趣行著练衣。异色都言好,清白为谁施。”薄,如唐书薄天子不为之薄。芳姿之才如此,而屈为人婢,信乎佳人薄命矣。元关汉卿尝见一从嫁媵婢,作一小令云:“鬓鸦。脸霞。屈杀了、将陪嫁。规摹全似大人家。不在红娘下。巧笑迎人,文谈回话。真如解语花。若咱得他。倒了蒲桃架。”事亦相类而可笑,并附此。
  
   五更转
  
   陈伏知道从军五更转云:“一更刁斗鸣。校尉逴连城。悬闻射雕骑,遥惮将军名。二更愁未央。高城寒夜长。试将弓学月,聊持剑比霜。三更夜警新。横吹独吟春。强听梅花落,误忆柳园人。四更星汉低。落月与山齐。依稀北风里,胡笳杂马嘶。五更催送筹。晓色映山头。城乌初起堞,更人悄下楼。”其后隋炀帝效之,作龙舟五更转,见文中子。
  
   长孙无忌新曲
  
   长孙无忌新曲云:“家住朝歌下,早传名。结伴来游淇水上,旧时情。玉佩金钿随步动,云罗雾縠逐风轻。转目机心悬自许,何须更待听琴声。”又一曲云:“回雪凌波游洛浦,遇陈王。婉约娉婷工语笑,侍兰房。芙蓉绮帐开还揜,翡翠珠被烂齐光。长愿今宵奉颜色,不爱闻箫逐凤凰。”
  
   崔液踏歌行
  
   唐崔液踏歌辞二首,体制藻思俱新。其辞云:“彩女迎金屋,仙姬出画堂。鸳鸯裁锦袖,翡翠帖花黄。歌响舞分行。原作行分,据乐府诗集改。艳色动流光。”其二云:“庭际花微落,楼前汉已横。金壶催夜尽,罗绣舞寒轻。调笑畅欢情。未半著天明。”近刻唐诗不得其句读,而妄改,特为分注之。
  
   太白清平乐辞
  
   李太白应制清平乐词云:“禁庭春昼。莺羽披新绣。百草巧求花下斗。只赌珠玑满斗。日晚却理残妆。御前闲舞霓裳。谁道腰肢窈窕,折旋消得君王。”其二云:“禁帏秋夜。明月探窗罅。玉帐鸳鸯喷兰麝。时落银灯香灺。女伴莫话孤眠。六宫罗绮三千。一笑皆生百媚,宸游教在谁边。”此词见吕鹏遏云集,载四首。黄玉林以其二首无清逸气韵,止选二首。慎尝补作二首,其一云:“君王未起。玉漏穿花底。永巷脱簪妆黛洗。衣湿露华似水。六宫鸾凤鸳鸯。九重罗绮笙簧。但愿君恩似日,从教妾鬓如霜。”其二云:“倾城艳质。本自神仙匹。二八承恩初选入,身是三千第一。月明花落黄昏。人间天上消魂。且共题诗团扇,笑他买赋长门。”永昌张愈光见而深爱之,以为远不忘谏,归命不怨,填词中有风雅也。荒浅望望前人,然亦不孤愈光之赏尔。
  
   白乐天花非花辞
  
   白乐天之词,望江南三首在乐府,长相思二首见花庵词选。予独爱其花非花一首云:“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盖其自度之曲,因情生文者也。花非花,雾非雾。虽高唐、洛神,奇丽不及也。张子野衍之为御街行,亦有出蓝之色。今附于此:“夭非花艳轻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乳鸡新燕,落月沉星,紞紞城头鼓。参差渐辨西池树。朱阁斜欹户。绿苔深径少人行,苔上屐痕无数。残香馀粉,闲衾剩枕,天把多情付。”
  
   词名多取诗句
  
   词名多取诗句,如蝶恋花则取梁元帝“翻阶蛱蝶恋花情”。满庭芳则取吴融“满庭芳草易黄昏”。点绛唇则取江淹“白雪凝琼貌,明珠点绛唇”。鹧鹕天则取郑嵎“春游鸡鹿塞,家在鹧鸪天”。惜馀春则取太白赋语。浣溪沙则取少陵诗意。青玉案则取四愁诗语。菩萨蛮,西域妇髻也。苏幕遮,西域妇帽也。尉迟杯,尉迟敬德饮酒必用大杯,故以名曲。兰陵王每入阵必先,故歌其勇。生查子,查,古槎字,张骞乘槎事也。西江月,卫万诗“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之句也。“潇湘逢故人”,柳浑诗句也。粉蝶儿,毛泽民词“粉蝶儿共花同活”句也。馀可类推,不能悉载。
  
