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网刊频道 | 音画频道 | 书画商城 | 诗人会馆 | 我在论坛
  网站首页 频道首页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诗人动态 诗人肖像馆 华北会馆 东北会馆 华东会馆 中南会馆 西南会馆 西北会馆 会馆存档
今天是 ,欢迎访问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诗人会馆! Email:jswz1977@163.com| 站长QQ:402481903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您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中南会馆 >> 湖南方阵 >> 阅读文章
文章查找:
 
1 2 3 4 5
   最新更新    
·湘西山鬼(湖南) [1428]
·君逸儿(湖南) [1242]
·蝶花逐梦飞(湖南) [1245]
·一烟(湖南) [1034]
·低调飞翔(湖南) [1067]
·姚忠恒(湖南) [1144]
·戚寞(湖南) [1027]
·踏浪(湖南) [1348]
   阅读排行    
·湘西山鬼(湖南) [1428]
·踏浪(湖南) [1348]
·蝶花逐梦飞(湖南) [1245]
·君逸儿(湖南) [1242]
·姚忠恒(湖南) [1144]
·低调飞翔(湖南) [1067]
·一烟(湖南) [1034]
·戚寞(湖南) [1027]
   网站赞助    
1、2009年02月网站作者雪馨赞助本站10本《心灵驰援》(诗集),用于“首届届爱情诗歌大展赛”的纪念奖品。
2、2009年10月网站作者彩霞漫天雨赞助本站20本亲笔签名的《我从深海中走来》(诗集),用于“第二届爱情诗歌大展赛”的纪念奖品。
3、2009年10月扬州诗人冯大勇赞助本站50本亲笔签名的《最真的情怀》(诗集),用于“爱情诗歌大展赛”“同题诗赛”的纪念奖品。
4、2010年8月安徽山歌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赞助本站52本《大珠小珠落玉盘》(诗集),用于“第四期同题诗赛”的纪念奖品。
5、2011年7月本站作者哑文赞助本站人民币2000元整,用于网站的服务器费用。
 

一烟(湖南)


>>来源: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诗人会馆 >>发布时间:2009-08-10 >>查看次数:1034

★一烟(湖南)
--------------------------------------------------------------------------------
★个人简介:一烟,出生于湘南古县城道州。本名杨轻抒,曾从事人类灵魂工程师职业,后只身南下珠江三角地区,辗转漂泊,历血泪工场,体底层民情。遂有自我独特的悲天悯人情怀。期间迫于生计,曾辍笔多年。笔名多多,写的也杂。早期作品散见于《中国青年报》《湖南文学》《佛山文艺》等。《希望,天边的一条糅合的弧线》《颤栗着的思念,伴你远行》《站在十月的高度之上(外一首)》曾获好心情月赛奖。

★本站文集:http://www.jxy1977.com/PerColView.asp?userId=930

★代表作品: 《希望,天边的一条糅合的弧线》《颤栗着的思念,伴你远行》《站在十月的高度之上(外一首)》《农民工,一个呼啸着前进的时代印记》《蓝天下,我看见了祖国绽放的春天》
--------------------------------------------------------------------------------

