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季娜依达·吉皮乌斯  
 
 
 
 
 
 
 
 
□外国诗人档案:
   弗拉基密尔·弗拉基密洛维奇·马雅可夫斯基(1893-1930)是苏联最有影响的诗人。出生在格鲁吉亚山区的巴格达吉村的一个林务官的家庭。他童年时代就喜欢文学。1906年随全家迁居莫斯科,不久即开始从事革命活动。1911年,马雅可夫斯基进入莫斯科绘画雕刻建筑学校,并开始写诗,早期诗歌具有未来派的色彩。长诗《穿裤子的云》(1915)是一部爱情诗,但其基调是批判资本主义。十月革命后,马雅可夫斯基的创作进入一个新时期。他写出了短诗《我们的进行曲》(1917)、《革命颂》(1918)和《向左进行曲》(1918), 以及剧本《宗教滑稽剧》(1918)和长诗《一亿五千万》(1921)等许多歌颂革命的作品。1919年至1922年期间,马雅可夫斯基为俄罗斯电讯社的“罗斯塔之窗”工作,他作的诗画题材广泛,简洁鲜明,颇受群众欢迎。他的讽刺诗《开会迷》(1922)辛辣地讽刺了官僚主义和文牍主义。


   1924年以后,他的创作进入成熟期,先后发表了长诗《列宁》(1925)和《好!》 (1927),长诗序曲《放开喉咙歌唱》(1930),讽刺喜剧《臭虫》(1928)和《澡堂》(1929),以及美国组诗和特写《我发现了美洲》等。长诗《列宁》从正面描写列宁的光辉一生,描写群众对列宁的深厚感情。他的喜剧讽刺了小市民及揭露了官僚主义,并在戏剧艺术上有创新。由于长期受到宗派主义的打击,加上爱情遭遇的挫折,诗人开枪自杀,身后留下13卷诗文。

   □代表作:晨 致俄罗斯 把未来揪出来 赠耐特同志——船和人 开会迷 最好的诗
--------------------------------------------------------------------------------
  
  
  
   阴郁
   的雨
   飞着斜的目光。
   电线流着铁的思想,——
   象铁窗一样
   清清楚楚。
   而铁窗后
   是鸭绒褥。
   脚
   轻轻巧巧
   踩在褥子上,——
   星星们正在起床。
   可是路灯——
   这批戴煤气王冠的
   帝王
   一齐灭
   亡,
   于是马路花园中的一束花——
   一群互相敌视的卖淫女郎
   刺得眼睛
   更疼。
   戏谑的
   钻心的笑
   从
   黄色的毒玫瑰丛
   弯弯曲曲
   长出,
   令人汗毛直竖。
   越过喧声
   越过恐怖
   远景
   安慰眼睛:
   那受难而心安、麻木不仁的
   十字架的
   奴仆
   同花街柳巷中
   淫窟的
   棺木
   都被东方投入同一个火光熊熊的花瓶。
  
   飞白译
--------------------------------------------------------------------------------
  
   致俄罗斯
  
   我来了——
   海外的鸵鸟,
   全身长着蓬松的诗句、格律和韵脚。
   我是多么愚蠢哪,竭力想把头埋进音韵的羽毛。
  
   不,我不属于你,畸形的冰雪王国。
   灵魂哪,
   深深地在羽毛中藏躲!
   突然闪现出另一个祖国,
   我看见——
   南方的生命遭到烧灼。
  
   一个炎热之岛。
   化为花瓶——椰树悠悠。
   “喂,快让道!”
   唉,虚构
   被踩碎了。
   我只得又——
   在时间的沙漠中编织串串足迹,
   奔向另一块绿洲。
  
   有些人缩作一团,战战兢兢:
   “咱们走开点吧,
   他会不会咬人?
   有些人弯腰打躬地奉承。
   “妈妈,
   妈妈呀,
   他会生蛋吗?”
   “小乖乖,我也弄不清。
   想来应该会生。”
  
   大街瞠目结舌。
   楼房笑声粗野。
   一股寒气浇到周身凉彻。
   千万个指头朝我身上戳,
   正当我把年代的山巅翻越。
   没啥了不起!哪怕你把我冻结,
   用风的刺刀刮光我的羽毛,在所不惜。
   舶来的、格格不入的我
   可以消灭。
   任凭一切十二月疯狂肆虐。
  
   飞白译
--------------------------------------------------------------------------------

把未来揪出来!