   踏莎行
  
   韩翃诗:“踏莎行草过春谿。”词名踏莎行本此。
  
   上江虹红窗影
  
   唐人小说冥音录,载曲名有上江虹,即满江红。红窗影,即红窗迥也。
  
   菩萨鬘苏幕遮
  
   西域诸国妇人,编发垂髻,饰以杂华,如中国塑佛像璎珞之饰,曰菩萨鬘,曲名取此。唐书吕元济上书,比见方邑,相率为浑脱队,骏马胡服,名曰苏幕遮,曲名亦取此。李太白诗“公孙大娘浑脱舞”,即此际之事也。
  
   夜夜昔昔
  
   梁乐府夜夜曲,或名昔昔盐。昔即夜也。列子“昔昔梦为君”,盐亦曲之别名。
  
   阿亸回
  
   太白诗“羌笛横吹阿亸回”,番曲名。张祜集有阿滥堆,即此也。番人无字,止以声传,故随中国所书,人各不同尔,难以意求也。
  
   阿滥堆
  
   张祜诗:“红树萧萧阁半开。玉皇曾幸此宫来。至今风俗骊山下,村笛犹吹阿滥堆。”宋贺方回长短句云:“待月上潮平波滟,塞管孤吹新阿滥。”中朝故事云:骊山多飞鸟,名阿滥堆,明皇采其声为曲子。又作鷃烂堆。酉阳杂俎云:“鷃烂堆黄,一变之鴘,色如鹙氅。鴘转之后,乃至累变。横理转此字王幼安据西阳杂俎补。细,臆前渐渐微白。”
  
   乌盐角
  
   曲名有乌盐角,江邻几杂志云:“始教坊家人市盐,得一曲谱于角子中。翻之,遂以名焉。”戴石屏有乌盐角行。元人月泉吟社诗:“山歌聒耳乌盐角,村酒柔情玉练搥。”
  
   小梁州
  
   贾逵曰:梁米出于蜀汉,香美逾于诸梁,号曰竹根黄。梁州得名以此。秦地之西,燉煌之间,亦产梁米。土沃类蜀,故号小梁州,为西音也。
  
   六州歌头
  
   六州歌头,本鼓吹曲也,音调悲壮。又以古兴亡事实之,闻之使人慷慨,良不与艳词同科,诚可喜也。六州得名,盖唐人西边之州,伊州、梁州、甘州、石州、渭州、氐州也。此词宋人大祀大恤,皆用此调。国朝大恤,则用应天长云。伊、梁、甘、石,唐人乐府多有之。胡渭州见张祜诗。氐州第一见周美成词。
  
   法曲献仙音
  
   望江南,即唐法曲献仙音也。但法曲凡三叠,望江南止两叠尔。白乐天改法曲为忆江南。其词曰:“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二叠云:“江南忆,最忆是杭州。”三叠云:“江南忆,其次忆吴宫。”见乐府。南宋绍兴中,杭都酒肆中,有道人携乌衣椎髻女子,买斗酒独饮,女子歌以侑之。歌词非人世语。或记之,以问一道士。道士曰:“此赤城韩夫人作法驾导引也。乌衣女子盖龙云。”其词曰:“朝元路,朝元路,同驾玉华君。千乘载花红一色,人间遥指是祥云。回望海光新。”二叠云:“东风起,东风起,海上百花摇。十八风鬟云半动,飞花和雨著轻绡。归路碧迢迢。”三叠云:“帘漠漠,帘漠漠,天淡一帘秋。自洗玉舟斟白酒,月华微映是空舟。歌罢海西流。”此辞即法曲之腔。文士好奇,故神其事以传尔。岂有天仙而反取开元人间之腔乎。
  
