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写作常用——>诚斋诗话  
 
 
 
 
 
 
 
 
 
 
 
诚 斋 诗 话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宋·杨万里】
  
   句有偶似古人者,亦有述之者。杜子美《武侯庙》诗云:“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此何逊《行孙氏陵》云“山莺空树响,垅月自秋晖”也。杜云:“薄云岩际宿,孤月浪中翻。”此庾信“白云岩际出,清月波中上”也,“出”“上”二字胜矣。阴铿云:“莺随入户树,花逐下山风。”杜云:“月明垂叶露,云逐渡溪风。”又云:“水流行地日,江入度山云。”此一联胜。庾信云:“永韬三尺剑,长卷一戎衣。”杜云:“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亦胜庾矣。南明苏子卿《梅》诗云:“只言花是雪,不悟有香来。”介甫云:“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述者不及作者。陆龟蒙云:“殷勤与解丁香结,从放繁枝散诞香。”介甫云:“殷勤为解丁香结,放出枝头自在春。”作者不及述者。
  
   山谷山谷集中有绝句云:“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零乱杏花香。春风不解吹愁去,春日偏能惹恨长。”此唐人贾至诗也,特改五字耳。贾云:“桃花历乱李花香”,又“不为吹愁惹梦长”。
   东坡云:“春宵一刻直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歌管楼台人寂寂,秋迁院落夜沉沉。”
   介甫云:“金炉香烬漏声残,剪剪轻风阵阵寒。春色恼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栏干。”
   二诗流丽相似,然亦有甲乙。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又:“相随遥遥访赤城,三十六曲水回萦。一溪初入千花明,万壑度尽松风声。”此李太白诗体也。“麒麟图画鸿雁行,紫极出入黄金印。”又:“折摧朽骨龙虎死,黑入太阴雷雨垂。”又:“指挥能事回天地,训练强兵动鬼神。”又:“路经滟滪双蓬鬓,天入沧浪一钓舟。”此杜子美诗体也。“明月易低人易散,归来呼酒更重看。”又:“当其下笔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又:“醉中不觉度千山,夜闻梅香失醉眠。”又《李白画像》:“西望太白横峨岷,眼高四海空无人。大儿汾阳中令君,小儿天台坐忘身。平生不识高将军,手涴吾足乃敢嗔。”此东坡诗体也。“风光错综天经纬,草木文章帝杼机。”又“涧松无心古须鬣,天球不琢中粹温。”又:“儿呼不苏失脚,犹恐醒来有新作。”此山谷诗体也。
  
   《金针法》云:“八句律诗,落句要如高山转石,一去无回。”予以为不然。诗已尽而味方永,乃善之善也。子《重阳》诗云:“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夏日李尚书期不赴》云:“不是尚书期不顾,山阴野雪兴难乘。”唐人诗:“葛溪浸淬干将剑,却是猿声断客肠。”又《钓台》:“如今亦有垂纶者,自是江鱼卖得钱。”唐人《长门怨》:“错把黄金买词赋,相如自是薄情人。”崔道融云:“如今却羡相如富,犹有人间四壁居。”
  
   诗有一句七言而三意者。杜云:“对食暂餐还不能。”退之云:“欲去未到先思回。”有一句五言而两意者。陈後山云:“更病可无醉,犹寒已自知。”诗有句中无其辞,而句外有其意者。《巷伯》之诗,苏公刺暴公之谮己,而曰:“二人同行,谁为此祸。”杜云:“遣人向市赊香粳,唤妇出房亲自馔。“上言其力穷,故曰赊;下言其无使令,故曰亲。又:“东归贫路自觉难,欲别上马身无力。”上有相干之意而不言,下有恋别之意而不忍。又:“朋酒日欢会,老夫今始知。”嘲其独遗己而不招也。又夏日不赴而云:“野雪兴难乘。”此不言热而反言之也。
  
   诗有惊人句。杜《山水障》:“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起烟雾。”又:“斫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白乐天云:“遥怜天上桂华孤,为问姮娥更寡无?月中幸有闲田地,何不中央种两株。”韩子苍《衡岳图》:“故人来自天柱峰,手提石廪与祝融。两山陂陀几百里,安得置之行李中。”此亦是用东坡云:“我持此石归,袖中有东海。”杜牧之云:“我欲东召龙伯公,上天揭取北半柄。”“蓬莱顶上斡海水,水尽见底看海空。”李贺云:“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褒颂功德五言长韵律诗,最要典雅重大。如杜云:“风历轩辕纪,龙飞四十春。八荒开寿域,一气转洪钧。”又云:“碧瓦初寒外,金茎一气旁。山河扶绣户,日月近雕梁。”李义山云:“帝作黄金阙,天开白玉京。有人扶太极,是夕降玄精。”七言褒颂功德,如少陵贾至诸人倡和《早朝大明宫》,乃为典雅重大。和此诗者,岑参云:“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最佳。
  
   七言长韵古诗,如杜少陵《丹青引》、《曹将军画马》、《奉先县刘少府山水障歌》等篇,皆雄伟宏放,不可捕捉。学诗者於李杜苏黄诗中,求此等类,诵读沈酣,深得其意味,则落笔自绝矣。
  
