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网刊频道 | 音画频道 | 书画商城 | 诗人会馆 | 我在论坛
  网站首页 频道首页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诗人动态 诗人肖像馆 华北会馆 东北会馆 华东会馆 中南会馆 西南会馆 西北会馆 会馆存档
今天是 ,欢迎访问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诗人会馆! Email:jswz1977@163.com| 站长QQ:402481903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您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南会馆 >> 广东方阵 >> 阅读文章
文章查找:
 
1 2 3 4 5
   最新更新    
·水过河(广东) [1554]
·月儿(广东) [1717]
·力溢(广东) [1452]
·阿风(广东) [2325]
·南悃(广东) [1504]
·红米加豆(广东) [1334]
·别梦依稀(广东) [1361]
   阅读排行    
·阿风(广东) [2325]
·月儿(广东) [1717]
·水过河(广东) [1554]
·南悃(广东) [1504]
·力溢(广东) [1452]
·别梦依稀(广东) [1361]
·红米加豆(广东) [1334]
   网站赞助    
1、2009年02月网站作者雪馨赞助本站10本《心灵驰援》(诗集),用于“首届届爱情诗歌大展赛”的纪念奖品。
2、2009年10月网站作者彩霞漫天雨赞助本站20本亲笔签名的《我从深海中走来》(诗集),用于“第二届爱情诗歌大展赛”的纪念奖品。
3、2009年10月扬州诗人冯大勇赞助本站50本亲笔签名的《最真的情怀》(诗集),用于“爱情诗歌大展赛”“同题诗赛”的纪念奖品。
4、2010年8月安徽山歌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赞助本站52本《大珠小珠落玉盘》(诗集),用于“第四期同题诗赛”的纪念奖品。
5、2011年7月本站作者哑文赞助本站人民币2000元整,用于网站的服务器费用。
 

水过河(广东)


>>来源: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诗人会馆 >>发布时间:2010-03-11 >>查看次数:1554
★水过河(广东)
--------------------------------------------------------------------------------
★个人简介:水过河,原名许水活,男,自称是85年“湿人”,“反动派诗歌”创始人。高中开始在《中学生优秀作文选》发表作品,迄今已在《广州青年报》、《西江月》、《心灵知音》、《散文诗》、《情诗季刊》、《破诗选》、《中国微型诗刊》、《南方都市报》、《云浮日报》等多家刊物发表作品若干篇(首)。800余篇(首)作品见诸各大中文网。
  曾获得第二届“碧草杯”广东校园文学大赛(大学组)一等奖,第三届新思维写作大赛一等奖,第一届中国网络作家杯二等奖。已著诗集《三滴水》。担任过多家中文网诗歌编辑、企业报通讯员、报社记者。
  
★个人心语:我在黑夜里,更坚信黎明,坚信日光下的清白!
★本站文集:http://www.jxy1977.com/PerColView.asp?userId=1537
★代表作品:篱笆家园、海子的孩子(组诗)、请不要随意触动她的敏感
--------------------------------------------------------------------------------
  
  篱笆家园
  
  1
  
  村庄,村庄。昨夜梦中,我又看见你的夜晚,风雨飘摇。祖祖辈辈披着信念的蓑衣,于大地上蹒跚。
  使命有多深远,坎坷就有多沉重。一条路,除了没有门和窗,但是有灯光。
  上帝的手掌,黑黑的。而孩子的心,没有烟和雾。
  
  2
  
  孩子,爬出篱笆看风景吧,风景这边独好。
  离开了父亲的搀扶,我开始和一棵小草打赌,看谁成长得最顽强。
  牵牛花攀过篱笆,成长的足迹,留下了执着的指纹。
  原来还有一种成长,比顽强还高远——那是梦。
  从八岁的土坑,爬过了十六岁的围墙,终于有一天,我摘到了一串果实,里面包裹着一个籽,它的名字叫坚强。
  
  3
  
  家园,蚂蚁在四处寻觅,那些枯槁了的诗页。
  饥饿,一匹生命的狼在荒野狂跑。四季的风声,掠过了一根骨头的脊梁。泥土在三月里呻吟,等待雨水来拯救一场旱灾。
  相思病一夜间就发作。祖母在灯下看见远方的忧伤在蔓延,比泥土还饥渴。
  没有下雨的季节,水做的故乡,哭出了眼泪,温润从篱笆里出走的那棵种子。
  
