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  
 
 
 
 
 
 
 
 
□外国诗人档案:

   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1803-1882),美国19世纪著名哲学家、文学家。1803年5月6日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附近的康考德村,1882年4月27日在波士顿逝世。爱默生是确立美国文化精神的代表人物,美国总统林肯称他为“美国的孔子”、“美国文明之父”。
  
   ★代表作:神恩、补偿、杜鹃花、个体与整体、暴风雪、康科德颂、大黄蜂、厄洛斯、自然、巴克斯、梅林、尤利埃尔、辩护词、艺术、日子、梵天
--------------------------------------------------------------------------------
  
   神恩
  
   反复阻止我的神,我对你无限感激,
   你用这一层又一层工事将我环绕:
   榜样,习俗,恐惧,还有不顺的运气——
   人所鄙薄的这些却筑成了我的城堡。
   我战战兢兢,不敢把头探出城堡,
   用目光把下面咆哮的深渊窥视,
   罪的深渊啊,你肯定早已将我淹没,
   如果它们不曾为了保护我而抵御我。
  
   1833
  
   (灵石译)
--------------------------------------------------------------------------------
  
   补偿
  
   为什么我可以逍遥地看日头,
   别人却没有这样的闲暇?
   当然是因为他们快活的时候,
   我独坐在痛苦的荫翳下。
  
   为什么欣喜的人们口若悬河,
   我却要像坟墓一样喑哑?
   啊!以前我宣讲,他们沉默,
   现在却已轮到他们说话。
  
   1834
   (灵石译)
--------------------------------------------------------------------------------
  
   杜鹃花
  
   有人问,花从哪里来?
  
   五月,当海风刺穿我们的孤独,
   一丛清新的杜鹃让我在林间停驻。
   无叶的花朵在潮湿的角落里铺开,
   荒野和迟缓的溪流也感觉到了爱。
   紫色的花瓣,飘坠在池塘里,
   给幽暗的水面增添了几分明媚,
   红雀兴许会来这里梳理羽翼,
   即使花儿让心仪的它自惭形秽。
   杜鹃啊!如果智者问你,这样的景致
   为何要留给不会欣赏的天空与大地,
   告诉他们,若神是为了看而造双目,
   那么美就是自己存在的缘故:
   你为什么在这里,玫瑰般迷人的花?
   我从未想过问你,也不知晓答案;
   可是,无知的我有一个单纯的想法:
   是引我前来的那种力量引你来到世间。
  
   1834
   (灵石译)
--------------------------------------------------------------------------------
  
   个体与整体
  
   田野里穿着红衣的农夫毫不知晓
   你正从高高的山顶极目远眺;
   丘陵的农场远远传来母牛的声音,
   但它并不是为了赢得你的欢心;
   教堂的司事在正午敲钟的时辰
   不会想到叱咤风云的拿破仑
   正驻马道旁,愉悦地侧耳倾听,
   当他的队伍席卷阿尔卑斯的峰顶;
   你也不知道你每日生活的情状
   如何悄悄地改变了邻居的信仰。
   每个个体都与别的个体关联,
   没有孤立的美,没有孤立的善。
   黎明,麻雀在赤杨的枝条上歌唱,
   我觉得它的音乐来自天堂;
   黄昏,我把麻雀带回它的小窝,
   同样的歌却再不能给我快乐,
   因为我带不回河流与天空——
   眼睛而非耳朵才是它们的听众。
   精致的贝壳躺在海滩上;
   每一波海浪携着泡沫涌来,
   都用珍珠装饰它们的釉彩,
   大海汹涌起伏,似乎是想阻拦
   它们安全地逃到我身边。
   我拭去上面的泡沫和水草,
   往家里带回海里诞生的财宝;
   而那些相貌平平的贝壳
   只能继续在海滩陪伴太阳、
   沙砾和喧嚣不息的风浪。
   恋人注视着他优雅的新娘,
   缓缓行进在送亲的路上,
   他不知道她最美丽的衣裙
   是雪白的唱诗班的陪衬。
   当她终于来到他的房子,
   像林间的鸟儿关进了笼子——
   梦幻般的魔法顿时消失,
   虽温柔体贴,却不再有魅力。
   于是我说,“我渴恋真理;
   而美,只是青涩童年的玩具;
   我把它和儿时的游戏留在一起。”——
   我正说着,在我站立之处,
   土柏美丽的藤蔓便聚拢,
   缠绕在石松的边缘;
   我呼吸着紫罗兰的芳香,
   周围站着橡树和云杉;
   松果和橡子落了一地;
   永恒的天空在头顶盘旋,
   充满光明和神的意念;
   我重新看到,我重新听到
   流淌的河水和早晨的小鸟——
   美悄悄穿过我的感官,
   我在这完美的整体中消散。
  
