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惠特曼  
 
 
 
 
 
 
 
 
□外国诗人档案:

   惠特曼(1819-1892),美国十九世纪杰出的民主诗人。他出身于农民家庭。当过木工、排字工、教师、报纸编辑、职员。他一生创作了大量诗歌,编入《草叶集》。惠特曼的创作分三个时期。南北战争前,他的诗歌主要是反对奴隶制和民族压迫,歌颂自由和民主,歌颂劳动和劳动人民,描写大自然和人。这时期创作了《自己之歌》、《一路摆过布鲁克林渡口》等诗篇。南北战争期间,他激励人们投入反奴隶制战争,歌颂战争英雄,哀悼被刺的林肯总统。小说诗歌文学作品有诗集《桴鼓集》。战后,惠特曼的诗歌揭露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讴歌欧洲革命运动,赞颂人类物质文明。诗作有《神秘的号手》、《通向印度之路》等。在艺术上,惠特曼打破传统的诗歌格律,创造了"自由体"的形式,借以充分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他的创作对欧美诗歌的发展影响极大。
  
   1855年《草叶集》的第1版问世,共收诗12首,最后出第9版时共收诗383首,其中最长的一首《自己之歌》共1,336行。这首诗的内容几乎包括了作者毕生的主要思想,是作者最重要的诗歌之一。惠特曼诗歌的艺术风格和传统的诗体大不相同。他一生热爱意大利歌剧、演讲术和大海的滔滔浪声。西方学者指出这是惠特曼诗歌的音律的主要来源。他的诗歌从语言和题材上深刻地影响了二十世纪的美国诗歌。
  
   ★代表作:我听见美国在歌唱、一只沉默而耐心的蜘蛛、哦.船长,我的船长!、我在路易斯安那看见一棵栎树在生长、眼泪、黑夜里在海滩上、从滚滚的人海中、一小时的狂热和喜悦、我自己的歌(节选)
--------------------------------------------------------------------------------
  
   我听见美国在歌唱
  
   我听见美国在歌唱,我听见各种各样的歌,
   那些机械工人的歌,每个人都唱着他那理所当然地快乐而又雄伟的歌,
   木匠一面衡量着他的木板或房梁,一面唱着他的歌,
   泥水匠在准备开始工作或离开工作的时候唱着他的歌,
   船夫在他的船上唱着属于他的歌,舱面水手在汽船甲板上唱歌,
   鞋匠坐在他的凳子上唱歌,做帽子的人站着唱歌,
   伐木者的歌,牵引耕畜的孩子在早晨、午休或日落时走在路上唱的歌,
   母亲或年轻的妻子在工作时,或者姑娘在缝纫或洗衣裳时甜美地唱着的歌,
   每个人都唱着属于他或她而不属于任何其他人的歌,
   白天唱着属于白天的歌——晚上这一群体格健壮、友好相处的年轻小伙子,
   就放开嗓子唱起他们那雄伟而又悦耳的歌。
  
   (邹绛译)
--------------------------------------------------------------------------------
  
   一只沉默而耐心的蜘蛛
  
   一只沉默而耐心的蜘蛛,
   我注意它孤立地站在小小的海岬上.
   注意它怎样勘测周围的茫茫空虚,
   它射出了丝,丝,丝,从它自己之小,
   不断地从纱绽放丝,不倦地加快速率。
  
   而你——我的心灵啊,你站在何处,
   被包围被孤立在无限空间的海洋里,
   不停地沉思、探险、投射、寻求可以连结的地方,
   直到架起你需要的桥,直到下定你韧性的锚,
   直到你抛出的游丝抓住了某处,我的心灵啊!
  
   (飞白译)
--------------------------------------------------------------------------------
  
   哦.船长,我的船长!
  