《希望,天边的一条糅合的弧线》

1、雨后

始终无法禁止 
小蝗虫在树叶间的蠕动
细细的风似在昭示
这样的夏天 暴雨过后
生灵的自身一个过程的清闲

我们呀  为了躲避狂风暴雨
已使出全部可用的力气

蚂蚁的窝 周围渗着积水
一些工蚁在了望 那些或远还近的往事
依然此刻躁动着它们的身体
和 某些不可告人的心事

一些稻谷的花粉 在抱怨
蜜蜂飞身而下的弧度和力量
为什么你竟然如此轻盈
我体表的水珠会影响我的丰年

农夫和着一双人字形的拖鞋
由远而近 天边此时出现了一道彩虹
他的眉头紧锁 又一场雨即将来临
风尽 气热 人闷 小生命们纷纷逃离

远处高大茂密的松树林
撑着低矮的云 
面容有些憔悴 肢体有些弧度
高高低低的边缘成了一条线

太阳也有些晕 缠绕着薄薄的一层水气
似笑非笑的脸 
我要尽快到海中倾泻
这一天的慌乱与疲倦

2、路

我已经赶了无数的路
霜降的前后 适合收割
这是我千年不变的农谚
正如惊蛰前下种
插秧必须赶在立秋前

我没有交通工具
更没有代替我辛苦的其他人
我劳动的双手结满老茧
甚至有些影响我指头的弯屈

我的路 从清晨的薄雾里开始
一直走到黄昏的天边
我的路 从冬至到立春是准备期
之后交替的季节我忙个不停

我的路 细着数直铺在我眼前
锅碗瓢盆的三餐奏响
清点着我的日子
一段一段纷乱而有序

只有在猪们睡了 鸡们入窝的深夜
才会握着我泛光的旱烟管
看电视和自己的女人
纠缠在一起

3、希望,天边一道孤立的弧线

当阳光镀满一身精华的黄色
从东海的表面露出之前
所有关于山峦 地头和田间的记叙都是多余
那个已经劳作了大半天的农人
直了直有些酸痛的腰
第一抹阳光刺伤了他的眼

他努力地睁开 露出额头皱纹的痕迹
他的牙齿白白 多么清晰的一个笑脸
他用虔诚欢迎着阳光 
他狠狠地吐了一口痰
然后 用火柴点了一支烟
升腾起的袅袅轻烟
模糊了他的眼帘

山那边的一个小窝槽里
葬着他挚爱的母亲
此时 她也正沐着朝阳的温煦
坟头的草芜杂而有序
周围起起伏伏的山坡
蜿蜒起一条金色的线

他掉头一看 地头不远处的果园
向着空旷的远处绵延
一层淡淡的金黄和一条七彩的线
纠缠在一起
慢慢地 晨雾散去
村庄露出了真正的容颜
一群孩子背着硕大的书包走出
弯弯曲曲的形成一条弧线
移动  伸缩  摆个不停
他看到了他们的力度糅合在一起
--------------------------------------------------------------------------------

《颤栗着的思念,伴你远行》

我的思念,在一月光秃秃的树枝间
数着你的脚步颤栗
分不清冰与雪的寒冷
在心胸的脆弱处 慢慢
溢出点点滴滴的烦乱

你的目光和思维那么坚决
而我的挽留成了一件可有可无的冬衣
我忍受着你酷冷的肌肤
想把你抱紧 
然后 在夜的冲动里轻轻睡去

不管多么地寒冷和冻结
你的体温依然温馨着即将的春意
那是脸上的一丝渴望
涂鸦着对面山顶的一抹绿意
你的目光很静
在安好地唱着我们自己曾经的摇篮曲
把风也灌醉了
我的思念也不知所错