  4
  
  死亡,是一个戛然而止的符号。家园,收藏最后忧伤的诗篇,和着野草一样疯长在心田。
  人们在篱笆里看星星,盼月亮。看见黑夜的伤口,泪光点点,撒满了盐。
  多少粒,不是咸中带涩?故乡的清贫,也和着一个人停住的呼吸,埋进大地。
  烟雨纷纷,杜鹃花开满园。山鸟,啼声染红黄昏的河流。寂寞又清贫的山地,多少思念,依然消瘦、落寞。
  篱笆外,锁着一个人的名字,不能入,也不能出。钥匙在风中,晃了晃,和着泪珠溅落下来。
  
  5
  
  岁月就这样老去了:最先是叶子在秋风中凋落,跟住祖母的发丝被年轮剪出了白霜。
  我在篱笆三米远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窥视故事的内心世界,是否还可以和青春一样葳蕤地萌芽欣欣向荣的春意。我忧郁的眼神,呢喃那个草长莺飞的时节,风中是否还有人送来故乡的问候。
  如今,篱笆斑驳的背影,一如我老去的亲人。他们最后一个老去,而我第一个成长起来。
  夜里的泪水,不能呻吟,也不能挣扎。
  篱笆,缄默地呵护了家园的魂。
  诗意,淌满了爱的扉页。
--------------------------------------------------------------------------------
  
  海子的孩子(组诗)
  
  《麦子熟了》
  
  寒冬孕育了春天的田野
  麦子弯腰感恩大地
  镰刀闪亮了季节里的经典
  沉淀下来的食粮
  温饱了一个世纪的饥饿
  
  麦子在夜晚做着遥远的梦
  我看见她的眼泪晶莹得不可挑剔
  这个冷暖交接的时节
  诗句慰藉了一朵雪花
  
  《村庄老了》
  
  岁月打一个哈欠
  让思念在空气中旅行
  沧桑的味道围困了谁的柴门
  时光在脊背上爬行
  伤痕深不可测
  黑色的心事无法从古井里淘洗
  过滤浅浅的人生
  
  小小村庄
  依然站成风中的雕塑
  黄昏的河流漫过那盏着凉的灯
  漆黑的夜晚剩下双手摸着伤口
  灵魂降下江心幻成泡沫无数
  
  《海子醒了》
  
  犁铧翻开了黑色的泥土
  看见你的骨头如人字法则
  支撑着天与地之间的高度
  你洁白的纸质铺满人间
  前世的足音响起今生的幽怨
  
  于某个雪花融化的早晨
  你和着窗外的鸟鸣猛然苏醒
  我踏着寒冷最后的时辰
  寻找到你往昔的温度
  比火山爆发还汹涌
  
  《诗人哭了》
  
  你离开麦子与村庄的时候
  诗人哭诉诗歌的寿命
  为何那么短暂而凄苦
  嫁接过你的笔杆心就颤抖
  灵魂未眠
  
  呐喊那些写诗的青春故事
  没有谁能解剖你幽深的目光
  忧郁的语言美得自然而凄然
  一声喟叹足以让海水倒流
  诗篇飘扬到你坟前
  
  《世界烦了》
  
  音乐和舞蹈上街叫卖
  扬眉吐气
  路上有一个叫海子的孩子
  迷失路途无家可归
  乳名隔着厚厚的城墙
  翔舞的诗歌能否回到天空
  
  拯救风中沉沦的雨翼
  不是我不够疯狂
  写诗的日子和脚印一样坎坷
  流俗年代腐蚀了火种堆里的骸骨
  我聆听到你一纸之遥的叩问:
  这个世界的麦子是不是换了祖父?
--------------------------------------------------------------------------------
  
  请不要随意触动她的敏感
  
  (一)
  