   哦.船长,我的船长!我们险恶的航程已经告终,
   我们的船安渡过惊涛骇浪,我们寻求的奖赏已赢得手中。
   港口已经不远,钟声我已听见,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
   目迎着我们的船从容返航,我们的船威严而且勇敢。
   可是,心啊!心啊!心啊!
   哦.殷红的血滴流泻,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哦,船长,我的船长!起来吧,请听听这钟声,
   起来,——旌旗,为你招展——号角,为你长鸣。
   为你.岸上挤满了人群——为你,无数花束、彩带、花环。
   为你,熙攘的群众在呼唤,转动着多少殷切的脸。
   这里,船长!亲爱的父亲!
   你头颅下边是我的手臂!
   这是甲板上的一场梦啊,
   你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我们的船长不作回答,他的双唇惨白、寂静,
   我的父亲不能感觉我的手臂,他已没有脉搏、没有生命,
   我们的船已安全抛锚碇泊,航行已完成,已告终,
   胜利的船从险恶的旅途归来,我们寻求的已赢得手中。
   欢呼,哦,海岸!轰鸣,哦,洪钟!
   可是,我却轻移悲伤的步履,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江枫译)
--------------------------------------------------------------------------------
  
   我在路易斯安那看见一棵栎树在生长
  
   我在路易斯安那看见一棵栎树在生长,
   它独自屹立着,树枝上垂着苔藓,
   没有任何伴侣,它在那儿长着,进发出暗绿色的欢乐的树叶,
   它的气度粗鲁,刚宜,健壮,使我联想起自己,
   但我惊讶于它如何能孤独屹立附近没有一个朋友而仍能
   进发出欢乐的树叶,因为我明知我做不到,
   于是我折下一根小枝上面带有若干叶子.并给它缠上一点苔藓,
   带走了它,插在我房间里在我眼界内.
   我对我亲爱的朋友们的思念并不需要提醒,
   (因为我相信近来我对他们的思念压倒了一切,)
   但这树枝对我仍然是一个奇妙的象征,它使我想到
   男子气概的爱;
   尽管啊,尽管这棵栎树在路易斯安那孤独屹立在一片辽阔中闪烁发光,
   附近没有一个朋友一个情侣而一辈子不停地进发出欢乐的树叶,
   而我明知我做不到。
  
   (飞白译)
--------------------------------------------------------------------------------
  
   眼泪
  
   眼泪!眼泪!眼泪!
   黑夜中独自落下的眼泪,
   在苍白的海岸上滴落,滴落,滴落,任沙粒吸净,
   眼泪,星光一丝不见,四下一片荒凉和漆黑,
   潮湿的泪,从遮盖着的眼眶中飘坠下来,
   啊,那个鬼影是谁?那黑暗中流泪的形象?
   那在沙上弯着腰,抱头跌坐的一大堆是什么?
   泉涌的泪,呜咽的泪,为哭号所哽塞的痛苦,
   啊,暴风雨已然成形,高涨,沿着海岸飞奔疾走?
   啊,阴惨狂暴的夜雨,夹着暴风,啊,滂沱,乖戾!
   啊,白日里那么沉着和端庄,状貌安详,步履均匀,
   可是当你隐没在茫茫黑夜,没有人看见时——啊,
   这时泛滥有如海水,蕴蓄着无限的
   眼泪!眼泪!眼泪!
  
   (林以亮译)
   --------------------------------------------------------------------------------
  
   黑夜里在海滩上
  
   黑夜里在海滩上,
   一个小女孩和她父亲一起站着
   望着东方,望着秋天的长空。
  
   从黑暗的高空中,
   从淹留在东方的一片透明的天空.
   当埋葬一切的乌云正在黑压压地撒下,
   越来越低,迅速地从上面横扫下来.
   升起了那巨大的,宁静的主星——木星,
   而在他的近处,就在他上面一点,
   闪烁着纤秀的贝丽亚特斯姊妹星群。
   在海滩上,这小女孩拉着她父亲的手,
   眼看着那埋葬一切的云,气势凌人地压下来,
   立刻就要吞灭一切,
   默默地啜泣起来。
  
