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 | 长篇频道 | 短篇频道 | 诗歌频道 | 日记频道 | 文集频道 | 阅读欣赏 | 网刊频道 | 音画频道 | 书画商城 | 诗人会馆 | 我在论坛
  网站首页 频道首页 实力方阵 本站推荐 诗人动态 诗人肖像馆 华北会馆 东北会馆 华东会馆 中南会馆 西南会馆 西北会馆 会馆存档
今天是 ,欢迎访问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诗人会馆! Email:jswz1977@163.com| 站长QQ:402481903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您当前位置:频道首页 >> 华北会馆 >> 内蒙古方阵 >> 阅读文章
文章查找:
 
1 2 3 4 5
   最新更新    
·无语听风(内蒙古) [1403]
·吴翰凌(内蒙古) [1723]
   阅读排行    
·吴翰凌(内蒙古) [1723]
·无语听风(内蒙古) [1403]
   网站赞助    
1、2009年02月网站作者雪馨赞助本站10本《心灵驰援》(诗集),用于“首届届爱情诗歌大展赛”的纪念奖品。
2、2009年10月网站作者彩霞漫天雨赞助本站20本亲笔签名的《我从深海中走来》(诗集),用于“第二届爱情诗歌大展赛”的纪念奖品。
3、2009年10月扬州诗人冯大勇赞助本站50本亲笔签名的《最真的情怀》(诗集),用于“爱情诗歌大展赛”“同题诗赛”的纪念奖品。
4、2010年8月安徽山歌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赞助本站52本《大珠小珠落玉盘》(诗集),用于“第四期同题诗赛”的纪念奖品。
5、2011年7月本站作者哑文赞助本站人民币2000元整,用于网站的服务器费用。
 

吴翰凌(内蒙古)


>>来源:今生我在原创文学网诗人会馆 >>发布时间:2009-07-12 >>查看次数:1723

★吴翰凌(内蒙古)
-------------------------------------------------------------------------------
★个人简介:吴翰凌,男,汉族,六十年代末出生在内蒙古的一个小山村。师范毕业后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后转行,先后从事组织、纪检、民政等工作。九十年代初写些信息、报告文学类文章,间或写些诗歌、散文。后弃笔十多年。二零零五年进入网络,注册榕树下、文化在线、江山文学等文学网站,网名若干。

★写作的目的:写作为了忘却忧伤的事情,或在芜杂的是非中建立纯净的心灵家园。

★本站文集:http://www.jxy1977.com/PerColView.asp?userId=704

★代表作品:潜流  或者
--------------------------------------------------------------------------------

