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 音画频道| 网刊频道 | 诗人会馆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征文诗赛  
  中国诗人档案 写作常用资料 历代辞赋   诗经赏析 唐诗三百 南朝民歌     乐府诗集 汉代诗选 隋代诗选 宋词赏析 明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 古典文学理论 古代散文 楚辭欣赏 宋词三百 北朝民歌   先秦诗选 魏晋诗选 唐诗鉴赏 元曲欣赏 清代诗选
现代诗歌赏析 古诗写作常用   古诗十九 元曲三百 新诗三百   两汉乐府 南北朝诗 唐五代词 明代诗选 清代词选
         外国诗人档案——>里尔克  
 
 
 
 
 
 
 
 
□外国诗人档案:

  赖内·马利亚·里尔克(1875~1926)奥地利诗人。生于铁路职工家庭,大学攻读哲学、艺术与文学史。1897年后怀着孤独、寂寞的心情遍游欧洲各国。会见过托尔斯泰,给大雕塑家罗丹当过秘书,并深受法国象征派诗人波德莱尔等人的影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应征入伍,1919年后迁居瑞士。
  里尔克的早期创作具鲜明的布拉格地方色彩和波希米亚民歌风味。如诗集《生活与诗歌》(1894)、《梦幻》(1897)等。但内容偏重神秘、梦幻与哀伤。欧洲旅行之后,他改变了早期偏重主观抒情的浪漫风格,写作以直觉形象象征人生和表现自己思想感情的“咏物诗”,对资本主义的“异化”现象表示抗议,对人类平等互爱提出乌托邦式的憧憬。著名作品有借赞美上帝以展现资本主义没落时期精神矛盾的长诗《祈祷书》(1905)、《新诗集》(1907)和《新诗续集》(1908)。晚年,他的思想更趋悲观。代表作为长诗《杜伊诺哀歌》(1923)和诸多14行诗。
  里尔克的诗歌尽管充满孤独痛苦情绪和悲观虚无思想,但艺术造诣很高。它不仅展示了诗歌的音乐美和雕塑美,而且表达了一些难以表达的内容,扩大了诗歌的艺术表现领域,对现代诗歌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著有诗集《生活与诗歌》(1894)、《祭神》(1896)、《梦幻》(1897)、《耶稣降临节》(1898)、《图象集》(1902)、《祈祷书》(1905)、《新诗集》(1907)、《新诗续集》(1908)、《杜伊诺哀歌》(1923)和《献给奥尔甫斯的十四行诗》(1923)。
  
  ★代表作:奥尔弗斯·欧律狄刻·赫尔墨斯 瞪羚 我父亲年轻时的画像 自画像 清洗尸体 荣光中的佛 古代阿波罗石像的残躯 夏日,雨前 黑猫 火烈鸟 最后的暮晚 天鹅 成人 沉重的时刻 菩登湖 秋日 村子里立着最后一幢屋 我过的生活 音乐 圣母哀悼 基督 啊,朋友们,这并不是新鲜 啊,诗人,你说,你做什么 爱的歌曲 孤寂 恐惧 豹 一个妇女的命运 总是一再地…… 回忆橄榄园 夜间的人们 催眠 民歌 少女的祈祷 预感 琵琶
--------------------------------------------------------------------------------
  
   奥尔弗斯·欧律狄刻·赫尔墨斯*
  
   这是魂魄的矿井,幽昧、蛮远。
   他们沉默地穿行在黑暗里,仿佛
   隐秘的银脉。血从岩根之间
   涌出,漫向人的世界,
   在永夜里,它重如磐石。
   除此,再无红的东西。
  
   到处是绝壁
   和迷雾织成的森林。一些桥
   横跨在虚空上,还有那阴郁的
   灰色大湖,悬在不可测度的
   深渊上,犹如雨天低覆的黑云。
   穿过驯顺的荒野,一条小径
   苍白蜿蜒,如一绺棉花摊开。
  