   1834
   (灵石译)
--------------------------------------------------------------------------------
  
   暴风雪
  
   天空所有的喇叭都在宣告
   雪的来临,它在原野上飞翔,
   仿佛无处降落:密集的雪片
   隐藏了山、树林、河与天空,
   也遮住了花园尽头的农舍。
   行客停下了雪橇,邮差耽搁了
   路途,朋友也不来拜访,一家人
   围坐在明亮的壁炉边,关在
   被喧嚣风暴隔开的私密世界里。
  
   快来欣赏北风的石匠手艺。
   这个狂暴的匠人,它的采石场
   砖瓦取之不尽,每处向风的
   木桩、树和门都变成白色堡垒,
   又被它添上向外突出的房顶。
   它的千万只手迅捷地挥洒着
   奇幻野蛮的作品,丝毫不关心
   格律和比例。他还恶作剧地
   给鸡笼和狗窝挂上白色的花环,
   把隐藏的荆棘变成天鹅的模样;
   他也不顾农民的叹息,从屋到屋
   将村中的小路填满,又在门口
   造一个尖塔,放在作品顶端。
   当他将整个世界据为己有,便在
   注定的时辰撤走,仿佛从不曾来过,
   当太阳出现,惊愕的“艺术”只能
   缓慢地模仿,一块石头一块石头,
   用一个时代来复制狂风一个晚上
   就完成的建筑:雪的游戏之作。
  
   1835
   (灵石译)
--------------------------------------------------------------------------------
  
   康科德颂
  
   1837年7月4日,庆祝战役纪念碑落成。
  
  
   河上那座简陋的木桥旁,
   旗帜曾翻卷着四月的风。
   农夫们在这里换上戎装,
   他们的枪声把世界惊动。
  
   敌人早已在幽寂中安睡,
   胜利者也在幽寂中沉埋。
   湮灭的时光里桥已倾颓,
   随深暗的河水归向大海。
  
   今日的岸边宁静而翠绿,
   我们在碑石里寄托追思,
   愿荣光能在记忆中永驻,
   当子孙和先祖一样消逝。
  
   灵啊,是你赐他们勇敢,
   为后代的自由慷慨赴死,
   别让碑石在岁月里凋残:
   它属于他们,也属于你。
  
   1837
   (灵石译)
-------------------------------------------------------------------------------
  
   大黄蜂
  
   健壮的大黄蜂,你嗡嗡歌唱,
   你在的地方就是我梦想的地方。
   让他们扬着帆,向波多黎各进发,
   飘洋过海,寻觅热带的天涯,
   我只愿跟随你,与你为伴,
   你就是热带,充满生命和灵感!
   你跳着曲线之舞,令荒野愉悦,
   让我追踪你波浪般的路线,
   让我靠近你,做你的倾听者,
   当你歌唱在灌木和葡萄藤间。
  
   小小的昆虫,太阳的恋慕者,
   它用欢欣照亮了你的王国!
   天穹的水手,空气的浪涛里,
   你无忧无虑地游弋;
   日光和正午的不倦行客,
   你尽情享受着明亮的六月;
   求你等着我,等我靠近,
   包围我,用你嗡嗡的低吟——
   外面的一切都是苦痛与艰辛。
  
   在五月的日子,当南风
   将闪烁的薄雾之网掀动,
   让银灰的色泽印在天际,
   当它抚摸万物的温柔手指
   也在所有人的脸上
   抹上了一丝浪漫的奇想,
   当它悄悄地向地下传递暖意,
   把泥土变成了紫罗兰的香气,
   你,在阳光灿烂的孤独里,
   寻访着灌木丛中花的踪迹,
   你圆润、轻快的低音
   令翠绿的宁静更显深沉。
  