   小秦王
  
   唐人绝句多作乐府歌,而七言绝句随名变腔。如水调歌头、春莺转、胡渭州、小秦王、三台、清平调、阳关、雨淋铃,皆是七言绝句而异其名,其腔调不可考矣。予爱小秦王三首,其一云:“雁门山上雁初飞。马邑阑中马正肥。陌上朝来逢驿骑,殷勤南北送征衣。”其二云:“柳条金嫩不胜鸦。青粉墙头道韫家。燕子不来春寂寞,小窗和雨梦梨花。”其三云:“十指纤纤玉笋红。雁行轻度翠弦中。分明自说长城苦,水阔云寒一夜风。”第一首妓女盛小丛作,后二首无名氏。
  
   仄韵绝句
  
   仄韵绝句,唐人以入乐府。唐人谓之阿那曲,宋人谓之鸡叫子。唐诗“春草萋萋春水绿,野棠开尽飘香玉。绣岭宫前鹤发翁,犹唱开元太平曲”。乃无名氏闻鬼仙之遥,非李洞作也。李洞诗集具在,诗体大与此不同,可验。女郎姚月华二首:“春草萋萋春水绿。对此思君泪相续。羞将离恨附东风,理尽秦筝不成曲。”又云:“与君形影分胡越。玉枕经年对离别。登台北望烟寸深,回身泣身寥天月。”宋张仲宗词云:“西楼月落鸡声急。夜浸疏香寒淅沥。玉人醉渴嚼春冰,晓色入帘横宝瑟。”张文潜荷花一首云:“平池碧玉秋波莹。绿云拥扇青摇柄。水宫仙子斗红妆,轻步凌波踏明镜。”杜祁公咏寸中荷花一首云:“翠盖佳人临水立。檀粉不匀香汗湿。一阵风来碧浪翻,真珠零落难收拾。”三首皆佳。宋人作诗与唐远,而作词不愧唐人,亦不可晓。太平广记载妖女一词云:“五原分袂真胡越。燕折莺离芳草歇。年少烟花处处春,北邙空恨清秋月。”其词亦佳。坡词“春事阑珊芳草歇”亦用基领事。或疑歇字似趁韵,非也。唐刘瑶诗“瑶草歇芳心耿耿”,皆有出处,一字不苟如此。
  
   阿那纥那曲名
  
   李郢上元日寄湖杭二从事诗曰:“恋别山登忆水登。山光水焰百千层。谢公留赏山公唤,知入笙歌阿那朋。”刘禹锡夔州竹枝词云:“楚水巴山小雨多。巴人能唱本乡歌。今朝北客思归去,回入纥那披绿萝。”纥那、纥那,皆当时曲名。李郢诗言变梵呗为艳歌,刘禹锡诗言翻南调为北曲也。阿那皆叶上声,纥那皆叶平声,此又随方音而转也。
  
   醉公子
  
   唐人醉公子词云:“门外猧儿吠。知是萧郎至。刬袜下香阶,冤家今夜醉。扶得入罗帷。不肯脱罗衣。醉则从他醉,还胜独睡时。”唐词多缘题所赋,临江仙则言水仙,女冠子则述道情,河渎神则咏祠庙,巫山一段云则状巫峡。如此词题曰醉公子,即咏公子醉也。尔后渐变,与题远矣。此词又名四换头,因其词意四换也。前辈谓此可以悟诗法。或以问韩子苍,子苍曰:“只是转折多。且如刬袜下阶是一转矣。而苦其今夜醉又是一转。喜其入罗帷又是一转。不肯脱衣又是一转。后两句自开释,又是一转。其后制四换韵一调,亦名醉公子云。”今附录之,盖孟蜀顾敻辞也。“河汉秋云澹。红藕香侵槛。枕倚小山屏,金铺向晚扃。睡起横波慢。独坐情何限。衰柳数声蝉。魂销似去年。”
  
   如梦令
  
   唐庄宗词云:“曾宴桃源深洞。一曲舞鸾歌凤。长记别伊时,和泪出门相送。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此庄宗自度曲也。乐府取词中如梦二字名曲,今误传为吕洞宾,非也。
  