   沿着小径他们过来了。
  
   领头那个瘦削的男子,身披蓝衣——
   一言不发,焦急地盯着前方。
   他的步履如贪婪的野兽,囫囵
   吞噬着小径;手搭在两侧,
   紧攥着松垂的衣褶。他已不再
   感觉左臂里精致的竖琴,它仿佛
   一枝玫瑰,嫁接在橄榄树上。
   他的感官似乎已分裂为二:
   视觉如同一只猎犬,在前面奔驰,
   停下,返回,又倏然冲出,
   在下一个拐角处不耐烦地等待——
   但听觉,却像一种气味,萦绕在身后。
   有时他恍惚觉得,它已捕捉到
   身后的脚步声:后面的两个人
   也走在这漫长的回家的路上。
   但那只是自己的脚步声的
   回响,或是衣襟里风的呼啸。
   他对自己说,他们不可能不跟着他;
   他洪亮的嗓音逐渐消失在远处。
   不可能不跟着他。然而他们的脚步
   却轻得让他恐惧。如果他
   能回头看一眼多好,哪怕一眼
   (可是一转身,这即将完成的使命
   就会前功尽弃),就一定能看见他们,
   看见悄无声息跟在后面的两人:
  
   诸神的信使,远行人的主宰,
   兜帽下面他的双目炯炯,
   细长的手杖伸在他前面,
   一对小飞翼在脚踝处扑动;
   左臂搀着她,若即若离。
  
   谁承受的爱比她更多?一张竖琴
   倾诉的悲痛超过了所有女人的哀哭。
   它唤出了一个悲痛的世界,自然万物
   在其间重新显现:森林与山谷,
   道路、村庄、田野、溪流与鸟兽;
   这个悲痛世界,如同另外那个世界,
   也有日升日落,也有沉默的
   缀满星辰的天穹,一个悲痛天穹
   它的星辰凄惶而黯淡——
   她承受的爱就有这么多。
  
   可是此刻在这位优雅的神的身边,
   拖曳的尸衣迟滞了她的脚步,
   她迷茫,轻柔,出奇地安静。
   她浸没在自己里面,如同一个
   怀孕的女人,既看不到前面的男子,
   也看不到返回生命的那条陡峭通道。
   浸没在自己里面。死
   彻底充满了她。犹如一枚果实
   充盈着自己的神秘与甜美,
   广大的死填满了她的空间,
   她还无法理解这陌生的经验。
  
   她进入了一种新的贞洁,
   不可触碰;她的性已如一朵年轻的花
   在夜色中闭合,她的手
   已远远不习惯婚姻;甚至神
   领她前行时最轻柔的触碰
   都让她痛苦,仿佛一个可憎的吻。
  
   她不再是诗人的歌里
   那位余音袅袅的蓝眼睛的女人,
   不再是婚床上的香气和岛屿,
   也不再属于那个男子。
  
   她已经是散开的长发,
   零落的雨水,
   一个被无限分享的源头。
  
   她已经是根。
  
   突然,神
   伸手拦住了她,用哀伤的
   声音说:他转身了——
   她不明白,轻轻问了一句:
   谁?
  
   远远的,
   亮闪闪的大门一侧,一个人
   立在暗影里,容貌
   无法辨认。他站在那儿,
   看见荒野间的那绺小径上,
   神的信使黯然地转了身,
   跟在那个小小的身影后面。
   她已经开始往回走,
   拖曳的尸衣迟滞了她的脚步,
   她迷茫,轻柔,出奇地安静。
  
   *奥尔弗斯是希腊神话中诗人和音乐家的原型。他的妻子欧律狄刻夭亡后,他携竖琴闯入地府,用音乐感动了冥王夫妇。他们同意欧律狄刻重返人间,条件是在未离开冥界前奥尔弗斯不可回头。奥尔弗斯在最后关头忍不住回头看了妻子一眼,前功尽弃。
  
   灵石译
--------------------------------------------------------------------------------
  