多想看看你在遥远的家乡舞动的背景
轻悠悠的河水间 一阵阵雨的飘离
你的风衣是玫瑰花的细语
堂前的燕子可否
随着你的轻笑默默来临

我在南方的一月里守望着你的新年
把所有该丢弃的都没有丢弃
我要数着日子 看它们腐烂
有太阳的时候 我清点着自己身上的霉菌
然后 不情愿地睡去

你的身影多么绚丽
在月光的背后把月的暗山点燃
我借着你的余光寻找
在远处 我们曾经相会的地点
在清晨薄寒的雾里
我的思念 颤栗着 伴你远行

你用童稚般柔软的声音安慰我
用家的丰满引诱着我的思想
清塘碧草的氛围也没能打动
我的思念依然颤栗
依然固执地用泪水
看着你离去

【断桥】

我总是站在一个方向
在即将来临的春风里
把挂在胸前的那一抹绿色
扔进水中

这断桥的风啊 如歌似曲
呜咽着的路途没有留下什么
只有你的浅笑夹在其中
格外分明

这桥的偷工减料
我已经没法逾越你身体的余香
在茫茫的天涯深处
干涸着自己唯一的血泪
在浩荡的乾坤转弯间忘记自己的曾经

【呼喊】

我紧紧锁住喉咙
让嘶哑的的空气一点点外泄
把面积缩小 引申出一声梦中的尖叫
我知道你不能听见
而我的下意识并没有什么想望

我长长的吼叫又能怎么样
远在故乡的你的哭泣
我也不能听见
那又如何 相互的依恋要时间和空间的
一步步变异

我的泪随呼喊滚动出行
都是因为你 因为时间和幻想的一点点逼近

你的那些很陈旧的话语
又一次次地响起
低沉而亲柔的走来
却胜过我尖利的喊叫
--------------------------------------------------------------------------------

《站在十月的高度之上(外一首)》

注定我们之间会有一场
寻常的偶遇
胚胎躺在种子的怀里
已整整孕育了一个夏季
黄土高原的号子在空辽中游荡
一个男子的寂寥开始不规则蔓延
女人的爱也冲撞着青春的栅栏
成熟了的田野满腹含香

曾记起那个春雨的夜晚几度激情
一次次高昂一次次站在十月的高度之上

站在十月的高度之上
看麦子的金黄
看荷锄人不屈的脊梁
麦子的波浪在翻滚
在卷扬机的腹内
得到片刻的安睡
然后把所有的自己奉献出去

站在十月的高度之上
想念起多情的南方
想起了清流旁小草房里的烂漫
看到一双凝视的眼
在我曾经走过的山道旁
种下无数个夜晚的期盼
这个十月注定多雨
如我对你的思念越拉越长
更如我手中十指紧紧握住的
你送的小雨伞
经历无数的雨季陪我无毁地流浪

在这样的一个十月的季节之上
我不敢胡乱的收获
更不敢在你的胸脯有些小的幻想
我只敢迈动铅一样的脚步
挥舞双臂
把绝望当成自己的希望
然后在某一天
慢慢地靠近你孕育一季又一季的
那么芳香的乳房
于是我哭泣
于是我向往
准备着过了这条河
就不会在乎前面一山又一山

站在十月的高度之上
我的季节已经来临
我的食物在秋的慷慨里慢慢收藏
那些细小的农人的姿势
我都已烂熟于自己的胸膛
北方的风掴着我的脸
南方的雨淋着我的头发和臂膀
我放任你回归的路途
我不怕厮守着家中的茅草房

站在十月的高度之上
看万山的屹立
看流水的悠长
品季节在思想的角度不停地变幻

【季节之外】

这里在这里
我已经忘记
季节的存在和
你的一切相干的信息
季节之外的一切物象
也都已经远去
你说你立在一个充满诱惑的环境
那姿势我都从没有看见
灯光的闪烁的密度和强度
耳晕目眩
你把笑容也都廉价地兑换
甚至送给一个不相干的流氓
我还是沿袭着祖辈的老路
在祠堂边的小屋生生息息
我拿着锄头的手还是布满了老茧
我的皮肤也是千年不变的古铜色
我也知道你现在很白皙
甚至有些晃眼
一步三摇的走动在宽阔的路面
吸引着很多不很善良的眼睛
你的笑容也很美
美得似乎在我眼里有些虚伪
你每个季节的那一天
会给我汇回很多的钱
你还叫我把那些古旧的播种和收割忘记
甚至忘记春天忘记夏天秋天和冬天
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那可都是我的时间的轨迹
都是祖祖辈辈气息的延绵
在这个季节我收获
在那个季节的那一边的你
我给你的断言
季节之外你只要不哭泣
你的一切相干的信息
季节之外的一切物象
也都已经远去
--------------------------------------------------------------------------------