   捣练子
  
   李后主捣练子云:“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词名捣练子,即咏捣练,乃唐词本体也。
  
   人月圆
  
   宋驸马王晋卿元宵词云:“小桃枝上春来早,初试薄原缺,王幼安从花庵词选补。罗衣。年年此夜,华灯盛照,人月圆时。禁街箫鼓,寒轻夜永,纤手同携。更阑人静,千门笑语,声在帘帏。”此曲晋卿自制,名人月圆,即咏元宵,犹是唐人之意。
  
   后庭宴
  
   宋宣和中,掘地得石刻一词,唐人作也。本无题,后人名之曰后庭宴。甚词云:“千里故乡,十年华屋。乱魂飞过屏山簇。眼重眉褪不胜春,菱花知我销香玉。双双燕子归来,应解笑人幽独。断歌零舞,遗恨清江曲。万树绿低迷,一庭红扑簌。”
  
   朝天紫
  
   朝天紫,本蜀牡丹花名,其色正紫,如金紫大夫之服色,故名。后人以为曲名。今以紫作子,非也,见陆游牡丹谱。
  
   乾荷叶
  
   元太保刘秉忠乾荷叶曲云:“乾荷叶,色苍苍。老柄风摇荡。减了清香越添黄。都因昨夜一场霜。寂寞秋江上。”此秉忠自度曲,曲名乾荷叶,即咏乾荷叶,犹是唐词之意也。又一首吊宋云:“南高峰。北高峰。惨淡烟霞洞。宋高宗,一场空。吴山依旧酒旗风。两度江南梦。”此借腔别咏,后世词例也。然其曲凄恻感慨,千古之寡和也。或云非秉忠作。秉忠助元凶宋,惟恐不早,而复为吊借之辞,其俗所谓斧子斫了手摩挲之类也。
  
   乐曲名解
  
   古今乐录云:“伧歌以一句为一解,中国以一章为一解。”王僧虔启曰:“古曰章,今曰解。解有多少,当是先诗而后声。诗叙事,声成文,必使志尽于诗,音尽于曲。是以作诗有丰约,制解有多少。”又“诸曲调皆有词,有声。而大曲又有艳、有趋、有乱。词者,其歌诗也。声者,若羊吾、夷伊、那何之类也。艳在曲之前,趋与乱在曲之后,亦犹吴声西曲,前有和,后有送也。”慎按:艳在曲之前,与吴声之和,若今之引子。趋与乱在曲之后,与吴声之送,若今之尾声。羊吾夷、伊那何,皆声之馀音袅袅,有声无字。虽借字作谱而无义。若今之哩啰、嗹唵、唵吽也。知此,可以读古乐府矣。
  
   鼓吹骑吹云吹
  
   乐府有鼓吹曲,其昉于黄帝记里鼓之制乎。后世有鼓吹、骑吹、云吹之名。建初录云:“列于殿廷者名鼓吹,列于行驾者名骑吹。”又曰:“鼓吹,陆则楼车,水则楼船。其在廷则以簨□(竹头+虞)为楼也。水行则谓之云吹。朱鹭、临高台诸篇,则鼓吹曲也。务成、黄雀,则骑吹曲也。水调、河传,则云吹曲也。”宋之问诗:“稍看朱鹭转,尚识紫骝骄。”此言鼓吹也。谢朓诗:“鸣笳翼高盖,叠鼓送华輈。”此言骑吹也。梁简文诗:“广水浮云吹,江风引夜衣。”此言云吹也。
  
   唐词多无换头
  
   张泌,南唐人,有江城子二阕。其一云:“碧阑干外小中庭。雨初晴。晓莺声。飞絮落花,时节近清明。睡起卷帘无一事,匀面了,没心情。”其二云:“浣花溪上见卿卿。眼波明。黛眉轻。高绾绿云,低簇小蜻蜓。好是问他得来么,和笑道,莫多情。”黄叔暘云:“唐词多无换头,如此词自是两首,故重押两情字,两明字。今人不知,合为一首,则误矣。”
  
   填词句参差不同
  
   填词平仄及断句皆定数,而词人语意所到,时有参差。如秦少游水龙吟前段歇拍句云:“红成阵、飞鸳甃。”换头落句云:“念多情但有,当时皓月,照人依旧。”以词意言,“当时皓月”作一句,“照人依旧”作一句。以词调拍眼,“但有当时”作一拍,“皓月照”作一拍,“人依旧”作一拍,为是也。维扬张世文云:陆放翁水龙吟、首句本是六字,第二句本是七字。若“摩诃池上追游客”则七字。下云“红绿参差春晚”,却是六字。又如后篇瑞鹤仙,“冰轮桂花满溢”为句,以满字叶,而以溢字带在下句。别如二句分作三句,三句合作二句者尤多。然句法虽不同,而字数不少。妙在歌者上下纵横取协尔。古诗亦有此法,如王介甫“一读亦使我,慨然想遗风”是也。
  