   太史公曰:“《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左氏传》曰:“《春秋》之称,微而显,志而晦,婉而成章,尽而不污。”此《诗》与《春秋》纪事之妙也。近世词人,闲情之靡,如伯有所赋,赵武所不得闻者,有过之无不及焉,是得为好色而不淫乎?惟晏叔原云“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可谓好色而不淫矣。唐人《长门怨》云:“珊瑚枕上千行泪,不是思君是恨君。”是得为怨诽而不乱乎?惟刘长卿云“月来深殿早,春到後宫迟”,可谓怨诽而不乱矣。近世陈克咏李伯时画《宁王进史图》云:“汗简不知天上事,至尊新纳寿王妃”,是得谓为微、为晦、为婉、为不污秽乎?惟李义山云:“侍宴归来宫漏永,薛王沈醉寿王醒”,可谓微婉显晦、尽而不污矣。
  
   士大夫间有口传一两联可喜,而莫知其所本者。如:“人情似纸番番薄,世事如棋局局新。”又:“饱谙世事慵开眼,会尽人情只点头。”又:“薄有田园归去好,苦无官况莫来休。”又贺人休官:“重碧杯中天更大,软红尘里梦初收。”竟不知何人诗也。又有嘲巧宦而事反拙者:“当初只谓将勤补,到底翻为弄巧成。”此尤可笑。
  
   唐律七言八句,一篇之中,句句皆奇,一句之中,字字皆奇,古今作者皆难之。予尝与林谦之论此事。谦之慨然曰:“但吾辈诗集中,不可不作数篇耳。如老杜《九日》诗云:‘老去悲秋强自宽,兴来今日尽君欢。’不徒入句便字字对属。又顷刻变化,才说悲秋,忽又自宽,以‘自’对‘君’甚切,君者君也,自者我也。‘羞将短发还吹帽,笑倩旁人为正冠。’将一事翻腾作一联,又孟嘉以落帽为风流,少陵以不落为风流,翻尽古人公案,最为妙法。‘蓝水远从千涧落,玉山高并两峰寒。’诗人至此,笔力多衰,今方且雄杰挺拔,唤起一篇精神,自非笔力拔山,不至於此。‘明年此会知谁健,醉把茱萸仔细看。’则意味深长,悠然无穷矣。”
  
   东坡《煎茶》诗云:“活水还将活火烹,自临钓石汲深清。”第二句七字而具五意:水清,一也;深处清,二也;石下之水,非有泥土,三也;石乃钓石,非寻常之石,四也;东坡自汲,非遗卒奴,五也。“大瓢贮月归春瓮,小杓分江入夜瓶。”其状水之清美极矣。分江二字,此尤难下。“雪乳已翻煎处脚,松风仍作泻时声。”此倒语也,尤为诗家妙法,即少陵“红稻吸馀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也。“枯肠未易禁三椀,卧听山城长短更。”又翻却卢仝公案。仝吃到七椀,坡不禁三椀。山城更漏无定,长短二字,有无穷之味。
  
   初学诗者,须学古人好语,或两字,或三字。如山谷《猩猩毛笔》:“平生几两屐,身後五车书。”“平生”二字《论语》,“身後”二字,晋张翰云:“使我有身後名。”“几两屐”阮孚语,“五车书”庄子言惠施。此两句乃四处合来。又:“春风春雨花经眼,江北江南水拍天。”春风春雨,江北江南,诗家常用。杜云:“且看欲尽花经眼。”退之云:“海气昏昏水拍天。”此以四字合三字,入品便成诗句,不至生硬。要诵诗之多,择字之精,始乎摘用,久而自出肺腑,纵横出没,用亦可,不用亦可。
  
   诗家用古人语,而不用其意,最为妙法。如山谷《猩猩毛笔》是也。猩猩喜著屐,故用阮孚事。其毛作笔,用之钞书,故用惠施事。二事皆借人事以咏物,初非猩猩毛笔事也。《左传》云:“深山大泽,实生龙蛇。”而山谷《中秋月》诗云:“寒藤老木被光景,深山大泽皆龙蛇。”《周礼》、《考工记》云:“车人盖圜以象天,轸方以象地。”而山谷云:“丈夫要宏毅,天地为盖轸。”《孟子》云:“《武成》取二三策。”而山谷称东坡云:“平生五车书,未吐二三策。”孔子老子相见倾盖,邹阳云:“倾盖如故。”孙侔与东坡不相识,乃以诗寄坡,坡和云:“与君盖亦不须倾。”刘宽责吏,以蒲为鞭,宽厚至矣。东坡诗云:“有鞭不使安用蒲。”老杜有诗云:“忽忆往时秋井塌,古人白骨生青苔,如何不饮令心哀。”东坡则云:“何须更待秋井塌,见人白骨方衔杯。”此皆翻案法也。予友人安福刘浚字景明,《重阳诗》云:“不用茱萸仔细看,管取明年各强健。”得此法矣。
  
   五七字绝句最少,而最难工,虽作者亦难得四句全好者,晚唐人与介甫最工於此。如李义山忧唐之衰云:“夕阳无限好,其奈近黄昏。”如:“青女素娥俱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如:“芭蕉不解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如:“莺花啼又笑,毕竟是谁春。”唐人《铜雀台》云:“人生富贵须回首,此地岂无歌舞来。”《寄边衣》云:“寄到玉关应万里,戍人犹在玉关西。”《折杨柳》云:“羌笛何须怨杨柳,春光不度玉门关。”皆佳句也。如介甫云:“更无一片桃花在,为问春归有底忙。”“只是虫声已无梦,三更桐叶强知秋。”“百啭黄鹂看不见,海棠无数出墙头。”“暗香一阵风吹起,知有蔷薇涧底花。”不减唐人,然鲜有四句全好者。杜牧之云:“清江漾漾白鸥飞,绿净春深好染衣。南去北来人自老,夕阳长送钓船归。”唐人云:“树头对尾声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教人恨五更风。”韩偓云:“昨夜三更雨,临明一阵寒。蔷薇花在否,侧卧卷帘看。”介甫云:“水际柴扉一半开,小桥分路入青苔。背人照影无穷柳,隔屋吹香并是梅。”东坡云:“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船。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四句皆好矣。
  
