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网刊频道 | 音画频道 | 书画商城 | 诗人会馆 | 我在论坛
  网站首页 频道首页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诗人动态 诗人肖像馆 华北会馆 东北会馆 华东会馆 中南会馆 西南会馆 西北会馆 会馆存档
今天是 ,欢迎访问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诗人会馆! Email:jswz1977@163.com| 站长QQ:402481903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您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西南会馆 >> 云南方阵 >> 阅读文章
文章查找:
 
1 2 3 4 5
   最新更新    
·心飘雨零(云南) [1297]
·尚可贺(云南) [1400]
·琉璃姬(云南) [1384]
·琚建波(云南) [1475]
·菊梦悠悠(云南) [1279]
·布衣郎子(云南) [1479]
·阿桠娜(云南) [1390]
·杨兴孔(云南) [1509]
   阅读排行    
·杨兴孔(云南) [1509]
·布衣郎子(云南) [1479]
·琚建波(云南) [1475]
·尚可贺(云南) [1400]
·阿桠娜(云南) [1390]
·琉璃姬(云南) [1384]
·心飘雨零(云南) [1297]
·菊梦悠悠(云南) [1279]
   网站赞助    
1、2009年02月网站作者雪馨赞助本站10本《心灵驰援》(诗集),用于“首届届爱情诗歌大展赛”的纪念奖品。
2、2009年10月网站作者彩霞漫天雨赞助本站20本亲笔签名的《我从深海中走来》(诗集),用于“第二届爱情诗歌大展赛”的纪念奖品。
3、2009年10月扬州诗人冯大勇赞助本站50本亲笔签名的《最真的情怀》(诗集),用于“爱情诗歌大展赛”“同题诗赛”的纪念奖品。
4、2010年8月安徽山歌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赞助本站52本《大珠小珠落玉盘》(诗集),用于“第四期同题诗赛”的纪念奖品。
5、2011年7月本站作者哑文赞助本站人民币2000元整,用于网站的服务器费用。
 

琚建波(云南)


>>来源: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诗人会馆 >>发布时间:2009-09-08 >>查看次数:1475

★琚建波(云南)
--------------------------------------------------------------------------------
★个人简介:琚建波,云南昆明人,1988年10月出生于富有“螳川宝地,连然金方”之称的美丽小城安宁,人生中的前二十年均在安宁度过,现为楚雄师范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07级学生。在大学期间担任学院多家文学社主编,2009年9月与同仁成立蓝婴文学社。自幼酷爱文艺,16岁公开发表作品,迄今写作数百万字。作品散见于《箴言》、《昆明日报》、《今日安宁》、《都市时报》、《中国中学生报》、《楚雄师院报》、《散文诗》、《楚雄晚刊》、《金沙江文艺》等,为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好心情文学网编辑,作品多登载于起点中文网、《我们》纯文学写作网、闾巷扫花文学网、左岸会馆网站、平行诗歌论坛、老地方文学网、榕树下网站、美文网、红袖添香论坛、一起看书网、新华美文网、写作者网、云南文化交流网、湖南教育在线网等。曾参加楚雄州第四届“我与春天有个约会”大型诗会和其他文学采风活动。2009年6月出版诗集《白云深处》,作品入选《中国网络诗歌精选》和其他多种精选特集。
★本站文集:http://www.jxy1977.com/PerColView.asp?userID=957
★代表作品:最后的坚守(组诗)  孤独行者(组诗)  孤独者手记(组诗)  午夜流浪歌手(组诗)  暗语(组诗)
--------------------------------------------------------------------------------

最后的坚守(组诗)

(一)诗章
当我走过这崎岖的街道拐角
迎面而来的悲伤戳伤了我的脸
我踟蹰的脚步,难言的盼望
泪水一旦流出就得立马回归胸膛
当我蹒跚着自己悲悯的道路
江河湖海里所有的分子
流动着,倾覆着我破碎的心
而相对于外界的收获和眺望
我更愿意相信黎明是我窥透真理的
最后一双透明的眼睛
我把整片草原最后的绿意
与黄昏时分隐隐浮动的最后一丝凉意
填满我灵魂内部所有的空隙
渗了进去,血和雨
也有灰与光,流淌着黑夜之前的最后一缕
华美的夕阳。收了回去
当我漂浮在这条熟悉的街道上时
命运无助的眼光,悬浮在破败的眼帘之下
执着跳动的一颗心,从左心房开始暴动
开始了哗变,城堡内部充盈着美酒和骨头
当月光开始弥漫,骨骼深处的蜜汁
那是最后的诗章和魂灵
坠了下去,收不回来
而我高高举起了酒杯
杯沿上亲切着我的目光

(二)交换
夜色黑黑沉沉,高高举起的帷幔
满覆芜杂的骨殖和魂灵
当我长大了嘴巴,口腔内部穿梭着流风
舌苔上长满了城堡和废墟
而当我写下这一首诗歌
这生命里最大的光荣命令着我的悲悯
停不下来。高高举起的刀
灼灼的光华掩映了我
黑色的眸子,最后的光
我仰起的脖颈事今夜最后的灯塔
脸庞表面闪着绿光
沉了下去,沉了下去
用一首歌的时间,石头的内部
光线互相缭绕,勒紧了我
而当我大睁着眼睛
用眸子深处残留的最后一丝柔情
与这浓浓的黑夜
交换着太阳的热量
而当我真正饮下这杯毒酒
我颤抖着双臂
流浪在荒凉的人心之上
月亮的舞蹈只剩下最后的叹息
高高举起的光线和视线
我踩在月亮的心脏上
跳跃着,跳跃着,与一条江一起跳跃着
和一座寂静的山谷交换着精灵
我肿大的喉咙啼出了黑色的血
涌动着,一座沙城的温暖

(三)温暖
春雨颤抖着下落
雨水之中的城市在自己的侧影里倾颓
是一个季节了,泪水悄悄下落
平铺着我荒凉崎岖的眼神
温暖着我,一道洁白的光
一匹白色的马
当我最后一次走过江南
风雨凄凄的悲伤上长出了浓霜
颤抖着,满堤的新绿
是开始的时候了,也是结束的时候
高高举起的手臂,十只手指之上
绽放着喜庆的是个节日
烛火辉煌,隐隐沉了下去
像满原的石头一样
在那虚构的温暖之中沉了下去
在沦落的刹那追寻着光辉
看不清的风景缠绕着我
勒紧了我,紧张的黑夜里
我所仰望的神
用我最熟悉的抒情
逼迫着我,吐出那残留在血液中的
最后一个春天

(四)行者
结束了几百天的漂泊
我终于回到了我的故乡
从荒漠深处为我的族人带回甘霖
带回发青的石头
一些事物开始发光
黑暗比它自身还要黑暗
我走在空虚的尘世风沙里
走在故乡不醒的甜香梦魇里
从荒凉的人心内部带回真实
结束了几百天的坚守
结束了青黄不接的五月和悲伤
流下浓香的眼泪,饮下酒
高高举起月亮,遍寻一片和煦的光芒
行者的脚步里长满了黄杨
隐隐流动,一片火热的惆怅
而当我真正结束几百天的风霜
我在时光冰凉的轨迹里老去
在自己心底深藏的太阳车的辙痕里老去
老在自己的酒杯里
沉沉的岁月是一首无言的歌曲
当我终于回归我的内心
我将保持缄默,用石头
抵挡所有关于生存的诘问

