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拜伦  
 
 
 
 
 
 
 
 
□外国诗人档案:
   拜伦(1788-1824)是英国伟大的民主主义诗人、19世纪初期浪漫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1788年1月22日生于英国的一个破落的贵族家庭,长于苏格兰。10岁时承袭了拜伦爵士称号。从学生时代开始写诗,第2部诗集《闲暇的时刻》(1807)出版后受到《爱丁堡评论》的攻击,诗人乃答之以《英国诗人和苏格兰评论家》(1809)一诗,初次显露了他卓越的才华和讽刺的锋芒。1812年发表的《恰尔德·哈罗尔德游记》(第1、2章)是他的成名作。1816年,拜伦因私生活受到上流社会的排斥,愤而移居意大利。在意大利,他写了《恰尔德·哈罗尔德游记》的第3、4两章(1816、1818年)。这部抒情叙事长诗和未完成的巨著《唐璜》是他最著名的代表作。拜伦还写了一系列长篇叙事诗,如《异教徒》(1813)、《海盗》(1814)和7部诗剧,如《曼弗雷德》(1817)、《该隐》(1821),以及许多抒情诗和讽刺诗,如《审判的幻景》(1822)。1823年初,希腊抗土斗争高涨,拜伦放下正在写作的《唐璜》,毅然前往希腊,参加希腊志士争取自由、独立的武装斗争,1824年4月19日死于希腊军中。他的诗歌在欧洲和中国都有很大的影响。

  
   拜伦一生为民主、自由、民族解放的理想而斗争,而且努力创作,他的作品具有重大的历史进步意义和艺术价值,他未完成的长篇诗体小说《堂璜》,是一部气势宏伟,意境开阔,见解高超,艺术卓越的叙事长诗,在英国以至欧洲的文学史上都是罕见的。

   ★代表作:洛钦伊珈、歌、想从前我们俩分手、在马耳他一本签名纪念册上的题词、雅典的女郎、只要再克制一下、她走在美的光彩中、我的心灵是阴沉的、我看过你哭、失眠人的太阳、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下来哭泣、给奥古斯达的诗章、书寄奥古斯达、咏锡雍、我们将不再徘徊、本国既没有自由可争取、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
  
   洛钦伊珈
  
   去吧,你艳丽的风景,你玫瑰的花园!
     让富贵的宠儿在你的眸子里徜徉;
   还给我峻岩吧,那儿有积雪的安眠,
     尽管它仍铭记着自由与爱的创伤。
   然而,加里敦尼呵,你的峰峦多壮美:
     在那雪白的山顶,尽管天高风急,
   尽管布湍激,没有舒缓的泉水,
     我却怀念幽暗的洛屈纳期而叹息。
  
   呵,我幼小的脚步天天在那里游荡,
     我戴着苏格兰帽子,穿着花格外套,
   脑中冥想着一些久已逝去的族长,
     而信步漫游在那松林荫蔽的小道;
   我流连忘返,直到夕阳落山的霞光
     为灿烂的北极星的了所替换,
   因为古老的故事煽动了我的幻想,
     呵,是那幽暗的洛屈纳咖山民的流传。
  
   “噫,死者的鬼魂!你们的声音我难道
     没有听见,在滚滚的夜风里升腾?”
   那一定是英雄的幽灵欢乐喧嚣,
     驾着长风,奔驰于他的高原的谷中!
   在洛屈纳咖附近,每当风云凝聚,
     冬寒就驾着他的冰车前来驻扎:
   那里的阴云旋卷着我祖先的形迹,
     他们住在幽暗的洛屈纳期的凤暴下。
  
   “不幸而勇敢的壮士!难道没有恶兆
     预示你们的大业已为命运所摒弃?”
   呵,尽管你们注定在克劳顿战死了,
     你们的覆亡并没有赢得欢呼的胜利。
   但你们在泥土的永眠中仍旧快乐,
     你们和族人在布瑞玛山穴一起安息;
   那苏格兰风笛正在幽暗的山中高歌,
     洛屈纳珈山中回荡着你们的事迹。
  
   洛屈纳珈呵,我已离开你年复一年,
     还得再过多少岁月我才能再踏上你!
   虽然造化没把绿野和鲜花给你装点,
     你比阿尔比安的平原夏令人珍惜。
   英格兰呵,以远方山峦的游子来看,
     你的美景太嫌温驯而小巧玲珑,
   唤我多么向往那雄伟粗犷的悬崖,
     那幽暗的洛屈纳珈的险恶的峥嵘。
  