   瞪羚(GazellaDorcas*)
  
   神奇的小东西:两个随意选择的词
   怎能复现你那纯粹韵律的和谐完满?
   当你活动身体,它便如波浪次第涌起。
   角枝和竖琴,从你的额头向上攀缘,
  
   你变幻的表情应和着爱的乐章,
   那些歌词,玫瑰花瓣一样轻盈,
   安静地停落于一个人的脸上,
   他把书放在身边,闭上了眼睛:
  
   为了看你:每条腿都仿佛一杆枪
   一次跳跃就是一颗子弹,但若你
   保持静止,它们便会等待,倾听:
  
   就像一位女子沐浴在幽僻的池塘,
   被叶子的窸窣声惊动,转身凝睇:
   脸上漾动着树丛中粼粼的波影。
  
   *瞪羚的拉丁学名。
  
   灵石译
--------------------------------------------------------------------------------
  
   我父亲年轻时的画像
  
   眼睛里是梦。眉毛仿佛能感觉
   某种遥远的东西。嘴唇周围
   新鲜而魅人,虽然没有笑靥。
   帝国军官服略显瘦削,
   悬垂的丝带将它点缀。
   腰间是马刀的竹鞘。两只手
   一动不动,交叠在上面,
   褪了色,如今几乎看不见,
   仿佛它们抢先遁入了空间尽头。
   其余一切,都似乎隐藏在
   自身的帷幕里,深奥难解
   在昏暗的背景中漾开——
  
   啊,一张迅速消失的照片,
   在我渐渐消失的手里面。
  
   灵石译
--------------------------------------------------------------------------------
  
   自画像
  
   一个家族的韧性,古老而显赫的家族
   潜伏在眉毛的浓黑弧线里。眼睛
   温和蔚蓝,装着一个孩子虔诚的痛苦
   和些许的谦恭,不是那种傻瓜的谦恭——
   它是阴柔的:仿佛一位侍应生的表情。
   嘴的模样再平常不过,线条宽而直,
   沉稳安静,但必要时也会不吝言辞。
   前额似乎还未印上世事的沧桑,
   喜欢在阴影里,习惯俯视甚于仰望。
  
   这一切,总的来说,只是些朦胧的影像——
   永远不会,无论是在幸福还是苦难的时刻,
   造成一种坚实的、不可变更的结果;
   然而,仿佛有某种力量,从遥远的地方,
   用零散之物筹划着一项严肃伟大的工作。
  
   灵石译
--------------------------------------------------------------------------------
  
   清洗尸体
  
   有一阵子,他们已经习惯了他。然而,
   当他们点燃厨房的灯,火苗在黑暗里
   不安地闪烁跳动,这位陌生的死者
   却又变得完全陌生。他们清洗他的脖子,
  
   因为他们对他一无所知,清洗的时候
   便用零碎的谎言编出了另一段经历。
   这时,他们中的一个忍不住要咳嗽,
   她咳的时候,蘸了醋的海绵只好暂时
  
   留在死者脸上,湿漉漉的。另外一个
   站在原地歇了一分钟。几滴水珠
   从僵硬的刷子上掉下来,那只可怕的
   扭曲的手仿佛要将整个房间抓住
   让它明白,他已不再知道什么是渴。
  
   他们的确明白了。仿佛突然感到窘迫,
   短促地咳了一声,他们便继续清洗。
   现在,他们的动作更忙乱,在沉默的
   印着图案的墙纸上,他们宽大的影子
  
   旋转,交错,摇摇晃晃,如同困在
   一张网里,直到他们干完手里的活。
   嵌在没有布帘遮挡的窗棂里的夜
   不知道怜悯。无名的人静静地躺着,
   干净,赤裸,将身边的一切安排。
  
   灵石译
--------------------------------------------------------------------------------
  