(五)逼迫
自在翱翔的雄鹰像极了昨夜
我嘶哑着咯血的喉咙
用我最后的真情唱出的
那一首不成曲调的歌谣
当我举起这支熟悉的钢笔
涌动的青春和激情开始消退
抬起我发青的笔尖
我的笔端开始自在流曳
我的血脉里流出了整个春天
遥远的江南绿意盎然
打不开的一扇窗子,风霜涌动
巨大的悲悯缠住了我的双腿
逼迫着我对着破败的尘世下跪
太多的舆论铺平了整片悲伤
广袤的大地上,河流远逝
而当我真的站在太阳的芒上
隐隐晃动的坚守
让黄杨挤出了清泉
我流着泪走近大漠的风沙
游牧民族整年的丰收
月亮形的山峰上走回了迷失的马匹
血淋淋的现实总在逼迫着我
强迫着我低头
强迫着我用这支力顶千钧的钢笔
倾吐我幽梦里的盛唐
但是我的诗页开始渐渐荒芜
残缺的月亮之下,月牙长满了青草
晃动着,那最后的真实

(六)春天
血液奔流的速度并没有因为
乍暖还寒的天气而减缓
遥远的江流内部远寄着航帆
停滞的时光与季节
月光隐隐射出,黑夜过黏的空气
让我的守望一再曲卷,一再迟延
密密麻麻地铺平了破碎的悲悯和卑微
一再推迟归期,离开的迷雾
江南三月的温暖,一只小舟
出没在虚构的风波里,漂浮着
从春天的底部漂浮而起
从我深沉的眼眶之内漂浮而起
滋生了更多华丽的章节
而盲目的生灵仍在沸腾着流言
在起伏不定的真实里坚毅地停驻
信仰交织的纯情春天
血液从大地的内部开始沸腾
洄游,顺着我贫瘠的命脉
蔓延着,最后的光华
而我的血脉隐隐发光
最后的迷茫和寒冷,寒风渗了进去
血液里,冰雪碰撞的声音很轻

(七)季节
还没来得及写下这一首诗歌
春天就把绿叶留给了记忆
睁不开眼的季节是一个茂盛的季节
我像一只蛰伏的青蛙
踟蹰在太阳的心脏上
起伏不定
那奔腾而过的河水
带走了所有的冰霜和寒雪
石头内部深藏了整个春天
敲打而出,喧腾着
一帘瀑布的温暖
而我点亮火光
眼眸深处奔流而出的
是整个夜晚的恐慌
巨大的悲伤沉了下去
数不清道不明的凄清
斑驳的旧日时光
风中都是破败的痕迹
而当我打开了这一个缺口
诗情奔涌而出
席卷了所有的柔情
走在通往真实的道路上

(八)过程
滞留的最后一眸星火
寂静的天穹内部
真实的寒冷开始闪光
流动着,冰冻着
猎猎风声侵蚀着我
我残损的手指
内部奔腾着诗人的血液
我破败的意象
那是送给苍老的最后一首歌谣
还有水,火和灰
还有那看不到边的海洋和曙光
颤抖着,沦落着,悲伤隐隐真实
流动的一团星云
悲伤的泥土内部长出了人

(九)进化
明媚的一个深夜
寂静的空气内部
太阳的光辉渐渐冷寂
还有火,燃烧的内部
数不清的星子
疲倦地闪着最后的光
遥远的天际远方
黎明的通知粘满了
新旧不一的所有橱窗
所有的悲伤都是诗人的悲伤
所有的沉默都是诗人的沉默
落下泪来
锈蚀的刀刃之上闪着破碎的光
颤抖着,流动着
一眸窥不透的真实
遥遥寄放着
满布冰雪的前程

(十)冰雪
沉沦的城堡内部长出了黑夜
隐隐奔腾着,一首诗歌的温暖
疲倦的大鸟沉沉睡去
飞翔的翅膀却将影子
留给了无所不在的任何一个
空气可以触及的角落
平静地抚摸着
安详飞掠着
也持续地沉默,萧条
最后的光是最后的温暖
我立根破岩中
咬定诗篇不放松
流淌着原始的荒原
颤动着最后的血液
流开去,一池静水
流开去,善良的光亮
沉了下去,看不请的悲伤
也叛逃者,从所有石头的内部

(十一)诗人
诗人是飞向墓地的乌鸦
自身的光芒被太阳照亮
在每一个繁华的视觉覆盖范围之内
诗章开始展现着它特有的深沉
落下去了,一颗颗心脏
当太阳和月亮互相照耀
我要说出我珍藏多年的秘密
看不清楚来由的悲伤和思虑
最后的墓地之上
一株迎风的太阳花
一生总在寻找自己的方向
当自己的光芒比自身的伤悲明亮
那看不出颜色的仰望
奔涌的血液里开始渗透
一个季节的颓丧
--------------------------------------------------------------------------------

孤独行者(组诗)

(一)银杏
手掌,眼睛,石头,火
深深的养分陷阱里
树影扎根而入,而入
漫天洄游的面影
精灵,火种,跳跃的舞蹈
神的妖冶的欢笑
而入,深入骨子里的孤单
深入一只只眼睛里,流出黄昏
流出了叶子和鸟类

(二)彷徨
种进坟墓里,种进墓碑里
火神的欢笑,嶙峋的骨殖
内部的灯,悄悄点亮
中进一只酒杯里,黑色的笑
抬着自身轻薄的魂灵
穿越而过,穿过一盏灯
穿过一双凝视黎明的眼眸

(三)呐喊
埋葬在地心深处,涌动的火
虎狼的呐喊砸疼了寂寞
火,火,还是火,用欢笑诱惑我
失足,从我的屋顶和窗口坠落
埋葬在地心深处,地心里滚出了石头
滚出了一双双苍白嶙峋的眼睛
钉了进去,钉进一汪眼泪里