   炎炎仲夏宠爱的丑陋歌手,
   你催眠的曲调于我却是享受,
   它讲述着阳光下的无数时辰,
   漫长的白昼,和开满花的水滨;
   讲述着印度的原野,
   无边无际的芳香世界;
   讲述着叙利亚的恬淡静谧,
   鸟儿般的快乐,永恒的闲适。
  
   从未有污秽可憎的景观
   呈现在我心仪的昆虫眼前;
   它流连的是越橘,紫罗兰,
   火红的枫树,金黄的水仙,
   深深的草,像绿色的旗帜,
   与天空相配的菊苣,
   耧斗菜盛满蜜的角,
   芳香的蕨,龙牙草,
   苜蓿,捕虫草,赤莲,
   还有野蔷薇,点缀其间;
   此外都非它所知,非它所牵挂,
   只是它飞翔时变幻的图画。
  
   穿黄色马裤的哲学家,
   你远比人类的先知令我惊讶!
   你只让美丽的东西入眼,
   你只让甜蜜的东西入口,
   你嘲弄命运,你超脱忧患,
   你筛掉了糠,让小麦存留。
   等到凛冽凶猛的北风
   牢牢将大地和海洋掌控,
   你早已遁入深沉的梦乡;
   痛苦和匮乏徒然守在一旁;
   匮乏和痛苦,反复把我们折磨,
   你的睡梦却让他们手足无措。
  
   1837
   (灵石译)
--------------------------------------------------------------------------------
  
   厄洛斯*
  
   世界的意义其实很简单,
   各种解说却冗长纷繁,
   无非是爱与被爱,
   人和神却依旧没有学会,
   哎,他们一再把它违背,
   永远不知悔改。
  
   1844
  
   注释:厄洛斯(Eros),希腊神话中小爱神的名字。
   (灵石译)
--------------------------------------------------------------------------------
  
   自然
  
   被九重的神秘所包围,
   世界反而看起来更美:
   虽然困惑的先知不能传递
   它运行不息的秘密,
   但若你的心与自然一起跳动,
   一切便呈现出来,从西到东。
   每一种形式里潜藏的精神
   都呼唤着同类精神的回应;
   每一颗原子都点燃自己,
   隐约照见它未来的轨迹。
  
   1844
   (灵石译)
--------------------------------------------------------------------------------
  
   巴克斯1
  
   给我葡萄酒,但不是葡萄的腹中
   生长出的那种饮料,
   也不是源于藤蔓,深深的根延伸无穷,
   从安第斯山向下直达好望角,
   保存了大地的全部味道。
  
   让它的果实自黑暗之境
   问候每日的黎明,
   它的根浸润在地府里,
   感觉到斯底克斯河2的毒汁;
   它将夜的痛苦
   用自己的的魔法,酿成醇厚的幸福。
  
   我们买的面包只是灰烬;
   我们买的葡萄酒3,掺了太多的水;
   给我真正的食物——
   它的卷须和茂盛的叶
   盘曲在天国的银色群山间
   沾满了永恒的露;
   酒中之酒,
   世界之血,
   形式的形式,模子的模子,
   让我酩酊大醉,
   让我成为它的梦寐,
   在所有事物、所有本性间随意飘移;
   洞悉鸟的语言,
   完美表达一切意念。
  
   那酒就像
   地平线上
   日光的瀑布,
   或是像不绝的海流奔涌在大西洋,
   朝着呼唤它们的南方归宿。
  
   面包和水,
   无需变形的食物,
   彩虹是它的花,智慧是它的果,
   那酒已经化身为人,
   那食物有理性,也有灵魂4。
  
   那酒是音乐——
   音乐和酒融为一体——
   饮酒的时刻,
   我将听见遥远的“混沌”对我低语;
   还未诞生的国王和我一起散步;
   贫乏的草将会尽情设想,
   当它轮回为人,当如何行动。
   被它们的魔力触发,我会打开
   每一块岩石的秘密世界。
  