   五言长韵古诗,如白乐天《游悟真寺一百韵》,真绝唱也。五言古诗,句雅淡而味深长者,陶渊明柳子厚也。如少陵《羌村》、後山《送内》,皆是一唱三叹之声。
  
   自隆兴以来,以诗名者,林谦之范致能陆务观尤延之萧东夫,近时後进有张鎡功父、赵蕃昌父、刘翰武子、黄景说岩老、徐似道渊子、项安世平甫、恐丰仲至、姜夔尧章、徐贺恭仲、汪经仲权,前五人皆有诗集传世。谦之常称重其友方翥次云诗云:“秋明河汉外,月近半牛旁。”延之有云:“去年江南荒,趁逐过江北。江北不可住,江南归未得。”又《寄友人》云:“胸中臂积千般事,到得相逢一语无。”又《台州秩满归》云:“送客渐稀城渐远,归途应减两三程。”东夫《饮酒》云:“信脚到太古,又登岳阳楼。不作苍茫去,真成浪荡游。三年夜郎客,一柂洞庭秋。得句鹭飞处,看山天尽头。犹嫌未奇绝,更上岳阳楼。”又:“荒村三月不肉味,并与瓜茄倚阁休。造物於人相补报,问天赊得一山秋。”致能有云:“月从雪後皆奇夜,天到梅边有别春。”功父云:“断桥斜取路,古寺未关门。”绝似晚唐人。《咏金林禽花》云:“梨花风骨杏花妆。”《咏黄蔷薇》云:“已从槐借叶,更染菊为裳。”写物之工如此。予归自金陵,功父送之,末章云:“何时重来桂隐轩,为我醉倒春风前。看人唤作诗中仙,看人唤作饮中仙。”此诗超然矣。昌父云:“红叶连村雨,黄花独径秋。诗穷真得瘦,酒薄不禁愁。”武子云:“自锄明月种梅花。”又云:“吹入征鸿数字秋。”渊子云:“暖分煨芋火,明借绩麻灯。”又:“客路二千年五十,向人犹自说归耕。”平甫《题钓台》:“醉中偶尔闲伸脚,便被刘郎卖作名。”恭仲云:“碎斫生柴烂煮诗。”又有姚宋佐辅之一绝句云:“梅花得月太清生,月到梅花越样明。梅月萧疏两奇绝,有人踏月绕花行。”僧显万亦能诗:“万松岭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须臾云去作行雨,回头却羡老僧闲。”又《梅》诗:“探支春色墙头朵,阑入风光竹外梢。”又:“河横星半三更後,月过梧桐一丈高。”又有庞右甫者,《使金过汴京》云:“苍龙观阙东风外,黄道星辰北斗边。月照九衢平似水,胡儿吹笛内门前。”
  
   吾族前辈讳存字正叟,讳朴字元素,讳杞字元卿,讳辅世字昌英,皆能诗。元卿年十八,第进士,其叔正叟贺之云:“月中丹桂轮先手,镜里朱颜正後生。”吾乡民俗,稻未熟,摘而蒸之,舂以为米,其饭绝香。元素有诗云:“和露摘残云浅碧,带香炊出玉轻黄。”余先太中贫,尝作小茅屋三间,而未有门扉,干元卿求一扉,元卿以绝句送至云:“三间茅屋独家村,风雨萧萧可断魂。旧日相如犹有壁,如今无壁更无门。”昌英有绝句云:“碧玉寒塘莹不流,红蕖影里立沙鸥。便当不作南溪看,当得西湖十里秋。”
  
   吾州诗人泸溪先生安福王民瞻名庭珪,弱冠贡入京师太学,已有诗名。有绝句云:“江水磨铜镜面寒,钓鱼人在蓼花湾。回头贪看新月上,不觉竹竿流下滩。”绍兴间,宰相秦桧力主和戎之议,乡先生胡邦衡名铨,时为编修官,上书乞斩桧,谪新洲。民瞻送行诗:“一封朝上九重关,是日清都虎豹闲。百辟动容观奏议,几人回首愧朝班。名高北半星辰上,身落南州瘴海间。不待百年公义定,汉庭行召贾生还。”“大厦元非一木支,要将独力拄倾危。痴儿不了公家事,男子要为天下奇。当日奸谀皆胆落,平生忠义只心知。端能饱吃新州饭,在处江山足护持。”有欧阳安永上飞语告之,除名窜辰州。孝宗登极,召为国子监簿,以老请奉祠。除直敷文阁宫观。
  
   尤延之尝诵吴则礼诗:“华馆相望接使星,长淮南北已休兵。便须买酒催行乐,更觅何时是太平。”“满船卖了洞庭柑,雪色新裁白纻衫。唤得吴姬同一醉,春风相送过江南。”又:“枫叶芦花满钓船,水风清处枕琴眠。觉来失却潇湘月,却问青山觅酒钱。”
  