   荣光中的佛
  
   一切中央的中央,一切核的核,
   杏仁一样包裹着自己,日益甜蜜——
   整个宇宙,最遥不可及的银河,
   甚至更远,都是你的肉,你的果实。
  
   此刻,你感觉所有的无偎依着你,
   你巨大的壳在浩瀚空间里扩张,
   那里,浓稠的汁液正涌动、漫溢,
   被你无限的和平与宁静照亮。
  
   亿万的星体旋转着穿越夜空,
   它们的光辉映着你头顶的天穹。
   但你的里面藏着另一个世界,
   当所有星辰消亡,它仍将存在。
  
   灵石译
--------------------------------------------------------------------------------
  
   古代阿波罗石像的残躯
  
   我们无法看见传说中他头部的模样,
   一双眼睛仿佛即将成熟的水果。但是
   体内的某种灿烂仍映亮了他的躯体,
   恍若一盏灯;他的凝视虽已挪到下方,
  
   却仍在力量中闪光。若不是这个缘由,
   他弧形的胸膛绝不会令你如此炫目,
   也不会有微笑穿过平静的髋和小腹,
   延伸到那黑暗的中心,生命的源头。
  
   若不是如此,这块石头将显得晦暗
   而残破,在双肩透明的瀑布下面,
   绝不会像一头野兽的毛皮那样发亮;
  
   绝不会让人感觉,它所有的边界都将
   如一颗星炸裂:因为它的每一个角落
   都盯着你。你必须改变你的生活。
  
--------------------------------------------------------------------------------
  
   夏日,雨前
  
   突然间,某种——难以名状的东西
   已从周围的所有绿色里逃遁;
   你感觉,它正向窗户这边爬行,
   了无声息。你听见附近林子里
  
   珩科鸟嘶哑急切的叫喊,如同
   某人收藏的那幅《圣·杰罗姆》*:
   仅仅一个嗓音的孤独与激情
   竟如此有穿透力,它尖利的呼吁
  
   将在迫近的暴雨中得到回答。墙
   和古老的肖像画恭顺地退了下去,
   仿佛知道我们说话时它们不应在场。
  
   此刻,褪色的挂毯反射着日光:
   冰冷,神秘,让你想起童年的恐惧,
   那些不安的时辰,曾经如此漫长。
  
   *德国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家丢勒的名作。
  
   灵石译
--------------------------------------------------------------------------------
  
   黑猫
  
   鬼魂,虽然看不见,仍像一个地点,
   在目光的触击下发出回音;可是这里,
   这片浓密的黑色毛皮的巫魅空间
   让最锐利的凝视也彻底溶化,消失:
  
   就像狂乱的疯子,当身边的一切
   再不能令他镇静,便会嚎叫着猛撞
   厚重的墙壁,如同撞击自身的黑夜,
   感觉风暴逐渐止息,心灵归于清朗。
  
   似乎所有射向它的目光
   都被它藏匿起来;它就像
   一位读者,翻阅着它们,
   目光怨毒,脸色阴沉,
   蜷缩睡觉时也守着它们。
   可是,好像突然被谁惊醒,
   它转过脸,注视着你,
   你悚然看见:微小的自己
   在它眼球的琥珀里囚禁,
   像一只史前的昆虫。
  
   灵石译
   --------------------------------------------------------------------------------
  
   火烈鸟
   (巴黎植物园)
  
   即使如弗拉格纳*般精妙的画笔
   也无法表现它们的红与白,就像
   有人夸耀自己情妇的动人模样,
   只能说,“她太美,连她的睡姿
  
   都分外柔媚。”它们自绿草间升起,
   踩着粉红的长腿,并排着,略略
   晃动,仿佛羽毛组成的巨大花朵,
   引诱着(比弗瑞妮**还要风情旖旎)
  
   它们自己;直到它们弯下脖颈,
   迷离的大眼睛埋入柔软的羽绒:
   苹果红和炭黑在那里隐藏。
  
   嫉妒的尖叫撼动着鹦鹉的笼子;
   它们却诧异地抬起头,一只
   接一只,走进了自己的想象。
  
   *法国18世纪著名画家,洛可可风格的代表。
   **古希腊著名的高级妓女。
  
   灵石译
--------------------------------------------------------------------------------
  