   别哭,孩子
   别哭,我的宝贝,
   让我来吻干你的眼泪,
   这阵可怕的乌云不会永久气盛凌人的,
   它们不会长久霸占天空,吞灭星星只不过是幻象,
   耐心的等吧,过一晚,木星一定又会出现,
   贝丽亚特斯星群也会出现,
   它们是不朽的,所有这些发金光和银光的星星都会重新发光,
   大星星和小星星都会重新发光,它们会永久存在,
   大星星和小星星都会重新发光,它们会永久存在,
   硕大的不朽的大阳和永久存在、沉思的月亮都会重新发光。
   那么,亲爱的孩子,难道你单单为木星还会悲伤7
   难道你单单为了乌云埋葬星星着想?
   有些东西,
   (我用我的嘴唇亲你,并且低低告诉你,
   我给你暗示.告诉你问题和侧面的答复,)
   有些东西甚至比星星还要不朽,
   (多少个星星被埋葬了,多少个日夜逝去了,再也不回,)
   有些东西甚至比光辉的木星存在得更久,
  
   比太阳或任何环绕转动着的卫星,
   或光芒闪耀的贝丽亚特斯姊妹星群,存在得还要长久!
  
   (林以亮译)
--------------------------------------------------------------------------------
  
   从滚滚的人海中
  
   从滚滚的人海中,一滴水温柔地向我低语:
   "我爱你,我不久就要死去;
   我曾经旅行了迢遥的长途,只是为的来看你,和你亲近,
   因为除非见到了你,我不能死去,
   因为我怕以后会失去了你。"
  
   现在我们已经相会了,我们看见了,我们很平安,
   我爱,和平地归回到海洋里去吧,
   我爱,我也是海洋的一部分,我们并非隔得很远,
   看哪,伟大的宇宙,万物的联系,何等的完美!
   只是为着我,为着你,这不可抗拒的海,
   分隔了我们,
   只是在一小时,使我们分离,但不能使我们永久地分离,
   别焦急,--等一会--你知道我向空气,海洋和大地敬礼,
   每天在日落的时候,为着你,我亲爱的缘故。
  
   赵毅衡译
--------------------------------------------------------------------------------
  
   一小时的狂热和喜悦
  
   来一小时的狂热和喜悦吧!猛烈些,不要限制我呀!
   (那在大雷雨中把我解放的是什么呢?
   我在狂风闪电中的叫喊意味着什么呢?)
  
   我比谁都更深地沉醉在神秘的亢奋中吧!
   这些野性的温柔的疼痛啊!(我把它们遗赠给你们,我的孩子们,
   我以某些理由把它们告诉给你们,新郎和新娘啊!)
   我完全委身于你无论什么人,你也不顾一切地委身于我!
   回到天堂去啊,腼腆而娇柔的人哟!
   把你拉到我身边来,给你头一次印上一个坚实的男人的吻。
  
   啊,那困惑,那打了三道的结,那幽暗的深潭,全都解开了,照亮了!
   啊,向那个有足够空隙和空气的地方最后挺进!
   摆脱从前的束缚和习俗,我摆脱我的,你摆脱你的!
   采取一种新的从设想到过的对世上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态度!
   把口箝从人的嘴上摘掉!
   要今天或任何一天都感觉到象现在这样我已经够了。
   啊,有的东西还不曾证实,有的东西还恍惚如梦!
   要绝对避免别人的支撑和掌握!
   要自由地驰骋!自由地爱!无所顾忌地狠狠地猛冲!
   让毁灭来吧,给它以嘲弄,发出邀请!
   向那个给我指出了的爱之乐园上升、跳跃!
   带着我的酒醉的灵魂向那里飞腾!
   如果必要的话,就让给毁掉吧!
   飨给生命的余年以一个小时的满足和自由啊!
   给以短短一个小时的癫狂和豪兴!
  
   李野光译
--------------------------------------------------------------------------------
  
   我自己的歌(节选)
  
   一
  
   我赞美我自己,歌唱我自己,
   我承担的你也将承担,
   因为属于我的每一个原子也同样属于你。
   我闲步,还邀请了我的灵魂,
   我俯身悠然观察着一片夏日的草叶。
   我的舌,我血液的每个原子,是在这片土壤、这个空气里形成的,
   是这里的父母生下的,父母的父母也是在这里生下的,他们的父母也一样,
   我,现在三十七岁,一生下身体就十分健康,
   希望永远如此,直到死去。
   信条和学派暂时不论,
   且后退一步,明了它们当前的情况已足,但也决不是忘记,
   不论我从善从恶,我允许随意发表意见,
   顺乎自然,保持原始的活力。
  