《农民工,一个呼啸着前进的时代印记》

【1】
从大山深处的原始森林
从一眼望不到边的广阔平原
从涓涓溪流清澈的发源之地
从临产承包责任制开阔了的田园
从没有了羁绊自由了的身心
走出了一群人
一群戴着旧毡帽 提着蛇皮袋
充满好奇
行事谨慎 小心翼翼的一群人

他们踏着乡村泥土的气息
耳旁依然还响着吆牛的荷荷声
甚至 他们的裤管还高高地挽起
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生养着他们的土地
他们告诉自己
希望就在眼前
就在汽车摇摇晃晃三天后到达的那个城市

这一群人有老 有小
年轻的小伙天真无邪甚至满脸的稚气
羞涩的姑娘映着如花的笑脸
他们合计着各自的心事
他们狡猾着自己心底的秘密

【2】
这是哪一年 这是哪一天的情景
哦 是1978年
是讨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那一天
一个时代的老人 一个划时代的伟人
拍案而起
是那样地泣鬼神 惊天地
封闭的年代在一瞬间开启
坚定的脚步迈得那样地毫不迟疑

老人一挥手气定神闲
豁然开朗地划了一个圈
这就是窗口
这就是他脑海里酝酿已久的特区
这里展示的 是我们开放的胸怀
依赖的 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于是 就有了时间就是金钱 效率就是生命
于是 就有了深圳的速度
于是 一夜间翻天覆地的奇迹
蛇口港拔地而起的高楼
关内雨后春笋样的工业园
就在那一刻 就在那样的一个春天
一阵阵迷乱了每个人的眼睛
一次次悸动着每个人的心灵
城市夜空的霓虹渐次闪烁
如虹的立交一座座高傲地飞起

【3】
是啊 这时代的强音
这恢弘的场景交相辉映
隐藏着一群人
他们呼啸着前进的脚步
伴着时代的印记夯实地奉献

在油毛毡的工棚里
在未完工粗糙的大厦间
栖息着他们消瘦的躯体
回响着他们疲劳过后满足的呼吸
一句句的梦语传来
都满含着对故乡思念的气息
马路边 沟壑旁
他们蹲着 站着
吃着最简单的食物
付出着最大的艰辛
微薄的工钱还可能打了水漂失了踪迹

他们忍气吞声任由工头的辱骂
他们委曲求全承受老板的尖酸和刻薄
他们汗流浃背也无悔
他们通宵作业也不怨
因为他们的老母亲还窝在床头等着医药钱
因为他们的妻子还在田间挥汗如雨
因为他们的儿女还睁着渴望知识的眼睛
他们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
忍一时风平浪静

【4】
昨天的那一幕还如在眼前
一个工友一步踏空
他的灵魂 也许在那一瞬间上了天堂
他的父母老泪纵横
妻子整整跪着哭了三天
而老板只打发了区区的几万元
瞪着眼骂骂咧咧还满脸的不高兴

他们看着工厂车间里的条条流水线
无休止地绵延
一件件高科技的产品
在自己的手中整合 翻腾
就成了屋后树林欢快的百灵
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流失中
他们忘记了暂时的委屈
眼泪也只是流在深夜的寂寞里

他们是城市最初的拓荒者
更是城市基础工程的开挖人
他们把几千年凝聚的勤劳和憨厚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蓬勃而出
他们别无所求坚守自己卑微的阵地任劳任怨
用晶莹的汗水守望着微茫的未来
有时候 他们迷茫如大海深处的孤帆
有时候 哪怕是一点点的得到也会令他们彻夜难眠

他们啊 曾经是驾御土地的主人
到如今还依然流露着农人憨直的笑意
遍身还弥漫着牵牛花朴素的气息
他们奔跑是因为牛的秉性
他们敏捷是出于故乡山水的灵性
他们奋斗 他们拼搏
他们抛洒的是青春
他们付出的是这个时代最美的强音

