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魏尔伦  
 
 
 
 
 
 
 
 
□外国诗人档案:
   魏尔伦(1844-1896),法国诗人。生于法国东部城镇梅斯。他的父亲是一格法国军官,母亲则是一个虔诚、富有的女人。他7岁时,举家前往巴黎。魏尔伦早年学过法律,做过保险公司的职员,他很快就对这份工作感到厌烦,并开始沉溺于酒精。1867年,魏尔伦经朋友引荐他结识了诗人莫泰·德·弗尔维乐夫妇,在与他们的交往之中他深深的爱上他们的女儿马蒂尔特,两人逐于1869年正式订婚。在魏尔伦心中马蒂尔特小姐甚至就是他心目之中的天神一般的白玉无暇,他强烈地爱着她,为她写下不少优美的诗篇,就像在《绿》中所描写的那样“这儿还有我的心,它只是为你跳动”,“请用你美丽的眼看我的温柔顺从”。1870年,尽管魏尔伦有同性恋的倾向,但他还是娶了一个16岁的姑娘,并育有一子。他一边活跃在上流社会的沙龙,同时也热爱波希米亚群体。


   魏尔伦着迷于波德莱尔的诗歌,1866年,他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诗集。他早期的诗风讽刺而沉思,类似于当时的印象主义。他的诗歌是人生片段的缩影:初吻、贝壳、街头即景。
   1871年,革命在巴黎爆发,魏尔伦支持巴黎公社,在激进的临时政府中做过审查员。革命失败后,他不再对政治感兴趣,重新沉湎于杜松子酒和苦艾酒。1871年,魏尔伦发现了兰波的诗歌天赋,并不顾舆论,疯狂地爱上他。他们在伦敦和布鲁塞尔过来人两年的同居生活,在一系列争执后,魏尔伦酒后开枪打伤了兰波的手腕,因此入狱两年。1881年,魏尔伦出版了诗集《智慧》,销量好于他以前的作品。晚年,他陷入了更暗淡的主题,整天在巴黎的咖啡馆狂饮苦艾酒,混迹于两个妓女之间,挥霍他的版税。
   1894年,他出版了名为《死后书》的诗集,他的诗歌是自指的,一个豪饮苦艾酒的诗人的形象,成为诗歌的主题。同年,勒贡特·德·李尔这位伟大的诗作家死亡之后,魏尔伦便被人法国的诗人给推上“诗人之王”的宝座,时年他五十岁整。在继波特莱尔之后,魏尔伦和兰波、玛拉美一道将法国的诗歌艺术推向了一个高峰。
   1896年,他死于一个妓女的家中。
  
   □代表作:三年以后 熟悉的梦 永远不再 放弃 感伤的对话 月光曲 白色的月 泪流在我心里 了悟 小夜曲 秋歌 多情的散步 神秘之夜的黄昏 夕阳 苦恼 我不知道 为什么在你还没有消失……
--------------------------------------------------------------------------------
  
   三年以后
  
   推开那扇狭小坏朽的门,
   我一个人在花园里徜徉。
   早晨的阳光甜美、明亮,
   露水闪烁,把花朵滋润。
  
   一切如旧,仿佛时光停止:
   葡萄藤缠绕的棚架和熟悉的
   藤椅……喷泉仍喃喃低语,
   老杨树的声音也依然悲戚。
  
   玫瑰颤动,恍若昔日;恍若
   昔日,骄傲的百合随风摇曳;
   每只往来的云雀都是我故知。
  
   甚至,残破的薇莉达*雕像
   也仍在走道尽头,消瘦的
   身影,在木犀草的微香中。
  
   灵石译
--------------------------------------------------------------------------------
  
   熟悉的梦
  
   我常常做这个梦,奇怪而悲切:
   一个陌生的女人,我爱她,她
   也爱我,每次她都隐约有些变化,
   却又依稀没变。她爱我,懂我。
  
   她懂我。我的心只为她变得
   透明,一切苦闷暂时遁迹;
   也只有她,只有她的哭泣,
   能抚慰我湿冷苍白的前额。
  
   她的头发是深褐、金黄还是火红?
   不知道。她的名字?甜美,动听,
   就像从生活中消失的亲人的名字。
  
   她的凝视,仿佛雕像的凝视,
   她的声音,遥远,平静,冷峻,
   就像没入虚无的你挚爱的声音。
  
   灵石译
--------------------------------------------------------------------------------
  
   永远不再
  
   回忆,回忆,你要我如何?秋天
   萧索的空气里,一只斑鸠正飞远,
   树林上空,太阳单调而昏倦,
   黄叶应和着北风尖利的叫喊。
  
   那时,我俩单独走着,沉在梦里,
   我和她,头发和思绪在风中飘起。
   突然,她动人的目光将我凝视,
   问我,“你最幸福的一天是?……”
  
   声音甜美清脆,带着天使般的色泽,
   我没有回答,只是羞涩地笑着,
   在她洁白的手上印一个虔诚的吻。
  
   ——啊,最初的花总是那么芳香,
   最初的允诺总是那么销魂,
   恋人唇间的呢喃,魔幻的音响!
  