   神宗徽猷阁成,告庙祝文,东坡当笔。时黄鲁直张文潜晁无咎陈无己毕集观坡落笔云:“惟我神考,如日在天。”忽外有折事者,坡放笔而出。诸人拟续下句,皆莫测其意所向。顷之坡入,再落笔云:“虽光辉无所不充,而躔次必有所舍。”诸人大服。主涧州火,爇尽室庐,惟存李卫公塔米元章庵。元章喜题塔云:“神护卫公塔,天留米老庵。”有轻薄子於“塔庵”二字上,添注“爷娘”二字。元章见之大骂,轻薄子再於“塔庵”二字下添注“飒糟”二字。盖元章母尝乳哺宫中,故云。糟字本出《汉书》、《霍去病传》,云:“鏖皋兰山下。”注云:“今谓糜烂为鏖糟。”轻薄子用糟字黏庵字,盖今人读鏖为庵,读糟为子甘切。添注遂成七言两句云:“神护卫公爷塔飒,天留米老娘庵糟。”
   乡先生刘尚书才劭字美中云:”刘龠伟明献《南郊大礼赋》,首句云:“粤惟古初,豺獭有祭。”南郊大礼,祭天地祖宗,而比之豺獭之祭,此譬如千乘万骑,书猎长杨,而於其间说斗虾麻。
  
   刘侍郎岑字季高,居建康,中书舍人张孝祥字安国,时为帅,还往甚密。一日,安国忽具衣冠造季高,季高惊异未出,先令人问盛服而来何故。安国曰:“欲北面书法。”季高不辞让,著道服而出。安国则令人扶季高,纳拜者再。季高亦不辞让让,安国请曰云云,季高答曰云云,大意令安国学李邕书。
  
   宗徽宗尝问米某:“苏轼书如何?”对曰:“画。”“黄庭坚书如何?”曰:“描。”“卿书如何?”曰:“刷。”
  
   高宗初作黄字,天下翕然学黄字。後作米字,天下翕然学米字。最後作孙过庭字,故孝宗太上皆作孙字。
  
   韩退之《答李锡书》云:“思元宾而不见,见元宾之所与,则如元宾焉。”此用石勒语。王浚赠勒尘尾声,悬之壁间,每瞻仰之云:“王公不得见,见王公之玩好,如见王公焉。”退之作《河南少尹李素墓铭》云:“高其上而坎其中,以为公之宫。奈何乎公!”此用东方朔谏武帝近董偃云:“奈何乎陛下。”退之《上宰相书》云:“恤恤乎,饥不得食,寒不得衣。”此用《左传》语:“南蒯将叛,邑人歌之曰:恤恤乎,湫乎悠乎。”又《杜兼墓铭》云:“事在人子,日远日忘。”此用《晋书》张骏语,谓“中原之於晋,日远日忘”。又《平淮西碑》,自皇帝“曰光颜。汝为陈许帅”,“曰重胤”云云,“曰弘”云云,“曰文通”云云,“曰道古”云云,“曰愬”云云,“曰度惟汝予同,汝遂相予”,此用《舜典》命九官文法也。
  
   柳子厚《答韦中立书》云:“抑之欲其奥,扬之欲其明,疏之欲其通,廉之欲其节,激而发之欲其清,固而存之欲其重。”此用《周礼》、《考功记》、《函人》句法,云:“眡其钻空,欲其怨也,眡其里,欲其易也;眡其股,欲其直也;橐之,欲其约也;举而眡之,欲其丰也;衣之,欲其无断也。”
  
   韩退之《行箴》云:“宜悔而休,汝恶曷瘳?宜休而悔,汝善安在?”柳子厚《忧箴》云:“宜言不言,不宜而烦;宜退而勇,不宜而恐。”二箴相似,未知孰先为之者。曾子固《送王无咎字序》云:“以颜子之所以为学者期乎己,予之所望於补之也。假借乎己而已矣,岂予之所望於补之哉?”此用《孟子》句法:“千里而见王,是予所欲也。不遇故去,岂予所欲哉?”而介甫送《陈升之序》云:“堪大臣之事,可信而望者,陈升之而已矣。煦煦然仁而已矣,孑孑然义而已矣,非予所望於升之也。”子固《送王希序》、介甫《九曜阁记》,言洪抚两州山川之胜,游2之乐,亦大略相似,未知孰先为之者。
  
   李弥逊知吉州,於州学立杨忠襄公祠堂,请刘尚书美中作祭文,首句云:“阴虹吐气,暂翳圜景。半於星中,孤光耿耿。洪河溃溢,滔天横骛。屹然中流,观此底柱。”又云:“公人中之龙,那肯屈节於犬羊。”又云:“欲赎忠襄,人百其身。”弥逊叹服不已,不知其用太学生姚孝宁《祭李清卿文》,首句云:“皇穹将倾,天柱必折。大帝欲仆,泰岳必蹶。”又云:“公人中龙,肯臣犬冢?”又云:“贼据床上,天子在下。公抱帝躬,嚼齿大骂。公於是时,訾裂发立。乾坤昼昏,鬼神夜泣。”又云:“欲赎清卿,人百其身。百人何多,一世犹轻。”又云:“吾将提长剑而登泰华,抉浮云而问苍天。虽泣尽而继之以血,安得吾清卿之复然。”盖清卿之父,避乱至庐陵,尝馆於美中之家,故美中得此文。予少时尝於刘彦纯家见其全篇,今亡矣,可惜。庐陵村落地名何山,有金地寺,壁间有庐陵丞某人留题云:“今朝憩息来金地,何日翱翔到木天。”观者叹其的对。後美中再入馆职,唱和云:“见说木天犹突兀,暂时金地亦清闲。”是时南渡之後,驻跸临安,百司官寺未立,暂寓一僧舍为秘书省,而汴京本省犹未毁。美中此联,朝士叹其亲切。
  