(四)双手
寂寞嶙峋着我的双手
骨骼深处的磷质开始闪光

(五)夜色
夜色奔涌着满街的喧嚣
雨水开始敲打。空山灵雨

(六)海洋
海洋恣肆着一镜春光
晚风充盈着卑微的血液

(七)卑微
暗暗肿胀的河岸
黄杨分解着泪水
悬挂在寂寞天边
卑微的窗口
一只苍蝇

(八)铭志
斟满红酒的杯子里装满了火
暗自沸腾,倾颓的时刻
火点燃更多的火,更多的灰
更多的仆仆风尘和逃荒

(九)逃荒
一镜春花颤抖着击穿
耳膜深处落进更多的回声
石头碰撞着,火花欢笑着
荒芜的湖心里鲤鱼跳波

(十)鱼
孤独是雨
下雨的时刻

深藏在水底
透不出气

(十一)回声
敲打着屋顶,敲打着灵魂
骨头开始流血,开始破碎
一只酒杯涌出了清酒
夜色开始弥漫

(十二)弥漫
寒冷的风与雨
落进井里的青蛙
兀自在自己的心脏上跳动
脚步慢下来的时候
血液开始平静

(十三)寒冷
一只酒杯开始破碎
光影阑珊,酒
内部燃起了火
一只眼睛射了进去
骨子深处的寒冷
让我感觉卑微

(十四)雁
遍地闪光
一群大雁
在时光的内部钉下回声
更多的大雁
死在了寂寞的深闺里
钉了进去
遍地闪光
灵魂内部的灯开始闪光

(十五)河岸
左岸与右岸之间
第三条岸闪着白光
内部流动着石头
流动着颅骨
和野花

(十六)还是
奔腾的眼泪
看不见的血
还有石头
还有骨头
还有灵魂内部的灯光
被死亡点燃

(十七)能够
明白了什么
谁明我心
看得见的悲悯
和看不见的悔悟
有什么走在自己的影子里
我沉迷在自己的伤悲里
狠狠死去

(十八)孤独
张开的掌心里长满了荒草
和城堡
面影之中的沉默
那是另外的一首歌曲
把握不住的悲喜
诗章在这一霎那看不出本真的颜色

(十九)隽永
流浪的骨骼
流浪的家
一个不变的梦魇
看不见的卑微
明媚的抒情
打开
关上
一盏灵魂的小灯

(二十)行者
抬起的是自己的王位
蠢蠢欲动
是自己的光荣
和暗淡
锤炼在骨子的内部
的一把钢刀

(二十一)明媚
铺平一切的灰烬
放行吧!前方的太阳
是我与诗歌交换的
最后的食粮

(二十二)伐
倒下的宝塔
影子垂直在现实的地面之上
闪着光
落了下去
眺望和绝望

(二十三)名
用血液与信仰
和贫瘠交换
最后的光荣和诗歌

(二十四)收成
眼泪是最后的果实
我不止一次这样说过
悲伤的是我们的想象
还有,还有贫乏
我所看不见的真实
长出了蛇的外表
蔓延我猥琐的颓丧

(二十五)在今天
把一切都结束
就在今天,就在此刻
该收获的远还没有收获
停顿在现实的坚守里
黄杨开始渗透
从我充血的心脏里开始渗透

(二十六)杯
装在天空的深处
一杯美酒
内部汹涌着星辰

(二十七)还有雪
化不开的忧愁
沉沦下去的城堡
灰色的锈迹
老去的刀锋
站立起来的春天
不可磨灭的一树树光
燃烧着
雪,雪,还有雪
压沉了我的视线

(二十八)诗人的伤悲
请你不要再问这样卑微的问题
我走在自己丰收的歌曲里
走在自己肿胀的心脏上
没有光和火,落进来
雨点渗透进来
诗人一生追寻的方向
太阳总在变换初生的方向
我沉醉在自己的美酒里
被自己的光芒照亮

(二十九)物质生活
飘扬的雪花是我最后的嘴唇
舔食着我看不清痕迹的悲悯
落下来,满城的物质在飞扬
透不出血色,明亮的光环
停留下来的木马
我倒伏在自己的抒情里
像一株迎风的向日葵一样
在歌颂自己的时候
被自己紧张的措辞而灼伤

(三十)关怀
终极的目标与地点
流着雪花的杯子
一生总在寻找故乡的冬天

(三十一)故事的遗址
听不出风声的流浪
几百年的陶醉和坚守
手掌表面裂开了猥琐的卑微
沉沦着,明灭的悲喜
和那看不见形状的空气
像是一颗颗钉子
钉进我故事的遗址

(三十二)你不用再继续出现
水,火,和其他的一些东西
漂泊而过。平铺着我的欢笑
和哀愁,沦落着,你的凄清
和看不见的矫情。不用再出现
不要用诗歌的名义紧迫我
逼迫着我向着自己创造的城堡和世界
低下诗人高贵的血脉

(三十三)洪荒时代
不着边际的时代
土地里长满了石头
看不清楚的人类
开始长出了青草地芬芳
当我从紫楝树上爬下
我从自己的身体内部扯出了自己
扯出了血肉模糊的痕迹

(三十四)鸣
那最早打鸣的雄鸡
是来自夜深沉内部的孤独
打不开来的悲伤
沉沉落下的门户
帷幕渐渐撕裂
我走在自己的内部
良心深处长满了荒草
我是孤独的行者
向往着远古的夸父
和决绝的扑火飞蛾

(三十五)不可磨灭的光环
不可磨灭的光环
血液涂抹着我的荣耀
看不清楚的往事和见证
洪荒时代逃荒而出的雨蛙
仍在缠绵着那最后的歌唱
而太多的颜色开始淡漠
红色的和其他的一些颜色的火
泪水之中的国度
血色的边界
来不及守望的雨季
花朵燃烧
我不可磨灭的光环
季节里流淌出更多孤独的血液

(三十六)春夜
静静悄悄的抒情
打开的一只话匣子
内部燃烧着更多的火
浪费过多的骨殖
白骨成堆的往事
废墟之中升起璀璨的光环

(三十七)朴素歌手
我知道我的歌声独一无二
我用我的诗章,用诗歌的光荣捍卫着
我最后的骄傲
我知道,我的抒情是简朴的
我从来不会浪费一个简约的意象
我会用我的一生
用卑微的仰望
用血液的柔情
等待着信仰的复苏

(三十八)费用
柳暗花明无知己
当我回头景更深
我用踌躇满志的脚步
丈量我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隔着一条大河
隔着一首诗歌
我的命运开始万花齐放
流不出去的感动
兰花一朵朵
开在我璀璨的山坡
流着出去
那万古长青的感动

(三十九)简短
还来不及打开你的歌喉
还来不及打开你
我多话的话匣子
内部穿梭着更多的风

(四十)窗帘
遮得住的柔情似水
遮不住的烈火燎原
密密麻麻的符号
内部巨大的空虚
隐隐流淌着血色的真实
遮挡不了,满眼的春色
落寂地存在着
在石头的萌发里执着地守望着

(四十一)打开心窗
明媚的夜色执着地燃烧
面对越来越少的诗章
那残留的真实是最后的漠视
看不尽的落花与传奇
打开心,打开身体
内部流淌出更多的春天
更多的石头咆哮着
流动着,低沉下去

(四十二)涌动
点点滴滴,说出真理的喉咙
内部灌输着血色的守望
流淌出去,流淌着光
沉迷者,落寂着
一棵两棵,更多的树木
流风穿过旧日的手掌
灵魂的缝隙里隐隐透出白光

(四十三)迷蒙远景
那走失了方向的马匹
用灼灼的光焰燃烧了自己
颤抖着,一个季节
和更多的季节
落花流水沉沦下去
地心里长出更多的青花
石头发着绿光
眼神开始落寂
沉沦吸取
更多的养分
从植株生长衰老的方向蔓延

(四十四)种下去
走失路径的双脚
如今仍在寻找自己的方向
低沉下去的嗓音
溃脓的黎明和光辉
咯血的神灵和守望
种进土壤里
种进悲伤里
流出行者悲悯的眼泪
颤抖着飞旋而去

(四十五)星流
暗淡的星光流淌着最后的血液
暴露着,真实的想象和最后的哀求
静静悄悄落下去的城堡
地平线之下的国度
花朵燃烧的柔情
看不见的往事和眺望
落了进去
行者的悲悯情怀
落了进去
透不出一丁点的光亮

(四十六)夜
低沉的嗓音和歌谣
看不清楚面容的诗人
泪水之中废弃的城堡
空气中都是死亡的味道
漂浮在花朵的梦魇里
落了进去
行者的眼眸
最后的光辉
亮丽的光环
不可磨灭

(四十七)纵深
纵向深入,纵向深入
落进一只酒杯里
落进一朵野花里
落进我的失落里
那满眼的疲倦
那满山的马缨花
泪水漂泊在漫山遍野的粉红
那看不清楚地洁白往事
和爱情
纵深,纵深
像火一样纵向深入
深入地燃烧
燃烧得只剩下灰烬

(四十八)悲情
满怀的灰色的心脏
灰烬落进紫色的酒杯里
荡漾着离离的悲伤
骨灰的光泽弥漫着大漠的风沙
落了进去
落进我的悲伤里
沉了进去
暖色的悲情
最后的歌谣是一只鸽子
颤抖着飞翔不着边际的悲伤

(四十九)停驻
正在离开的往事是一只酒杯
牢牢困住了我的颓废
那最后的悲悯
是我最后的美酒
颤抖着摇曳
落进我冰冷的眸子里
在冷冷的夜色里执着流动
沉着燃烧

(五十)清风
提着一盏宫灯
流落在荒凉的人心之上
晃动着,晃动着
走在自己的影子里面
把自己的灵魂与自己的悲伤
层层覆盖,重叠起来
也落了进来
清风带走了我的守望
渗透在我的鼻孔里
那是最后的火光
点亮了我卑微的守望

(五十一)爱是不可以说出的
爱是不可以说出的
是不可以随便表达的
是在漫无边际的遥想里不能靠岸的
是离离着的不可磨灭的忧伤
是不可以表达的
当你真正凌迟于这一份孤独
我将保持沉默
终我一生,我不说出那
隐秘流动的深沉的爱