  你是女人,你是女人的贞洁。
  母体孕育的一滴圣水,两个H原子
  和一个氧原子的组合体。
  
  这是生命的源泉,爱的幽洞。
  简单的结构,美丽的意境,丰沛的情感。
  一首诗歌的轻与重,无法形容,无法比拟。
  
  那片原始森林,嫩草蔓延,清流暗涌。
  小鸟在晨曦中歌唱泥土,阳光照耀含苞待放花蕾。
  神秘的幽径,朦胧的路,爱近似一个谜语,等待猜测。
  
  (二)
  
  你是百合丛中的一滴雨露,晶莹的雨露。
  多少清风吹拂过你年轻的面容,雨水
  溅落你纯洁的心田,你饥渴地吮吸自然的精华。
  
  你紧握住季节的韵律,不走音,也不跑调。
  变幻的颜色,让你的人生蒙上了梦幻的云雾。
  你憧憬彩虹悬挂在青天,那一刻,花开烂漫。
  
  没有经历过风雨的磨砺,就不知道大地的疼痛。
  快乐荡漾的秋湖,让时间倒流到春耕时分。
  种子从春天一路风尘仆仆地迁居到果园。
  
  (三)
  
  沉默的语言,无须过多地裸露衣体。
  光艳的外表往往给人留下空洞的想象。
  红色的诱惑,有时孵化瞬间的错觉或犯罪。
  
  美丽不要拥有发言的权利,微启的嘴唇
  往往容易被甜言蜜语的进攻。能够抵抗
  恶性病毒入侵的是内心的坚守。
  
  你的红墙,需要拒绝野蛮的藤蔓延过你的草丛。
  你的垦地,需要等待真诚的手掌来精耕细作。
  你的春天,需要另一滴眼泪来中和你的圣水。
  
  (四)
  
  生命诞生的机率多么渺茫,母亲的肉体留下黑色的胎记。
  她的女儿,她女儿的女儿活得清澈又浑浊。
  贪婪的魔爪让圣水错误地流失,血淋淋的美丽和苦痛。
  
  高堂上的一声狂笑,狰狞的面容在咬牙切齿。
  一滴水被变成无数滴水,最后奔涌成一条河流。
  红颜的淡妆越来越淡,圣水变成祸水的过程激情又凄迷。
  
  没有谁可以主宰漂泊的根,宿命盗窃了纯洁。
  权利的利剑刺痛了肉体里的敏感
  金钱买断一条河流,任由虚伪自由地畅游。
  
  (五)
  
  请不要高喊现实,现实这个词语让人执迷不悟
  女人的乳房一旦送入虎口,坚挺又柔软。
  高涨的潮水淹没了夜的深邃,平息的湖面多了波纹的痛。
  
  那不是开荒,是剥夺。你的草丛绿又绿,不变的本色。
  唯一的花蕾,可以谢了又谢,一条河流的清和浊
  月光照耀得最明晰,星星最了解你的心事。
  
  谁可以抚平你心口的创伤,粗茶淡饭的生活
  让一个人在金钱面前如此浅薄地投降
  物质和色情的交融,矛盾突发事件日渐递增。
  
  (六)
  
  我的母亲是女人,一个敢爱敢恨的农家女人。
  我对女人这个词语,感到陌生又亲切。
  我只是知道,爱的源泉从女人的躯体流出来。
  
  价值连城的爱,分文不值的爱,高傲又低微的爱。
  多少人在爱的路上近似小羊羔的温顺
  野狼的饥渴让爱送入茫茫的沙漠。
  
  站在二十一世纪的天空下,我无法诠释爱。
  正如无法理清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
  月老已经被人类作祟,我的呐喊始终穿不破一张纸币。
  
  我在沉默的夜晚冒充爱神,发出一条喊破嗓门的指令
  ——请不要随意触动她的敏感。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月儿(广东)
>>相关文章
·水过河(广东) 2010-03-11 18:41:22
·阿风(广东) 2009-08-23 18:09:59
·月儿(广东) 2010-02-24 14:06:56
·南悃(广东) 2009-08-02 20:57:43
·力溢(广东) 2009-11-09 22:03:30
·红米加豆(广东) 2009-08-01 17:02:18
·别梦依稀(广东) 2009-07-28 21:12:50
>>文章评论
现在有6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网站宗旨:支持原创,用心雕刻文字,尊重每一位作者、每一篇文章!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