   二
  
   屋里、室内充满了芳香,书架上也挤满了芳香,
   我自己呼吸了香味,认识了它也喜欢它,
   其精华也会使我陶醉,但我不容许这样。
   大气层不是一种芳香,没有香料的味道,它是无气味的,
   它永远供我口用,我热爱它,
   我要去林畔的河岸那里,脱去伪装,赤条条地,
   我狂热地要它和我接触。
   我自己呼吸的云雾,
   回声,细浪,窃窃私语,爱根,丝线,枝橙和藤蔓,
   我的呼和吸,我心脏的跳动,通过我肺部畅流的血液和空气,
   嗅到绿叶和枯叶、海岸和黑色的海边岩石和谷仓里的干草,
   我喉咙里迸出辞句的声音飘散在风的旋涡里,
   几次轻吻,几次拥抱,伸出两臂想搂住什么,
   树枝的柔条摆动时光和影在树上的游戏,
   独居,在闹市或沿着田地和山坡一带的乐趣,
   健康之感,正午时的颤音,我从床上起来迎接太阳时唱的歌。
   你认为一千亩就很多了吗?你认为地球就很大了吗?
   为了学会读书你练习了很久吗?
   因为你想努力懂得诗歌的含意就感到十分自豪吗?
   今天和今晚请和我在一起,你将明了所有诗歌的来源,
   你将占有大地和太阳的好处(另外还有千百万个太阳),
   你将不会再第二手、第三手起接受事物,也不会借死人的
   眼睛观察,或从书本中的幽灵那里汲取营养,
   你也不会借我的眼睛观察,不会通过我而接受事物,
   你将听取各个方面,由你自己过滤一切。
  
   三
  
   我曾听见过健谈者在谈话,谈论着始与终,
   但是我并不谈论始与终。
   过去从来未曾有过什么开始,是现在所没有的,
   也无所谓青年或老年,是现在所没有的,
   也决不会有十全十美,不同于现在,
   也不会有天堂或地狱,不同干现在。
   努力推动、推动又推动,
   永远顺着世界的繁殖力而向前推动。
   从昏暗中出现的对立的对等物在前进,永远是物质与增殖,
   永远是性的活动,
   永远是同一性的牢结,永远有区别,永远是生命的繁殖。
   多说是无益的,有学问无学问的人都这样感觉。
   肯定就十分肯定,垂直就绝对笔直,扣得紧,梁木之间要对携,
   像骏马一样健壮,多情、傲慢,带有电力,
   我与这一神秘事实就在此地站立。
  
   我的灵魂是清澈而香甜的,不属于我灵魂的一切也是清澈而香甜的。
  
   缺一即缺二,看不见的由看得见的证实,
   看得见成为看不见时,也会照样得到证实。
  
   指出最好的并和最坏的分开,是这一代给下一代带来的烦恼,
   认识到事物的完全吻合和平衡,他们在谈论时我却保持沉
   默,我走去洗个澡并欣赏我自己。
  
   我欢迎我的每个器官和特性,也欢迎任何热情而洁净的人
   ——他的器官和特性,
   没有一寸或一寸中的一分一厘是邪恶的,也不应该有什么
   东西不及其余的那样熟悉。
  
   我很满足——我能看见,跳舞,笑,歌唱;
   彻夜在我身旁睡着的,拥抱我、热爱我的同床者,天微明
   就悄悄地走了,
   给我留下了几个盖着白毛巾的篮子,以它们的丰盛使屋子
   也显得宽敞了,
   难道我应该迟迟不接受、不觉悟而是冲着我的眼睛发火,
   要它们回过头来不许它们在大路上东张西望,
   并立即要求为我计算,一分钱不差地指出,
   一件东西的确切价值和两件东西的确切价值,哪个处于前列?
  