(五十二)这所有的伤悲
这所有的伤悲是这里所有的河流
在欢快的开始之后
一步步奏响了衰老和悲伤
这所有的悲伤不能够打包带走
也不能悄悄停驻下来
在我的荒凉手心
这所有的忧伤
沉淀着那无言的欣喜
落进我空荡荡的灵魂背部
流荡着不羁的寒风

(五十三)饥饿
嘴角开始饥饿
那满腹的悲伤
隐隐的歌声穿透了生死
从我灵魂的内部渗透而出
像是一座空庙
内部响彻着自己的回声

(五十四)贫乏
行走将是黑暗的
沉船的光辉
内部长满了青苔
落进自己的回声里
像黑夜一样冷清
和内秀
而我的回声越来越悲悯
缠绕着的悲情和忏悔
巨大的恐慌横亘着我的悲喜
贫乏的瀑布开始了喧腾的想象
我落进自己的声音里
在不断回旋的嗓音里
持续地抽打着自己

(五十五)内秀
饥饿的是我们的胃
焦渴的是我们的心脏
内部奔流着黄河的回声
而当我真正开始流泪
身体内部流淌出河流的喧腾之声
持续抽打,在我空白的灵魂缝隙
花纹平铺的谎言和谣言
内部奔腾着
青春的湿度和温润

(五十六)没有什么人能够爱上我
没有什么人能够爱上我
没有什么人能够爱上一个浪人的血脉
我是一个孤独的行者
身体的内部穿梭着大漠的风沙
持续拔节的孤独和寂寞
落进同样妖冶的酒杯里
摇曳着冰蓝色的悲伤
没有什么能够爱上我
没有什么人能够忘记我
没有什么人能够和我为伍
没有什么人能走近我的悲悯和眺望
我像是冷漠的河流
一生总在模仿自己的回声

(五十七)这样的我
一个孤独的行者在自己的回声里迅速老去
迅速老去的还有一朵花的温暖
还有一条河流的哽咽和悲歌
这样的我生活在自己茫茫的恐慌里
在自己的心脏上跳着舞蹈
反复地模仿着自己,在自己的回声里模仿
模仿自己的伤悲和哀泣

(五十八)域
你走不进我的世界
就像你轻易不能离开我诗歌光荣
一生总在等待救赎
总在等待突围
一生之中孤独的时刻长满了荒草
除了脚步和悲伤
除了诗章与爱情
我空白的眼泪里
内部真的就只剩下了
国界的回声

(五十九)飞扬
打开秋天之门
精彩的整饬和悲伤
盘旋的音乐
丝丝缕缕勒紧了我的眺望
打开我的旧日时光
一只满载荣光的酒杯
杯沿之上长满了荒草的痕迹
颤抖着,流落着
在时光之门轰然关闭的刹那
我看见自己的影子
我听见自己的回声
反复映照着,缠绕着
在我黑沉沉的生命内部
伤疤长大了嘴巴
嘲笑着我那即将飞扬的钟声

(六十)絮
当我的视线和太阳的视线交融会和
我看见我那曾经引以为豪的诗章
如今在巨大的光圈之内
在巨大渺茫的华美丽
走在寻找心灵的旅程之上
落下去了,落进了我的悲伤里
燃烧着身体,燃烧着钟声
燃烧着那一群飞鸟
落进我深沉的酒杯里
倾颓了月光
打开的那一抔黄土
内部长出了老家的堂屋
我闭着眼睛走在找寻的路上
走在悔悟的路上
迷茫的尘世之上
诺大的悲伤闪着光
空白的天空之上
雄鹰携带着草原飞过
飞过那万花开遍的巨大伤悲

(六十一)停
停不下我的脚步
停不下我的抒情和等待
流下泪水,诞生飞鸟
我茫然的前程上
灰色的白色的痕迹
飞鸟闯进我冰凉的梦魇里
停不下我饮酒的杯子
倾颓着月光
那破败繁芜的痕迹
     
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
--------------------------------------------------------------------------------

孤独者手记(组诗)

(一)残月
残月如钩,残月如剑
残月如霜迷失了我的双眼
我在我的故乡,在我来年的中秋里
遭遇了一场火花
他们都在我的假设里死去
死在了一弯新月里
沦落着月色
逃荒的异乡人
在我的门前迷了路

(二)建筑
华丽的一场雨
故乡的街道被柔情打湿
青苔长了出来
我繁盛的脸庞之上
水国的气息很浓

(三)伤痕
一张黑色的口
利牙闪亮
一颗颗细碎的石头
在信仰的泥石流里崩塌
随着漂泊的秋风敲打我的窗口
一阵没来由的笑声
滋生了更多的恐慌
黑色的一把剑
利刃之上串满了石头

(四)黑色
寂寞的庄园之中
溪水流动的声音
远远传来
黑色的一口深井
摘下这顶帽子
婚礼的钟声传了出来

(五)深井
当我打开自己
我的血管之上
串满了细碎的牙齿

(六)眺望
泥石流喧腾而下
十一月的楚雄风沙渐远
天空之中充盈着
救援者的焦虑
十一月的楚雄天空微寒
以四十五度的角度眺望
远方的苦难正在流失
正如这场没来由的泥石流
滑动着崩塌

(七)疼痛
敲开满院的桂花香气
敲开一扇洁白的窗
黑夜的内部装满了笑
流落,我的嘴角挂满了石头
细碎的石头
是另外的香气
被我轻轻咬碎

(八)异乡
熟悉的故乡并不是我的故乡
打开秋天的房门
我站在自己的身外

(九)渴望
打开一池静水
泥沙之中桃红色的面影
春已很深
浓浓的火焰从湖心深处透出

(十)背离
熟悉的双手打开诗页
一把沉重的铁锹
挖倒了尘封的旧墙

(十一)海洋
还没有打开黑夜,打开
这唯一的眼睛
海洋是今夜闪光的酒杯

(十二)自己的异客
还没有打开自己
没有饮下杯酒
饮尽这北国的风霜
还没有打开黑夜
还没有打开你
白色的骨殖点起璀璨的火
还没有背离你
颤抖的双手
还没有打开一秋的落叶
打开房门
月光之下
我的面前站着另外一个自己

(十三)打开
打开一盒泥土
潮湿的空气当中
麦子的芽儿很软
春风一吹
就脆弱地断了

(十四)脆弱
停留在自己的外部
一朵花
模仿着另外一朵花

(十五)停留
走在自己的外部
走在自己的影子里
一双手
抚摸着另外一只手

(十六)果实
互相怀孕
一颗红果和一颗青果
相互抚摸

(十七)莫名
满园春色关不住
飞鸟我是信任的另外
一双眼睛
桃色的羽毛
是烈火在燃烧

(十八)足迹
海蓝色的天空
一片海与另外一片海
相隔着一双眼睛

(十九)双飞
两滴眼泪之间
相隔一片碧海蓝天

(二十)诗人
诗人是迎风转向的太阳花
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方向

(二十一)不去西山
不去西山,不去东山的正对面
不与初升的太阳照面
不与西沉的夕阳相拥相泣
不去西山,不去群山环绕的山巅
不做俯瞰一切的姿态
不做伟人,指点江山
不去西山,不与满山枫林为邻
不与满野樱花为伍
不做流血牺牲的姿态
不点燃自己,也不照亮西山

(二十二)云淡风轻
悲伤的神大口饮酒
大口吞咽着石头
孤独的骨殖之上
星子点亮了一只只酒杯
闪着光,闪着火
点亮了另外的白云和流风

(二十三)孤独
孤独的石头相互模仿
孤独的姿态是一杯
同样香醇的美酒
仰首饮下,满怀星光

(二十四)教诲
停不下来的抒情和守望
停不下来的白色马匹和光
流不下泪水,种植不了冰雹
冬天的丰收敲打悲伤的屋顶
敲出血,敲出火,明晃着夜
停不下来流淌,停不下风
停不下来的年年岁岁的盼望