   填词用韵宜谐俗
  
   沈约之韵,未必悉合声律,而今诗人守之,如金科玉条。此无他,今之诗学李杜,李杜学六朝,往往用沈韵,故相袭不能革也。若作填词,自可通变。如朋字与蒸同押,打字与等同押。卦字、画字,与怪坏同押,乃是鴂舌之病,岂可以为法耶。元人周德清著中原音韵,一以中原之音为正,伟矣。然予观宋人填词,亦已有开先者。盖真见在人心目,有不约而同者。俗见之胶固,岂能眯豪杰之目哉。试举数词于右。东坡一斛珠云:“洛城春晚。垂杨乱掩红楼半。小池轻浪纹如篆。烛下花前,曾醉离歌宴。自惜风流云雨散。关山有限情无限。待君重见寻芳伴。为说相思,目断西楼燕。”篆字沈韵在上韵,本属鴂舌,坡特正之也。蒋捷元夕女冠子云:“蕙花香也。雪晴池馆如画。春风飞到,宝钗楼上,一片笙箫,琉璃光射。而今灯谩挂。不是暗尘明月,那时元夜。况年来心懒意怯,羞与闹蛾儿争耍。江城人悄初更打。问繁华谁解,再向天公借。剔残红炧,但梦里隐隐,钿车罗帕。吴笺银粉砑。砑之原缺,王幼安从竹山词补。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笑绿鬟邻女,倚窗犹唱,夕阳西下。”是驳正沈韵画及挂话及打字之谬也。吕圣求惜分钗云:“重帘下。微灯挂。背阑同说春风话。”用韵亦与蒋捷同意。晁叔用感皇恩云:“寒食不多时,牡丹初卖。小院重帘燕飞碍。昨宵风雨,尚有一分春在。今朝犹自得,阴晴快。熟睡起来,宿酲微带。不惜罗襟揾眉黛。日长梳洗,看看花影移改。笑拈双杏子,连枝带。”此词连用数韵,酌古斟今尤妙。国初高季迪石州慢云:“落了辛夷,风雨顿催,庭院潇洒。春来长恁,乐章懒按,酒筹慵把。辞莺谢燕,十年梦断青楼,情随柳絮犹萦惹。难觅旧知音,把琴心重写。夭冶。忆曾携手,斗草阑边,买花帘下。看辘轳低转,秋千高打。如今何处,总有团扇轻衫,与谁共走章台马。回首暮山青,又离愁来也。”诸公数词可为用韵之式,不独绮语之工而已。
  
   燕□(目+行)莺转
  
   禽经:“燕以狂□(目+行),莺以喜转。”□(目+行),视也。夏小正:“来降燕乃睇。”转,曲名,莺声似歌曲,故曰转。
  
   哀曼
  
   晋钮滔母孙氏箜篌赋曰:“乐操则寒条反荣,哀曼则晨华朝灭。”曼与慢通,亦曲名,如石州慢、声声慢之类。
  
   北曲
  
   南史蔡仲熊曰:“五音本在中土,故气韵调平。东南土气偏诐,故不能感动木石。”斯诚公言也。近世北曲,虽皆郑卫之音,然犹古者总章北里之韵,梨园教坊之调,是可证也。近日多尚海盐南曲,士夫禀心房之精,从婉变之习者,风靡如一。甚者北土亦移而耽之。更数十年,北曲亦失传矣。白乐天诗:“吴越声邪无法用,莫教偷入管弦中。”东坡诗:“好把莺黄记宫样,莫教弦管作蛮声。”
  
   欧苏词用选语
  
   欧阳公词“草薰风暖摇征辔”,乃用江淹别赋“闺中风暖,陌上草薰”之语也。苏公词“照野瀰瀰浅浪,横空暧暧微霄”,乃用陶渊明“山涤馀霭,宇暧微霄”之语也。填词虽于文为末,而非自选诗乐府来,亦不能入妙。李易安词“清露晨流,新桐初引”,乃全用世说语。女流有此,在男子亦秦周之流也。
  