   我感谢这快乐的汁液,
   它赐给了我一切知识——
   神秘的风吹过,
   复活了远古的记忆,
   似乎坚不可摧的习俗的城堞
   也突然倾颓、消逝。
  
   斟出你神奇的葡萄酒,巴克斯!
   找回失去的我,失去的旧日!
   酒是酒的解药,
   葡萄是葡萄的酬劳!
   快疗治长久侵蚀我的绝望——
   理性早被遗忘的尘沙淹没,
   过去世代的记忆早已熄灭;
   让它们焕然一新;
   用酒修复时间毁损的一切;
   在醉意扩散的地界,
   让灿烂的历史死而复生;
   为古旧的画布重新上色,
   将磨蚀的印版重新雕刻,
   用钢笔在蓝色的书板上
   描绘我昔日的传奇,
   追溯人类的第一日,
   跳舞的神祗和不朽的英雄。
  
   1846
  
   1.即狄俄尼索斯,希腊神话中的酒神。
   2.希腊神话中的冥河。
   3.基督教圣餐仪式中,教徒都要领受面包和葡萄酒,纪念耶稣。
   4.按照基督教的传统说法,葡萄酒是耶稣的血,面包是耶稣的身体。吃面包、喝葡萄酒就是与基督融为一体。这种变化(transubstantiation)是在教会执行的圣餐仪式中发生的。爱默生此处显然否定了基督教的立场。
   (灵石译)
--------------------------------------------------------------------------------
  
   梅林1
  
  
   1
   你那低回的竖琴永不能令我欢欣,
   或填满我渴求的耳朵,
   弦的弹奏当如天地间风的运行,
   自由,超迈,大气磅礴。
   小夜曲的婉转低吟,
   钢琴的清脆音符,
   哪能将野性的血惊醒
   自神秘的深处?
   诗人当如君王,
   击打琴弦必须有野蛮雄健的力量,
   仿佛用权杖或铁锤驱遣
   雷霆般的技艺
   奔驰在琴弦之间,
   揭示太阳旋转的秘密,
   和辽远星球的火焰。
   梅林的敲击是命运的敲击,
   它应和着森林里的声音,
   当枝干猛烈撞击着枝干;
   它应和着洪流沉闷的呻吟,
   当冰的囚室在春天里震颤;
   它应和着演说家奔涌的言辞,
   应和着阳刚灵魂的脉动,
   应和着熙攘喧嚣的城市,
   应和着炮火连天的战争,
   应和着勇士慷慨的行进,
   应和着洞穴里回荡的圣徒的歌音。
  
   伟大的诗艺
   必定有伟大的气质。
   诗人不会用节奏和格律
   将他的思想束缚,
   而要抛开一切陈规;
   他将不断攀登
   朝着诗韵的巅峰。
   “进来,进来,”天使说,
   “进入最上面的门,
   不要数下面有多少层,
   一级级靠近乐园的景致
   沿着那惊奇的楼梯。”
  
   他是游戏之王,熟谙自己的技艺,
   永不愧疚,无可挑剔,
   他将每日的快乐分赐,
   藏在诗歌的甜蜜流体里。
   当他玄妙的心灵
   高声唱出自己的乐音,
   意念便纷纷幻化显形,
   它们和着曲调,
   一边走,一边手舞足蹈,
   汇成浩浩荡荡的大军。
  
   这丰富的快乐令他沉迷,
   他把一切主题歌唱;
   梅林雄健的诗行
   足以化解自然的一切对立,——
   他剥夺暴君的意志,
   他给狮子温和的脾气,
   他的歌声撒在翻涌的空气里,
   便平息了迫近的风暴,
   他让季节宁静地生长,
   像诗歌一样安详。
   如果没有灵感,情绪低落,
   他不会奢望去编织
   惊人的诗;
   他会静待力量恢复。
   就像鸟儿从休歇的地方
   向天空的最高处扶摇直上,——
   即使这也远远不及缪斯翱翔的高度。
   他也不会如此僭越,
   以为凭巧智就可达到那样的境界,
   它只属于特定的灵魂,
   特定的时辰。
   有时世界仿佛豁然敞亮,
   上帝的意志自由驰骋,
   那时即使白痴也会惊醒,
   洞见千年里人世的变迁,——
   突然,不经意间,
   我们被自己触动,冲到门边眺望,
   即使天使的剑也无法呈现
   它们隐匿的景观。
  
