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叶赛宁  
 
 
 
 
 
 
 
 
□外国诗人档案:
   谢尔盖·亚历山大罗维奇·叶赛宁(1895-1925),俄罗斯诗人。出身于农民家庭,教会师范学校毕业后,在莫斯科当店员和印刷厂校对员。1916年在白俄军队服役,1917年二月革命后离开军队,加入左翼社会革命党人的战斗队。早期诗描写农村自然风光,赞美宗法制农民生活,曾参加意象派文学团体,作品中流露悲观情绪。十月革命后的部分诗作,试图反映新的革命生活,但仍留恋革命前农村的田园生活,钟情于乌托邦式的“农民的天堂”。他的抒情诗感情真挚,格调清新,并擅长描绘农村大自然景色。他憧憬崇高的精神境界,但又因思想的极度矛盾,陷于痛苦而不能自拔,最后在精神忧郁中自杀。出版的诗集有《亡灵节》、抒情组诗《波斯抒情》、长诗《安娜·斯涅金娜》等。


   □代表作:失去的东西永不复归 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可爱的家乡啊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
--------------------------------------------------------------------------------
  
   失去的东西永不复归
  
   我无法召回那凉爽之夜,
   我无法重见女友的倩影,
   我无法听到那只夜莺
   在花园里唱出快乐的歌声。
  
   那迷人的春夜飞逝而去
   你无法叫它再度降临。
   萧瑟的秋天已经来到,
   愁雨绵绵,无止无境。
  
   坟墓中的女友正在酣睡,
   把爱情的火焰埋葬在内心,
   秋天的暴雨惊不醒她的梦幻,
   也无法使她的血液重新沸腾。
  
   那支夜莺的歌儿已经沉寂,
   因为夜莺已经飞向海外,
   响彻在清凉夜空的动听的歌声,
   也已永远地平静了下来。
  
   昔日在生活中体验的欢欣,
   早就已经不冀而飞,
   心中只剩下冷却的感情,
   失去的东西.永不复归。
  
   (吴迪译)
--------------------------------------------------------------------------------
  
   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拉起来,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美丽的姑娘到牧场上会情人。
  
   燃烧在心中的苹果,闪出矢车菊的光色
   我拉起手风琴,歌唱那双蓝色的眼睛。
  
   闪动在湖中的缕缕波纹不是霞光,
   那是山坡后面你那绣花的围巾。
  
   拉起来,拉起红色的手风琴。
   让美丽的姑娘能听出情人的喉音。
   (蓝曼译)
--------------------------------------------------------------------------------
  
   可爱的家乡啊
  
   可爱的家乡啊!心儿梦见了
   江河摇曳看草垛似的众阳。
   我真想藏身在绿荫深处.
   藏到你百鸟争鸣的地方。
  
   三叶草身上披着金袍,
   和木樨草一道在田边生长。
   柳树像一群温和的修女——
   念珠发出清脆的音响。
  
   沼泽的烟斗冒着烟云,
   黑色的友烬飘在苍穹。
   我悄悄地把一个人儿怀念,
   将隐秘的思绪藏在我心中。
  
   我欢迎一切.忍受一切,
   历尽折磨也满杯欢悦。
   我匆勿来到这片大地啊——
   就为了更快地与它离别。
  
   (顾蕴璞译)
--------------------------------------------------------------------------------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我辞别了我出生的屋子,
   离开了天蓝的俄罗斯。
   白桦林像三颗星临照水池
   温暖着老母亲的愁思。
  
   月亮像一只金色的蛙
   扁扁地趴在安静的水面。
   恰似那流云般的苹果花——
   老父的胡须已花白一片。
  
   我的归来呀,遥遥无期.
   风雪将久久地歌唱不止,
   唯有老枫树单脚独立,
   守护着天蓝色的俄罗斯。
  
   凡是爱吻落叶之雨的人,
   见到那棵树肯定喜欢,
   就因为那棵老枫树啊——
   它的容颜像我的容颜。
  
   (顾蕴璞译)
--------------------------------------------------------------------------------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我不叹惋、呼唤和哭泣,
   一切合消逝,如白苹果树的烟花,
   金秋的衰色在笼盖着我,
   我再也不会有芳春的年华。
  
   我的被一股寒气袭过的心,
   你如今不会再激越地跳荡,
   白桦图案花布一般的国家,
   你不复吸引我赤着脚游逛。
  
   流浪汉的心魂,你越来越少
   点然起我口中语言的烈焰。
   啊,我的失却了的朝气、
   狂暴的眼神、潮样的情感!
  
   生活,如今我已倦于希冀了?
   莫非你只是我的一场春梦?
   仿佛在那空音犹响的春晨,
   我骑着玫魂色的骏马驰骋。
  
   在世上我们都难免枯朽,
   黄铜色败叶悄然落下枫树……
   生生不息的天下万物啊,
   但愿你永远地美好幸福。
  
   (顾蕴璞译)
--------------------------------------------------------------------------------
  
   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
  
   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
   亲爱的,你永在我心间。
   命中注定的互相离别
   许诺我们在前方相见。
  
   再见.朋友.不必握手诀别,
   不必悲伤,不必愁容满面,——
   人世间,死不算什么新鲜事,
   可活着,也并不更为新鲜。
  
   (飞白译)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