   草薰
  
   佛经云:“奇草芳花能逆风闻薰。”江淹别赋“闺中风暖,陌上草薰”,正用佛经语。六一词云“草薰风暖摇征辔”,又用江淹语。今草堂词改薰作芳,盖未见文选者也。弘明集:“地芝候月,天华逆风。”
  
   南云
  
   晏元献公清商怨云:“关河愁思望处满。渐素秋向晚。雁过南云,行人回泪眼。双鸾衾裯悔展。夜又永,枕孤人远。梦未成归,梅花闻塞管。”此词误入欧公集中。按诗话,或问晏同叔词“雁过南云”何所本,庚溪以江淹诗“心逐南云去,身随北雁来”答之。不知陆机思亲赋有“指南云以寄钦”之句。陆雪九愍云:“眷南云以兴悲。”南云字,当是用陆公语也。案此词乃欧阳修作,见欧阳公近体乐府,庚溪诗话亦谓欧公作。
  
   词用晋帖语
  
   “天气殊未佳,汝定成行否。寒食近,且住为佳尔。”此晋无名氏帖中语也。辛稼轩融化作霜天晓角词云:“吴头楚尾声。一棹人千里。休说旧愁新恨,长亭树,今如此。宦游吾倦矣,玉人留我醉。明日落花寒食,得且住,为佳尔。”晋人语本入妙,而词又融化之如此,可谓珠璧相照矣。
  
   屯云
  
   中山王文木赋:“奔雷屯云,薄雾浓雰。”皆形容木之文理也。杜诗“屯云对古城”,实用其字。李易安九日词“薄雾浓雰愁永昼”,今俗本改雰作云。
  
   乐府用取月字
  
   子夜歌“开窗取月光”,又“笼窗取凉风”,妙在取字。
  
   齐己诗
  
   僧齐己诗:“重城不锁梦,每夜自归山。”宋人小词:“金门不锁梦,随意绕天涯。”
  
   欧词石诗
  
   欧阳公词:“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石曼卿诗:“水尽天不尽,人在天尽头。”欧与石同时,且为文字友,其偶同乎,抑相取乎。
  
   侧寒
  
   吕圣求望海潮词云:“侧寒斜雨,微灯薄雾,匆匆过了元宵。帘影护风,盆池见日,青青柳叶柔条。碧草皱裙腰。正昼长烟暖,蜂困莺娇。望处凄迷,半稿绿水浸浸字原缺,王幼安从圣求词补。斜桥。孙郎病酒无聊。记乌丝醉语,碧玉风标。新燕又双,兰心渐吐,佳期趁取花朝。心事转迢迢。但梦随人远,心与山遥。误了芳音,小窗斜日到芭蕉。”其用侧寒字甚新。唐诗“春寒侧侧掩重门”,韩偓诗“侧侧轻寒剪剪风”,又无名氏词“玉楼十二春寒侧”,与此“侧寒斜雨”相袭用之,不知所出。大意,侧,不正也,犹云峭寒尔。圣求在宋人不甚著名,而词甚工。如醉蓬莱、扑胡蝶近、惜分钗、薄倖、选冠子、百宜娇、荳叶黄、鼓笛慢,佳处不减秦少游。见予所集词林万选及填词选格。
  
   闻笛词
  
   南渡后,有题闻笛玉楼春词于杭京者。其词云:“玉楼十二春寒侧。楼角暮寒吹玉笛。天津桥上旧曾听,三十六宫秋草碧。昭华人去无消息。江上青山空晚色。一声落尽短亭花,无数行人归未得。”其词悲感凄恻,在陈去非忆昔午桥之上,而不知名。或以为张子野,非也。子野卒于南渡之前,何得云“三十六宫秋草碧”乎。
  