   四
  
   过路的和问话的人们包围了我,
   我遇见些什么人,我早年生活对我的影响,我住在什么地
   区,什么城市或国家,
   最近的几个重要日期,发现,发明,会社,新老作家,
   我的伙食,服装,交流,容貌,向谁表示敬意,义务,
   我所爱的某一男子或女子是否确实对我冷淡或只是我的想象,
   家人或我自己患病,助长了歪风,失去或缺少银钱,灰心
   丧志或得意忘形,
   交锋,弟兄之间进行战争的恐怖,消息可疑而引起的不安,
   时或发生而又无规律可循的事件,
   这些都不分昼夜地临到我头上,又离我而去,
   但这些都并非那个"我"自己。
   虽然受到拉扯,我仍作为我而站立,
   感到有趣,自满,怜悯,无所事事,单一,
   俯视.直立,或屈臂搭在一无形而可靠的臂托上,
   头转向一旁望着,好奇,不知下一桩事会是什么,
   同时置身于局内与局外,观望着,猜测着。
  
   回首当年我和语言学家和雄辩家是如何流着汗在浓雾里度
   过时光的,
   我既不嘲笑也不争辩,我在一旁观看而等候着。
  
   五
  
   我相信你,我的灵魂,那另一个我决不可向你低头,
  
   你也决不可向他低头。
   请随我在草上悠闲地漫步,拔松你喉头的堵塞吧,
   我要的不是词句、音乐或韵脚,不是惯例或演讲,甚至连
   最好的也不要,
   我喜欢的只是暂时的安静,你那有节制的声音的低吟。
   我记得我们是如何一度在这样一个明亮的夏天的早晨睡在
   一起的,
   你是怎样把头横在我臀部,轻柔地翻转在我身上的,
   又从我胸口解开衬衣,用你的舌头直探我赤裸的心脏,
   直到你摸到我的胡须,直到你抱住了我的双脚。
  
   超越人间一切雄辩的安宁和认识立即在我四周升起并扩散,
   我知道上帝的手就是我自己的许诺,
   我知道上帝的精神就是我自己的兄弟,
   所有世间的男子也都是我的兄弟,所有的女子都是我的姊妹和情侣,
   造化用来加固龙骨的木料就是爱,
   田野里直立或低头的叶子是无穷无尽的,
   叶下的洞孔里是褐色的蚂蚁,
   还有曲栏上苦踪的斑痕,乱石堆,接骨木,毛蕊花和商陆。
  
   六
  
   这些其实是各个时代、各个地区、所有人们的思想,并非我的独创,
   若只是我的思想而并非又是你的,那就毫无意义,或等于毫无意义,
   若既不是谜语又不是谜底,它们也将毫无意义,
   若它们不是既近且远,也就毫无意义。
  
   这就是在有土地有水的地方生长出来的青草,
   这是沐浴着全球的共同空气。
  
   七
  
   我是肉体的诗人也是灵魂的诗人,
   我占有天堂的愉快也占有地狱的苦痛,
   前者我把它嫁接在自己身上使它增殖,后者我把它翻译成
   一种新的语言。
  
   我既是男子的诗人也是妇女的诗人,
   我是说作为妇女和作为男子同样伟大,
   我是说再没有比人们的母亲更加伟大的。
   我歌颂“扩张”或“骄傲”,
   我们已经低头求免得够了,
   我是在说明体积只不过是发展的结果。
  
   你已经远远超越了其余的人吗?你是总统吗?
   这是微不足道的,人人会越过此点而继续前进。
  
   我是那和温柔而渐渐昏暗的黑夜一同行走的人,
   我向着那被黑夜掌握了一半的大地和海洋呼唤。
  
   请紧紧靠拢,袒露着胸脯的夜啊——紧紧靠拢吧,富于想
   力和营养的黑夜!
   南风的夜——有着巨大疏星的夜!
   寂静而打着瞌睡的夜———疯狂而赤身裸体的夏夜啊。
  
   微笑吧!啊,妖娆的、气息清凉的大地!
   生长着沉睡而饱含液汁的树木的大地!
   夕阳已西落的大地——山巅被雾气覆盖着的大地!
   满月的晶体微带蓝色的大地!
   河里的潮水掩映着光照和黑暗的大地!
   为了我而更加明澈的灰色云彩笼罩着的大地!
   远远的高山连着平原的大地——长满苹果花的大地!
   微笑吧,你的情人来了。
  