   查良铮译
--------------------------------------------------------------------------------
  
  
  
   夜风轻柔地叹息,
     更加轻柔地在波浪上低语,
   因为睡眠把我的芳妮眼睛合拢,
     宁静一定不会离开她的枕际。
  
   或者吹奏着从天国上空偷来的
     动听的风神的乐曲,
   余音缭绕耳畔使她沉醉,
     爱情的梦把她的灵魂抚慰。
  
   但夜风又克制自己,
     只在最温柔的低语中叹息,
   不让微风的翅膀敢于
     把那棕色的头发吹起。
  
   夜风吹拂着凉意!
     啊!不要吹皱那洁白的眼皮,
   因为只有振奋人心的晨光,
     才能唤醒深藏在眼底的喜气。
  
   祝福那嘴唇和湛蓝的眼睛,
     亲爱的芳妮,愿以你的睡眠为圣!
   愿那双唇永不吐出一声叹息,
     双眼睡醒再也不哭泣。
  
   1808.2.23
   姚奔译
--------------------------------------------------------------------------------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默默无言地流着泪,
   预感到多年的隔离,
   我们忍不住心碎;
   你的脸冰凉、发白,
   你的吻更似冷冰,
   呵,那一刻正预兆了
   我今日的悲痛。
  
   清早凝结着寒露,
   冷彻了我的额角,
   那种感觉仿佛是
   对我此刻的警告。
   你的誓言全破碎了,
   你的行为如此轻浮: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
   我听了也感到羞辱。
  
   他们当着我讲到你,
   一声声有如丧钟;
   我的全身一阵颤栗——
   为什么对你如此情重?
   没有人知道我熟识你,
   呵,熟识得太过了——
   我将长久、长久地悔恨,
   这深处难以为外人道。
  
   你我秘密地相会,
   我又默默地悲伤,
   你竟然把我欺骗,
   你的心终于遗忘。
   如果很多年以后,
   我们又偶然会面,
   我将要怎样招呼你?
   只有含着泪,默默无言。
  
   1808年
   查良铮译
--------------------------------------------------------------------------------
  
   在马耳他一本签名纪念册上的题词
  
   正如一块冰冷的墓石
     死者的名字使过客惊心,
   当你翻到这一页,我名字
     会吸引你那沉思的眼睛。
  
   也许有一天,披览这名册,
     你会把我的姓名默读,
   请怀念我吧,像怀念死者,
     相信我的心就葬在此处。
  
   1809年9月14日
  
   杨德豫译
   作者1809年到南欧游历时,曾在地中海的马耳他岛小住。
--------------------------------------------------------------------------------
  
   雅典的女郎
  
   趁我们还没分手的时光,
   还我的心来,雅典的女郎!
   不必了,心既已离开我胸口,
   你就留着吧,把别的也拿走!
   我临行立下了誓言,请听:
   我爱你呵,你是我生命!①
  
   凭着你那些松散的发辫——
   爱琴海的清风将它们眷恋,
   凭着你眼皮——那乌黑的眼睫
   亲吻你颊上嫣红的光泽:
   凭着你小鹿般迷人的眼睛,
   我爱你呵,你是我生命!
  
   凭着我痴情渴慕的红唇,
   凭着那丝带紧束的腰身,
   凭着定情花——它们的暗喻②
   胜过了人间的千言万语;
   凭着爱情的欢乐和酸辛:
   我爱你呵,你是我生命!
  
   我可真走了,雅典的女郎!
   怀念我吧,在孤寂的时光!
   我身向伊斯坦布尔飞奔,
   雅典却拘留了我的心魂,
   我能够不爱你吗?不能!
   我爱你呵,你是我生命!
  
   1810年,雅典
  
   杨德豫译
   ①这一行和以下各节的末行,原文为希腊文。
   ②希腊少女常以花朵作为表白爱情的信物。
--------------------------------------------------------------------------------
  
   只要再克制一下
  
   只要再克制一下,我就会解脱
   这割裂我内心的阵阵绞痛;
   最后一次对你和爱情长叹过,
   我就要再回到忙碌的人生。
   我如今随遇而安,善于混日子,
   尽管这种种从未使我喜欢;
   纵然世上的乐趣都已飞逝,
   有什么悲哀能再使我心酸?
  