潜流

◎向着西风喊你的乳名

西风挽着清波
在你的朝代
长呼一声 裸体即刻散开
你的乳名 如一簇浪花
在惊诧中凋落

我低下头颅
用一只草鞋
收起庞大的天空

◎骨头在阳光下

这是呻吟的形状
是阳光嗜肉的痕
在短暂的 依旧淌血的湖
风抚着形体

干燥地挥发我的钙
目视旋转的弧度
渗进土地残余的油脂

我们面对的
一展就可以到达
是我震动的所在
没有复杂的节奏
阳光不比骨头轻

◎5月12日的沉陷

这个数字
成为记忆里的刀光
刺向所有殷红 叶子在颤抖
枝条记载午后的磨刀声

所有下陷的
用挥发结束路途
废墟是沉落的日记
沉陷的肌体永远在上升

◎被雪流放在风中

这些飞翔的物种
推溯起源的江头
白 寒风中流放
挥洒 旅人隐去踪迹
我踩碎这片等待融解的虚无

路依旧伸长 归落的叶
归根的痛
还停留在雪的上空

◎天空只有一只鸟

在天空中 寻找一种元素
像在水上 割下一坡荒草
清癯 和水并肩躺在呼吸里
浪花浮起一层 一个甜蜜的吻
破碎一个青涩的梦

举目向空 它还在遥远的山外
它要跑到村庄掘井
把秧苗一层层压下
把根和神扎进泥土

它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吸
就在它的心脏 此起彼伏

◎我翻找她的影子

在这座旧的房子里
时间的蛛网上 有尘的痕迹

无须坟茔爆出磷火
那些依恋的回眸
乘坐一只破碎的翅膀 栖落

揉碎一路爬来的晚风
她并不知影子的重量
蝴蝶还飞着
北方的红高粱
很快就熄灭了灯火

◎船是一种归来

远行 坐船的模样
船 是一种归来

远去的海洋 是一群
孩子的欢呼 指望幽蓝的空阔
云 举起乳白色的火把

盐搓洗我的岸边
在复杂的细胞之下
泪的味道 咸的越发从容

◎痛苦的贝壳流颤哀鸣

幽谷 一枚贝壳的哭诉
星空是印花的手帕
擦拭我的暗夜
泯灭曾经烁亮的灯盏
溢出海色的歌谣

纤细如丝
织就锦绣的幕围
翩若鸿羽 架起霞影的旖旎

生活满目的美丽 潇洒
把细节装上躯壳
汗水是雨 被热风拂去

而我痛苦的贝壳 流颤哀鸣
界限 在眼眶外
一汪水顺流而下
就这样流干了双眼
坚韧的滴水伸出带刺的锋芒

◎晚风知道重量

这些年 还有些过往
躲避着飞翔 那么多树巅
举过了我的遥望

树叶们 这五楼住的不是自由的鸟
影子不再是翅膀 捆好那些无奈的时光
荡不起尘的重量

对话 毕竟会被淹没
这些小的尘啊
还在摇动树巅
拍打我的心窗
今夜 用你名字命名的荒野
在我的心里 站成广袤
站成徘徊 以及广阔无边的忧伤

◎低头的三分钟

天空 低过五楼
黄土是此时的天空
我们用三分钟的悲戚 告慰魂灵

白云运走一抹涛声
山峦隐去一缕别情
蓝 摇晃眼神
注视低头的三分钟

一些魂洒着泪去天外远行
拽紧坡上的青草
摇晃山的神经
云在血水中哭诉

捧出的心 迸发出热
直立的精神永远是它的大名

--------------------------------------------------------------------------------

或者

◎牵牛 或过程

流浪的你 还在叹息
这夜的故事 如我行走的路途
星星落下的冷涩
心上雕刻着痕迹

你吹出的曙色
刀痕 越发透明

◎距离 燃烧的水

起初 烟雾
月亮掉落的思念 山不入梦
白杨的叶子不飞
衔一空广阔的遥望
摆渡

远去的马队
如我回到的从前
我摸着殷红的血流
热的光 眼神顺山流泻
这静静的抵达 在诗歌之上
却那样
遥远

◎夜色河流 或毒

我们去南部
夜河是我的软骨
这些濒临绝迹的软体动物
为体现 流动

黑色是我的毒
我感觉这潮湿的味道
我在这毒里存活
很多年 百毒不侵
或已经成为完整的毒素

◎闻声赶来的羊 或浪

它从海上来
穿过 宽或窄的小径
这么多星星 照不亮
你找我的时候
我正在远方

春就顺着南风 吹开水浪
一朵又一朵

◎无 或门

后来 门呆呆地站着
有一缕风 从南面来
把头发吹向了北面
吹 还是黑的
随夕阳的一声吆喝
就黑过了夜
在我的发丝上
舞蹈 有时
我认为可以丢弃了
就顺着声音的方向
回应给了声音 门
依然 呆呆地

◎虚 或镜子

镜子想做梦 人就来了
立在那里 和梦相会
却无法拥抱
恰如街上站立的感觉
眼神总是画着圈
异常清晰的一声狗吠
穿过树梢
镜子里的树整齐跪向天籁
鸟飞的姿势
恰是我遥远
又遥远的往昔

◎灵魂的刺客 或音乐

我在树下 躲着一首音乐的
袭击 上面是尘
叶子摩擦或抖动的声音
正可当我的盾
柔软的盾
我的耳鼓时有遥远的流水

我把自己恁进树阴 如鱼
这个下午 一群蝌蚪
穿透时光 游离我的魂
这些跳动的音符
淋漓 晾晒出的忧郁
比水还要透明

◎鹰 或对峙

鹰的缩影 在写字台上
与我对峙 风声
从夕阳的轨道 逆向而来
火笼般的心 斜缀飞翔

梦是否仍在远方
盆花在你面前羞涩开放
在阳光里 在夜里
以一种姿势 脉管
迷失了流向 器官
成了标点 长喙惊叹绝食
两个问号 询问
翅膀以外的彷徨

眼睛里的朱砂红
预示着顽强
这种对峙 翔在我的精神之上
偶尔一声幽鸣
伸进我扩张的神经

◎矢车菊 心空

矢车菊的名字
蒸发着断断续续的歌声
蕊意飞翔 在六月
招下手 蜂蝶不飞

读一段童谣 给云
或旷野 只是读了一下过去
枝上还青翠的杏子
把时间蹦紧

有时 把山赶进夜色
矢车菊丢了嫁衣
我把那段殷红的呼喊装在行囊

顺着来时的路
走回那时的心空
竟吟出一曲押韵的月光

◎对峙 或凝望的狮子

江水 例行公事
在脑海 已成为逻辑的晚风
吹动水上的青蝶

一头凝望的狮子蹲成岸
在心的入口
开始永久的对峙

上一条:无语听风(内蒙古)
下一条:没有了
>>相关文章
·吴翰凌(内蒙古) 2009-07-12 19:33:00
·无语听风(内蒙古) 2010-05-18 13:31:19
>>文章评论
现在有6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网站宗旨:支持原创,用心雕刻文字,尊重每一位作者、每一篇文章!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09051421号(2008-2012)网站邮箱:jswz1977#163.com(#换成@,音画作品和其它资料请发送到该邮箱)
站长QQ:402481903网站文友群:(1)11621972 (2)83038264 (3)83046885 (4)92805285 (5)6
98