   浪子,你给了我爱情——因此我也给你爱情!
   啊,难以言传的、炽热的爱情。
   你这大海啊!我也把自己交托给了你——我猜透了你的心意,
   我在海滩边看到了你那曲着的、发出着邀请的手指,
   我相信你没有抚摸到我是不肯回去的,
   我们必须在一起周旋一回,我脱下衣服,急急远离陆地,
  
   请用软垫托着我,请在昏昏欲睡的波浪里摇撼我,
   用多情的海水泼在我身上吧,我能报答你,
   有着漫无边际的巨浪的大海,
   呼吸宽广而紧张吐纳的大海,
   大海是生命的盐水,又是不待挖掘就随时可用的坟墓,
   风暴的吹鼓手和舀取着,任性而又轻盈的大海,
   我是你的组成部分,我也一样,既是一个方面又是所有方面。
  
   我分享你潮汐的诱落,赞扬仇恨与和解,
   赞扬情谊和那些睡在彼此怀抱里的人们。
  
   我是那个同情心的见证人,
   (我应否把房屋内的东西列一清单却偏去了维持这一切的房屋呢?)
   我不仅是“善”的诗人,也不拒绝作“恶”的诗人。
   关于美德与罪恶的这种脱口而出的空谈是怎么回事呢?
   邪恶推动着我,改正邪恶也推动着我,我是不偏不倚的,
   我的步法表明我既不挑剔也不否定什么,
   我湿润着所有已经成长起来的根芽。
  
   你是怕长期怀孕时得了淋巴结核症吗?
   你是否在猜测神圣的法则还需要重新研究而修订?
  
   我发现一边是某种平衡,和它对立的一边也是某种平衡,
   软性的教义和稳定的教义都必然有益,
   当前的思想和行动能够使我们奋起并及早起步。
   经过了过去的亿万时刻而来到我跟前的此时此刻,
   没有比它、比当前更完美的了。
  
   过去行得正或今天行得正并不是什么奇迹,
   永远永远使人惊奇的是天下竟会有小人或不信仰宗教者。
  
   八
  
   耀眼而强烈的朝阳,它会多么快就把我处死,
   如果我不能在此时永远从我心上也托出一个朝阳。
   我们也要像太阳似地耀眼而非凡强烈地上升,
   啊,我的灵魂,我们在破晓的宁静和清凉中找到了我们自己的归宿。
  
   我的声音追踪着我国力所不及的地方,
   我的舌头一卷就接纳了大千世界和容积巨大的世界。
   语言是我视觉的孪生兄弟,它自己无法估量它自己,
   它永远向我挑衅,用讥讽的口吻说道:
   “华尔特,你含有足够的东西,为什么不把它释放出来呢?”
  
   好了,我不会接受你的逗弄,你把语言的表达能力看得太重,
   啊,语言,难道你不知道你下面的花苞是怎样紧闭着的吗?
   在昏暗中等候着,受着严霜的保护,
   污垢在随着我预言家的尖叫声而退避,
   我最后还是能够摆稳事物的内在原因,
   我的认识是我的活跃部分,它和一切事物的含义不断保持联系,
   幸福,(请听见我说话的男女今天就开始去寻找。)
  
   我决不告诉你什么是我最大的优点,我决不泄漏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请包罗万象,但切勿试图包罗我,
   只要我看你一眼就能挤进你最圆滑最精采的一切。
  
   文字和言谈不足以证明我,
   我脸上摆着充足的证据和其他一切,
   我的嘴唇一闭拢就使怀疑论者全然无可奈何。
  
   九
  
   过去和现在凋谢了——我曾经使它们饱满,又曾经使它们空虚,
   还要接下去装满那在身后还将继续下去的生命。
  
   站在那边的听者!你有什么秘密告诉我?
   在我熄灭黄昏的斜照时请端详我的脸,
   (说老实话吧,没有任何别人会听见你,我也只能再多待一分钟。)
  
   我自相矛盾吗?
   那好吧,我是自相矛盾的,
   (我辽阔博大,我包罗万象。)
  
   我对近物思想集中,我在门前石板上等候。
  
   谁已经做完他一天的工作?谁能最快把晚饭吃完?
  
   谁愿意和我一起散步?
  
   你愿在我走之前说话吗?你会不会已经太晚?
  