   2
   诗人的韵
   调节君王的事务;
   爱平衡的自然
   成对地铸造万物。
   每一点都为另一点而设,
   每一种颜色都有相反的颜色,
   每一种声音呼应着另一种声音,
   或高或低,
   各种味道快乐地融合在一起;
   叶子在枝条上相互应和,
   还未发芽时它们就是如此亲近。
   手挨着手,足挨着足,
   新郎新娘将同一个身体分享;
   古老的仪式,婚姻的双方
   在每位凡人的生命里居住。
   光的熔炉在远处亮闪,
   它熔化球形与条形,
   锻造成对的星星,
   让它们谁也不孤单。
   动物们因爱而癫狂,
   因相思而押韵;
   都在恰当的时辰
   加入世界的合唱。
  
   就像舞者的乐队有条不紊,
   思想也手拉着手现身;
   它们成对地表演,
   时而交换一下舞伴;
   彼此帮助,彼此映衬,
   不乏智慧,也不乏青春。
   那些形单影只的奇想
   却只能短暂地飘荡,
   就像单身汉
   或嫁不出去的女孩,
   他们做不了祖先,
   无法留下让谎言恐惧的后代,
   也无法让真理永不朽坏。
   像鹰的双翼那样完美,
   万物的韵在于平衡搭配,
   数学与贸易
   同样要求助于和谐的缪斯。
   奈米西斯女神2
   也是让奇数与偶数相配,
   她在天地间驻临,
   纠正一切失衡,
   让音符尽善尽美,
   让歌曲浑然天成。
  
   微妙的韵,丰盛的废墟,
   在生的房子里喁喁低语,
   三姐妹3一边织,一边唱;
   我们这些轮回中的泥土,
   应和着她们完美的音律,
   当黎明黄昏的暗淡天幕
   把音乐饮醉的我们掩藏。
  
   注释:
   1.梅林(Merlin)是传说中亚瑟王手下的魔法师。
   2.奈米西斯(Nemesis)是希腊神话中的报应女神,其主要功能是维持宇宙的平衡。
   3.三姐妹指命运三女神,她们纺织每一个人的命运。
  
   1846
   (灵石译)
--------------------------------------------------------------------------------
  
   尤利埃尔*
  
   在那遥远,遥远的古代,
   只有冥思的灵魂能够瞥见;
   甚至时间都还只是荒野,
   没有标出后来的日月年。
  
   这是尤利埃尔被逐的经历,
   这是发生在天堂里的旧事。
   一次,诗人路过昴宿星团,
   偶然听到了年轻诸神的交谈。
   一宗尘封已久的叛逆大罪,
   向他的耳朵揭开了幕帷。
   年轻的神祗们正在讨论
   形式的法则,格律的标准,
   天体,本质,太阳的光芒,
   哪些是实体,哪些是幻象。
   其中一位的声音深沉刚健,
   毫无敬畏,不容任何置辩,
   他的神情仿佛要融化整个天穹,
   让各处的魔鬼都不禁蠢蠢欲动。
   他以神的身份断言,
   应当抛弃线的概念。
   “自然界根本没有线,
   个体和宇宙都是圆,
   所有光线的旅行都是徒劳,
   恶会赐福,冰会燃烧。”
   尤利埃尔目光如剑,
   天空漾起一个寒颤;
   老战神纷纷摇头,脸色阴郁,
   桃金娘花坛上的天使皱眉不语,
   天堂的居民们隐隐感觉,
   这莽撞的话语将带来灾祸,
   命运天平的横梁突然折断,
   善与恶的界限突然洞穿,
   强大的冥王也乱了方寸,
   向着混乱的深渊沉沦。
  
   刹那间,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尤利埃尔的美像枯叶凋零;
   他曾是天界的神,尊荣非凡,
   此刻却悄悄退到云的后面,
   不知是因为他将注定
   在重生的海里旋转不停,
   还是因为他顿悟的光芒
   会将孱弱的眼睛灼伤。
   立刻,一阵消弭记忆的风
   罩住了每一位神的身形,
   他们的唇锁住了秘密,
   就像把火种埋在了灰烬里。
   但真理的幽灵仍时时显现,
   令天使遮掩的翅膀羞惭,
   从太阳的轨道里,
   从化学反应的果实里,
   从灵魂在物质界的旅行里,
   从水的迅速变化里,
   从诞生于恶的善里,
   仍会传来尤利埃尔尖利的声音,充满蔑视。
   天空深处,一抹绯红掠过,
   诸神颤动着身体,却不知为什么。
  