   给我拿酒来吧,给我摆上筵席,
   人本来不适于孤独的生存;
   我将做一个无心的浪荡子弟,
   随大家欢笑,不要和人共悲恸。
   在美好的日子里我不是如此,
   我原不会这样,如果不是你
   逝去了,把我孤独地留下度日,
   你化为虚无——一切也逝去了意义。
  
   我的竖琴妄想弹唱得潇洒!
   被“忧伤”所勉强作出的笑容
   有如覆盖在石墓上的玫瑰花,
   不过是对潜伏的悲哀的嘲讽。
   虽然我有快活的友伴共饮,
   可以暂且驱遣满怀的怨诉;
   虽然欢笑点燃了发狂的灵魂,
   这颗心呵-这颗心仍旧孤独!
  
   很多回,在清幽寂寞的晚上,
   我有所慰藉地凝视着天空,
   因为我猜想,这天庭的银光
   正甜蜜地照着你沉思的眼睛;
   常常,当新西雅高踞天阙,
   当我驶过爱琴海的波涛,
   我会想:“塞莎在望着那明月”——
   哎,但它是在她的墓上闪耀!
  
   当我辗转于病痛失眠的床褥,
   高热在抽搐我跳动的血管,
   “塞莎不可能知道我的痛苦,”
   我疲弱地说:“这倒是一种慰安。”
   仿佛一个奴隶被折磨了一生,
   给他以自由是无益的恩赐,
   悲悯的造化白白给我以生命,
   因为呵,塞莎已经与世长辞!
  
   我的塞莎的一件定情的馈赠,
   当生命和爱情还正在鲜艳!
   呵,如今你看来已多么不同!
   时光给你染上了怎样的愁颜!
   那和你一起许给我的一颗心,
   沉寂了——唉,但愿我的也沉寂!
   虽然它已冷得有如死去的人,
   却还感到、还嫌恶周身的寒意。
  
   你酸心的证物!你凄凉的表记!
   尽管令人难过,贴紧我的前胸!
   仍旧保存那爱情吧,使它专一,
   不然就撕裂你所贴紧的心。
   时间只能冷却,但移不动爱情,
   爱情会因为绝望而更神圣;
   呵,千万颗活跃的爱心又怎能
   比得上这对于逝者的钟情?
  
   查良铮译
--------------------------------------------------------------------------------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
  
   一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象夜晚
   皎洁无云而且繁星漫天;
   明与暗的最美妙的色泽
   在她的仪容和秋波里呈现:
   耀目的白天只嫌光太强,
   它比那光亮柔和而幽暗。
  
   二
  
   增加或减少一份明与暗
   就会损害这难言的美。
   美波动在她乌黑的发上,
   或者散布淡淡的光辉
   在那脸庞,恬静的思绪
   指明它的来处纯洁而珍贵。
  
   三
  
   呵,那额际,那鲜艳的面颊,
   如此温和,平静,而又脉脉含情,
   那迷人的微笑,那容颜的光彩,
   都在说明一个善良的生命:
   她的头脑安于世间的一切,
   她的心充溢着真纯的爱情!
  
   查良铮译
--------------------------------------------------------------------------------
  
   我的心灵是阴沉的
  
   一
  
   我的心灵是阴沉的——噢,快一点
   弹起那我还能忍着听的竖琴,
   那缠绵的声音撩人心弦,
   让你温柔的指头弹给我听。
   假如这颗心还把希望藏住,
   这乐音会使它痴迷得诉出衷情:
   假如这眼睛里还隐蓄着泪珠,
   它会流出来,不再把我的头灼痛。
  
   二
  
   但求你的乐声粗犷而真挚,
   也不要先弹出你欢乐的音阶,
   告诉你,歌手呵,我必须哭泣,
   不然,这沉重的心就要爆裂;
   因为它曾经为忧伤所哺育,
   又在失眠的静寂里痛得久长;
   如今它就要受到最痛的一击,
   使它立刻碎裂——或者皈依歌唱。
  
   查良铮译
--------------------------------------------------------------------------------
  
   我看过你哭
  
   一
  
   我看过你哭——一滴明亮的泪
   涌上你蓝色的眼珠;
   那时候,我心想,这岂不就是
   一朵紫罗兰上垂着露;
   我看过你笑——蓝宝石的火焰
   在你之前也不再发闪;
   呵,宝石的闪烁怎么比得上
   你那灵活一瞥的光线。
  