   十
  
   那苍鹰从我身旁掠过而且责备我,他怪我饶舌,又怪我迟
   迟留着不走。
   我也一样一点都不驯顺,我也一样不可翻译,
   我在世界的屋脊上发出了粗野的喊叫声。
  
   白天最后的日光为我停留,
   它把我的影子抛在其它影子的后面而且和其它的一样,抛
   我在多黑影的旷野,
   它劝诱我走向烟雾和黄昏。
  
   我像空气一样走了,我对着那正在逃跑的太阳摇晃着我的
   绺绺白发,
   我把我的肉体融化在旋涡中,让它漂浮在花边状的裂缝中。
  
   我把自己交付给秽土,让它在我心爱的草丛中成长,
   如果你又需要我,请在你的靴子底下寻找我。
   你会不十分清楚我是谁,我的含义是什么,
   但是我对你说来,仍将有益于你的健康,
   还将滤净并充实你的血液。
  
   如果你一时找不到我,请不要灰心丧气,
   一处找不到再到别处去找,
   我总在某个地方等候着你。
  
   一七
  
   这些其实是各个时代、各个地区、所有人们的思想,并非我的独创,
   若只是我的思想而并非又是你的,那就毫无意义,或等于毫无意义,
   若既不是谜语又不是谜底,它们也将毫无意义,
   若它们不是既近且远,也就毫无意义。
  
   这就是在有土地有水的地方生长出来的青草,
   这是沐浴着全球的共同空气。
  
   二一
  
   我是肉体的诗人也是灵魂的诗人,
   我占有天堂的愉快也占有地狱的苦痛,
   前者我把它嫁接在自己身上使它增殖,后者我把它翻译成
   一种新的语言。
  
   我既是男子的诗人也是妇女的诗人,
   我是说作为妇女和作为男子同样伟大,
   我是说再没有比人们的母亲更加伟大的。
   我歌颂"扩张"或"骄傲",
   我们已经低头求免得够了,
   我是在说明体积只不过是发展的结果。
  
   你已经远远超越了其余的人吗?你是总统吗?
   这是微不足道的,人人会越过此点而继续前进。
  
   我是那和温柔而渐渐昏暗的黑夜一同行走的人,
   我向着那被黑夜掌握了一半的大地和海洋呼唤。
  
   请紧紧靠拢,袒露着胸脯的夜啊——紧紧靠拢吧,富于想
   力和营养的黑夜!
   南风的夜——有着巨大疏星的夜!
   寂静而打着瞌睡的夜——-疯狂而赤身裸体的夏夜啊。
  
   微笑吧!啊,妖娆的、气息清凉的大地!
   生长着沉睡而饱含液汁的树木的大地!
   夕阳已西落的大地——山巅被雾气覆盖着的大地!
   满月的晶体微带蓝色的大地!
   河里的潮水掩映着光照和黑暗的大地!
   为了我而更加明澈的灰色云彩笼罩着的大地!
   远远的高山连着平原的大地——长满苹果花的大地!
   微笑吧,你的情人来了。
  
   浪子,你给了我爱情——因此我也给你爱情!
   啊,难以言传的、炽热的爱情。
   你这大海啊!我也把自己交托给了你——我猜透了你的心意,
   我在海滩边看到了你那曲着的、发出着邀请的手指,
   我相信你没有抚摸到我是不肯回去的,
   我们必须在一起周旋一回,我脱下衣服,急急远离陆地,
  
   请用软垫托着我,请在昏昏欲睡的波浪里摇撼我,
   用多情的海水泼在我身上吧,我能报答你,
   有着漫无边际的巨浪的大海,
   呼吸宽广而紧张吐纳的大海,
   大海是生命的盐水,又是不待挖掘就随时可用的坟墓,
   风暴的吹鼓手和舀取着,任性而又轻盈的大海,
   我是你的组成部分,我也一样,既是一个方面又是所有方面。
  
   我分享你潮汐的诱落,赞扬仇恨与和解,
   赞扬情谊和那些睡在彼此怀抱里的人们。
  
   我是那个同情心的见证人,
   (我应否把房屋内的东西列一清单却偏去了维持这一切的房屋呢?)
   我不仅是"善"的诗人,也不拒绝作"恶"的诗人。
   关于美德与罪恶的这种脱口而出的空谈是怎么回事呢?
   邪恶推动着我,改正邪恶也推动着我,我是不偏不倚的,
   我的步法表明我既不挑剔也不否定什么,
   我湿润着所有已经成长起来的根芽。
  
   你是怕长期怀孕时得了淋巴结核症吗?
   你是否在猜测神圣的法则还需要重新研究而修订?
  