【5】
这一群人有多少
大概的统计是两亿
这一群人到底奉献了多少个春秋
到如今已经整整30年
30年 从一个婴儿的呱呱落地到而立
从改革开放的闭塞到如今的繁华似锦

他们的付出也让不是他们的城市无比的美丽
然而 他们曾经生存的是一个怎样的环境
他们的路途是多么的坚辛
哪里有最脏最累的活就有他们的身影
哪怕一张小小的暂住证
就可以把他们栓得毫无自由可言
他们没有节假日更没有星期天
他们没有与亲人团聚的权利
更没有工伤赔付更没有各类保险
工伤了只能凭老板们的良心
有人说 他们是时代的弃儿岁月的流音
他们走过的艰难和困苦
注定要在共和国的丰碑记上重重的一笔
他们负重的背影和双肩
一定会在民族复兴的路途谱写出壮丽的诗篇

【6】
时光飞逝 斗转星移
农民工也从当初的阴翳看到了灿烂的明天
他们也从最初的逆来顺受逐步走上维护自己的权利
经过一代代领导的关怀和重视
新劳动法得以实现
一项项措施和法规都已经实施
是啊 农民工
你们的付出祖国没有忘记人民没有忘记
请相信你们的未来一定更美好
你们一定会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呼啸着前进
--------------------------------------------------------------------------------

《蓝天下,我看见了祖国绽放的春天》

如果不赞美
我就不是你虔诚的子民
——题记

【一】
一百年衰落和颓废的历史沧桑
其实 都来自一个个碎裂的瞬间
几千年辉煌和荣耀的宏伟画卷
其实 应归于一行行弯弯曲曲但深陷的脚印
是怎样一种积弱和贫瘠的陈迹
是怎样一段耻辱和着血泪的枯涩记忆
哀鸿遍野中夹杂四起的狼烟
匪群竭尽的嚎叫追逐着逃荒的同胞和灾民
草席裹身可曾是少女挚爱的父母姐妹或兄弟

常常内忧和外患同时肆掠本就腐朽的躯体
常常饥饿和寒冷一并侵蚀本就延口残喘的生命
累累白骨遥望着一座座杂草丛生孤单寂寞的坟茔
纷纷血雨浸淫着干涸龟裂雪上加霜的田园
这是怎样的一幕并不久远的灰色影片
这是怎样的一段充满罪恶是非扭曲的人间悲剧

【二】
当压迫无止无境失去了起码的人性
当黑暗遮盖了所有卑劣的行径到达黎明的战地
当悲伤困顿生死都已变得麻木不仁
窒息下的反抗必定是惊天动地
当秋水横穿大地汩汩流淌着岁月的蜜饯
一群仁人和志士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
他们高举着的双手射出怒火的一双双眼睛
在质问在烘烤在拨弄着岁月的旋律
所谓上帝的诺言救世主的悲悯都失去了踪迹
他们不需要安慰的谎言不怕妖魔鬼怪的七十二变
他们靠自己血肉的躯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们坚信只有枪秆子里面才能出政权
于是他们前进 前进 再前进

二十八年血肉横飞的冲锋陷阵献出数千万优秀儿女的宝贵生命
共和国的史册书写谁的姓镌刻谁的名
英雄纪念碑高耸云天又将为哪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奠基
天安门城楼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庄严宣告
一篇篇政治协商保障人民权利的浩然文件
共和国在历经屈辱和劫难之后张开了笑靥
一切破旧腐朽都将在一穷二白中百废待兴
高涨的热情在每一个季节的城市和乡村以电波的形式滚滚向前

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豪言壮语激励着多少不屈不挠的魂灵
各行个业涌现了多少铁人一样的王进喜
党的好干部又岂止焦欲禄一个人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开荒山植绿荫填滩涂成良田的人间奇迹
哪里不是希望哪里没有丰收的秋天