   二
  
   仿佛是乌云从远方的太阳
   得到浓厚而柔和的色彩,
   就是冉冉的黄昏的暗影
   也不能将它从天空逐开;
   你那微笑给我阴沉的脑中
   也灌注了纯洁的欢乐;
   你的容光留下了光明一闪,
   恰似太阳在我心里放射。
  
   查良铮译
--------------------------------------------------------------------------------
  
   失眠人的太阳
  
   呵,失眠人的太阳!忧郁的星!
   有如泪珠,你射来抖颤的光明
   只不过显现你逐不开的幽暗,
   你多么象欢乐追忆在心坎!
   “过去”,那往日的明辉也在闪烁,
   但它微弱的光却没有一丝热;
   “忧伤”尽在了望黑夜的一线光明,
   它清晰,却遥远;灿烂,但多么寒冷!
  
   查良铮译
--------------------------------------------------------------------------------
  
   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下来哭泣
  
   一
   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下来
   悲痛地哭泣,我们想到那一天
   我们的敌人如何在屠杀叫喊中,
   焚毁了撒冷的高耸的神殿:
   而你们,呵,她凄凉的女儿!
   你们都号哭着四散逃散。
  
   二
   当我们忧郁地坐在河边
   看着脚下的河水自由地奔流,
   他们命令我们歌唱;呵,绝不!
   我们绝不在这事情上低头!
   宁可让这只右手永远枯瘦,
   但我们的圣琴绝不为异族弹奏!
  
   三
   我把那竖琴悬挂在柳梢头,
   噢,撒冷!它的歌声该是自由的;
   想到你的光荣丧尽的那一刻,
   却把你的这遗物留在我这里:
   呵,我绝不使它优美的音调
   和暴虐者的声音混在一起!
  
   查良铮译
--------------------------------------------------------------------------------
  
  给奥古斯达的诗章
  
   一
   虽然我的多事之秋已经过去,
   我命运的星宿却逐渐暗淡,
   你的柔情的心却拒绝承认
   许多人已经看出的缺点;
   虽然你的心熟知我的悲哀,
   它却毫不畏缩和我分尝;
   呵,我的灵魂所描绘的爱情
   哪里去找?除非是在你心上。
  
   二
   当我身边的自然在微笑,
   这是唯一和我应答的笑意,
   我并不认为它有什么诡
   因为那一笑时我想起了你;
   当狂风向着海洋冲激,搏战,
   一如我曾信任的心之于我,
   假如那波涛激起了我的感情,
   那就是,为什么它把你我分隔?
  
   三
   虽然我的最后希望——那基石
   动摇了,纷纷碎落在浪潮里,
   虽然我感觉我的灵魂的归宿
   是痛苦,却绝不作它的奴隶。
   许多种痛苦在追逐着我,
   它们可以压碎我,我不会求情,
   可以折磨我,但却不能征服,
   我想着的是你,而不是那伤痛。
  
   四
   你人情练达,却没有欺骗我,
   你是个女人,却不曾遗弃,
   尽管我爱你,你防止使我悲哀,
   尽管我受到诽谤,你却坚定不移;
   尽管被信赖,你没有斥退我,
   尽管分离了,并不是借此摆脱,
   尽管注意我,并不要说我坏话,
   也不是为使世人说慌,你才沉默。
  
   五
   我并不责备或唾弃这个世界,
   也不怪罪世俗对一人的挞伐,
   若使我的心灵对它不能赞许,
   是愚蠢使我不曾早些避开它。
   如果这错误使我付出的代价
   比我一度预料的多了许多,
   我终于发现,无论有怎样的损失,
   它不能把你从我的心上剥夺。
  
   六
   从我的过去的一片荒墟中,
   至少,至少有这些我能记忆,
   它告诉了我,我所最爱的
   终于是最值得我的珍惜;
   在沙漠中,一道泉水涌出来,
   在广大的荒原中,一棵树矗立,
   还有一只鸟儿在幽寂譃赠啭,
   它在对我的心灵诉说着你。
  
   1816.7.24
   查良铮译
-------------------------------------------------------------------------------
  