   等身金
  
   宋贾黄中,幼日聪悟过人。父取书与其身相等,令诵之,谓之等身书。张子野归朝欢词云:“声转辘轳闻露井。晓汲银瓶牵素绠。西园人语夜来风,丛英飘坠红成迳,宝猊烟未冷。莲台香烛残痕凝。音佞。等身金,谁能得意,买此好光景。粉落轻妆红玉莹。月枕横钗云坠领。有情无物不双栖,文禽只合长交颈。昼长欢岂定。争如翻做春宵永。日曈昽,娇柔懒起,帘押卷花影。”此词极工,全录之。不观贾黄中传,知等身金为何语乎。
  
   关山一点
  
   杜诗“关山同一点”,点字绝妙。东坡亦极爱之,作洞仙歌云:“一点明月穷人。”用其语也。赤壁赋云“山高月小”,用其意也。今书坊本改点作照,语意索然。且关山同一照,小儿亦能之,何必杜公也。幸草堂诗馀可证。
  
   杨柳索春饶
  
   张小山小桃红词云:“一汀烟柳索春饶。添得杨花闹。盼杀归舟木兰棹。水迢迢。画楼明月空相照。今番瘦了。多情知道。宽褪了翠裙腰。”“蒌蒿穿雪动,杨柳索春饶”,山谷诗也。此词用之。今刻本不知,改饶为愁,不惟无韵,且无味矣。
  
   秋尽江南叶未凋
  
   贺方回作太平时一词,衍杜牧这诗也。其词云:“秋尽江南叶未凋。晚云高。青山隐隐水迢迢。接亭皋。二十四桥明月夜,弭兰桡。玉人何处教吹箫。可怜宵。”按此则牧之本作“叶未凋”。今妄改作“草木凋”,与上下意不相接矣。幸有此可正其误。
  
   玉船风动酒鳞红
  
   何晋之小重山词云:“绿树啼莺春正浓。枝头青杏小,绿成丛。玉船风动酒鳞红。歌声咽,相见几时重。车马去匆匆。路遥芳草远,恨无穷。相思只在梦魂中。今宵月,偏照小楼东。”临邛高耻庵云:“玉船风动酒鳞红”之句,譬如云锦月钩,造化之巧,非人琢也。此等句在天地间有限。
  
   泥人娇
  
   俗谓柔言索物曰泥,乃计切,谚所谓软缠也。杜子美诗:“忽忽穷愁泥杀人。”元微之忆内诗:“顾我无衣搜画匣当作“尽箧”,泥他沽酒拔金钗。”杜牧之登九华楼诗:“为郡异乡徒泥酒。”皇甫非烟传诗曰:“郎心应似琴心怨,脉脉春情更泥谁。”杨乘诗:“昼泥琴声夜泥书。”元邓文原赠妓诗:“银灯影里泥人娇。”柳耆卿辞:“泥欢邀宠最难禁。”字又作□(讠+尼),花间集顾敻词:“黄莺娇转□(讠+尼)芳妍。”又“记得□(讠+尼)人微敛黛”。字又作妮。王通叟词:“十三妮子绿窗中。”今山东人目婢曰小妮子,其语亦古矣。
  
   凝音佞
  
   诗:“肤如凝脂。”凝音佞唐诗:“日照凝红香。”白乐天诗:“落絮无风凝不飞。”又:“舞繁红袖凝,歌切翠眉愁。”又:“舞急红腰凝,歌迟翠黛低。”徐幹臣词:“重省,别时泪渍,罗巾犹凝。”张子野词:“莲台香烛残痕凝。”高宾王词:“想莼汀,水云愁凝,闲蕙帐,猿鹤悲吟。”柳耆卿词:“爱把歌喉当筵逞,遏天边,乱云愁凝。”今多作平音,失之。音律亦不协也。
  
   词人用黦字
  
   黦,黑而有文也,字一作□(黑+冤),于勿、于月二切。周处风土记:“梅雨沾衣服,皆败黦。”此字文人罕用,花间集韦庄及毛熙震词中见之。韦庄应天长词云:“别来半岁音书绝。一寸离肠千万结。难相见,易相别。又见玉楼花似雪。暗想思,无处说。惆怅夜来烟月。想得此时情更切。泪沾红袖黦。”毛熙震后庭花词曰:“莺啼燕语芳菲节。后庭花发。昔时欢宴歌声揭。管弦清越。自从陵谷追游歇。画梁尘黦。伤心一片如珪月。闲锁宫阙。”此二词皆工,全录之。


(资料来自互联网,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整理)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