(二十五)石子
细碎的石子贯穿着我的一生
白色的骨殖里洒满血
复活了骨肉和光
一串河流洗刷着
所有黑沉沉的夜

(二十六)路
两条道路之间
是两条互相模仿的河

(二十七)水流
两只月亮相互碰撞
我的碗里装满了血色的酒

(二十八)月亮
月亮的马
太阳的车
泪痕深深
一匹光开始收藏
整个秋天的迷雾

(二十九)马
白色的马
白色的一道光
或许是骨骼
被石头建立

(三十)延伸
相互抚摸的两只手
悲伤的边缘只有泪水流出

(三十一)流光
寒冷是看不见的
就像有一些雨
是我们不能听见的

(三十二)死光
那所有我们能够看见的
是水,是火,电和光
那所有我们不能看见的
是笑,是泪,和死亡

(三十三)笑
冷酷的笑,石子的中央
一盏黑色的火,一杯黑色的酒
内部闪着死亡的磷光

(三十四)灯
每个人的内部都有一盏灯
有的人一生光亮
而其他的一些
要在死亡之后才能看见光亮

(三十五)河
仍是河,悲伤的河
流不过十一月干渴的平原
流不过这匹光
野花点亮的光

(三十六)野花
装满钟声
婚礼
一顶帽子里
长满了野花

(三十七)钟声
颤动的一池水
静默的一阵笑
黑色
比夜色更深

(三十八)水
声音
渗透灵魂的
每一处缝隙
我是一只围火而坐的
陶罐
内部长满青苔

(三十九)陶罐
沿着皮肤灼伤的方向
一阵风敲开了庭院
围火而坐
一只水罐正在破裂

(四十)夜色
夜色之中的石子路
骨头铺成的石子路
闪着光,流出了火
骨头的内部
溢出了血色的美酒

(四十一)月
太阳车的辙痕碾了过来
花朵遍开,草原之上
星子尖叫着破裂

(四十二)我
我站在火中
站在自己的外面
比影子更深
我是自己的幽灵
属于黑暗

(四十三)幽灵
一只酒杯里装满骨灰
叶子悄然落下
落在叶子的外面
落进自己的骨灰里

(四十四)灰烬
窗口注满了蜘蛛
生活悬在网上
悬在自己的卑微里
也悬在自己为生命
所点燃的那一把火里

(四十五)帽子
摘下帽子的时候
天堂里响彻婚礼的钟声
河岸开始荒芜
野花盛开在
自己空虚的悲伤里

(四十六)抛弃
摘下帽子
摘下头颅
一只蜡烛开始冒火

开始呈现锋利的
断面

(四十七)尖锐
蝴蝶闪着光
蝴蝶点起了火
蝴蝶是今晚
最后一把钢刀
刺穿了娇嫩的新娘

(四十八)白夜
歌声流出的时候
一把钢刀开始啼血
润湿了暗哑的喉咙

(四十九)石子路
夜色覆盖下来
石子路开始尖锐
用锋利的断面
用一首诗歌的温暖
击穿了一个个
妄图穿越的身影

(五十)明媚
洁白的云朵
洁白的夜晚
星子开始闪光
尖利的獠牙开始闪现
碧蓝的一池静水
火光让夜色柔媚

(五十一)火光
流不出血
流出爱
青翠的石子路
尖利的断面把我刺伤

(五十二)沉默
开始的时候
最先沉默的是你的嘴
紧紧闭着
唯恐走漏了
哪怕一点风声
然后,你的眼睛开始沉默
流不出一点火光
当夜色开始弥漫
你完美的坐姿开始沉默
开始拒绝
拒绝一盏闪光的灯

(五十三)留恋
开始的时候
打开信封是一个
繁琐而小心的过程
随着水汽加浓
信封里装满了水的声音
我插上细腻的一管血脉
蚕食你最后的柔情

(五十四)蜡烛
最后的蜡烛是最后的光
点燃在今夜
映上了西北古老的城墙
月光流动着,眼睛里
流出火来,点亮
最后一池碧蓝的静水

(五十五)依恋
太阳是一把火
浓烈的一把火
明亮得没有影子
穿越过去
把自己的眺望折叠回去
夜色很深
暗淡的村落
是太阳最后的黑子

(五十六)村落
寂静的村落是一匹光
明晃着寂寞的夜色
最后的灯焰是最后的新娘
在原始的村落流血

(五十七)嫁期
阳光焚烧了整个黑色的夜
弥漫开来的寂寞
黑色的宝盒一旦打开
内部奔涌的
就只有暗黑的日子
和婚礼的嫁期

(五十八)等待
最后的光
是我最后的爱
河流之间流逝的原野
视线之中流淌着
无尽的碧蓝

(五十九)光
最后的光与热
最后的毁灭与重生
飞蛾一生的夙愿
在灯火燃亮的北疆
在映出孤影的湖水里
是深深的依恋
撞出火来,撞出星
撞出一原冰雪
在油油的绿意里
死亡呈现光荣的彼岸

(六十)蛇
蛇形的女人爬满了我的全身
五月的阳光只剩下最后的温度
打开尘封的柴门
我把黄昏迎了进来

(六十一)迎接
还看不见爱
看不见尘封多年的爱
寂静的冰原之上
麋鹿的脚步空迷
一步步走进自己的影子里

(六十二)部落
沉默多年的仇恨
月色之中荡漾的忧愁
蛇一样的夜晚
寻找着每一个可以渗透的缝隙

(六十三)荡漾
黑色的部落里埋满了黑色的棺材
黑色的初民用结绳的方式记载着
那最初的血和露。月光开始荡漾
夜已很深,很深的空虚里城池开始崩塌

(六十四)新娘
今晚水池里最后的金鱼
是我今生最后守望的新娘
也是唯一的血迹
闪烁得血亮
冰凉的故乡屋顶
第一场雪
让我的飞翔受伤

(六十五)屋顶
雪光闪烁着
荡漾着这最后的酒杯
最后的血
敲打着我的嘴唇
和我的吻
落不下来
一只飞鸟飞进我的眼睛里
我的耳朵里装满水的声音
轻轻一晃
虚假的笑容就停了下来

(六十六)闪烁
沿街乞讨的
是今春最后的星光
遍地飘洒
是满地的银杏
敲打着故乡的灶台
敲打着故乡快要熄灭的火

(六十七)敲打
敲打着冰
鱼群冒着泡
天上的白云结伴下落
落到地上
成为另外的部落

(六十八)鱼群
点亮蜡烛
照耀自己
最后的光
苹果树开满了花
地心开始潮湿
点亮地球
点亮鱼群
点亮泡沫

(六十九)城池
一树绿影
一地碎影
一座空城
一帘春雨

(七十)剑
最后的刀
埋进深深的土里
最后的诗歌
写下的时候已被
严寒残酷分解
只有锈蚀的光
只有尖锐的稻芒
戳伤了我的手掌
流着血
渗进土里

(七十一)雪
尘埃之下
菩提之上

开始真实地下落

(七十二)吻
冰冻的孩子
眼神之中透出幽蓝的光芒
晶莹剔透
是另外的愁
和另外的吻
闪着明亮的光

(七十三)影
石头尖叫着爆炸
一只狮子撕裂另外一只狮子
杯子相互依偎
酒不是酒
当两只嘴唇相互碰撞
大地深处留下空渺的回声

(七十四)酒
寂静的酒斟满了我的酒杯
一把刀,埋进我的血管里
锈迹斑斑,长出更多的刀

(七十五)钢刀
芬芳的钢刀流出了泪
顺着血液滴落的方向
一把钢刀,挡住了
太阳的嫁期

(七十六)物质生活
我宁可相信,杜拉斯只是暂时离开
她并没有死去,甚至并没有老去
我宁可相信,物质是我们最本源的生活
是水,是火,是灰和诗歌
不能脱离于物质之外,不能逃脱
需要的只是爱。是爱,是性,是歌
我亲爱的杜拉斯,我宁可相信
你只是暂时离开,你并没有老去

