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安年斯基  
 
 
 
 
 
 
 
 
□外国诗人档案:

   因诺肯季·安年斯基(1855-1909)俄国白银时代著名诗人,重要的象征派诗人,批评家。
  
   ★代表作:在宇宙中 Ego(自我) 苦闷的怀想 秋天的罗曼司 痛苦的十四行诗·其二 无题 十一月·十四行诗 布景 在门坎上(十三行诗) 弓与弦 你又和我在一起 在车厢里 题陀斯妥耶夫斯基像
--------------------------------------------------------------------------------
   在宇宙中
  
   在宇宙中,在天体闪烁的微光中,
   有一颗星球的名字常挂在我口中……
   这不是因为我对它特别钟爱,
   而是因为我们在其上日显衰容。
  
   当疑虑沉重到难以容忍,
   我也只向它祈求宽容,
   这不是因为它能使我心情欢快,
   而是因为和它一起我无须照明。
  
   选自《柏木雕花箱》,1909年4月3日
   张冰译
--------------------------------------------------------------------------------
  
   Ego(自我)
  
   我是一代病人羼弱的子孙
   岂敢追寻奥林普斯山上的玫瑰花丛,
   滚滚春雷和海浪的轰鸣
   无论什么都不会使我动情。
  
   使我心动的是玻璃窗上映出的一抹晕红
   和远处嶙峋低泣的群峰,
   桌上那一束束凋萎的玫瑰
   及火红的晚霞绘出的花纹。
  
   头脑里装满了奇美的梦境,
   奇幻而非人世的臆想令我动情,
   我浑身颤栗陶醉于迷蒙的梦中
   把焚书里已忘的字句狂吻……
  
   《白银时代俄国诗人》,第一卷,第230页
   张冰译
--------------------------------------------------------------------------------
  
   苦闷的怀想
  
   涂满墨迹的那一页,
   永远展现在我的眼前。
   可离开人群哪里又是我的归宿,
   我无处可逃,哪里能让我躲开那些夜?
  
   所有活物都变得那么遥远,
   所有不存在者都历历如在眼前,
   它们凝成令人难以忘怀的字句,
   凌晨,变成黢黑难辨的斑点。
  
   我全身心沉浸在那边,无力答辩,
   海市蜃楼般的字母隐隐在那里显现……
   ……家里有孩子时我喜欢,
   也喜欢孩子在啼苦的每一个夜。
  
   张冰译
--------------------------------------------------------------------------------
  
   秋天的罗曼司
  
   望着你,我心境恬淡,
   可心头的郁闷无法排遣……
   今天天气闷热令人疲倦,
   而太阳却躲在云气的后面。
  
   我知道是梦使我缱绻,
   可我毕竟还可以以梦消遣,
   而你呢,正在凋零的落叶
   落在林荫道上无用的枯竭……
  
   是盲目的命运使我们这样:
   在那边,只有上帝知道我们能否见面……
   而你知道吗?……·谨记来春路上
   且莫践踏枯叶!
  
   1903年
  
   张冰译
--------------------------------------------------------------------------------
  
   痛苦的十四行诗·其二
  
   连阴天晦暗的旋风
   把公开的秘密保存……
   手镯上的铃铛时而沉默
   时而叮铛作声。
  
   偷来的幸福充满了惊恐――
   抹了蜜和毒药的冰凉的嘴唇
   我贪婪地啜饮,浑身
   被甜蜜的颤栗所震动。
  
   这是一个梦,是一团雾,灰蒙蒙,
   创造它只有你能行,
   沙沙的雪和依稀闪动的阴影,
  
   玻璃窗上热气蒸腾出细细的花纹,
   毛皮大衣、丁香和嘴唇
   共同构成温暖的和声。
  
   张冰译
--------------------------------------------------------------------------------
  
   无题
  
   雨后的夜晚温熙而又甜蜜。
   一轮明月闪现于白白的云隙。
   一只长脚秧鸡频频在潮湿的草丛中唱起。
  
   于是,我的嘴唇第一次和你狡黠的唇贴在一起。
   于是,一接触你,我的手臂便开始颤栗……
   刚过了十六年――从那时起。
   霍达谢维奇1918年1月8日同上书第575页
   题陀斯妥耶夫斯基像
   良心,使他成为先知和诗人,
   卡拉玛佐夫兄弟和群魔就活在他心中,――
   曾是导致他痛苦之火的一切,
   如今却是辉映在我们眼前光明的温情。
  
   张冰译
--------------------------------------------------------------------------------
  