【三】
就算前行的路途充满坎坷历尽了艰辛
就算也有错误的抉择人为片面的冒进
就算曾经的浊流污蚀了黄河长江的纯净
就算曾经倒行逆施的小丑蒙蔽了人民一时的眼睛
但乌云毕竟难遮湛蓝的天
冰冻三尺也难逆转四季的更替
拨乱反正几经浮沉的力量之源终于展露头角冲破地壳的桎梏
成了铲除暗礁划破苍穹雷厉风行的巨手云天

罗布泊 我们不应该也不能忘记这个神奇的地名
一张张科技工作者勒紧裤腰带忍饥挨饿意志坚定的神情
不怕风的狂暴不畏雨的侵袭
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
那一声巨响那一朵瑰丽的蘑菇云
这不是一声巨响这不是一朵蘑菇云就可以诠释
这是共和国打破大国讹诈维护世界和平的基石
这是一个拥有亿万子民的民族打造大国形象必须的威严
当一首《东方红》的乐曲徐徐传到你的耳边
仿佛告诉你她是来自遥远太空的人造卫星
她克服了地球的引力凝聚了太多太空不可知的秘密
我们应该给她留下一段记录书写一页迎难而上的历史风雨

【四】
历史的车轮轰鸣推动改革的呐喊撕破岁月的浓重
开放的潮流汇入世界一体化的进程
真理终于战胜谬论的顽固实践才是真理的唯一检验
一个小小的村庄一群卑微而胆大过天的农民
掀开了民族翻天覆地的千古未见
他们笨拙的双手指点未来宣示着生活个性的憧憬
他们朴实的性格锻造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性情
高楼和飞檐在一夜间和着高架桥的铮铮铁骨腾空而起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特区标语
鼓舞着人民胸中的豪情激荡着追求者成功的信念
就在那样的一个温润而和暖的春天
伟人的脚步踏破冰雪的封存铿锵有力
一双巨手挥舞出南方激烈的涌动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发展才是硬道理的铮铮铁言
确定了未来共和国的飞翔轨迹

一代一代的领头人一步一个坚实的脚印
我们迎头赶上我们谱写着自己史无前例的巨篇
神五神六神七相继飞舞着自己的身姿遨游了太空
嫦娥也翩翩着曼妙的舞姿探索了广寒宫外神奇的月面
一个个梦想一项项走在世界前列的技术和革新
几十年前因为各种原因而搁浅的大飞机不久的将来也将翱翔在祖国的蓝天
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相辅相承齐头并进
共和国在当今世界的交往中已变得掷地有声
尤其是在当前的经济危机下更有了不可替代的话语权
共和国的举足轻重点染着世界维系着人类的和平
和谐的理念召引着更多第三世界人民渴望的幸福和安宁

蓝天下 我看见了祖国绽放的春天
白云下 我看见了母亲更加灿烂的前景
春水淙淙流淌着汇入大海的惬意
春意浓浓驿动着渴望幸福的张张笑脸
春潮滚滚飞渡着走向新世纪伟大的复兴

我赞美
因为我是你一个虔诚的子民

我幸福
因为你是一位慈爱的母亲

上一条:蝶花逐梦飞(湖南)
下一条:低调飞翔(湖南)
>>相关文章
·姚忠恒(湖南) 2009-07-18 09:46:48
·戚寞(湖南) 2009-07-18 09:40:14
·蝶花逐梦飞(湖南) 2009-08-14 11:32:45
·一烟(湖南) 2009-08-10 22:29:23
·湘西山鬼(湖南) 2010-02-22 02:04:22
·踏浪(湖南) 2009-07-12 18:54:48
·低调飞翔(湖南) 2009-07-18 20:55:15
·君逸儿(湖南) 2009-09-12 15:19:31
>>文章评论
现在有3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网站宗旨:支持原创,用心雕刻文字,尊重每一位作者、每一篇文章!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