   书寄奥古斯达
  
   一
   我的姐姐!我亲密的姐姐!假如有
   比这更亲更纯的名称,它该说给你:
   千山万水隔开了我们,但我要求
   不是你的泪,而是回答我的情谊。
   无论我漂泊何方,你在我的心头
   永远是一团珍爱的情愫,一团痛惜。
   呵,我这余生还有两件事情留给我——
   或漂游世界,或与你共享家庭之乐。
  
   二
   如果我有了后者,前者就不值一提,
   你会成为我的幸福之避难的港湾;
   但是,还有许多别的关系系住你,
   我不原意你因为我而和一切疏淡。
   是乖戾的命运笼罩着你的兄弟——
   不堪回首,因为它已经无可转圜;
   我的遭逢正好和我们祖父的相反:
   他是在海上,我却在陆上没一刻安然。
  
   三
   如果可以说,他的风暴是被我承当
   在另一种自然里,在我所曾经忽略
   或者从未料到的危险的岩石上,
   我却忍受了人世给我的一份幻灭,
   那是由于我的过失,我并不想掩藏,
   用一种似是而非的托辞聊以自解;
   我已经够巧妙地使自己跌下悬崖,
   我为我特有的悲伤作了小心的领航员。
  
   四
   既然错处是我的,我该承受它的酬报。
   我的一生就是一场斗争,因为我
   自从有了生命的那一天,就有了
   伤害它的命运或意志,永远和它违拗;
   而我有时候感于这种冲突的苦恼,
   也曾经想要摇落这肉体的枷锁:
   但如今,我却宁愿多活一个时候,
   哪怕只为了看看还有什么祸事临头。
  
   五
   在我渺小的日子里,我也曾阅历
   帝国的兴亡,但是我并没有衰老;
   当我把自己的忧患和那一切相比,
   它虽曾奔腾象海湾中狂暴的浪涛,
   却成了小小水化的泼溅,随时平息:
   的确,有一些什么——连我也不明了——
   在支持这不知忍耐的灵魂;我们并不
   白白地(即使仅仅为它自己)贩来痛苦。
  
   六
   也许是反抗的精神在我的心中,
   造成的结果——也许是冷酷的绝望
   由于灾难的经常出现而逐渐滋生,——
   也许是清新的空气,更温煦的地方
   (因为有人以此解释心情的变动,
   我们也无妨把薄薄的甲胄穿上),
   不知是什么给了我奇怪的宁静,
   它不是安祥的命运所伴有的那一种。
  
   七
   有时候,我几乎感到在快乐的童年
   我所曾感到的:小溪、树木和花草
   和往昔一样扑到我的眼底,使我忆念
   我所居住的地方,在我青春的头脑
   还没有牺牲给书本以前。我的心间
   会为这我曾经熟识的自然的面貌
   而温馨;甚至有时候,我以为我看见
   值得爱的生命——但有谁能象你那般?
  
   八
   阿尔卑斯在我面前展开,这片景象
   是冥想的丰富的源泉;——对它赞叹,
   不过是烦琐的一天中应景的文章;
   细加观赏却能引起更珍贵的灵感。
   在这里,孤独并不就令人觉得凄凉,
   因为有许多心愿的事物我都能看见;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能望着一片湖
   比我们家乡的更秀丽,虽然比较生疏。
  
   九
   哦,要是能和你在一起,那多幸福!
   但我别为这痴望所愚弄吧,我忘记
   我在这里曾经如此夸耀的孤独,
   就会因为这仅有的埋怨而泄了气;
   也许还有别的怨言,我更不想透露——
   我不是爱发牢骚的人,不想谈自己;
   但尽管如此,我的哲学还是讲下去了,
   我感到在我的眼睛里涌起了热潮。
  
   一0
   我在向你提起我们家乡可爱的湖水,
   呵,湖旁的那老宅也许不再是我的。
   莱芒湖固然美丽,但不要因此认为
   我对更亲密的故土不再向往和追忆:
   除非是时光把我的记忆整个儿摧毁,
   否则,它和它都不会从我的眼里褪去;
   虽然,你们会和一切我所爱的事物一样,
   不是要我永远断念,就是隔离在远方。
  
   一一
   整个世界在我面前展开;我向自然
   只要求她同意给予我享受的东西——
   那就是在夏日的阳光下躺在湖边,
   让我和她的蓝天的寂静融和在一起,
   让我看到她没訛枣幕的温和的脸,
   热烈地注视她,永远不感到厌腻。
   她曾是我早年的友好,现在应该是
   我的姐姐——如果我不曾又向你注视。
  