   诗句固难用经语,然善用者,不胜其韵。李师中云:“夜如何其斗欲落,岁云暮矣天无情。”又:“山如仁者寿,风似圣之清。”又:“诗成白也知无敌,花落虞兮可奈何。”
  
   诗有实字而善用之者,以实为虚。杜云:“弟子贫原宪,诸生老伏虔。”“老”字盖用“赵充国请行,上老之”。有用文语为诗句者,尤工。杜云:“侍姬双宋玉,战策两穰苴。”盖用如“六五帝,四三王”。有用法家吏文语为诗句者,所谓以俗为雅。坡云:“避谤诗寻医,畏病酒入务。”如前卷僧显万探支阑入,亦此类也。
  
   庾信《月》诗云:“渡河光不湿。”杜云:“入河蟾不没。”唐人云:“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坡云:“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尽日凉。”杜《梦李白》云:“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山谷《簟诗》云:“落日映江波,依稀比颜色。”退之云:“如何连晓语,只是说家乡。”吕居仁云:“如何今夜雨,只是滴芭蕉。”此皆用古人句律,而不用其句意,以故为新,夺胎换骨。
  
   《蜀山水图》云:“沱水流中座,岷山赴北堂。白波吹粉壁,青嶂插雕梁。”此以画为真也。曾吉父云:“断崖韦偃树,小雨郭熙山。”此以真为画也。
  
   白乐天《女道士诗》云:“姑山半峰雪,瑶水一枝莲。”此以花比美妇人也。东坡《海棠》云:“朱唇得酒晕生脸,翠袖卷纱红映肉。”此以美妇人比花也。山谷《酴醿》云:“露湿何郎试汤饼,日烘荀令炷炉香。”此以美砯夫比花也。山谷此诗出奇,古人所未有,然亦是用“荷花似六郎”之意。
  
   欧阳公作省试知举,得东坡之文惊喜,欲取为第一人,又疑其是门人曾子固之文,恐招物议,抑为第二。坡来谢,欧阳问坡所作《刑赏忠厚之至论》,有“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此见何书,坡曰:“事在《三国志》、《孔融传注》。”欧退而阅之,无有。他日再问坡,坡云:“曹操灭袁绍,以袁熙妻赐其子丕。孔融曰:‘昔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操惊问何经见,融曰:‘以今日之事观之,意其如此。’尧皋陶之事,某亦意其如此。”欧退而大惊曰:“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然予尝思之,《礼记》云:“狱成,有司告於王。王曰宥之,有司曰在辞。王又曰宥之,有司又曰在辟。三宥不对,走出,致刑於甸人。”坡虽用孔融意,然亦用《礼记》故事,其称王谓王三皆然,安知此典故不出於尧。
  
   客有自秦少游许来见东坡。坡问少游近有何诗句,客举秦《水龙吟》词云:“小楼连苑横空,下临绣毂雕鞍骤。”坡笑曰:“又连苑,又横空;又绣毂,又雕鞍,又骤,也劳攘。”坡亦有此词云:“燕子楼中,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
  
   东坡谈笑善谑。过润州,太守高会以飨之。饮散,诸妓歌鲁直《茶》词云:“惟有一杯春草,解留连佳客。”坡正色曰:“却留我吃草。”诸妓立东坡後,冯东坡胡床者,大笑绝倒,胡床遂折,东坡堕地。宾客一笑而散。见蜀人李珪说。
  
   东坡知徐州,李定之子某过焉。坡以过客故事宴之,其人大喜,以为坡敬爱之也。因起而请求荐墨。坡佯应曰“诺。”久之闲谈,坡忽问李:“相法谓面上人中长一雨者寿百年,有是说否?”李曰:“未闻也。”坡曰:“果若人言,彭祖好一个呆长脸。”李大惭而遁。见王侨卿说。
  
   东坡尝宴客,俳优者作伎万方,坡终不笑。一优突出,用棒痛打作伎者曰:“内翰不笑,汝犹称良优乎?”对曰:“非不笑也,不笑所以深笑之也。”坡遂大笑。盖优人用东坡《王者不治夷狄论》云:“非不治也,不治乃所以深治之也。”见子由五世孙奉新县尉懋说。
  
   予过金山,见妙高台上挂东坡像,有东坡亲笔自赞云:“目若新生之犊,身如不系之舟。试问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崖州。”今集中无之。予昔为零陵丞,尝肩舆过一野寺,壁间山谷亲笔一诗,予小立肩舆,诵之三过。既归书之,止记一联云:“春将国艳薰花骨,日借黄金缕水纹。”今集中亦无之。
  
   蔡攸幼慧。其叔父卞,荆公婿也。卞携攸见公,一日,公与客论及字说,攸立其膝下,回首问曰:“不知相公所解之字,为复是解苍颉字,为复是解李斯字。”公不能答,拊其顶曰:“你无良,你无良。”见刘尚书美中说。
   东坡《赤壁赋》云“扣舷而歌之,歌曰”云云,“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鸣鸣然,如怨如慕”。山谷为坡写此赋为图障云“扣舷而歌曰”,又曰“其声呜呜,如怨如慕”。去“之”、“歌”、“然”三字,觉神观精锐。孙仲益作《上梁文》云:“老蟾驾月,上千岩紫翠之间;一乌呼风,啸万木丹青之表。”周茂振曰:“既呼又啸,易啸为响。”
  