(七十七)石头
发芽的两颗石头开着花
敲击着,互相敲击着
敲击出璀璨的火花
似雪融化,相偎相依
两颗石头命运相连
共同啜饮,共同怀念
身边荒草萋萋
土地的内部长满了拓荒者的手杖

(七十八)手杖
我宁愿相信,退让于现实之外的水
仍有那不可模仿的温度
隐隐流动着,流动着
流动着不可模仿的芬芳
仍是雨,仍是火与冰
仍是灿烂的光华与手杖
长满了绿叶,流动着血
那是不可模仿的两只手
模仿者相互对称的温馨

(七十九)血雨
世界上只剩下了血,只剩下了雨
和灰。空白的纹理里,只剩下水
剩下泥土和超市的花朵
只剩下了剑,闪着光亮的剑
锈迹斑斑的见,戳上了我的灵魂
流出了血。就只剩下了血
剩下了石头,剩下了相依的两根手杖
持续地上升,持续地落下
世界上就只剩下了风,只剩下了抒情
和绝望。洄游的细胞里
隐隐透出了火光

(八十)相依
灰色的相依的心
泪水落进深深的伤悲里
落了进去,流了出去
相依而歌,两颗石头
相互碰撞着,碰出火花
碰触爱情和仇恨
流动着光与血
流动着河与山
沉寂,沉着,沉默
黑色的十字路上闪烁着光
两颗相依的心开始破碎

(八十一)心
跳动的火星灼烧着整个夜晚
流动的银河在我的酒杯里搁浅
两颗相依的心,更多的相依的心
笑,悲伤与剑,枪子开始射出
黎明开始射出,一湾浅滩

(八十二)冰
燃烧的一片雪原
风中漂过马的死尸
一串一串的脚步
石子串在我尖利的牙齿上
颤抖着摇晃

(八十三)源
倒着流出一口井
风中飘过一匹白马的死尸
着火的马
弥留之际仍残留着那一份优雅
倒着流出一口井
月光留了出来
雪花也留了出来
幸福的源
空白的源
骨骼开始建立
大片的风霜

沸腾的冰
有灯
闪烁在荒原

(八十四)碰巧
碰巧出现的是你的笔
你的诗章和你的笑
然后才是白皙的手
抚弄着寂寥的星辰
开始弹奏,开始流血
双手跳动摩擦
碰巧出现的是你的爱
你的守望和你的忧伤
然后才是洁白的云朵
流动着大片的哀愁
开始重生,开始覆盖

(八十五)太阳之诗
那航行在茫茫星夜之中的
一叶单薄的小舟是太阳
是发着光的庞大星体
通体火热,通体透明
上帝的遮羞布
一片棕榈叶子开始垂直下落
下落,一片雨
惨白的灯光。笑
老虎的哮声
是另外的太阳
焚烧了整个悲伤的夜

(八十六)鹰之翼
洁白的酒杯里荡漾着星光
上帝的笑容是另外的酒杯
底部坐满了青苔和空虚
颤动着,一只雄鹰
一只英雄的鹰开始腾飞
灰色的羽毛闪烁着一千只眼睛
一千只眼睛构成了整片天空
落下雨来,这将是最后的黄昏与篱笆
一千只鹰扎进梦中的城堡里
玻璃破碎的声音
很轻

(八十七)独立宣言
黑沉的夜色当中,一只年轻的鹰
死在前辈温馨的怀抱里
提携着过草原,那里
曾经埋葬过整片山林的虎
以及整片虎啸和冰凉的寒霜

(八十八)荷芳
寂静的天穹深处
悄悄沦落的,是最后的风霜
最后的星子,最后的眼睛
开始或结束的时候
空气开始幸福发酵
挥发的沉静。波动的河
银河两岸开始荒芜
枯萎的荷,最后的酒杯
高高举起,落不下来
骨子里深藏的灯,流出苦难的酒
幸福的诗人,是醒来的时候了
举起诗歌的利剑
用剑影刀光点亮最后的芬芳

(八十九)城堡
流水的喉咙,洁白的歌谣
风中飘过空旷的城堡
一只幸福的酒杯,内部流出晶莹的蜜液
浣水的白衣女子,月光里盈满了笑意
脱离了管制,脱离了诗歌
只剩下利剑和建筑,只剩下光和影
最后的手,最后的窗,漂泊而过的灯光
内部住满了幸福的菩萨

(九十)请求雨
我请求雨,请求寂灭,请求锈蚀的光辉
和破碎的想象。我请求水,请求湮灭
请求磅礴而下的风华。请求一首诗
让我穿戴。我请求井,请求深邃,请求一场
来自边关的小雨,打湿寂静的眼帘
打湿我的心。心底的青苔,也打湿我
一只空虚的酒杯。我请求雨,请求幻灭
请求清风,与明月。请求江河,掠经我的荒凉
空空的心脏,跳动的月亮。一只青蛙睁大了眼睛
眼睛里流出了雨。因此我请求雨
在该落下的时候一定要按时落下,所以我也请求雨
填满不该空虚的角落。也用酒杯,装满火
装满笑,装满涌动的悲怜。因此我请求雨
淋湿我冰冻的等待,淋湿我的杯沿,和酒

(九十一)青蛙的鼓点
跳跃的月亮的心脏
跳跃的血脉。青蛙的鼓
敲打着冰冷的房檐,流动着风霜
流出泪来,流出冰,满原的烈火
满原的羊群,落下,流动
是一群群青蛙,在火里舞蹈
在月光里舞蹈,在静静的酒杯里
眼泪诞生了飞鸟,如箭射出

(九十二)透支
写下一首诗歌需要多少的时间
结束一段感情需要多久的等待
停不下来,很具体的想念,和伤
浮动的晨晨昏昏,夜色渗透了进来
穿透窗栏,月光暗淡,一切的光辉
岁月只剩下了尾巴,只剩下了
青色的尾巴,一闪而逝

(九十三)泉
涌出
一群石头
一堆白骨
涌出
来自地心深处的逃难者
苍白跃出
一把剑
一道光
一匹马
携着我卑微的灵魂飞升

(九十四)微笑
执着地挖一口井
很深的地心里
开始传来水波
敲打井沿的声音
执着打捞着
一镜月光
嶙峋的光芒
蛰伤了我
种进土里
除了泥土
除了潮湿的泥土
只剩下光
和影
执着地震颤着

(九十五)把握
满地的灯火正飘摇着
一地火光,一地的影子
摇曳着,甚至是声音
都跟着我回来了,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点
回到了熟悉的城堡里,和灯光下
散淡的花香正在逃亡,静水颤抖着流曳
逃荒。静水沉寂了,一首歌落了进去
一只黑猫飞了出来

(九十六)行走
光辉熠熠的黑夜
你这么深的悲伤却是为谁
沉静的夜色之中
打开的信件里装满了眼泪
钻石一般的光泽开始
在我的爱情里闪现
真实的角度。光线匆忙行走着
在我的视线里频繁地弯曲
匆忙寻找着,打开的秋天堆满落叶
一口枯井涌出了清泉
石头堆砌的坚硬的古老城墙
阳光洒不进来,光线渗不出去

(九十七)转移
两棵树相互模仿
影子堆叠着
很深,脚印踩了进去
两只脚开始模仿
先驱者匆忙的脚步
季节开始转移
从伤口溃烂的方向开始转移

(九十八)位置
空气的向度里
一朵花向着死亡弯曲
夜晚的歌声更浓
灯光闪动着,闪动着
点亮了烛光
生命里不可熄灭的一盏灯
灵魂的深处奔涌着一条小河
点亮了骨头深处暗淡的火光
在夜色秀丽的夜晚,持续闪亮