   我发现一边是某种平衡,和它对立的一边也是某种平衡,
   软性的教义和稳定的教义都必然有益,
   当前的思想和行动能够使我们奋起并及早起步。
   经过了过去的亿万时刻而来到我跟前的此时此刻,
   没有比它、比当前更完美的了。
  
   过去行得正或今天行得正并不是什么奇迹,
   永远永远使人惊奇的是天下竟会有小人或不信仰宗教者。
  
   二五
  
   耀眼而强烈的朝阳,它会多么快就把我处死,
   如果我不能在此时永远从我心上也托出一个朝阳。
   我们也要像太阳似地耀眼而非凡强烈地上升,
   啊,我的灵魂,我们在破晓的宁静和清凉中找到了我们自己的归宿。
  
   我的声音追踪着我国力所不及的地方,
   我的舌头一卷就接纳了大千世界和容积巨大的世界。
   语言是我视觉的孪生兄弟,它自己无法估量它自己,
   它永远向我挑衅,用讥讽的口吻说道:
   "华尔特,你含有足够的东西,为什么不把它释放出来呢?"
  
   好了,我不会接受你的逗弄,你把语言的表达能力看得太重,
   啊,语言,难道你不知道你下面的花苞是怎样紧闭着的吗?
   在昏暗中等候着,受着严霜的保护,
   污垢在随着我预言家的尖叫声而退避,
   我最后还是能够摆稳事物的内在原因,
   我的认识是我的活跃部分,它和一切事物的含义不断保持联系,
   幸福,(请听见我说话的男女今天就开始去寻找。)
  
   我决不告诉你什么是我最大的优点,我决不泄漏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请包罗万象,但切勿试图包罗我,
   只要我看你一眼就能挤进你最圆滑最精采的一切。
  
   文字和言谈不足以证明我,
   我脸上摆着充足的证据和其他一切,
   我的嘴唇一闭拢就使怀疑论者全然无可奈何。
  
   五一
  
   过去和现在凋谢了——我曾经使它们饱满,又曾经使它们空虚,
   还要接下去装满那在身后还将继续下去的生命。
  
   站在那边的听者!你有什么秘密告诉我?
   在我熄灭黄昏的斜照时请端详我的脸,
   (说老实话吧,没有任何别人会听见你,我也只能再多待一分钟。)
  
   我自相矛盾吗?
   那好吧,我是自相矛盾的,
   (我辽阔博大,我包罗万象。)
  
   我对近物思想集中,我在门前石板上等候。
   谁已经做完他一天的工作?谁能最快把晚饭吃完?
   谁愿意和我一起散步?
   你愿在我走之前说话吗?你会不会已经太晚?
  
   五二
  
   那苍鹰从我身旁掠过而且责备我,他怪我饶舌,又怪我迟
   迟留着不走。
   我也一样一点都不驯顺,我也一样不可翻译,
   我在世界的屋脊上发出了粗野的喊叫声。
  
   白天最后的日光为我停留,
   它把我的影子抛在其它影子的后面而且和其它的一样,抛
   我在多黑影的旷野,
   它劝诱我走向烟雾和黄昏。
  
   我像空气一样走了,我对着那正在逃跑的太阳摇晃着我的
   绺绺白发,
   我把我的肉体融化在旋涡中,让它漂浮在花边状的裂缝中。
  
   我把自己交付给秽土,让它在我心爱的草丛中成长,
   如果你又需要我,请在你的靴子底下寻找我。
   你会不十分清楚我是谁,我的含义是什么,
   但是我对你说来,仍将有益于你的健康,
   还将滤净并充实你的血液。
  
   如果你一时找不到我,请不要灰心丧气,
   一处找不到再到别处去找,
   我总在某个地方等候着你。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