   退之《盘谷序》云:“妒宠而负恃。”张文潜云:“石宠一字,负恃两字,非句律。与下句云:‘争妍而取怜’不类。又既曰‘负’又曰‘恃’为复。‘恃’当作‘持’。”
  
   本朝制诰表启用四六,自熙丰至今,此文愈甚。有一联用两处古人全语,而雅驯妥贴,如己出者。介甫《贺删后妃表》云:“《关雎》之求淑女,无险陂私谒之心;《鸡鸣》之思贤妃,有警戒相成之道。”绍兴间,刘美中除工部侍郎、兼直学士院,吉水丞龚尹字正子以启贺之云:“技巧工匠精其能,自元成之间鲜能及;号令文章焕可述,虽书史所称何以加。”尹又上汤丞相启云:“生民以来,未有盛於孔子;天下之士,岂复贤於周公。”後二语用韩退之《上宰相书》。中书舍人张安国知抚州,自抚移苏,《谢上表》云:“虽自西徂东,周爰执事;然以小易大,是诚何心。”增“虽”“然”二字,而两州东西小大,乃甚的切。王履道《贺唐秘校及第启》云:“得知千载,上赖古书;作吏一行,便废此事。”前二语用渊明诗;“得知千载事,上赖古人书。”剪去两字。後二句用嵇康书:“一行作吏,此事便废。”而皆倒易二字。东坡《答士人启》云:“愧无琴瑟旨酒,以乐我嘉宾;所喜直谅多闻,其古之益友。”此虽增损五六字,而特圆美。至翟公逊行麻制云:“古我先王,惟图任旧人共政;咸有一德,克左右厥辟宅师。”则前二语孰,而後二语突兀矣。四六有一联而用四处古人语者。张钦夫《答一教官启》云:“识其大者,岂诵说云乎哉;何以告之,曰仁义而已矣。”四人语乃如一人语。王履道行余深少宰制云:“仰惟前代,守文为难;相我受民,非贤不×。”其意亦贯。绍兴间,金人归我河南地,洪景伯贺表云:“宣王复文武之土,可谓中兴;齐人归郓讙之田,不失旧物。”属联工夫,然去一境字,便觉难读。
  
   四六用古人语,有用其一字之声,而不用其字之形者。《书》曰:“人惟求旧。”而介甫《谢上表》云:“仁惟求旧,义不遐遗。”乃易“人”为“仁”。《庄子》曰:“副墨之子,问之洛诵之孙。”副墨谓文墨之有副本,洛诵谓洛人之善诵读者。而介甫《贺生王子表》,前一联言成王文王子众多,而继之以“恭惟皇帝陛下,令德光乎洛诵,康功茂乎岐昌”,则以洛诵为成王矣,盖成王名诵而卜洛故也。此文人之舞文弄法者也。
  
   四六有截断古人语,而补以一字,如天成者。有用古人语,不易其字之形,而易其意者。《汉书》云:“在汉庭无出其右。”《论语》云:“与文子同升诸公。”而翟公巽《贺蔡修除少师启》云:“朝廷无出其右,父子同升诸公。”既截断其语,而补以一字,读者不觉其补。而又易文子为父子,子之字虽同,而文子乃人名,父子非人名也。此巧之至也。子牟身居江湖之上,公冶长虽在缧绁之中,而东坡《谢罪表》云:“命寄江湖之上,梦游缧泄之中。”《孟子》云:“此之谓失其本心。”《左传》云:“吾必使汝罢於奔命。”翟公巽一年之中,移作数郡太守,谢表云:“忧患失其本心,筋力罢於奔命。”亦此类也。
  
   四六有作流丽语者,亦须典而不浮。东坡《谢知杭州谢启》云:“湖山如旧,鱼鸟亦怪其衰残;争讼稍稀,吏民习知其迟钝。”《谢知登州文》:“宾出日於丽谯,山川炳焕;传夕烽於海峤,鼓角清闲。”《谢赐对衣金带马状》云:“草木何知,被庆云之渥采;鱼虾至贱,借沧海之荣光。虽若可观,终非其有。”汪彦章《贺神降万岁山表》云:“恍若银山,金成宫阙;浩如玉海,虹贯山川。”此皆典切而不浮。孙仲益亦多此等语,至橘林则浮靡而不典矣。
  
   四六有作华润语而重大者,最不可多得。韩退之表云:“地弥天区,界轶海外。北岳医闾,神鬼受职;析木天街,星宿清润。”曾子固云:“钩陈太微,星纬咸若;昆仑渤澥;波澜不惊。”王履道行种师道麻制云:“封疆开昆仑积石之西,威誉震大漠龙荒之北。”四六有用古人全语,而全不用其意者。《行苇》之诗云:“仁及草木牛羊勿践履。”此盛世之事也。又《鸱鸮》之诗云:“予未有室家,风雨所漂摇。”谓鸱鸮之巢也。王履道,北人也,靖康避乱,谪在八桂,思乡里坟墓,作《青词》云:“万里丘坟,草木牛羊之践履;百年乡社,室家风雨之飘摇。”
  
   有客在张钦夫坐上,举介甫《贺册后妃》“《关雎》”“《鸡鸣》”之联,以为四六之妙者。钦夫因举东坡《贺册后表》云:“上符天造,日月为之光明;下逮海隅,夫妇无有愁叹。”笑曰:“此全不用古人一字,而气象塞乎天地矣。”
  