(九十九)手势
落叶随风坠落
沉重的一掬泪水
落不下来
骨灰般的色泽
身边有枫叶离去的气息
开始悲伤
从一首诗开始
从一个吻开始
开始最后的抒情
开始爱情
也开始别离

(一百)无助
漫山的枫林开始流血
河流一线
血流了一地
春天了,一切寂静
也许是丰收的季节
也许是火
播种的季节
也是一个亲近死亡的季节

(一百零一)依旧
石头。石头。还是石头和雨
混合在一起,是另外的雨
打湿了故乡的河岸,打湿了
梦中的脸颊,和吻

(一百零二)石头
剑影刀光种进土里
新的世界里飘满了血雨
刀。还是刀,长出了新芽
光线开始锈蚀弯曲,冰原开始解冻
石头,还只是石头
内部长出了人

(一百零三)种子
种下城堡种下光,种下沉沦的石头
泉源。也种下灰烬,种下悲伤的火
种下生生世世的盼望和荒地
一原古老的烈火,神奇的祖先
脸孔被春天烧得曲卷

(一百零四)树林
起火的时候我正在听雨
但正如一些雨是听不见的
当我聆听花香的时候
我的诗章开始起火

(一百零五)水井
颤动的井与水
相互依存的青苔和夕阳
流下水来,落下泪来
沿着青蛙逃亡的方向
满原的麦子开始丰收
就如同石头,在骨头打磨的酒杯里
沉沦,饮下自己的时候
写下自己的时候,彻底与自己背离
--------------------------------------------------------------------------------

午夜流浪歌手(组诗)

(一)午夜流浪歌手
一线歌声惺忪着迷茫的眼睛
石头开始炸裂,从内部,黑暗的内部
雨夜开始上升,持续升腾
燃进一朵花里,花蜜开始流淌
流出了灰与光,也有水,流出了歌声

(二)花蜜
但是水,花和火,仍在流淌
我停不下自己的笔迹和抒情
但是箭,剑和伤口,光影和花蜜
一朵花的内部种满空虚
黑暗的内部,雨夜只剩下水

(三)水质问题
埋进土里,飞鸟的翅膀
光从来就不会发现爱情
更不会让它苏醒
洁白的马匹来自深沉的水底
淤泥颤抖着落下,沉下去了
整整一个冰凉的夜晚

(四)沉沦
摘下帽子,我的头颅内部
响起了婚礼的钟声
沉下去了,摘下帽子
一朵花落进蜜的陷阱里
空气里充盈着水的声音
轻轻摇晃,我的身体内部装满火焰

(五)采摘
太阳饥渴的目光炙烤着黑夜
采石场里巨大而凝固的喘息开始流动
豢养着寂寞,必要的时候毁灭自己
在火红的灰烬里毁灭自己存在的证据

(六)需要
干枯的血脉流出了脓血
溃烂者,一朵花的花期
地下河兀自静流
深深的泥土内部,就真的
不能够再剩下些什么了
除了石头和骨头相互碰撞
除了嶙峋的光,来自
同样干枯的骨殖

(七)干枯
一朵花干枯了时间
大把大把的词语开始流落他乡
一个外乡人敲打着我的窗口
在遥远的家乡里迷了路
一群石头颤抖着逃亡
雪地里没有光
只有灰,只有灰和水
沉沉地覆盖下来

(八)沉着
我的神灵不着一词
低沉着嗓音
一首歌消失天际
大鸟飞了过去
寂寞的屋顶
一只老怀表开始解脱
敲打着屋顶
一只大鸟敲打着我的诗歌
一首寂静的小诗
在浓深的夜色里
敲出斑斑的火星

(九)诗歌
一只飞向墓地的鹰
芒克这朵肥大的向日葵
在深秋的露水里闪着光
一把孤独的剑钉进自己的孤独里
把孤独钉进自己的影子里
寂寞变得很深
满头白发的芒克
诗歌在遥远的价值里
率先老去

(十)延长线
午夜用石头垒起了外墙
坚不可摇的落叶
冰凉的土壤,种子探出头来
延长线上蔓延着孤独
午夜用歌手与太阳交换着口粮

(十一)吉他手
黑色的石头比黑色自身还要孤独
而自身的孤独沸腾在一把火里
一把孤独的火,点燃了整个冰凉的夜晚
白色的琴弦牵动着彼此,血流下来
从抚琴的双手之间流下来
歌声起伏的夜晚,是一个极为孤单的城

(十二)雨水
雨水之下的城
是一个荒凉的城
雨打芭蕉的忧伤
一只酒杯盛满了血
大地白森森的骨殖
——血肉就快复活

(十三)城
城,雨水之下的城,一座悲伤的城
夜色,倾轧了整片寂寞的天宇
离别就这样到来。是夜,城,城
曙光之中的城比黑暗本身还要黑暗
比一切词语内部深藏的虚空还要暗
城,城,城,一片呐喊声飞翔在
热带名不见经传的岛屿之上
城,城,城,雨水之下
这是一座悲伤的城市
比恐惧还要灰黑,像是一匹马
就像是一匹绝望而又孤单的马
流着血追寻着梦中开满鲜花的城
城池的中央长满青草,长满星光
长满臣子和诗章
这是血啊!哀伤的城,这是一座
极为灰暗的城,蜘蛛自在爬行
这是一座凝结在蜘蛛网上的城
城,城,温度比城堡还要陌生
流出了水,流出了歌声,流出了城
流出了风雨凄清的华贵盲目的城

(十四)悔悟
琥珀色的月光静静流动
月光之下,松涛之内
一颗松果开始爆裂
——光落了一地

(十五)子
漫长的等待之后
太阳的黑子在今世变淡
流离的沙雕,风吹了过来
渗透,一座城
附属更多的城

(十六)怀疑
瓜熟蒂落的时候
风轻云淡,落叶纷飞的时刻
季节走进孤清的寂静里
水井里装满歌声,波声荡
冷月无声,空气之中充满怀疑

(十七)沉迷
铁屑泛着金黄的光泽
在风中悄悄熟透
满原的麦子,和诗
水中带走了漂泊的往日
饥渴的嘴唇,流出血
寂静的地心之中
石头相互碰撞,就真的
不再剩下些什么
除了火星,除了水与灰

(十八)寒冷
月亮弯弯,弯弯的一缕清风
清水顺着管道滑行的方向
盘旋,上升,蒸发为水和汽
悄悄落下。也有一首诗
悄悄形成在瓜果的芬芳里
除了寒冷和光,这个黑夜
就真的没有剩下什么

(十九)冷灰
青灰的平原之上,石头已经渐渐锈蚀
悲悯的呐喊已趋收尾
停不下来,停不下来,冷冷的灰烬
冰冻了同样冰凉的视线
相互依偎的两枚树叶
树根相互诘难,一把钢刀锈迹斑斑
眼泪落进土里也就成为了化石

(二十)化石
复活了血肉,一匹白骨
一匹曾经存在的马飞掠而出
两只眼睛,四只蹄子,全身着火的马
飞掠而出。一群石头
流着血的石头,内部分裂更多的石头
一匹白光,从我的脚印里射出
洁白的牙齿留下遍地的啮痕
一棵棵棕树从雨水的洼地里破土而出

(二十一)嘴唇
洁白的嘴唇边缘
是同样亲切的一只杯子
闪着碧蓝的白光,闪着火
映照着锋利的兽性和爪牙

(二十二)透彻
弥漫的风沙并不能带走什么
秋风的官司也带不回什么
沉寂于地下,千年万年的寂寞
化石开始解起飞翔,持续升腾
执着的坚守,太阳并不能留下什么
包括温度和同样透彻的阳光

(二十三)创造
风中流沙的气息很浓
夜已很深,楼梯间的内部
白天留下的阴影开始复活
相互攻讦,相互刁难
地心隐隐传出战鼓的声音
一颗石头与更多的石头碰撞
碰撞出更多的火星和血液
--------------------------------------------------------------------------------