   最后的暮晚
  
   (征得诺娜女士的许可而作)
  
   然后是夜和远处的轰隆声,此刻
   运兵的列车正开出,驶向战火。
   他抬起头,在钢琴上继续弹奏,
   目光越过空间,在她脸上驻留——
  
   恍若凝视着一面镜子:她的容颜
   每处细节都充盈着他的青春容颜,
   他那隐现着痛苦的脸,流动的
   乐音让它更美,更勾魂摄魄。
  
   突然,镜中的影像碎裂了。她站在
   窗前,仿佛这一切与自己无关;
   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犹如鼓点。
  
   他的手停下了。风从窗外吹进来。
   镜台上,黑色军帽和它骷髅似的
   象牙顶部透出一种不祥的诡异。
  
   灵石译
--------------------------------------------------------------------------------
  
   天鹅
  
   在尚未完成的苦活中跋涉,
   我们仿佛绑着腿,一路蹒跚,
   就像行走的天鹅那样笨拙。
  
   而死去——放下一切,不再感觉
   我们每日站立的坚实的地面——
   就像天鹅降落湖水时的忐忑。
  
   等待它的是水温柔的迎接,
   仿佛充满了敬畏和愉悦,
   分开的细流守候在两旁;
   而它,无限沉默,无限清醒,
   尊贵,优雅,冷漠如冰,
   开始在新的国度里滑翔。
  
   灵石译
--------------------------------------------------------------------------------
  
   成人
  
   这一切伫立在她身上,整个世界
   伫立在她身上,像挺拔的树一样,
   高贵优雅,令人敬畏,没有形象,
   却纯然是形象,仿佛上帝的约柜
   庄严地,压在一个民族的肩上。
  
   她坚忍地挺立,承受了一切:
   逃逸般迅疾的,短暂的,消逝已久的,
   辽阔得超越想象的,未曾领悟的一切,
   平静如汲水归来的妇人,扛着
   满盈的瓦罐。直到在游戏的中间,
   第一条白色的面纱缓缓下降,
   像是为将要来临的某个事件
   做预备,变幻了她起初的形象——
  
   温柔地滑过,几乎遮住了整张脸,
   再不能掀起;在面纱的魔法里,
   她所有的问题只能得到一个答案:
   问你自己,问不复是孩子的你。
  
   灵石译
--------------------------------------------------------------------------------
  
   沉重的时刻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哭,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哭,
   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里的某处笑,
   无缘无故地在夜里笑,
   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走,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的某处死
   无缘无故地在世上死,
   望着我。
  
   冯至译
--------------------------------------------------------------------------------
  
   菩登湖
  
   许多村庄好象围在花园里
   在十分奇妙的钟楼里
   传出凄凉的钟声
   岸边的城堡好象卫戍
   从黝黑的峡谷里
   疲倦地望着中午的湖土
   汹涌的波涛在嬉戏
   金色的汽船轻轻地
   划着闪烁的波线
   在湖岸边界的后边
   辉耀着银色的群山
   映入我的眼帘
--------------------------------------------------------------------------------
  
   秋日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壮大。
   把你的阴影投到日晷之上,
   让秋风刮过田野。
  
   让最后的果实尽快成熟,
   再给他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迫使它们成熟,
   把更多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不安的,游荡。
  
   冯至译
--------------------------------------------------------------------------------
  
   村子里立着最后一幢屋
  
   村子里立着最后一幢屋,
   那么孤单,像世界的最后一幢屋。
  
   大路缓缓地延伸进黑夜,
   小小的村子留不住大路。
  
   小村子只是一条道道,
   夹在两片荒原间,畏怯地,
   神秘地,大道代替了房前的小路。
  
   离开村子的人将长久漂泊,
   也许,还有许多人会死在中途。
  
   杨武能译
--------------------------------------------------------------------------------
  
   我过的生活
  
   我过的生活,像在事物上面兜着
   越来越大的圈子.
   也许我不能兜完最后的一圈,
   可我总要试试.
  