   中书舍人洪景卢知婺州,召至都下,而从臣未有虚位,孝宗除为在京宫观兼侍读太府少卿。张抑字子仪,以启贺之云:“珍台闲馆,冠皋伊之伦魁;广厦细旃,论唐虞之圣道。”前两句用扬雄赋全语,後两句用王吉疏全语,皆西汉文章也。子仪举示予,予惊叹击节,以为不减前辈。未几,景卢入翰林为学士,适梁叔子丞相以病辞位,孝宗爱重之,不欲听其去。累辞,不得已,拜大观文醴泉观使兼侍读,景卢当笔,麻制中全用此一联。是日,朝士听麻,皆称赏之,不知其为子仪语也。
  
   四六有初语平平,而去其一字,精神百倍,妙语超绝者。介甫《贺韩魏公致仕启》云:“言天下之所未尝,任大臣之所不敢。”其初句尾声有“言”“任”二字而去之也。
  
   循王张俊妾封夫人,中书舍人程子山行词,以“异姓王”对“如夫人”,朝士称之。
   靖康遣聂山割三镇与金人请和,三镇之民,不肯左衽,群起殴山至死,而朝廷或传其生。词臣行加恩词云:“风寒易水,知士去之不还;日远长安,怪人来而未至。”汪伯彦黄潜善为相时,太学之士陈东以上书诛,既而高宗深悔之,赠东谏议大夫,而罢汪黄二相。後赵鼎为相,汪黄有启谢庙堂。鄱阳熊彦时叔雅为赵客,代赵答之云:“一男子之上书,彼将焉罪;诸大夫曰可杀,公亦何心!”
  
   靖康二圣北狩,皇属毕迁,中原无主。惟高宗皇帝在外独免。隆佑太后以书劝进,有云:“献公之子九人,惟重耳之独在;汉家之厄十世,宜光武之中兴。”此汪彦章词也。建炎苗刘之祸,未几复辟,赦书云:“断鳌而立四极,既成开辟之熏;取日而授五龙,复正神明之御。”此李汉老词也。张邦昌既僭窃窜谪,《谢高宗表》云:“孔子从佛肸之召,盖欲兴周;纪信乘汉王之车,固将诳楚。”其党颜博文之词也。邦昌初立时,博文首上贺表云:“非汤武之干戈,同尧舜之禅让。”其反覆如此。
  
   李纲罢相被谪,汪彦章行词云:“朋党风上,有虞必去于驩兜;欺世盗名,孔子首诛乎正卯。”又云:“专杀尚威,伤列圣好生之德;信谗喜佞,为一时君小之宗。”客有问彦章者曰:“内翰顷有启贺伯纪拜相云:‘孤忠贯日,正二仪倾侧之中;凛气横秋,挥万骑笑谈之顷。’又云:‘士倾公冤,亟举幡而集阙下;帝从民望,令免骨以见国人。’与今谪词抑何反也?”彦章曰:“某此启自直一翰林学士,渠不用我,故以後词报之。”客又曰:”词有云:‘乃倾家积,阴与贼通。’若行此言,则李公族矣,怨岂至是,此言何从?”答曰:“某何从知得,但见渠儿子自虏中归。”
  
   汪彦章初除北门,有小官贺以启云:“当年翰苑,曾闻学士之葫芦;今日玉堂,又见司空之萝卜。”自以为奇。有问之者,葫芦事得非用太祖皇帝嘲内翰陶谷,所谓“年年依样画葫芦”者乎?曰:“然。”又问萝卜何出,曰:“昔司空图估翰苑尝作《萝卜》诗。”闻者绝倒。又吾州安福有欧阳寺丞叔向者,尝为妻病作青词云:“大小二便,半月未通乎水火;晨昏两膳,一粒不过于咽喉。”又近有代京丞相作遗表者,首句云:“身独立于上台,未逾三月;疮忽生于下体,几及半年。”
  
   莆田陈丞相作小朝士时,显仁太后之丧,尝代宰相《乞皇帝御殿表》云:“虽天道何言,四时自然成岁;然太阳不照,万物何以仰瞻。”识者已知其有宰相器。公後为左相辞位,其客郑侨惠叔代作表云:“责任匪轻,此岂久居之地;从容求去,幸当未厌之时。”岂久居,牛僧孺语也,幸未厌,萧嵩语也。皆宰相求去事,未有如此亲切者。
  
   梁叔子丞相生日,孝宗赐酒物。是时梁母太夫人在,尤延之代作谢表云:“小人有母,虽喜君羹之尝;大烹养贤,每虞公餗之覆。”
  
   黄仲秉摄西掖,行东坡赠太师谥文忠词云:“朕考百年治乱之原,识诸老忠邪之辨;惟小人无所忌惮使君子至于困穷。”又云:“某目无全牛,意空凡马。道不行而言立,身愈退而名高。”又云:“言之尚至于叹嗟,闻者亦为之兴起。”户部侍郎史正志自请为诸路发运使,遍行州县,凡合起上供,及江上饷师钱谷,尽以为羡馀而献之。寿皇大喜。既而岁暮上供,无一州至者。版曹大窘,奏其事,上大怒,即日罢黜。仲秉行词有云:“多取赢于郡国,无遗算于鸡豚。校数岁之中以为常,本无心计;无三年之畜曰不足,徒有口才。”及仲秉为刑部侍郎,触一权贵,匄外得丹阳,《谢庙启》曰:“一麾江海,颇欲避西风之尘;两鬓雪霜,但堪饮北厨之酒。”
  