   十一月·十四行诗
  
   依旧是紫色的火焰正在收敛它的余光,
   依旧是死气沉沉的清晨泛着昏黄!
   依旧是窗框里映出的树影枝网
   今天仍是那一套,和昨天一样……
  
   只有一件事我乐于用它打发时光
   纸页上处处是银白的空行
   一只笔在纸上勾出茸茸的线条
   这工作须精细而又周详……
  
   太阳被包裹在雾中犹如狱中囚徒……
   何若坐上雪橇穿过昏暗走向田野,
   去看波翻云卷,――
  
   多么好,让铜哨充溢胸中,
   去往无边无际光滑的雪中
   在波浪形的山谷里滑行……
  
   张冰译
--------------------------------------------------------------------------------
  
   布景
  
   这是不可思议之梦的月夜,
   充满病态、昏黄、死气沉沉,
   剧院中的云翳间浮出月华一轮;
   一道绿莹莹带状的灯光
   在纸做的槭树上摇晃。
  
   这是不可能之理想的月夜……
   但所有的线条都奇形怪状、凝然不动:
   ――这是你的面具还是你本身?
  
   瞧,一道道睫毛在微微颤动……
   一张张纸页在一页页地翻动。
  
   张冰译
--------------------------------------------------------------------------------
  
   在门坎上(十三行诗)
  
   我的嘴里被人吹进了一口气,
   她连同自己的火炬一起消失,
   于是,整个世界――无论此岸还是彼岸
   都发了病――在那个瞬间。
  
   她走了――生活之树的叶丛中
   从此散发着寒冷。
   从她成为不可企及者之时起
   我的岁月流逝得无影无踪。
  
   而生命欲越来越强烈地把我召唤,
   可无论何时也无论何人
   却再也无法使我们和解把我们评判,
   而我却深信:终有一天,在我之后
   她会重新到来――在没有我的时候。
  
   张冰译
--------------------------------------------------------------------------------
  
   弓与弦
  
   这臆语何等痛苦、暧昧!
   这玩意何等晦暗不明!
   摸琴摸了这么多年
   居然会认不出灯光下的琴弦!
  
   我们的存在究竟对谁有益?是谁
   点亮了这两张焦黄沮丧的脸……
   可突然间,琴弓感到,有人
   拿起它们,并把它们交溶。
  
   "啊,多么久了呵!借着黑暗
   请你回答我一句话,你是原来的你吗?"
   于是,琴弦开始和琴弓亲吻,
   发出响声,但却在颤动。
  
   "我们是否从此便
   再不分离?我们分手已经够久?……"
   提琴答道:是的,
   可琴心却感到痛楚。
  
   琴弓一切都明白了,它停了下来,
   可琴膛里回声仍在颤动……
   原来人们所以为的音乐,
   原本是它们的苦痛。
  
   而那人却直到清晨
   都点着蜡烛……·琴弓在颤动······
   直到太阳升起它才发现
   它们疲倦无力地裹着黑天鹅绒。
  
   张冰译
--------------------------------------------------------------------------------
  
   你又和我在一起
  
   秋天――我的女友,你又和我在一起,
   可是,透过你光秃的树枝,
   云间的蓝天,还从未如此苍白,
   我也不记得几时有过如此死气沉沉的雪。
  
   我还不曾见过比你更黢黑的秋水
   不曾见过比垃圾更可哀的秋波,
   在你那破棉烂絮般的天空上,
   泛黄的乌云在以分离把我折磨。
  
   我呆若木鸡一般看着这一切直到终了……
   啊,瞧这空气清新得多么奇妙……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发现语言的秘密原本无聊。
  
   张冰译
--------------------------------------------------------------------------------
  
   在车厢里
  
   事多话多,这一切都够了,
   别笑了,让我们沉默,
   低空的云间飘散着雪霰,
   山间的月光多么冷漠。
  
   在天地不明所以的搏战中,
   爆竹柳浮现出它们黢黑的身影,
   我对你说:"明天见",
   "你我今天的帐,已经算清!"
  
   我只想透过糊着黏糊糊棉絮的车窗,
   了望光裸着的田庄,
   即便我罪无可挽也无妨,
   既不祈祷,更无幻想。
  
   而你何妨燃烧,何妨辉煌,
   你要我相信你已把一切宽恕……·
   就让那一抹朝霞燃烧如火吧,
   它周围的一切全都披着缟素。
  
   张冰译
--------------------------------------------------------------------------------
  
   题陀斯妥耶夫斯基像
  
   良心,使他成为先知和诗人,
   卡拉玛佐夫兄弟和群魔就活在他心中,――
   曾是导致他痛苦之火的一切,
   如今却是辉映在我们眼前光明的温情。
  
   张冰译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