   我绕著上帝,绕著太古的高塔
   已兜了几千年之久;
   依旧不知道:我是一只鹰,一阵暴风,
   还是一首伟大的歌.
  
   钱春绮译
--------------------------------------------------------------------------------
  
   音乐
  
   音乐:雕像的呼吸。也许:
   图画的静默
   你语言停止处的语言
   你垂直于消逝心灵之方位的时间
  
   对谁人的感情?哦你是
   感情向什么的转化?——:向听得见的风景
   你陌生者:音乐
   你从我们身上长出来的心灵空间
   在我们内心最深处
   高出我们之上,向外寻找出路——
   这神圣的告别:
   当内心围绕我们
   作为最娴熟的远方
   作为空气的彼岸:
   纯净
   浩大
   不再可居留
  
   陈敬容译
--------------------------------------------------------------------------------
  
   圣母哀悼基督
  
   现在我的悲伤达到顶峰
   充满我的整个生命,无法倾诉
   我凝视,木然如石
   僵硬直穿我的内心
  
   虽然我已变成岩石,却还记得
   你怎样成长
   长成高高健壮的少年
   你的影子在分开时遮盖了我
   这悲痛太深沉
   我的心无法理解,承担
  
   现在你躺在我的膝上
   现在我再也不能
   用生命带给你生命
  
   郑敏译
--------------------------------------------------------------------------------
  
   啊,朋友们,这并不是新鲜
  
   啊,朋友们,这并不是新鲜,
   机械排挤掉我们的手腕。
   你们不要让过度迷惑,
   赞美“新”的人,不久便沉默。
  
   因为全宇宙比一根电缆、
   一座高楼,更是新颖无限。
   看哪,星辰都是一团旧火,
   但是更新的火却在消没。
  
   不要相信,那最长的传递线
   已经转动着来日的轮旋。
   因为永劫同着永劫交谈。
  
   真正发生的,多于我们的经验。
   将来会捉取最辽远的事体
   和我们内心的严肃溶在一起。
  
   1922,米索
   冯至译
--------------------------------------------------------------------------------
  
   啊,诗人,你说,你做什么
  
   啊,诗人,你说,你做什么?——我赞美。
   但是那死亡和奇诡
   你怎样担当,怎样承受?——我赞美。
   但是那无名的、失名的事物,
   诗人,你到底怎样呼唤?——我赞美。
   你何处得的权力,在每样衣冠内,
   在每个面具下都是真是?——我赞美。
   怎么狂暴和寂静都象风雷
   与星光似地认识你?——因为我赞美。
  
   1921,米索
   冯至译
--------------------------------------------------------------------------------
  
   爱的歌曲
  
   我怎么能制止我的灵魂,让它
   不向你的灵魂接触?我怎能让它
   越过你向着其它的事物?
   啊,我多么愿意把它安放
   在阴暗的任何一个遗忘处,
   在一个生疏的寂静的地方,
   那里不再波动,如果你的深心波动。
   可是一切啊,凡是触动你的和我的,
   好象拉琴弓把我们拉在一起,
   从两根弦里发出“一个”声响。
   我们被拉在什么样的乐器上?
   什么样的琴手把我们握在手里?
   啊,甜美的歌曲。
  
   1907,卡卜里
   冯至译
--------------------------------------------------------------------------------
  
   孤寂
  
   孤寂好似一场雨.
   它迎着黄昏,从海上升起;
   它从遥远偏僻的旷野飘来,
   飘向它长久栖息的天空,
   从天空才降临到城里.
  
   孤寂的雨下个不停,
   在深巷里昏暗的黎明,
   当一无所获的身躯分离开来,
   失望悲哀,各奔东西;
   当彼此仇恨的人们
   不得不睡在一起:
  
   这时孤寂如同江河,铺盖大地......
  