   灵石译
--------------------------------------------------------------------------------
  
   放弃
  
   小时候,我常梦想科伊努尔*钻石,
   梦想如波斯和古罗马一样的奢华,
   啊,就像赫利加巴**和萨达纳帕***!
  
   在欲望建造的金瓦的殿宇里,
   被无数香料和不歇的音乐包围,
   我变出连绵的宫室,天堂的美!
  
   如今,我更沉稳,激情不减,
   但也知道妥协是生活的功课,
   我不得不把幻想的缰绳紧握,
   却也没有因此放弃一切心愿。
  
   罢了!伟大的东西已离我太远,
   可我绝不接受平庸的快乐!
   我也永远憎恶美女的婆娑,
   动听的韵和朋友谨慎的规劝。
  
   灵石译
------------------------------------------------------------------------------
  
   感伤的对话
  
   古旧的园子,冰冷,落寞,
   两个暗影刚从那里经过。
  
   他们的眼空洞,唇干瘪,
   话音飘缈,几乎难以捕捉。
  
   古旧的园子,落寞,冰冷,
   两个鬼魂追忆着过去的情景。
  
   ——你可记得那些幸福时光?
   ——你为什么还要让我回想?
  
   ——你的心依然把我的名轻呼?
   你的梦依然为我的魂开启?——不。
  
   ——啊!那些美丽的日子难以描画,
   我们的唇曾怎样亲密!——可能吧。
  
   ——那时天多蓝,希望多灿烂!
   ——希望已破灭,遁入了黑暗。
  
   他们走进荒芜的燕麦丛中,
   只有沉默的夜继续倾听。
  
   灵石译
--------------------------------------------------------------------------------
  
   月光曲
  
   你的魂是片迷幻的风景
   斑衣的俳优在那里游行,
   他们弹琴而且跳舞——终竟
   彩装下掩不住欲颦的心。
  
   他们虽也曼声低唱,歌颂
   那胜利的爱和美满的生,
   终不敢自信他们的好梦,
   他们的歌声却散入月明——
  
   散入微茫,凄美的月明里,
   去萦绕树上小鸟的梦魂,
   又使喷泉在白石丛深处
   喷出丝丝的欢乐的咽声。
  
   梁宗岱译
--------------------------------------------------------------------------------
  
   白色的月
  
   白色的月
   照着幽林,
   离披的叶
   时吐轻音,
   声声清切:
  
   哦,我的爱人!
  
   一泓澄碧,
   净的琉璃,
   微波闪烁,
   柳影依依——
   风在叹息:
  
   梦罢,正其时。
  
   无边的静
   温婉,慈祥,
   万丈虹影
   垂自穹苍
   五色映辉……
  
   幸福的辰光!
  
   梁宗岱译
--------------------------------------------------------------------------------
  
   泪流在我心里
  
   泪流在我心里,
   雨在城上淅沥:
   哪来的一阵凄楚
   滴得我这般惨戚?
  
   啊,温柔的雨声!
   地上和屋顶应和。
   对于苦闷的心
   啊,雨的歌!
  
   尽这样无端地流,
   流得我心好酸!
   怎么?全无止休?
   这哀感也无端!
  
   可有更大的苦痛
   教人慰解无从?
   既无爱又无憎,
   我的心却这般疼。
  
   梁宗岱译
--------------------------------------------------------------------------------
  
   了悟
  
   屋瓦上,一方天空,
   多蓝多静!
   屋瓦上,一株棕榈,
   枝叶摇动。
  
   天空下,一口大钟
   甜蜜地响。
   棕榈树上,一只鸟
   哀伤地唱。
  
   主啊,那才是生活
   纯朴安谧,
   那和平的喧嚷之声
   来自城市。
  
   ——你呀,为何在这里
   泪流不止?
   说呀,你的青春究竟
   怎样虚掷?
  
   灵石译
--------------------------------------------------------------------------------
  
   小夜曲
  
   就像死者,在坟墓的深心
   唱着寂寂的歌,
   情人,请听我嘶哑的嗓音
   爬向你的居所。
  
   请敞开灵魂和耳朵,迎接
   曼陀铃的乐声:
   这首歌是为你,为你而写
   残忍,又痴情。
  
   我唱你的眼睛,晴朗纯洁
   犹如玛瑙黄金,
   你的怀抱仿佛忘川,黑发
   仿佛冥河深沉。
  
   就像死者,在坟墓的深心
   唱着寂寂的歌,
   情人,请听我嘶哑的嗓音
   爬向你的居所。
  
   当然,我还要尽情地颂赞
   我钟爱的身体,
   它浓郁的香气总让我想念
   在不眠的夜里。
  
   在歌的最后,我还要描绘
   你的唇你的吻,
   它们摧残我,却令我沉醉
   ——天使!仇人!
  