未来
   并不会自行到来,
咱们必须
     采取写办法。
共青团,
     抓住它的鳃!
少先队,
     揪它的尾巴!
公社
   并非童话里的公主,
让人们夜夜为她
       害相思病。
计算好,
     考虑妥,
       看准了,
         就前进,
哪怕是小事
     也要抓紧。
共产主义
     不仅仅存在于
田地
   和工厂的汗水里。
在家庭饭桌边,
         相互关系里,
           亲属间,
日常生活中
     也有共产主义。
谁要是
     骂起娘来
       整天没个完,
比那不上油的大车
         吵得还厉害,
谁要是
     在三弦琴的尖声中
           懒洋洋地瘫痪,
这种人
     没资格
       迎接未来。
前线上
     机枪
       扫射个不停,--
战争
   不止是
       这一种类型!
家庭
   和宿舍里的侵袭
对我们的
     威胁
       并不更轻。
谁顶不住
       家里的压力,
躺倒在
     纸玫瑰丛中
          酣卧,--
这种人
    目前
      还没资格
迎接未来的
      强有力的生活。
光阴
   就象一件皮大褂,
生活的蛀虫
      会蛀食它。
共青团员们,
       把我们积压的日月
象衣服似的
      翻出来拍打拍打!

飞白 译
--------------------------------------------------------------------------------

赠耐特同志——船和人

我吓了一跳。
       这不是神怪故事:
烧得滚烫,
      好象沸腾的夏日,
转了个弯
     开进港来的,竟是
《铁多尔,耐特》同志。
这是他,
     我认得出来,
救生圈
    当作眼睛戴。
"你好,耐特!
        多高兴啊,看见你健在,
过着烟囱冒烟的生活,
           缆绳、
              吊钩随身带。
靠过来!
      这儿对你
          够不够深?
自从巴统启航,
        想必你的锅炉
就已沸腾……
记得吗,耐特--
          当你还是一个人,
咱俩一同
在外交人员车厢里
喝茶的情景?
别人已在打鼾,
你却熬夜不睡,
用眼角余光
      把火漆封印保卫。
你整夜
    谈着雅可布孙,②
还挺可笑地背诗,
         背得汗流浃背。
临天亮打个盹儿,
         枪把子还在手里攥……
谁想偷文件,
试试看!
           叫他敢!
哪想得到,
      相隔仅仅一年,
我再见到你--
你已是
            一艘轮船。
向船尾方向望--
         海面半露
             好大的月亮!
一条光带
     从当中剖开
          一片汪洋。
仿佛是那场
      走廊里的最后的战斗
留下了英雄的脚印,
永远在你背后
闪着血光。
从书本学到
      共产主义的信仰,
只算中等成绩。
书本嘛,
     要写些什么话,
还不容易?
可是这个
把"幻梦"变活的实例,
却显示了
有血有肉的
共产主义。
我们遵照铁的誓言,
可以上十字架,
可以冒机枪扫射,
决不后退,
誓叫世界上
      没有俄国、
没有拉脱维亚,
实现一个大同的
        人类社会。
我们血管里奔流的
         不是水,
而是血。
迎着枪口的狂吠,
         我们挺进不歇,
为了
   死后
也能化为
轮船、
    诗篇
和其他长久的事业。
我愿活了又活,
冲过一年又一年的时光。
但在生命的终点
我愿……
             (再没有别的愿望)
我愿迎接
我的死的时刻,