   杨武能译
--------------------------------------------------------------------------------
  
   恐惧
  
   凋萎的林中响起一声鸟鸣,
   它显得空虚,在这凋萎的树林。
   可这鸣声又这般地圆润,
   当它静止在那创造它的一瞬,
   宽广地,就像天空笼罩着枯林。
   万物都驯顺地融进鸣声里,
   大地整个躺在里面,无声无息,
   飓风好似也对它脉脉含情;
   那接下去的一分钟却是
   苍白而沉默,它仿佛知道,
   有那麽一些东西
   谁失去了都会丧失生命。
  
   杨武能译
--------------------------------------------------------------------------------
  
  
  
   ——在巴黎动物园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象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侵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
  
   1903
  
   冯至译
--------------------------------------------------------------------------------
  
   一个妇女的命运
  
   象是国王在猎场上拿起来
   一个酒杯,任何一个酒杯倾饮,——
   又象是随后那酒杯的主人
   把它放开,收藏,好似它并不存在:
  
   命运也焦渴,也许有时拿动
   一个女人在它的口边喝,
   随即一个渺小的生活,
   怕损坏了她,再也不使用。
  
   放她在小心翼翼的玻璃橱,
   在橱内有它许多的珍贵
   (或许那些算是珍贵的事物。)
  
   她生疏地在那里象被人借去
   简直变成了衰老,盲瞶,
   再也不珍贵,也永不稀奇。
  
   1906,巴黎
   冯至译
--------------------------------------------------------------------------------
  
   总是一再地……
  
   总是一再地,虽然我们认识爱的风景,
   认识教堂小墓场刻着它哀悼的名姓,
   还有山谷尽头沉默可怕的峡谷:
   我们总是一再地两人走出去
   走到古老的树下,我们总是一再地
   仰对着天空,我在花丛里。
  
   1914 
   冯至译
--------------------------------------------------------------------------------
  
   回忆
  
   无限地扩大著自己的生命,
   你等待又等待这独一无二的瞬间;
   这个伟大而充满预见的时刻,
   这些石头的觉醒。
   从深渊向著你迫近。
  
   金色棕色的书籍,在阴影中
   一一从书架上隐去;
   你想起那些游历过的地方,
   想起那些景色、那些
   妇女,和她们的衣裳。
  
   忽然你省悟了:对,就是那边。
   你挺身起立,在你面前
   仿佛从往昔的某个远方
   升起了忧虑、意象和祈祷。
  
   陈敬容译
--------------------------------------------------------------------------------
  
   橄榄园
  
   他从灰暗的簇叶下走来,
   一身灰暗如同这座橄榄园;
   他把盖满了灰尘的额头
   埋进满是尘垢的灼热的双手.
  
   这是在一切之后.这是终点.
   既然快要失明了,此刻我必须离开,
   你为何像这样情愿,我得说
   你存在,但我不复能将你找见.
  
   我再也找不到你,你不在我心头,不在.
   不在别人心头,也不在这岩石里面.
   我再也找不到你.我孤独无依.
  
   我独自担负着人类的苦难,
   那是由于你,我曾经应许.
   但你并不存在.啊,莫名的羞惭...
   然后听说:有一位天使到来.
  
   为何是一位天使?哎?那里黑夜
   漠然地在树林里舒展枝叶.
   信徒们睡梦中激动起来.
   为何是一位天使?哎,那是黑夜.
  
   正在到来的夜晚并没有什么特殊,
   上百个同样的夜晚在那儿消逝.
   狗都在睡觉,石头都躺倒,
   哎,一个愁惨的夜晚,任何一个夜晚.
   等待着黎明再一次降临.
  
   因为天使们的到来并非由于这样的恳请,
   而黑夜也不会又幽暗又光明.
   为一切而舍弃自己的人只好让人放逐,
   他们被自己的父亲所抛弃,
   母亲的心呵也对他们关闭.
  