   请敞开灵魂和耳朵,迎接
   曼陀铃的乐声:
   这首歌是为你,为你而写
   残忍,又痴情。
  
   灵石译
--------------------------------------------------------------------------------

  秋歌
  
   秋日里
    呜咽的
    小提琴
   单调的
    忧郁里
    慰我心。
  
   钟响时
    我窒息
    而惊惕
   黯回想
    旧时光
    我哭泣。
  
   恍惚间
    狂风卷
    我飞离
   近又远
    如一片
    死叶子。
  
   灵石译
--------------------------------------------------------------------------------
  
   多情的散步
  
   夕阳倾洒着最后的霞光,
   晚风轻摇着苍白的睡莲;
   巨大的睡莲,在芦苇中间
   在宁静的水面凄凄闪亮。
   我带着创伤,沿着水塘,
   独自在柳;林中漫游,
   迷茫的夜雾显出一个
   巨大的白色幽灵,它
   死亡、哭泣、声如野鸭,
   野鸭拍着翅膀
   在我带着创伤
   独自漫游的柳林中
   浮想联翩;厚厚的浓黑
   在这白浪里,淹没了夕阳
   最后的霞光,淹没了芦苇间,
   宁静的水面上巨大的睡莲。
  
   小跃译
-------------------------------------------------------------------------------
  
   神秘之夜的黄昏
  
   回忆伴随着黄昏
   在火热的天际发红、抖颤
   燃烧着的希望后退着
   增大着,就象一堵
   神秘的墙,那儿,无数鲜花
   ——大丽菊,百合,郁金香,毛艮——
   立在栅栏四周,散发出
   沉重、温热的花香
   病态的气息,那恶味
   ——大丽菊,百合,郁金香,毛艮——
   淹没了我的感官、灵魂和理智
   在一阵巨大的昏厥中,混杂在,
   伴随着黄昏的回忆里。
  
   小跃译
--------------------------------------------------------------------------------
  
   夕阳
  
   无力的黎明
   把夕阳的忧郁
   倾洒在
   田野上面。
   这忧郁
   用温柔的歌
   抚慰我的心,心
   在夕阳中遗忘。
   奇异的梦境
   仿佛就象
   沙滩上的夕阳。
   红色的幽灵
   不停地前行
   前行,就好象
   那沙滩上面
   巨大的夕阳。
  
   小跃译
--------------------------------------------------------------------------------
  
   苦恼
  
   西西里牧歌鲜红的回音,
   肥沃的田野,悲壮的夕阳,
   还有色彩绚丽的霞光,
   大自然啊,你没什么能激动我的心。
  
   我嘲笑艺术,也嘲笑人,
   嘲笑希腊庙宇,嘲笑歌与诗,
   嘲笑教堂的旋形塔楼,它在浩空耸立,
   我用同样的目光看着好人与恶棍。
  
   我不相信上帝,我放弃和否认
   所有的思想,至于古老的讽刺,
   爱情,但愿别再跟我谈起。
  
   我的灵魂活腻了,却又怕死,就象是
   潮水的玩具,葬身大海的小船,
   它扬帆出海,去迎接可怕的海难。
   小跃译
--------------------------------------------------------------------------------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那痛苦的精灵
   张开惶恐而疯狂的翅膀,在大海上飞行。
   这一切,对我都十分珍贵,
   用一扇恐惧的翅膀
   我的爱紧贴着波浪将它护卫。为什么?为什么?
  
   海鸥,惆怅而迷惘地飞着,
   追逐着波浪,我的思绪
   也在动荡的大海上随风飘飞,
   潮汐汹涌,海天倾斜。
   海鸥,惆怅而迷惘地飞着。
  
   在阳光中沉醉,
   在自由中腾飞,
   一种本能指引着他穿过这茫茫苍穹。
   夏日的和风
   掠过泛红的波澜
   轻轻地把它带入温暖朦胧的天地。
  
   有时,它也发出凄厉的叫喊,
   为远方的领航员报警,
   随即又醉入风中,滑翔飞行
   钻入浪谷,撞伤了羽翼,
   再次腾飞,又是凄厉的叫喊!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那痛苦的精灵
   张开惶恐而疯狂的翅膀,在大海上飞行。
   这一切,对我都十分珍贵,
   用一扇恐惧的翅膀
   我的爱紧贴着波浪将它护卫。为什么?为什么?
  
   陈中林译
--------------------------------------------------------------------------------
  
   在你还没有消失……
  
   在你还没有消失,
   苍白黯淡的晨星,
   -鹌鹑千只
   唱了,唱在百里香的花丛-
  
   转向诗人吧,
   他的眼里充满着爱情;
   -云雀啊,云雀
   和晨曦一起飞向苍穹-
  
   转动你的目光吧,
   曙光把它溶入蓝天
   -多么愉快啊
   倘佯在这飘香的麦田!-
  
   然后,请点亮我的思想,
   那边,远远地,远远地呦,
   -露珠晶亮
   喜悦地闪在草尖。-
  
   甜蜜的梦里,激动着
   我那还在恬睡的爱人……
   -快,快起来吧,
   看那金红的朝阳升腾!-
  
   陈中林译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