暗语(组诗)

(一)酒红灯绿
寂静的深夜边上
死神露出猩红的笑脸
流着涎液,悄悄下落
讽刺的烛火燃烧在无边的水岸
潮湿的女人惺忪着眼睛
在我的脸庞上轻轻爬过

(二)平凡
耷拉着脑袋
粉红色的舌头
大地的深处沾满了青色的
舌苔
苍白着
笑脸
雨滴开始下落

(三)雨滴
寂静的夜里
粉红色的笑意
一杯酒才喝了一半
你就走了

(四)夜里
我爬上了你冰凉的眼眸
内部燃起了火
颤抖着
一杯酒的温度

(五)暗示
冰蓝色的酒
暗黑的喉咙
寂静的地心之内
地下河苍白着脸颊
轻轻流失

(六)明白
你说你很难读懂我的诗歌
我说我也很难读懂自己的诗歌
当写作已经变成了习惯
热爱是粉红色轨迹的延伸

(七)时间
有的时候
当我们都明白了一个意思的时候
手心却开始颤抖
渗满了我心灵的缝隙

(八) 难过
你能明白什么
当爱情变得赤裸
我却无法在陌生的你面前
展示完全陌生的自己

(九) 暗示
迎风转向的向阳花
底部紧紧抓住一片泥土
轻轻一握,就有泪水渗出来

(十)泪水
那梦中走失路径的白色马匹
在流失的风声内部掩藏更多的血泪

(十一)云彩
洁白的是一朵云
更加洁白的是另外一朵白云

(十二)兄弟
唱出的每一首歌里
音符飘荡着更多的青春味道

(十三)压痕
铺平不了的绝望
内部流淌着一条温暖的小河

(十四)温暖
问心无愧,是爱情
流经我悲戚的眼眸
踏碎了我的守望和迷茫

(十五)温度
枯萎的山峰和江河
干涸的内心和爱情
风中飘满了雨点的味道
湿润的,是我的体温

(十六)爱情
汹涌而逝的是我的眼睛
内部装满了风沙
还有绽放的花蕾
含蓄的井水
水面飘满了飘零的落花

(十七)杯子
装满了冰雪
装满了故乡的春季
还有河流
还有鲜花
我的眼里
流出了干涸的龙川

(十八)干涸
总在怀疑我的抒情
怀疑我的执着和守望
残破的天空之中
丰收之后的大地
苍穹深处飘满了雨水

(十九)苍穹
飘零的那片水岸
阳光之中迟疑的飞鸟
眼中流出了透明的晨昏

(二十)晨昏
寂静的深夜里
满目荒凉的大地
寂静的酒杯里
装满了红色的浆液

(二十一)红色
红色的是我的眼睛
是我赤红色的黎明
颤动着飞出一群飞鸟的温暖

(二十二)感动
沉静下来的夜晚
冰凉的晚风之中
落下的更为深刻的血液
渗进黑色的大地里

(二十三)停留
打不开的爱情
是另外的一只眼睛
不属于我
也不属于江河
和湖泊

(二十四)眼睛
最后的光明
夜色很深

(二十五)明白
沉静的视听
槟榔色的头发
飘扬着,一条江河的温柔

(二十六)长河
视线里消失的情绪
是火,也是冰
是快乐着的爱情
也是停不下来的守望
飞在无边无际的天空里

(二十七)火焰
沉默的是我的手
然后才是你的眼睛
最后是你的神情
在晚风里慌张

(二十八)尴尬
迟疑着流动
黄昏里的飞鸟
是一群孤独的行者
走在自己的影子里

(二十九)绝望
开始是石头
然后才是春天
发着芽
开在现实坚硬的土壤里

(三十)感谢
说不出来的感觉
是那隐隐漂浮的真实
暗自涌动的河川
大海深处充盈着泡沫

(三十一)自由
种进地心里的
是一首首绝望的歌曲
是我的心灵
是地下河水
静静走远

(三十二)拥有
阳光颤抖着啜饮
两片洁白的嘴唇
翕动着
死神的密语

(三十三)发挥
发酵的是你的眼睛
然后才是你的双手
抚摸着
颤动着
一棵黄杨是我今晚最后的
新娘

(三十四)忘记
冰蓝色的春天
一个死神咧开了大嘴
穿梭着流风
展开的怀抱里
留不下点滴的柔情

(三十五)火红
颤抖着饮下
这杯毒酒
苍白的脸颊之上
闪动着夕阳的醉意

(三十七)清澈
迷茫着风沙
迷茫着爱恋
尘封的日子
打开的盒子里装满了
大漠的炊烟

(三十八)缓慢
一道闪电侵蚀了进来
暗黑的空间之内
近在咫尺的眼睛里沾满了锈斑

(三十九)暂停
短暂的火柴和光
停留的光线里只剩下烧焦的味道
两只筷子相互模仿
沉迷在自己的影子里

(四十)未知
失望的灰烬铺平了我的翅膀
颤抖着飞去
你的笑脸,你的悲伤
我的欢笑和小舟

(四十一)想象
走失的马匹
涌动的暗泉
沉静的水岸边上
海鸟的影子博大而精深

(四十二)涌动
还来不及等待
冰凉的电鳗
闪着琥珀色的黄昏
停了下来

(四十三)泥泞
泥淖封天
破败的时光里
黎明的通知贴满了
未知的窗口

(四十四)溃败
首先沉沦的是我的眼睛
是我的手臂率先碰到了你的脸颊
酒杯里满了上帝的色子
旋转着
一道破旧的城门

(四十五)将风
落不下来的鞭子
高高举起了月亮
落不下来的是你的手势
空旷的眼神
暮色开始迷离

(四十六)夜雨
一把湿润的火
润湿了我的酒杯
我和我的新娘
走在悲伤的大街上
把黄昏和寂寞收进自己褪色的喧嚣里

(四十七)暴露
凶恶的闪电开始匆匆赶路
青葱的前程里
风雪开始沉沦
在我的庄园里沉沦
落进我用鲜花编织的酒杯里

(四十八)等待
低调的嗓音
停留不下来的悲悯
回忆开始潮湿
从你冰凉的体温开始

(四十九)延伸
深入海的内里
深入一抔泥土里
电鳗闪着光
沉进混沌的泥沙里

(五十)绿柳
开始言语的时候
开始沉默的时候
落进我的眼睛里
落在我潮湿的手心上
当我走近一棵柳树
我的头顶开出了鲜花

(五十一)角落
阳光死在了那个悲伤的角落
死在与黑夜的第一次交锋里
开始腐坏,开始沉沦,见不到阳光

(五十二)差异
两只手掌互相模仿
隔着汪洋和大山
两朵鲜花开在了
我返青的掌纹里

(五十三)继续
停不下来模仿
落不下来的一个季节
迟疑着端起酒杯
却流不出自己的眼泪

(五十四)深渊
落进自己的泪水里
我听不见自己的回声
我走进自己的衰颓里
骨骼里闪动着夺目的磷光

(五十五)野火
夺目的是它的光泽
是它的往生
和徒劳
然后滩涂开始闪光
闪着青色的光

上一条:琉璃姬(云南)
下一条:菊梦悠悠(云南)
>>相关文章
·阿桠娜(云南) 2009-07-18 11:23:21
·心飘雨零(云南) 2010-10-28 21:36:36
·尚可贺(云南) 2010-03-29 13:07:32
·琉璃姬(云南) 2010-02-24 14:02:34
·菊梦悠悠(云南) 2009-08-01 16:57:46
·布衣郎子(云南) 2009-07-28 21:05:47
·杨兴孔(云南) 2009-07-12 19:23:01
·琚建波(云南) 2009-09-08 10:20:08
>>文章评论
现在有4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网站宗旨:支持原创,用心雕刻文字,尊重每一位作者、每一篇文章!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