   王季海丞相为太常少卿,时葛丞相楚辅为浙东参议官,以启贺季海,用“鸡檄”对“鹅经”,季海滨其的对。鸡檄乃用王勃为诸王作《斗鸡檄》。
  
   山谷戏笔,尝书范文正公为举子时作《齑赋》,有云:“陶家瓮内,淹成碧绿青黄;措大口中,嚼山宫商徵羽。”吾州刘沆丞相微时读书山寺,寺僧请公戏作《偷狗赋》,有云:“抟饭引来,犹掉续貂之尾声;索綯牵去,尚回顾兔之头。”常州人讳打爷,盖常有子为任伯,而其父坐罪当笞者,其子恐他人杖其父之重,而身请行刑,故有此讥。士人有戏作此赋者云:“当年祖逖,见而知闻而知;後日孙权,出乎尔反乎尔。”
  
   投人诗文,有语忌者,不可不知。人有上文潞公诗,用寿考字。公曰:“五曰考终命,和我死也说了。”程子山自中书舍人谪为赣州安远令,士子上生日诗,用岳降事。子山曰:“降做县令了,更去甚处。”周茂振贺刘季高由谪籍放自便启云:“十年去国,惊我马之虺隤;一日还家,喜是翁之矍铄。”季高曰:“是翁却将对我马。”此类多矣。至如绍兴间,张叔夜之子常先,为江西常平使者,有小官上启,其自序处云:“叔夜粗疏,次山漫浪。”常先大怒曰:“我爷何曾粗疏。”虽常先不学可笑,然小官亦当问上官家讳。吉州推官李椿尝于一上官举状,而上官家讳有复名而一字椿者,初许荐而後不与诸。余族弟炎正字济翁,作一启以解之云:“讳名不讳姓,虽存羊枣之遗文;言在不言徵,亦有杏坛之故事。”上官遂举之。济翁年五十二乃登第,初任宁远簿,甚为京丞相所知,有启上丞相云:“秋惊一叶,感蒲柳之先知;春到千花,叹桑麻之後长。”丞相遂下待除掌故之令。
  
   尤延之尝举前辈四六有云:“秉圭执璧,礼天地之神只;洁粢丰盛,报祖宗之功德。”谓其不造语而体面大。又尝爱子由行词有云:“养德丘园,本无求于当世;书名史策,恍若疑其古人。”
  
   《诗》曰:“燕及皇天。”又曰:“诞弥厥月。”而介甫《贺进筑熙河表》云:“旌旃所指,燕及氐羌;楼橹相望,诞弥河陇。”
  
   渊明子美无己三人作《九日》诗,大概相似。子美云:“竹叶於人既无分,菊花从此不须开。”渊明所谓“尘爵耻虚罍,寒花徒自容”也。无己云:“人事自生今日意,寒花只作去年香。”此渊明所谓“日月依辰至,举俗爱其名”也。
  
   介甫当国,喜言农田水利。有献议梁山泺可涸之以为田,介甫欲行之,又念水无所归,以问刘貣父,曰:“此事杨蟠无齿。”貣父退,介甫思其说而不得。呼其子雱,问以此语何意,且出何书。雱曰:“不知,当召而问之。”贡父既至,雱以父之问问焉。贡父笑曰:“此易晓耳。杨蟠杭人,善作诗,自号浩然居士,相公熟识之。今欲涸湖为田,此事浩然无涯也。”一时闻者绝倒。
   东坡诗云:“卧占宽闲五百弓。”汪彦章启云:“嗟甫里百弓之别墅。”七尺二寸为一弓,事见《释梵》。一尺八寸为一肘,四肘为一弓。今《通鉴》二百四十八卷会昌五年:“祠部奏天下寺四千六百,兰若四万。”注下亦详。史炤释文引《萨波多论》云:“西天度地,以四肘为一弓。去寺店五百弓,不远不近,以闲静处为兰若。”今以唐尺计之,盖二里许也。
   或问:“何谓双声叠韵?”曰:“行穿诘曲崎岖路,又听钩辀格磔声。”上句叠韵,下句双声也。“何谓蜂腰鹤膝?”曰:“词源倒流三峡水,笔阵独扫千人军。”“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前一联蜂腰,後一联鹤膝也。
  
   近世蜀人多妙於四六,如程子山赵庄叔刘韶美黄仲秉其选也。然未免作意为之者。张钦夫深於经学,初不作意于文字间,而每下笔必造极。绍兴辛巳年,其父魏公久谪居永州,得旨自便,钦夫代作谢表,自叙有云:“家国异谋,固难调于众口;天日下照,夫何歉于一心。兹盖皇帝陛下,体尧之仁,行禹之智。微彰以道,必因天地之时;动化若神,孰测风雷之用。”其辞平,其味永,其韵孤,岂作意为之者。时年二十九。
   李方叔之孙大方,字允蹈,少时尝作《思故山赋》,诸公间称之,以为似邢居实。晚得一鹖冠,今为杂买场,寄予诗一编,多有警句。如:“三百年来今几秋,天地自老江自流。”如:“笛声吹起白玉盘,正照御前杨柳碧。”如:“可怜一代经纶业,不抵锺山几首诗。”如:“後院落花人不到,黄鹂飞下石榴阴。”大拟唐人。


(资料来自互联网,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整理)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