如同耐特同志那样
迎接死亡。

1926年

①耐特,拉脱维亚人,任苏联外交信使,在执行任务时遭敌特袭击而牺牲。后来马雅可夫斯基在黑海遇到了耐特的名字命名的轮船。
②语言学家,曾介绍马雅可夫死基与耐特认识。
飞白 译
--------------------------------------------------------------------------------
  
   开会迷
  
   每天,当黑夜刚刚化为黎明,
   我就看见:
   有人去总署,
   有人去委员会,
   有人去政治部,
   有人去教育部,
   人们都分别去上班。
   刚一走进房里,
   公文就雨点儿似地飞来:
   挑拣出五十来份——
   都是最重要的公文!——
   职员们就分别去开会。
  
   每次来到,我都请求:
   “能不能给我一个接见的机会?
   我老早老早就来等候。”
   “伊万·万内奇开会去了——
   讨论戏剧部和饲马局合并的问题。”
   一百层楼梯爬上好几次,
   心中厌烦透了。
   可又对你说:
   “叫你一个钟头以后再来。
   在开会:
   省合作社
   要买一小瓶墨水。”
   一个钟头以后,
   男秘书,
   女秘书全都在这里——
   室内空无一人!
   二十二岁以下的青年
   都在开共青团的会议。
  
   当将近黄昏,我又爬上
   七层楼的最高一层。
   “伊万·万内奇来了没有?”
   “正在出席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委员会。”
  
   我愤怒万分,
   象雪崩似地,
   冲向会场,
   一路上喷吐着野蛮的咒骂。
   可是,我看到:
   坐着的都是半截的人。
   噢,活见鬼!
   那半截在哪儿呢?
   “砍死人了!
   杀死人了!”
   我满屋乱转着,大声叫喊。
   这可怕的景象使我的理智失去了常轨。
   这时,我却听见
   秘书异常平静的声音:
   “他们一下子要出席两个会。
   一天
   要赶
   二十个会。
   不得已,才把身子劈开!
   齐腰以上留在这里,
   那半截
   在那里。”
  
   我激动得整夜都没有睡着觉。
   一大清早,
   我就满怀希望地去迎接黎明:
   “噢,
   假如
   能再召开一次会,
   来讨论根绝一切会议,那该多好。”
  
   丘琴译
--------------------------------------------------------------------------------

最好的诗

听众
   递来
     一大大堆条子,
   想要将我一军,
问题里面带着刺:
   “马雅可夫斯基同志,
            请朗诵
                你的
最好的诗。”
哪首诗
   能给以
       这样的荣光?
我双手撑着讲台,
         搜索枯肠。
给他们
    读这首行吗?
也许,
    还是那首强?
当我
   抖擞
    诗歌的旧货,
而礼堂
    在等待,
      一片静默,
《北方工人报》的
         秘书
            凑向耳朵
悄悄地
    对我说……
于是我抛弃了
       吟诗的腔调
            大喊起来,
几乎把整座大楼
       震坏:
“同志们!
    工人
       和广州部队
占领了
    上海!”
仿佛是
    手掌心里
       揉洋铁皮,
欢呼的声浪
      不断高涨。
五分钟,
    十分钟,
        十五分钟,
雅罗斯拉夫在鼓掌。
听起来好象
      风暴
        铺天盖地而飞,
去答复
  一切
      张伯伦③的照会,
飞到中国去,
      叫那些主力舰
掉转
  钢铁的猪鼻子,
        从上海
            倒退。
一切
  诗的
     讨厌的泥泞,
任何
   诗的
     无尚的光荣,
都不能比这条
       普通的
          报纸新闻,
如果
  雅罗斯拉夫
        对它
          如此欢迎
我们的心啊
      紧紧地
      拴在一起,
工人蜂房的团结
      强大无比。
鼓掌吧,雅罗斯拉夫人,
        榨油工和纺织工,
向着陌生的
      而亲如骨肉的
        中国苦力!

1927年

③当时的英国大臣。
飞白 译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