   1846
  
   注释:
   *尤利埃尔(Uriel)是密尔顿《失乐园》中太阳的天使长的名字。
   (灵石译)
--------------------------------------------------------------------------------
  
   辩护词
  
   不要以为我桀骜不驯,
   因我独自在山谷间游荡;
   我是去拜谒森林之神,
   把他的智慧向世人宣讲。
  
   不要指责我懒散怠惰,
   因我终日只把溪水凝视;
   每一片云从空中飘过,
   都在我书里写下一个字。
  
   勤劳的人不要责备我,
   因我只顾采撷闲适的花;
   这手里的紫苑,每一朵
   都会装着一个思想回家。
  
   天地所有神秘的讯息
   都藏身于眼前花的形象;
   古今所有隐秘的历史
   都被鸟儿在树荫里传唱。
  
   强壮的牛离开田野时,
   带给你的只是一种收获,
   另一种庄稼留在原地,
   我拾起它们,变成了歌。
  
   1846
  
   (灵石译)
--------------------------------------------------------------------------------
  
   艺术
  
   将传奇的光泽和魅惑
   赋予手推车、碗碟和煎锅;
   让隐藏在石堆光影里的正午
   也能笼罩月光的神秘孤独;
   让城市整齐的水泥路面,
   变幻出遍布甜美丁香的花园;
   让涌动的喷泉送来凉爽,
   在烈日炙烤的广场歌唱;
   让雕塑、图画、公园和大厅,
   歌谣、旗帜和公共的节庆,
   唤醒过去的记忆,装点今日,
   让明天成为一个新的开始。
   如此,尘土中辛勤劳作的人
   将透过城市的时钟之门
   瞥见似真似幻的国王与侍从,
   天使的裙边和缀满星星的翅膀,
   他的先祖在明亮的寓言里闪烁,
   他的孩子在天国的餐桌旁围坐。
   这样快乐的表演
   是艺术的特权,
   让人习惯地球上的旅程,
   让放逐者领受他的天命,
   既然创造他的那种质料
   也把日子和天穹创造,
   他便应缘着这些楼梯攀登,
   他的尊贵与时间同等;
   上界不朽的生命,同样
   也由凡人柔弱的溪流滋养。
  
   1847
   (灵石译)
--------------------------------------------------------------------------------
  
   日子
  
   时间的女儿,伪善的日子,
   裹着头巾,沉默如赤足的舞僧*。
   她们排成一列,无穷无尽,
   手里拿着王冠和柴捆,
   按人们的意愿把礼物馈赠:
   面包,王国,星辰和挂满繁星的天穹。
   我在枝叶交错的花园里,看见她们的队列,
   我忘记了早晨许下的心愿,仓促间
   摘了一些香草和几个苹果,日子
   转过身,沉默地离开了。太迟了——
   在她阴郁的束发带下,我看到了蔑视。
  
   注释:
   *原文dervishes,是穆斯林的一个支派,其特点是苦修和狂舞,借此进入灵魂出窍的神秘状态。
   1851
   (灵石译)
--------------------------------------------------------------------------------
  
   梵天1
  
   若染血的杀人者以为杀的是别人,
   若被杀者也以为被杀的是自己,
   他们都还未识得我的奥妙法门,
   我遵循,超越,又从反面开始。
  
   遥远的,遗忘的,都在我身边,
   阴影与阳光也没什么不同,
   早已消失的神祗还会向我显现,
   耻辱与声名我都纳入胸中。
  
   那些忘记我的人只是一厢情愿,
   他们远翔时,我是他们的羽翼;
   我是怀疑者,也是怀疑的意念,
   我是僧侣们日夜不息的颂诗。
  
   大神们2终日觊觎着我的园庭,
   七圣徒3也被无益的梦想折磨。
   可是你,谦卑的爱善的心灵,
   我为你备的礼物让天堂失色!
  
   1856
  
   注释:
   1.梵天(Brahman)是印度教的最高神。
   2.大神指印度教中的Indra(天空神)、Ani(火神)和Yama(死神)。
   3.七圣徒指Maharshis,印度教中最高的圣徒。
   (灵石译)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