   一二
   呵,我能抹煞任何感情,除了这一个;
   这一个我却不情愿,因为我终于面临
   有如我生命开始时所踏进的景色:
   它对我是最早的、也是唯一的途径。
   如果我知道及早地从人群退缩,
   我绝不会濒临象现在这样的处境;
   那曾经撕裂我的心的激情原会安息,
   我不至于被折磨,你也不至于哭泣。
  
   一三
   我和骗人的“野心”能有什么因缘?
   我不认得,“爱情”,和“声誉”最没有关系;
   可是它们不请自来,并和我纠缠,
   使我得到名声——只能如此而已。
   然而这并不是我所抱韵最后心愿;
   事实上,我一度望到更高贵的目的。
   但是一切都完了——我算是另外一个,
   我以前的千百万人都这样迷惘地活过。
  
   一四
   而至于未来,这个世界的未来命运
   不能引起我怎样的关切和注意;
   我已超过我该有的寿命很多时辰,
   我还活着,这样多的事情却已逝去。
   我的岁月并没有睡眠,而是让精神
   保持不断的警惕,因为我得到的
   是一份足以充满一世纪的生命,
   虽然,它的四分之一还投有被我走尽。
  
   一五
   至于那可能来到的、此后的余生
   我将满意地接待;对于过去,我也不
   毫无感谢之情——因为在无尽挣扎中,
   除痛苦外,快乐也有时偷偷袭入;
   至于现在,我却不愿意使我的感情
   再逐日麻痹下去。尽管形似冷酷,
   我不愿隐瞒我仍旧能四方观看,
   并且怀着一种深挚的情思崇拜自然。
  
   一六
   至于你,我亲爱的姐姐呵,在你心上
   我知道有我,一如你占据我的心灵;
   无论过去和现在,我们——我和你一样——
   一直是两个彼此不能疏远的生命;
   无论一起或者分离,都不会变心肠。
   从生命的开始直到它逐渐的凋零,
   我们相互交缠一—任死亡或早、或晚,
   这最早的情谊将把我们系到最后一天!
  
   一八一六年
   查良铮译
--------------------------------------------------------------------------------
  
   咏锡雍
  
   你磅礴的精神之永恒的幽灵!
   自由呵,你在地牢里才最灿烂!
   因为在那儿你居于人的心间——
   那心呵,它只听命对你的爱情;
   当你的信徒们被带上了枷锁,
   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牺牲,
   他们的祖国因此受人尊敬,
   自由的声誉随着每阵风传播。
   锡雍!你的监狱成了一隅圣地,
   你阴郁的地面变成了神坛,
   因为伯尼瓦尔在那里走来走去
   印下深痕,仿佛你冰冷的石板
   是生草的泥土!别涂去那足迹
   因为它在暴政下向上帝求援。
  
   查良铮译
--------------------------------------------------------------------------------
  
  我们将不再徘徊
  
   我们将不再徘徊
   在那迟迟的深夜,
   尽管心儿照样爱,
   月光也照样皎洁。
  
   利剑把剑鞘磨穿,
   灵魂也磨损胸臆,
   心儿太累,要稍喘,
   爱情也需要歇息。
  
   黑夜原是为了爱,
   白昼转眼就回还,
   但我们不再徘徊
   沐着那月光一片。
  
   1817年
   杨德豫译
--------------------------------------------------------------------------------
  
   本国既没有自由可争取
  
   本国既没有自由可争取,
   为邻国的自由战斗!
   去关心希腊、罗马的荣誉,
   为这番事业断头!
  
   为人类造福是豪迈的业绩,
   报答常同样隆重,
   为自由而战吧,在哪儿都可以!①
   饮弹,绞死,或受封!
  
   1820年11月
   杨德豫译
   ①车尔尼雪夫斯基和杜勃罗留波夫认为:这行诗代表着拜伦一生的指导思想和行动准则。
--------------------------------------------------------------------------------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消磨这幽深的夜晚,
   尽管这颗心仍旧迷恋,
   尽管月光还那么灿烂。
  
   因为利剑能够磨剑鞘,
   灵魂也把胸膛磨得够受,
   这颗心呵,它得停下来呼吸,
   爱情也得有歇息的时候。
  
   虽然夜晚为爱情而降临,
   很快的,很快又是白昼,
   但是在这月光的世界,
   我们已不再一起漫游。
  
   1817.2.18
   查良铮译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