   陈敬容译
--------------------------------------------------------------------------------
  
   夜间的人们
  
   夜不是为着所有的人.
   夜把你和你的邻居分开,
   你不会不顾黑夜而将他找寻.
   假若在夜间你让灯火把房间照亮
   面对面看着人们,
   你准会想:哪一个是?
  
   脸上洒落的灯影
   使人们可怕地变得畸形,
   倘若他们曾经在夜间相聚,
   你便看见一个动荡的世界
   整个聚到了一起.
  
   在他们的被灯光照得发黄的额上,
   被放逐了所有的思想.
   他们眼光里闪出酒意,
   胳臂上悬垂的沉重的手势,
   使他们在谈话时
   能够了解彼此.
   虽然他们同时说道:我,我,
   那意思却是:任何一人.
  
   陈敬容译
--------------------------------------------------------------------------------
  
   催眠
  
   我愿坐在谁身边,
   唱一支歌来催眠.
   我愿轻轻哼唱着摇你入睡,
   守护你沉入又走出梦寐.
   我愿是房屋里唯一的人,
   懂得什么叫夜凉如水.
   我愿向里里外外四下里倾听,
   向你,向世界,向森林-
   时钟敲响着召唤每一个人,
   人们直看进时间的底蕴.
   下边走过一位陌生人,
   惊起奇怪的犬吠数声.
   随后是一片寂静.
   我睁大双眼对你凝睇:
   他们轻轻扶着你让你离去,
   正当有什么骚动在黑暗里.
  
   陈敬容译
--------------------------------------------------------------------------------
  
   民歌
  
   捷克人民的歌声
   这般甜蜜又深沉;
   被它感动的心灵,
   欣喜得想要哭泣.
  
   当一个儿童
   在土豆地里咿语;
   穿过长夜守望者的梦,
   它的清唱来临.
  
   纵使你远远离开,
   到世上最寂寞的所在,
   往后的岁月,它执著的声音,
   仍然会萦回在你的心里.
  
   陈敬容译
--------------------------------------------------------------------------------
  
   少女的祈祷
  
   瞧,我们的白昼是这般委屈,
   夜晚呢又充满恐惧,
   在木然的白色的不安里,
   我们走向你,红色的蔷薇.
  
   玛丽亚,你一定得待我们温柔,
   因为我们是从你血液中出生,
   而且仅仅只有你了解
   我们的渴望的毒刺.
  
   你自己的心不也是一样,
   能感觉到处女的忧郁?
   它像圣诞节的白雪般冰冷,
   却又是一朵火焰,一朵火焰……
  
   陈敬容译
--------------------------------------------------------------------------------
  
   预感
  
   我像一面旗被包围在辽阔的空间.
   我觉得风从四方吹来,我必须忍耐,
   下面一切还没有动静:
   门依然轻轻关闭,烟囱里还没有声音;
   窗子都还没颤动,尘土还很重.
  
   我认出了风暴而激动如大海.
   我舒展开又跌回我自己,
   又把自己抛出去,并且独个儿
   置身在伟大的风暴里.
  
   陈敬容译
--------------------------------------------------------------------------------
  
   琵琶
  
   我是琵琶.假若你祝福
   我的精练语言的拱形的
   美,谈论我吧,像谈论
   饱满成熟的无花果.扩大
  
   我内心的黑暗吧,那真像
   杜莉雅的黑暗呵,在她恋爱的心中
   黑暗还没有这样多.
  
   她从我身边取一点音响
   放在自己的脸上,而且歌唱.
   对待她柔弱,我可得伸展自己
   直到我内心的一切都在她心里.
  
   陈敬容译

 
◆网站寄语 ◆站务章程 ◆会员须知 ◆栏目简介 ◆审核标准 ◆编辑团队 ◆友情链接 ◆留言我们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http://www.jxy1977.com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
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
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989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